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世家名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6章 他在说什么?

世家名门 shisanchun 2129 2011.01.07 19:37

    蒋若男见靳绍康身穿朝服,知道他是要回府衙,这条路不但通往秋棠院,也是一条通往大门的路,所以她也没有想到别的地方去。只是他一直跟在后面,让她很不自在,干脆让他先行。

  靳绍康向着前方走去,他不想去在意她,可是眼光却总是会不由自主地落在她的身上。

  她微微低着头,黑亮的头发梳成发髻,露出一小截纤长的脖颈,腰背部的曲线很美,一条流畅的斜线,却在臀部这里忽然转折,然后又顺着长长的裙摆倾泻而下,给人一种矫健而又不失优雅的美感……

  随即,他便觉得自己有些不对,他在胡思乱想什么?他为什么总是忍不住地要去注意她?

  不知不觉间,他走到她的身边,鼻尖似乎又闻到那种如兰似麝的淡淡清香,他的心没由来的加快了速度。

  蒋若男低着头,眼看着他黑色镶银边的衣摆就要从眼前越过,可是忽然的,他停了下来。衣摆晃了晃,银色丝线绣成的流云图案在阳光下流光溢彩,华美非常。

  耳边传来他低沉的声音:“没想到蒋若兰竟然会有这么敏捷的心思,这么好的口才,还真是让人意外!”

  他这是什么意思?蒋若男抬起头看着他,淡淡道:“侯爷从未了解过若兰,自然会意外!”

  靳绍康看着她,她的脸庞在阳光下莹莹生光,乌黑的眸子更是晶莹剔透,这样的她有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美。

  不知怎么的,靳绍康的心情忽然轻松了下来,“你的意思是,本侯应该好好了解你?”

  蒋若男言语一滞,不知该如何接他这句话。

  靳绍康见她这副张口结舌的样子,微微一笑,颊边的梨涡如昙花一现,瞬间又消失,他话锋一转,“让柳月不得不站在你那一边,增强你话语的可信性,你很聪明!”

  蒋若男紧紧地盯着他,心生警惕:“我不明白侯爷的意思,什么叫柳月不得不站在我这一边,我可没逼她!”

  靳绍康眼眸一转,茶褐色的眸子潋滟生光,灼灼逼人,“你这么问她,她身为母亲身边的大丫鬟自然只有一个答案,不管这个答案是不是出自她的真心!蒋若兰,看来你还真把我们当傻子了!”

  蒋若男心中一凛,这么说来,太夫人他们都看出来了?“那侯爷当时为什么不说?”

  靳绍康转过头去,看着前方不远处波光潋滟的湖水,“就事论事,你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他向前走去,声音缓缓传过来,“你能在短时间内学好规矩,管教身边的下人自然也不是件难事。想当好侯夫人,可不是那么简单……”他回过头来,看着她,目光炯炯,“当时你要皇上赐婚的时候,可曾想过这些?”

  说完,他又转过头向前走去,渐行渐远。

  蒋若男看着他的背影,如坠云雾里,他,到底是要说什么?

  随即又放开,管他是想说什么了,他可不是值得自己关心的人!

  ***

  红杏挨完板子后,就被送回了秋棠院。看着她臀部大腿上血糊糊的一片,方妈妈不住地抹眼泪。

  在红杏的房间里,方妈妈小心地将她的衣物褪下,为她清洗,给她擦了药。整个过程中,红杏不时地哭叫出声,痛得眼泪水直流。

  方妈妈心疼的说:“红杏,你忍着点,擦了药就会好些,这药可是小姐送过来的,是好药!”

  提到蒋若男,红杏轻轻地哼了一声,小声地说:“娘,我觉得小姐自从嫁人后就变了!”

  方妈妈一愣,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怎么说?”

  红杏一边哭,一边道:“我这可是为了小姐才打的玉莲,换做是以前,小姐说什么都不会让我挨打的!可是这次,无论我怎么瞧她,她看都不看我一眼,任由那些人将我拖了下去,打的我皮开肉绽!我知道,她是想讨太夫人和侯爷的欢心!”

  方妈妈连忙捂住她的嘴,又走到窗门那里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听到刚才那番话,才走到红杏的身边点着她的额头说:“杏儿,你可不能这么没良心,我早告诉你行事不要莽撞冲动,这里不比从前,你就是不听我的话,今次要不是小姐,你有什么下场你自己心里明白!小姐一直以来厚待我们母女,你虽然过得是小姐般的生活,可是却不能忘了自己的本分,你终究是个丫头,甭说这次是你自找的,就算要你为小姐挨板子那也是应当的!下次再说这种混账,为娘我第一个饶不了你!”说完,将手中的药瓶子一放,气呼呼地走了出去。

  红杏看着方妈妈的背影撇了撇嘴,小声嘀咕着:“就知道你会帮着她,也不知道到底谁才是你的女儿!”

  丫头,丫头,对,终究因为我是丫头才会任人操控自己的命运,我要是成为主子,生下一儿半女,谁又能说打就打,说卖就卖!

  她动了动身子,身下又传来一阵剧痛,她痛得整张脸都皱起来,气恼地捶了捶绣花枕头。

  下午,太夫人派过来的丫头杜鹃过来了,到蒋若男面前见了礼,蒋若男见她大概十五六岁年龄,性子看上去很沉静,长相不及红杏映雪,但也算端庄。

  杜鹃出去后,蒋若男和映雪说起这件事:“杜鹃以后来了就拿她当自己人,什么事也不用瞒着她。”

  映雪有些犹豫:“可是她是太夫人……”

  蒋若男笑道:“我们这里又有什么需要瞒着太夫人的,索性大方些,免得让人心疑。”

  映雪微微一笑,“奴婢明白了。”

  第二天,蒋若男照例去给太夫人请安,去到时赵姨太太,于秋月她们都在那里。大家都心照不宣地没有提起昨天的事情,喝着茶,聊着些闲话儿。

  正说的开心,太夫人忽然话题一转,看向蒋若男,笑道:“若兰,上次刘夫人在我们府里发的病,按道理我们怎么都要过府问候一声的,派个下人不足以显示我们的诚意,我想来想去,既然是你救了刘夫人,派你去不正好合适?我已经准备好了礼物,你待会就带上去刘府一趟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