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炼荒武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诡异声音

炼荒武帝 尚书花大人 2177 2019.05.14 14:12

    羽琅邪手持幽冥剑,双眸如有火焰跳动,在他立地挥剑的瞬间,墨色的剑刃劈开了身前虚空,刹那间,数千把墨色大剑从虚空中冲出,斩杀向秦阳。

  “难道你技止于此了吗?”

  秦阳冷笑着,手中的千机剑匣再次爆发出璀璨神华,数丈长的剑芒被他捏在手中,他一步上前,头顶九龙神焱炉迎了上去。

  “铛……铛……”

  绝世杀技淹没在耀眼神华中,秦阳宛如神帝降临,立在碎石坑中,黑发随风飘荡,千机剑匣闪耀着赤色神华。

  羽琅邪面色极其难看,幽冥剑乃是羽家无数先祖祭炼,虽然现在实力被封印,但也绝不是秦阳这个灵胎修士可以抗衡的。

  他咬牙坚持着,举起幽冥剑,刹那间,似有厉鬼哭泣,万鬼哀嚎,整个地下空间内充满了阴森恐怖的绝世杀机,弥漫着,笼罩在熔浆大河上。

  就在他想要再一次发动绝世杀技之时,忽然一口黑血从胸膛冲了出来,喷洒在胸前,顿时整个人无力的跪倒下去。

  “青魔,如果你再不顺从于我,我便让你永世消失!”羽琅邪底着头,伫剑半跪,将嘴角黑色吞尽口中,低声自语着。

  趁他病要他命!

  羽琅邪那突如其来的病相,秦阳立刻催动体内灵胎,赤色剑芒曜日升空,一道道剑河,一轮轮剑日,横空流淌在地下空间内。

  与此同时,那定格在头顶上的九龙神焱炉中再一次倾倒出深红色的龙凤神炎,空间扭曲,时空破碎,一道道罡风涌来,宛如荒古岁月里流淌的杀机。

  秦阳毫不犹豫,奋力举起九龙神焱炉,催动那一条条璀璨剑河,一轮轮赤红剑日,砸向那半跪来地上的羽琅邪。

  “你该放手了!”

  体内传来一声让羽琅邪无法拒绝的声音,宛如大帝降临,犹如恶鬼在吞噬灵魂般。

  羽琅邪咬紧牙关,口中突然爆喝起来,“你休想!”

  说完,四尊宛如神祗的石像出现在半空,将他围在中间。

  石像面目被无尽神华包裹,让人无法看清,那一道道金色神华,一片片青色光晕,还有浴火焚身的诡异,最后一尊浑身荡漾幽蓝神芒的石像,在这一刻仿佛活了过来。

  “斩!”

  奔腾而来的赤色剑河,耀眼剑日在这一刻尽数倾泻在四尊石像上,紫光灿灿,青光流转,火焰滔天,神华冲击在苍穹上。

  在神华湮灭之时,秦阳赫然看到羽琅邪依旧半跪在哪里,而那围在身边的四尊石像竟然同样毫发无损。

  “一剑化三千!”

  秦阳浑身绽放赤色光华,上千把赤色大剑冲出,千剑齐动,斩破苍穹,将羽琅邪淹没,赤炎滔天,肆虐十方。

  “够了”

  一声爆喝之后,羽琅邪缓缓起身,那流淌在脚边的熔浆大河在这一瞬间,尽数朝着他的脚下涌来,然后缓缓将他托起,那熔浆大河中的无尽火能从脚下涌进他的身体内。

  与此同时,那四座石像缓缓升空,在他们各自头顶祭起一把与身体相同颜色的神兵。

  金色的神剑神华绽放,青色的木锤流转着光晕,炙热的刀斧呼啸着燃烧,幽蓝色的冰芒闪耀透明。

  “五曜神斩!”

  四把散发璀璨神华的神兵在这一刻都冲向天穹,陡然间,神光交织,神华流转,一片彩色的云彩将秦阳笼罩在其中。

  “剑破苍穹!”

  秦阳毫无畏惧,挥手间千机剑匣已经斩出上千次,一条条剑河,一轮轮剑日凶残而出,迎击四座神像的璀璨光华。

  “轰……”

  尘埃弥漫,熔浆飞溅,那四周巨石再一次被无穷能量碾压成灰烬。

  秦阳挥动手中千机剑匣,手腕轻挑,挡住那激射而来的石块,这一刻,他忽然感觉到,一股如有如无的感觉涌上心头,他发现在千机剑匣中似乎蕴藏着秘密。

  脑海似乎有无形大手,蔓延进千机剑匣中,下一刻,他突然明白,为何手中剑匣名为千机。

  灵胎震动,赤色灵力洪流涌进手中,刹那间,千机剑匣上射发出无穷杀机。

  一把,两把,三把……足足一千把飞剑临空出来时,秦阳缓缓回过神来,他没有想到,千机剑匣中竟然暗藏了数千把灵剑。

  “简直就是一个大型剑阵!”秦阳感叹道。

  此刻,他手持利器,直视羽琅邪,脸上充满自信道,“羽琅邪,可敢一战!”

  “桀桀……”

  羽琅邪黑发散披,声如恶鬼哀嚎,“受死!”

  伴随着他那恶鬼般的长啸,那静止在一旁的四座神像融合进他的身体内,刹那间,星光璀璨,时空荡漾,一条幽蓝星河出现在他脚下。

  “杀!”

  这是羽琅邪的必杀绝技,他曾用这招斩杀无数高手,这一刻他似乎不愿意再留下秦阳,锋利的剑芒,璀璨星河撞在一起。

  星河蜿蜒流转,秦阳仿佛置身涛涛大河中,那无尽神华像一根根幽蓝神针钻进他的身体内,全身的刺痛让人欲死不能。

  忽然,一股青色光晕从秦阳脑海中冲出,化成一根尖锐长矛,扎进了星河中。

  “你竟然开辟了元神?”,星河内,羽琅邪鬼泣起来,他惊慌失措起来。

  秦阳抓住机会,调动千机剑匣,眨眼间,数千把赤色灵剑带着无尽神华,攻击在星河上。

  羽琅邪终于跌落熔浆大河内,诡异的情况再一次出现,那炙热无比的熔浆竟托着他的身体漂浮起来,在这一刻,羽琅邪的身体似乎变得透明起来,让人能看清楚那火灵在他体内运行的路线。

  “桀桀,我终于出来了!”凄惨如厉鬼哀嚎的声音出现,瞬间让整条熔浆大河的炙热冷却了下去。

  “你不是羽琅邪!你是谁?”

  闻声,秦阳如临大敌,双手持剑,将九龙神焱炉护在身前,随时准备将黑洞洞的炉口倾泻下来。

  “桀桀……”羽琅邪抬起那黑发散披的头颅,口中发出鬼笑,且声音冰冷无比,仿佛历经了岁月内的无尽劫难。

  “若不是我,他怎会被你如此羞辱?”

  一股神秘的力量操控着羽琅邪的身体,漂浮在熔浆大河上,脚下的熔浆想一根赤炎火带,缠绕在他身旁。

  “你到底是谁?”秦阳能明显感觉到对方的实力要超越羽琅邪数倍,乃至几十倍,因为他从哪诡异的声音里听到了地狱里传来的噩号。

  “荒体,数息之后,紫阳观来人降临!”诡异声音再一次响起:“今日权当还你当日搭救之恩。”

  说完,熔浆大河跌落,将羽琅邪砸在一块破碎岩石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