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炼荒武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开辟灵台

炼荒武帝 尚书花大人 3407 2019.04.19 08:38

  “可恶!”

  纸人印记消失的瞬间,羽琅邪陡然发出震天咆哮。

  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连灵台都没有开辟的凡夫子,竟能摧毁自己辛苦祭炼多年的灵宝。

  此刻,他甚至想放弃追杀前方逃窜的火凤凰,回去诛杀那个可恶的凡人。

  但转念一想,服用剑芝果实后的秦阳必死无疑,顿时心里有了决断,今日定要将火凤斩杀剑下,以泄心头之恨。

  心意已决,顿时,幽蓝剑影的速度又暴涨了几分。

  前方,化身赤红火凤逃跑的南玉琪,现在她无比焦急,体内灵力的急剧消耗,让她有些吃不消。

  她甚至能感觉火凤的速度正缓缓下降,长此以往,自己必然会被羽琅邪追上,到那时……

  正直她分神之际,忽然一股强横寒意席卷全身。

  “糟了,体内寒毒发作了!”

  南玉琪花容失色,为了对付羽琅邪,她已然拼尽全力,都忘记压制体内蠢蠢欲动的寒毒了。

  寒毒的突然袭击,让她措手不及,连忙从腰间储物袋里拿出一颗赤红火炎丹,刚要塞进口中,那身后的幽蓝剑影已经刺穿了火凤的身影。

  “嗯!”

  南玉琪口中发出痛苦的沉闷声,手握着火炎丹,跌落在树林中。

  “传闻你身患诡异寒毒,想不到竟然是真的,真是可惜了!”

  羽琅邪立在一颗烧焦的枯树上,眼睛里带着嘲讽之意。

  “是又如何,今日你若杀了我,你也活不久!”

  顾不上手掌上的泥土树叶,她胡乱将赤红火炎丹塞进口中,赤红丹药瞬间化成一股炙热灵力药流游走全身,这才将体内的寒毒压制一些。

  南玉琪迅速站起身来,伸手召回那跌落一旁的火凤手镯,如临大敌般对着羽琅邪。

  “等丹辰子发现你的尸体再说也不迟!”

  说话间,幽蓝的剑光在苍穹下暴涨,朝着花容失色的南玉琪倾泻下去。

  ……

  洞**。

  秦阳站在灰烬旁,他的脸色异常难看,整个身体都在膨胀,唯独肩膀上还有一个类似“出气孔”,以至于他的身体还能勉强维持。

  “这个‘出气孔’便是羽房当初暗算自己时留下的!”

  “如果羽茅知道了这件事,他会不会很后悔!”秦阳有些自嘲道。

  忽然,那肩膀上的“出气孔”消失了,滂湃的灵力洪流终究无法抵挡,眨眼间,他的身体像气球一样,剧烈膨胀起来,

  “不能乱!”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深深地明白,这个时候一旦心神乱了,那自己必将陷入万劫不复深渊。

  “《灵经》?”

  危急之下,他想到了李长空送来的残卷,或许它能救自己一命。

  想到这里,他不再胡思乱想,开始默默运转《灵经》所记载的玄法。

  紊乱的灵气在五脏六腑里横冲直撞,折腾着他无法凝聚心神,但是熟背灵胎篇全部经文还是给予了一定的帮助。

  渐渐地,紊乱灵气虽然还膨胀在五脏六腑间,但它们已经能够初步按照《灵经》中所记载的玄法运行,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剑芝果实所蕴含的灵力实在太过霸道,就算按照玄法运行,它依然能不断撕裂那细弱不堪的筋脉,有些地方甚至已经从皮肤下溢出鲜红的血珠。

  秦阳已经变成一尊血色雕像,他盘坐在那里,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双手飞速结印,拼尽全力地引导体内磅礴的灵力洪流。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道赤红神光从他肚脐下方三寸处冲出,刹那间,赤芒大盛,一股炙热火焰充斥整个洞穴,毁天灭地。

  与此同时,无尽雷霆之声响起,银蛇乱窜……

  秦阳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赤红的火焰包裹着全身,让他看上去像一尊荒古走来的杀神。

  三息之后,赤芒内敛,火焰翻卷,洞**一片狼藉。

  忽然,一方仅有指甲盖大小的赤红灵台虚影从他肚脐下方冲出,呈现在洞穴中,还没等他高兴,一股浩瀚悲凉的气息瞬间席卷整个洞穴。

  这股气息中充满了无尽悲伤与绝望,如同那行走在荒芜绝境中的野兽,又如同坠入深渊无法自拔的绝望……

  紧接着,一轮暗淡的红日从灵台下方冉冉升起,散发着柔和的光晕。

  “这是开辟灵台出现的异象吗?”

  秦阳心中大喜,在异象出现的瞬间,他的心情激动到了极致。

  片刻后,灵台虚影消散,红日下沉,那股悲凉的气息随之而去。

  体内的灵力洪流依旧在咆哮着,秦阳有绝对信心,只要再坚持片刻,自己肯定可以凝聚灵种,成功的希望就在眼前,他决定放手一搏。

  就在这时,一块青色古玉横空而出,见到这块古玉的瞬间,秦阳的心神立刻失守,这块古玉正是当初在昆仑青铜地宫内,吴三爷强行塞给自己的那块,上面的“死”字清晰可见。

  修行之人最忌讳在修炼过程中的心神失守,这种情况极其容易导致体内灵力紊乱,毁坏筋脉。

  失去引导的灵力洪流开始肆意破坏他的筋脉。

  秦阳急了,这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已经出现的希望再一次被无情浇灭了。

  突然,那块横空出现的古玉轻轻摇曳起来,只见一股绿色的灵力洪流竟然从他身体上溢出来,缠绕在青色古玉上,眨眼间,灵力洪流消失了。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块凭空而现的古玉竟如此轻而易举地解决了自己的生死问题,太神奇了。

  还没等他高兴多久,凌空的青色古玉陡然化成一道流光,钻进了他的肚脐下,急的他急忙脱下衣服检查,过了好久,也未能找到古玉的影子。

  青色古玉的出现,让秦阳无比吃惊,原以为古玉只是开启时空穿越的钥匙,现在看来,它很不简单。

  随后他连忙内视,检查灵台状况。

  一方指甲盖大小的灵台四周被无尽黑暗所覆盖,只有一轮极其暗淡的红日虚影挂在哪里,似乎要驱逐身边无尽的黑暗。

  虽然灵台很小,但成功开辟灵台,这让他心中燃起了回家的希望。

  与此同时,一块散发青色光晕的古玉高悬在灵台上方,那青芒四周竟一片虚无,仿佛整个天地都是青色的。

  感觉到身体内还有残存的剑芝果实灵力,他想要继续凝聚灵种,可结果让他大失所望,无论他如何催动体内灵力,那块凭空而来青色的古玉如同一座千钧大山般横压在灵台之上,疯狂吸食涌来的灵力。

  片刻后,秦阳渐渐醒转过来,双目在睁开的一瞬间,神光熠熠,站起身的那一刻,整个人给人一种飘逸出尘的感觉。

  双手握拳,一股油然而生的力量陡然从双拳中迸发出来,猛然挥拳砸在地上,顿时一道巨大裂缝从跟前延伸出去,足有十多米远。

  ……

  羽琅邪的幽蓝的剑光从苍穹下,朝着南玉琪倾泻下去。

  忽然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从火凤凰的身后袭来,刹那间,将那幽蓝剑光摧毁殆尽。

  满脸铁青的南不易立在南玉琪身前,双目喷火,盯着几丈外的羽琅邪。

  “今日就算羽房在此,也难保你不死!”

  他几乎是一字一字地从口中迸出来,南玉琪是他的逆鳞,谁敢对她出手,那他只能接受南不易的无尽怒火。

  见到南不易降临,羽琅邪脸色微变,但他早已进阶五曜境界多年,在同类弟子中几乎是无敌的存在,平日里与大长老对练也丝毫不逊色,所以,当他面对南不易时,他也只是脸色稍稍变化,随即又恢复正常。

  “古今天才,皆可越级挑战,今日我也要斩六合强者,以证我之大道!”羽琅邪指尖幽蓝剑芒吞吐不定,声音里更是充满了傲气。

  “不知天高地厚!”南不易伸出食指,轻点在虚空中,紧接着,一尊装满毁灭气息的火焰神炉从他身体里冲出,带着呼啸的风声,直奔羽琅邪。

  “雕虫小技!”

  羽琅邪冷哼一声,同样伸手点在虚空中,刹那间,幽蓝剑身暴涨数倍,带着一条幽蓝星河,朝着那迎面而来的神炉撞去。

  “轰!”

  幽蓝星河涣散,神炉一往无前。

  羽琅邪大惊失色,他从来没有想到南不易的实力竟然如此恐怖,这绝不是六合初期拥有的实力。

  眼看神炉即将笼罩在头顶,他甚至能肉眼看到那神炉外的三只神龙,还有那在炉内跳动的毁灭火焰,死亡的气息已经笼罩在全身。

  忽然,一道赤红神光从远处疾驰射来,刹那间,冲撞在神炉上,将南不易的三龙神炎炉撞飞了出去。

  “谁!”

  南不易稳住三龙神炎炉,将神炉悬挂在头顶,同时神炉内投下一片神光,将自己和南玉琪护在其中。

  见到三龙神炎炉被撞飞了,羽琅邪立刻架起幽蓝长虹朝着刚才那道赤红神光疾驰而去,不用多想,他肯定认识那道神光的主人。

  眼看羽琅邪逃之夭夭,南玉琪立刻想要冲上去追赶。

  “让他走吧!”

  南不易伸手拦住了想要追上去的南玉琪,道:“躲在后面的那人,十之八九是大长老。”

  闻言,南玉琪冷静下来,她能明白南不易的顾虑,一旦他与大长老动手,那羽琅邪再出手,那极有可能再次给自己带来危险。

  想到这里,她问道:“师父,你怎么会来这里?”

  于是,南不易将苏残音撞见羽离的事大致说了一下。

  听完之后,南玉琪气的直跺脚,气呼呼地说道:“想不到堂堂一个大长老,竟然使用如此卑鄙的伎俩。”

  刚说完,她忽然想起那个在洞穴里搏命的少年,立刻大喊一声,“不好,秦阳危险了!”

  “带路!”南不易沉声说道,从南玉琪的声音里,他能感觉到秦阳已然凶多吉少。

  南玉琪立刻给南不易指路,等到两人来到洞穴时,刚好看到秦阳正从洞穴里爬出来,他的衣服上沾满了血迹,脸色也异常的惨白,只不过他的眼睛里却是精光闪闪,似乎有火焰在跳动其中。

  见他无事,南玉琪走上前,好奇地绕着他转了好几圈,嘴巴里直呼,“奇怪,奇怪!”,相比较,南不易一眼便看出这个秦阳得到奇遇,不但如此,他的修为也精进了许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