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炼荒武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被抓了(四)

炼荒武帝 尚书花大人 2190 2019.05.03 17:29

  “哈哈哈……”范剑仿佛听到极为好听的笑话。

  他目中渗出冰冷寒意,那薄到只剩下一层老皮的嘴唇中,说了一句让莫荣飞从头冷到脚的话,

  “你死了,你身上的一切都是我的,包括这只寻宝鼠!”

  说罢,漫天血海包裹莫荣飞,刹那间,只见血海中紫色神华闪烁,无数孤魂残影暴动,过了好久,紫光暗淡,一副白色骨架从血海中坠向山林。

  范剑将寻宝寻宝鼠抓在手中,朝着那坠下的白骨架,不削一顾地说道,“不自量力!”

  说完,感应一下留在秦阳身上的印记,收了血海,架起神虹追了上去。

  此刻,秦阳正驾驭着莫荣飞前不久放弃的蛟龙马,不得不说,这蛟龙马的速度确实很快,只是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他已经冲出山脉,秦阳想要进入城镇,也许哪里能让范剑有所顾忌吧。

  最终,秦阳进入了燕国南部的一座小城。

  城池虽然很小,但小城极其繁华,街道宽大,足够四五匹蛟龙马并立而行,宽大的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流往来不息,街道两旁的商铺更是商品林立,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不绝于耳。

  这些天来,秦阳从来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更没有睡过一个好觉,若不是强大的求生欲望支撑着他,恐怕他早就被人抛尸荒野了。

  “那个老畜生总不会在大街上对我动手吧!”秦阳心想。

  此时,已经临近傍晚,华灯初上,大街上依然人流涌动,车水马龙。

  走在大街上,秦阳想要找一个修士聚集的地方休息,一来可以让范剑那个老畜生有所顾忌,二来还能打听一些关于南岭的消息,为接下来进入南岭做准备。

  找寻了很久,他也没有找到他所期望的那种场所,最后他只能找了一家最豪华的客栈住下,他需要休息。

  夜晚,秦阳心中有事无法入眠,他推开窗户想要看看那满天星辰。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犹如厉鬼哭喊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范剑如幽灵一般出现在房间里。

  “范剑!”

  秦阳惊的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看到范剑那张犹如厉鬼的脸,他通体冰冷。

  “看来我们真的很有缘。”范剑一脸冷笑。

  “莫荣飞呢?”秦阳在心底告诉自己一定要镇定。

  范剑冷笑道:“我送他回去了,他真是一个好孩子,为了感谢我,他还把寻宝鼠送给我了,真是一个懂的感恩的少年。”

  “莫荣飞要是送你寻宝寻宝鼠那就是有鬼了!”秦阳在心头思索。

  “你千般追寻我到底何事?”

  范剑如干枯的木柴,血肉干瘪,仅仅一层老皮包着骨头,在加上白发遮面,看起来很吓人,他阴测测的问道:“一页金书在那?”

  “一页金书?”秦阳疑惑道。

  “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范剑不急不缓的说道,“我想你肯定听南不易说过活人炼丹吧?”

  “妈的,你个老畜生!”秦阳骂道,他已明白,到现在隐忍已没用。“活人炼丹,难道你就不怕遭天谴吗?”

  “如果真的有天谴的话,那也是为你们这群妄想成仙之人准备的。”范剑并不动怒,沉稳无比,掀开披散在脸上的白发,道“我知道你是荒体,传闻这种体质蕴涵无尽活力,我都有些期待!”

  在这一刻,秦阳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这老畜生真的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范剑的手指跟铁条一般,根根干枯,只有一层老皮包着指骨。

  当他遮面的白发被掀起后,露出的下颌直让人起鸡皮疙瘩,像是一团废纸被揉的不成样子,非常褶皱,没有光泽。

  最让人感觉发毛的是,他那干瘪的双唇内露出的牙床与牙齿都呈乌黑色,没有一点血色与活力,连舌头都萎缩了。

  “我有无数种方法能让你说出金书下落。”范剑不紧不慢的说道,声音没有一丝活力。

  秦阳很想反击,但是他没有敢轻举妄动,因为他深深的明白,不同境界的修士实力差距太大了。

  “范剑你这样做就不怕遭天谴吗,把活人当药炼,纵然是你的同门恐怕也会不容你……”秦阳一边说一边想对策,若是落在对方手里,真是比死还要可怕。

  “我早有准备,没有人会知道这一切。”范剑如一截枯木一般,他越是这样的平静越显得阴沉可怕。

  他阴森森的笑道:“说起来,你这个小子倒是很机警,当日我轻轻拍了你一记,暗中留下印记,本想回头捉你。不想你却先一步逃之夭夭,竟想要去凌云福地寻求庇护。”

  “你这个老不死的……”

  “我们该上路了。”范剑站起身来。

  秦阳敏捷如猎豹,想要逃跑。

  “何必做这些无用的事呢。”范剑伸出干枯的手掌,一把将他拘禁了回来,以一股极大的力量拉着他下楼而去。

  不同的境界有如隔着天堑鸿沟,根本无法逾越,秦阳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对方将他禁锢了,使不出一丝的力气。

  秦阳想等距离足够时,祭出离火炉,拼死一击,然而他根本没有机会,范剑随手打出几缕血丝,血丝如神索一般将他笼罩,封禁了他。

  黑暗中,范剑那如槁木般的躯体逼到了近前,白发飞扬,露出一张干瘪的脸,看起来非常狰狞与吓人,两个眼洞中幽光森森。

  范剑伸出舌头舔了舔那干瘪苍白的嘴唇,道:“年经就是好啊!”

  秦阳的心彻底凉了,费劲艰辛万苦,逃了这么多天,最终还是难逃一死。

  “我在你身上留下了印记,你逃不掉!”范剑体内冲出一条血河,裹带着秦阳刹那消失在天际。

  范剑裹带着秦阳来到燕地一处荒山野岭中,从悬崖上的一个石洞深入到山腹内。

  山腹内有洞府,宽约四五米,高达十多米,洞壁四周嵌有数百颗暗红色荧光石,宛如一条血河被束缚在洞壁上。

  刚进石洞,秦阳就闻到一股极其刺鼻的腥臭味,这股味道很像尸体腐烂的味道,让他眉头紧皱,甚至不能呼吸。

  范剑提着秦阳来到了一间开阔的石室,随手轻拍在他肩头。

  秦阳猝不及防,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当他想要起身时,忽然被眼前景象惊呆了。

  在石室四周随意散落着几十个尸体,而且这些尸体部是光着身体,张大了嘴巴,脸上表露出死前承受的莫大恐惧,整个人只剩下一层皱巴巴的老皮包裹着骨架,这些尸体有男有女,甚至还有十多岁的孩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