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炼荒武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归来(三更)

炼荒武帝 尚书花大人 2210 2019.04.20 12:07

  当秦阳服下最后一瓶筑基灵液后,坐在茅草屋顶上的南玉琪有些担忧地说道:“不知道师父怎么样了,他已经离开一月有余了,我有点想念他了。”

  扔掉手中的玉瓶,秦阳脚尖轻轻一点,刹那间,整个人腾空而起,轻飘飘地落在南玉琪身边。

  他安慰道:“师父他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师姐,你和我说说炼荒禁地吧!”

  提起炼荒禁地,南玉琪的心似乎被狠狠地揪了一下,她担忧道:“那是一个危险与机遇并存的世界,与其说它存在于封灵大陆,不如说封灵大陆因它而活。”

  “因它而活?”秦阳有些迷糊了。

  “听闻以前封灵大陆被无尽冰雪覆盖,只有几处适合生灵居住的地方,而炼荒禁地便是其中之一,至于其他的地方现在早就成为各大圣地的根基,只有它是无主的。”

  “遥想当年,整个大陆被冰封了,就是依靠炼荒禁地内的不灭魔焰才逐渐解开大陆的困境。”

  “什么?整个大陆被冰封了?这怎么可能?”秦阳惊讶问道,“是什么原因导致整个大陆被冰封的呢?”

  捋了捋额前秀发,南玉琪继续说道:“传闻有位大帝,称帝前曾拥有一绝世红颜,可惜红颜薄命,为寻回红颜,大帝许下天道誓言。”

  “大帝的实力这么强吗?他竟然能以一己之力冰封整个大陆?”秦阳再次惊舌,他从来没有想到一个人的实力竟然能强大到如此地步。

  “那他许下了什么天道誓言?”

  南玉琪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将目光转向远方的天空,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轻启红唇,念道:

  “卿出轮回之时,即是冰日融化之日!”

  “既然能冰封诸天,那他为何不能寻到轮回的红颜?”秦阳问道。

  “至于这件事,恐怕只有大帝自己说得清楚了。”

  “这位痴情霸道的大帝是谁?”

  “恨天大帝!”

  南玉琪道,“传闻恨天大帝的童年很凄惨,父母被仇人杀害,自己被仇人带进门派受尽折磨,后来得到红颜相助才得以逃脱,从此他便开启了一生杀伐的大帝之路。”

  “说起来,你的经历还与他有些相似。”

  ‘“恨天大帝还有后人在吗?”秦阳问道。

  幸亏这些年南不易带着南玉琪四处求药,要不然南玉琪还真不一定能回答秦阳的问题。

  她肯定道:“大帝的后人还在,不过已经隐居不问世事了。”

  “想必是无脸面对众生吧!”秦阳道。

  就在这时,静坐在茅草屋顶上的南玉琪猛地站起身,飞快地朝着茅草屋门口那条小路奔去。

  秦阳见她如此,也立刻站起身,只见那茅草屋前的小路尽头,远远地有一个跌跌晃晃的人影,正深一脚浅一脚地朝着茅草屋走来。

  看到那随时倒地的人影,秦阳的瞳孔猛地一收缩,他已经认出了那道人影,正是外出采药的南不易。

  霎时,他如南玉琪一样,飞快地下了屋顶,直奔南不易而去。

  此刻,南不易如同乞丐一般,脸颊蜡黄,原本长且黑的头发也尽数斑白,看上去苍老了许多,身上的长袍也破烂不堪,甚至还有多处烧焦和刀剑的痕迹。

  泥泞小道上,南不易费力抬起那重似千斤的头颅,用尽力气睁开浑浊的双眼,迷糊间见到不远处几间茅草屋,而后深一脚浅一脚地朝前挪着,双腿像是被灌满铅一般。

  他很想倒下去睡上一觉,但是那脑袋里最后的一丝理智告诉他,

  不能倒下去!

  眼泪已经在眼中打转,南玉琪强忍着眼眶里即将滑下的泪水,脚步越来越快,她何曾见过南不易这般模样,就算往常炼丹,他也是时刻保持衣袍的整洁。

  刹那间,她联想到师父在炼荒禁地的所承受的折磨,顿时心如刀割。

  都是为了自己,为了那虚无缥缈的魔炎鬼花,父亲才会落得这般模样。

  都怪自己,为什么自己要被人种下寒冥封印……

  无数的自责瞬间淹没了南玉琪。

  她快步上前,看着近在眼前的南不易,急忙伸手扶住了将要跌倒的可怜人。

  南不易在被人接触的一瞬间,猛地抬起头,眼中红光陡现,抬掌就要拍下。

  “师父,我是琪儿啊!”南玉琪哭泣道,眼泪终于再也忍不住了,破框而出,瞬间打湿了南不易的衣袖。

  抬起的手掌停滞在南玉琪的额头前,强劲的掌风吹起那挂在耳边的青丝,刮的她脸颊发疼。

  “琪儿?”南不易有气无力的念道。

  南不易终于看清了眼前之人,正是自己的女儿南玉琪,这一瞬间,那驱使他回家的动力仿佛被一阵风不留痕迹地吹走了,整个人瘫痪了下去。

  “师弟,快来帮我!”南玉琪使出全身力气架住南不易已经倒下的身体,急忙对着正往这边赶来的秦阳喊道。

  自从开辟了灵台,凝聚灵种后,秦阳整个人无论气质,还是身体素质都有了极大的提高。

  听闻南玉琪的呼喊声,他三步并成两步,飞快跑去。

  师姐弟两人勉强将南不易扶进了茅草屋,看道南不易身上那满是烧焦和刀剑的痕迹,两人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师弟,你留在这里照顾师傅,我去去就来。”话音刚落,南玉琪急匆匆出门。

  见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南不易,秦阳找来干净的长衫,手脚麻利地替他换上。虽然过程有些繁琐,可这些对于他来说并非难事,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经历了,在地球他经常需要照顾卧床不起的母亲。

  经过师姐弟两个人的一番打理,南不易终于变回来了,虽然脸色蜡黄,头发斑白,可这些依旧抵挡不住他身上那股超越常人的气质。

  三天后,他的情况才逐渐有所好转,脸色渐渐红润,偶尔还能看到那眼皮下眼珠的转动,只是他还未能完全苏醒。

  傍晚,南不易吐了一口黑血后,终于醒来了。

  睁开那血丝漫布的双眼,看道眼前这一对面容疲倦不堪的少男少女,南不易和蔼微笑着说道,“师父没事,只是受了一点轻伤而已。”

  自己都这般模样了还要安慰别人,南玉琪的眼泪再一次悄无声息地淌了下来,而秦阳也是拼命忍住那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

  ……

  身为灵丹初期的四品炼药师,南不易对自己的伤势了如指掌,自己已是火毒攻心了。

  苏醒之后,便让南玉琪从炼药房里拿来了几颗冰髓丹服下,片刻后,那原本布满血丝的双眼渐渐恢复正常,又过了一两个时辰,他竟然能下地行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