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炼荒武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龙凤神炎

炼荒武帝 尚书花大人 3064 2019.05.12 12:00

  千机剑匣的璀璨神华照亮了四周,宛如一颗紫色的太阳升在空中,将那奔腾的熔浆大河也彻底压制了下去。

  胡广义从未见识过如此炙热的剑芒,那耀眼的赤芒都快要将他的眼睛灼烧起来,他毫不迟疑,立刻在手中捏起数道金印,刹那间,数十道寒芒在身前凝聚成一片寒冰屏障,抵挡那即将落下的耀眼剑芒。

  咔嚓!!!

  咔嚓!!!

  寒冰屏障破裂,璀璨赤色神华顺着寒冰碎片掉落在四周岩石上散发出点点紫色荧光,宛如一片神奇的紫色世界。

  眼看秦阳再一次挥动神华灿灿的赤色大剑,胡广义立刻双目凝视前方,那双充满杀意的眼眸中,散发出点点星光,似乎要将秦阳手中的玄法看穿。

  “受死吧!”秦阳高举赤色大剑,口中愤怒地爆喝。

  忽然一股极其诡异的刺痛出现在脑海中,顿时脑海中一片刺痛,仿佛被人用锋利小刀在一点一点地挖肉,极其痛苦。

  那双原本清澈的眼睛中更是泪水横流,他从来都没有遭遇过如此难以忍受的痛苦,脑袋里宛如被扎进了无数锋利尖刺。

  “你不是很嚣张吗?”胡广义双袍甩动,瞬间招来数十道寒芒,凝聚在手中,片刻后,一柄冰封长剑已抵在秦阳的身体上。

  “再见了,秦阳!”

  说完,那散发诡异寒气的冰封长剑插进了秦阳的腹部,顿时鲜血汩汩而出。

  就在这时,秦阳陡然暴起,手中的赤色大剑直接顶在胡广义的胸口上,深深地插了进去。

  “你!”

  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明明胜券在握,为何他还能抵抗自己辛苦数月才凝聚而成的元神灵刺。

  可胸口上那热乎乎的鲜血无时不刻地在提醒着他,秦阳的赤色大剑正插在心脏上。

  “我……我……不……甘心!”胡广义使出了最后一丝力气想要和秦阳同归于尽。

  可惜,他并不了解荒体的恐怖,腹部的伤口根本就不能要了秦阳的性命,只会让他流淌鲜血,而荒体最恐怖,便是肉体强悍,流出的那点鲜血无足畏惧。

  胡广义带着不甘心,倒了下去,就在这时,一道青色毫光从他的脑门处飞了出来,秦阳顾不上腹部的伤口,将青色毫光抓在手心里,刹那间,那青色毫光顺着血液,钻进了他的身体中。

  “难道是胡广义的那块青色古玉?”他陡然醒悟,连忙内视身体内部。

  还没有等他找到那抹青色毫光,只听他一声惨叫,顿时再一次双手抱头,满地打滚起来,就连那腹部的伤口他也不管不顾,任由那鲜血汩汩流出。

  就在这时,那块青色毫光竟冲进了他的眉心处,在见到青色古玉的瞬间,那早就凝聚在哪里的数十滴乳白色水滴精华,刹那间,像是遇到了一头饿狼,被青色古玉一扫而空,冥冥黑暗中的眉心处,只剩下一缕青色的神华在流转。

  过了好一会,脑海中的刺痛才渐渐消退,当秦阳睁开眼睛时,他忽然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无比清晰,那近在眼前的熔浆大河上升腾着铺天盖地的火灵,甚至连那三丈外的深红色火焰内部他都看到极其清晰。

  “这是怎么了?”

  霎时,秦阳无法理解眼前所看到的一切,突然他想起这些都是发生在胡广义死后,自己的脑部被刺痛感填满。

  思念至此,他连忙内视体内,一缕赤红灵力小心翼翼地延伸进脑部,当他看到那悬挂在眉心空洞出的那块青色古玉,顿时明白了。

  数月前,自己曾被范剑拘禁在石室内,自己侥幸杀死他,后来又发生了魔炎鬼花的鬼火灼烧自己眉心的事,再后来眉心哪里就被留下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空洞。

  然而现在,那眉心里的数十滴乳白色晶莹剔透的水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块散发青色光晕的古玉,而这块古玉上还撰写了一个“开”字。

  “难道说胡广义拿到的那块古玉就是八门中的“开门”,而自己拿到的就是八门中的“死门”。”联系前因后果,秦阳似乎有些明白了。

  捡起那跌落在一旁的千机剑匣,然后缓缓闭上眼睛,努力将心神凝聚在眉心处的那块青色古玉上,刹那间,一道无形力量延伸进入剑匣内,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胡广义能如此轻松地控制数十道寒芒匕首。

  悬挂在眉心内的那块古玉犹如无数无形之手,在操控着一切。

  “难道这就是他所说的元神?”秦阳已经明白了眉心处的那块青色古玉的秘法,想必它的秘法神通就是开辟修士元神。

  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秦阳将胡广义的尸体扔进了那簇深红色的火焰中,神情不竟有些悲伤,说道:“希望你死后能回到故乡。”

  收拾好一切,他已经准备离开紫阳观,毕竟他来到这里也只是为了胡广义,想不到造化弄人,最后竟然落得如此结局。

  就在他刚要转身之际,那簇深红色火焰忽然发出噼里啪啦的燃烧声,紧接着有龙吟从中涌出,还没等秦阳看明白,又是一声高昂凤鸣从中传出。

  “这到底是什么?”秦阳很是疑惑。

  火焰摇曳,不时有龙吟凤鸣传出,刹那间,那原本只有脸盘大小的火焰,忽然暴涨了数十倍,熊熊烈焰冲上半空,一只成人手臂粗细的火龙从火焰中飞出来,紧接着,一只数米长的火凤也冲出火焰,这一龙一凤缠绕在火焰上,尽情地翱翔着。

  这一次,秦阳是彻底惊呆了,他从没见过如此神奇的火焰,竟然能孕育出一龙一凤,简直是天方夜谭,神话里的传说一样。

  眨眼间,那簇数丈高的火焰已经完全被那孕育出的一龙一凤所吞食,只剩下一小簇火焰根基在哪里燃烧着,而那一龙一凤已然成长起来,不断交织在一起,口中的龙吟凤鸣更加清晰响亮。

  如此神奇的火焰,秦阳定然不能放过,他立刻祭起九龙神焱炉,催动玄法,顿时璀璨赤芒涌进九龙神焱炉内,他小心翼翼地控制着九龙神焱炉朝着那簇神奇的火焰笼罩去。

  九龙神焱炉笼罩在龙凤神炎的头顶上时,陡然间,一片柔和青色光晕从九龙神焱炉中洒落下来,只见那簇龙凤神炎像是找了归宿,竟缓缓脱离熔浆大河,朝着九龙神焱炉飞去,声音似乎充满了欢乐。

  与此同时,那平静的熔浆大河在失去龙凤神炎的一瞬间,陡然咆哮起来,仿佛在地下沉睡了无尽岁月的火焰巨龙苏醒了。

  刹那间,大河咆哮,熔浆四溅,整个地下世界都摇晃起来。

  “该不会火焰要喷发了吧!”

  秦阳心中有一种极其不安的感觉“莫不是这簇龙凤神炎是这片熔浆大河的镇河神炎吧。”

  想到那建在火山口的紫阳观,秦阳的心狠狠地揪起来,他顿时惊呼,“这下算是捅破天了。”

  熔浆大河的暴动,不但惊醒了紫阳山上的修士,也给正在寻找三个紫阳观弟子的羽琅邪提供了线索。

  羽房是强烈不同意羽琅邪来追杀三个紫阳观弟子,但是羽琅邪用那双赤红的眼眸告诉他,如果不让他发泄出来,恐怕他心中又会多出一丝杂念,而在他的心底早就萌生了一丝杂念,那就是秦阳留给他的。

  青色神华灿灿定在半空中,龙凤神炎缓缓升起,秦阳站在一旁,他很是着急。

  与他同样着急的还有躲在怀里睡觉的寻宝鼠,也不知道怎么了,自从在范剑的石室里啃食了许多灵药以后,它就一直在沉睡,用秦阳的话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拖油瓶。

  忽然,那一直躲在怀里的寻宝鼠跳了出来,下一刻,它竟然冲进了暴动的熔浆大河,眨眼间不见了。

  “小紫!”

  秦阳急忙呼喊,这小东西虽然还没有给自己带来什么稀罕灵药,但是它在遇到自己的第一面开始,就能直接找到自己身上的晶元,这就可以说明它的不凡。

  暴动的熔浆大河吞没了一切,包括跳下去的寻宝鼠。

  秦阳很想跟着跳下去找它,可是眼前九龙神焱正在吸收龙凤神炎,他一时间也无法进入熔浆大河中,现在只能等待九龙神焱炉成功之后,再去找寻宝鼠。

  忽然,腹部传来一阵疼痛,他低头一看,原来被胡广义刺伤的腹部还在流血,见状,他立刻盘膝坐下,从怀中储物袋里掏出一株灵药塞进口中,然后开始催动灵经玄法。

  淬绿的灵力精华从喉咙一路往下,直奔灵胎,然后经过灵胎的吸收后,转化为赤红的灵力流转全身经脉,最后点点赤芒汇聚在腹部伤口上,不过数息时间,腹部已经不再疼痛,那破开的伤口已经变成赤红,渐渐地灵力流转起来,不多时,腹部的伤口已然愈合了。

  就在秦阳起身之时,忽然一方紫色金印从头顶砸下,赤芒和金光交织在一起,散发出璀璨神华,在那熔浆大河的蒸腾下,仿佛有霞光在流转着。

  “好久不见!”

  赤膊上身,双目赤红的,披头散发的羽琅邪漂浮在熔浆大河上空,任何那崩腾的熔浆四溅着,他却一动不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