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炼荒武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交易

炼荒武帝 尚书花大人 3131 2019.05.04 08:48

  在石室的四个角落里,还放有几十个精铁铸造而成的奇怪笼子,铁笼子一米见方且四周布满了倒刺,尖锐的刺钩上沾满了暗红色的血迹。

  不仅如此,每个铁笼子里还蜷缩着一两个活人,那些人目光呆滞,身体像是筛子一样,不断颤动……

  “老畜生你真不怕遭天谴吗?”看着随意摆放在石室四周的尸体,全都是血肉干涸,皱巴巴的死皮包裹着尸骨,此时的秦阳心如刀割。

  “天谴?哈哈哈……”

  范剑仿佛听到了极为好听的笑话,大笑几声后,他冷下脸庞,鄙夷道,“如果你不交出金书,你也会像他们一样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到那时候,你会感激我让你享受长生。”

  “呸!”秦阳怒喝道,“你也不看看你这副不人不鬼的样子,长生你也配?”

  “少废话,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如果你再不告诉我金书在哪儿,后果你应该很清楚!”范剑的声音没有一丝活力,用那仅有一层老皮的嘴唇恶狠狠地警告。

  “休想!”秦阳冷冷地说道,这个时候无论自己是否能拿出金书已经不重要,结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与其这样,还不如多周旋一会儿,只要范剑得不到金书,那自己就是安全的,除非他不想要金书,但不可能。

  转念一想,范剑为了得到这一页金书,他甚至不惜毒杀自己的师父和师兄,甚至差点在凌云福地丢了性命,所以他绝不会轻易让自己死去。

  “这是你自找的!”范剑双目泛起赤红,那张如同枯树皮的老脸剧烈抖动起来,隐约中有点点怒红在他那张渗白的脸皮上涌起。

  他不再多说,伸出那如枯树枝的老手,在石室中间画出一个诡异的符文,顿时一个全身布满荆棘倒刺的炼丹炉出现在秦阳面前。

  炼丹炉的形状极其古怪,在它出现的瞬间,镶嵌在炉身上的荆棘像是活了过来,纷纷朝着那四周的精铁笼子缠绕而去。

  精铁笼子里的人在见到荆棘缠绕来的瞬间,口中皆是无比恐惧的求饶声,瞬间,他们的身体急剧干瘪下去,凄惨的嘶喊声渐渐消失在石室中。

  “我的好师侄,你看怎么样?”范剑得意地笑道,那张被白发遮挡的鬼脸在这一刻显露出来,露出了他那恐怖的笑容。

  见到笼子里的惨状,秦阳的心脏仿佛被人狠狠地刺了一下,他破口大骂道,“老畜生你还是人吗,终有一天你也会死在这炼丹炉内。”

  范剑懒得计较秦阳的咒骂,他阴恻恻地道,“就是因为你不肯说出金书的下落,所以他们的死都拜你所赐!”

  说罢,他血色长袍猛然一挥,那巨大的炉盖被掀开,一股浓浓的药香弥漫出来,还没等秦阳反应过来。

  范剑陡然挥手,一股强大力量直接将他丢了进去。

  “哐当!”一声,炉盖合上了。

  “先让你好好浸泡一番,明日我再来拿你炼丹!”范剑口中发出渗人的鬼笑声,缓缓离去。

  灵台被封,手脚被束缚,此时的秦阳只剩下一张嘴,炼丹炉内一片漆黑,浓浓的草药香扑鼻而来,秦阳贪婪地猛吸了几口,可是突然想到这炼丹炉内也不知道被范剑活活炼化过多少人,顿时他不禁干呕起来。

  秦阳有些后悔了,后悔不该在小城里停留,脑海中思索过无数个如果,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他现在只能咽下苦果。

  人往往就是这样,一旦出现不好的事情,就会幻想那虚无缥缈的可能,秦阳也不列外。

  第二日,范剑来到炼丹炉旁,掀开炉盖,厉声问道,“金书在哪里?”

  暗红的光线射进炼丹炉内,秦阳眯起双眼,过了好一会才逐渐适应。

  “不知道!”秦阳想都不想直接回道,同时他带着警告的口吻说道:“老畜生,我劝你你最好放了我,若不然我师父来了,你绝逃不出他手心!”

  这是他想了一夜才得到的说辞,此刻他灵台被禁,手脚被缚,只能从心理上震慑范剑,让他有所顾忌。

  “小子,不要逼我!”范剑咬着乌黑的牙齿,凶神恶煞地说道。

  “前些时日凌云福地神秘古殿出世的事,我想你肯定也知道。”秦阳有点幸灾乐祸地说道,

  “知道又如何?”范剑声音里带着鄙视的味道。

   秦阳冷笑道,“难道你不知道凌云福地有一个太上长老突破天元境界?”

  “如果是你突破天元,就算给我十条命我也不敢去找你,可是这突破天元之人不是你,所以别说这些废话,快点告诉我金书在哪里?”

  范剑脸上一片冰霜,突出的青黑颧骨将那张老皮衬托的无比恐惧,简直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骷髅。

  “老畜生你错了,虽然不是我突破天元,可是那突破天元之人是我新拜的师父,你如果杀了我,我师父肯定会亲手将你的狗头提到我坟前。”秦阳继续恐吓道。

  听了此番话,范剑心里的确是有些犹豫,天元强者可不是说着玩的。

  天枢古殿出世,他也曾经偷偷去看过,而且他也听别人提起过这古殿出世的情形,确实如同秦阳所说,是凌云福地一个太上长老突破天元时触发的,可转念一想,一旦让别人知道“天工开物”的一页金书,恐怕整个东土都再也没有自己藏身之所了。

  传闻天工开物中记载了打造无上灵兵的方法,更有传言天工开物里面还记载了大帝所用传奇武器的打造方法。

  所以,无论秦阳怎么说,范剑都不会放走他,只会痛下杀手。

  “少跟我耍小聪明,我早已在此地布下禁制,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外界都无法知道。”范剑伸出那干瘪的手掌拍在炼丹炉上,顿时一阵震人心扉的青铜声回荡在炉内,像是在警告秦阳。

  闻言,秦阳心中已经有些把握,这老畜生绝对心生恐惧了,只要再吓唬他一下,说不定能给自己多争取时间。

  稳住心神,秦阳不急不慌地说道,“我师父在我身上留下印记,只要我一死,印记便会自动触发,到那时,我师父肯定会穿越虚空前来寻我。”

  范剑心底有些畏惧了,得罪掌教凌云他不怕,可是得罪了能穿越虚空的天元强者,这是万万不能。

  “哼,少在这里装腔作势,就算你师父真的来了,我也不怕,大不了我杀了你,立刻远遁东土,难不成他还能满天下追杀我不成。”范剑冷哼几声,咬了咬牙说道,“今天你无论说什么,都难以活命。”

  刚说完,他忽然想到莫荣飞追杀秦阳的事,顿时阴森森地笑起来,说道;

  “你这个小崽子人不大,倒是很狡诈,以为这样就可以诓骗我吗,你也太小瞧我了。”

  “如果你镇的被那天元高手收为徒弟,那为何莫荣飞还敢对你出手!”

  “不好!”秦阳内心一片冰凉,他算来算去,还是算漏了莫荣飞,此刻他不得不强撑着说道:““范老畜生你太自以为是了,等着大祸临头吧!””

  “小崽子你倒是很镇静,到现在还想诓骗我,等着我好好的熬炼你吧。”范剑笑的很阴森。

   “老畜生,我命不久矣,能不能满足我一个小小的心愿!”秦阳有气无力地说道。

  “不要白费心机了,纵然拖延片刻时间又能如何。”范剑阴恻恻地说道。

  事实放在眼前,如果没有莫荣飞追杀自己的事,恐怕还能周旋片刻,但自己的计谋被老畜生识破,现已是走投无路了。

  秦阳颇为无奈地说道:“老畜生,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交出金书,或许我会留你一命!”范剑冷冷地说道。

  “我有一个仇家,当年我父亲被他们害死,我忍辱负重想要报仇,可如今我危在旦夕,我也不奢求你能放过我,我只希望你能帮我把仇人抓到面前,让我亲手报仇,之后我便将金书的所有事情告诉你!”

  范剑将信将疑,说道:“你想拖延时间还是想让老夫去送死,你未免太自以为是了?”

  “我的那个仇家便是罗浮洞天的羽家之人,如果你不敢,那你动手吧,我愿意带着金书一起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秦阳坐在炼丹炉内,声音里充满了失落。

  “罗浮洞天?小子你的心思真厉害,你想要借助罗浮洞天的手来杀老夫。”

  秦阳道:“如果你不信任我,只要你随便去罗浮洞天抓一个羽家之人打听一下便可,我一个将死之人,又何必骗你!”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说起来羽家与你也有瓜葛!”

  “小小蝼蚁有何资格与老夫有瓜葛?”范剑不削一顾地说道。

  “我师父南不易是你师兄吧,他在炼荒禁地中被罗浮洞天偷袭,而且还与羽家大长老羽房交过手,你作为他的师弟,你说有没有关系?”秦阳一步一步地分析说道。

  闻言,范剑那已干瘪的眉头,用那仅剩的一层老皮皱起来,过了好一会,他才回声道:

  “哼!我暂且信你一回!你最好不要和我耍什么心机,不然,你的下场很惨!”

  说完,秦阳只觉得炼丹炉一阵晃动,紧接着,一股奇异味道袭来,眨眼间,他竟翻了白眼,倒了下去。

  范剑仔细检查一番,见他确实已经昏迷,这才放心封锁了石室,卷起一条血河前往罗浮洞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