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炼荒武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羽家背叛(一更)

炼荒武帝 尚书花大人 2194 2019.04.20 09:49

  距离南不易离开已整整十日了,南玉琪和秦阳每日都会在草屋后的小山上眺望。

  可是,那条泥泞小道上始终空荡荡的,甚至连风都不愿意的停留。

  夜晚,秦阳躺在屋顶上遥望星空,那里是他最喜欢的北斗星所在,而南玉琪正在最东边的屋子里炼丹,不时地传来轻微爆炸声。

  忽然,一道黄色长虹从远方朝着草屋方向疾驰而来,转眼间,已落在屋前。

  发现驾驭长虹之人竟是天剑宗掌教古越,秦阳立刻上前拜见,同时朝着东边的草屋大喊道:“师姐,掌教来了。”

  掌教古越的样子有些狼狈不堪,满头白发,脸庞上爬满了皱纹,这与秦阳第一次见他时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洁白的衣袍已经破旧不堪,衣袍有很多地方都被刀剑划出大片大片的口子,有些地方甚至能看到里面翻卷的皮肉。

  同时,一股股浓浓的血腥味从他身上渗出,仿佛他刚从血海里爬起。

  停息片刻,掌教古越始终不见南不易出现,不禁皱眉问道,“南长老呢?”

  “掌教,师父他去炼荒禁地采药去了。”南玉琪恭谨地回答道。

  “也罢,命运使然!”

  掌教古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随后说道:“等南长老回来后,你们转告他,羽家投靠了罗浮洞天。“

  ”天剑宗亡了。”

  “啊!”

  听到这个消息,南玉琪和秦阳都忍不住大惊失声。

  想不到短短几日,羽家就背叛了宗门。

  “在南长老传信于我的第三天,羽家突然发难,宗内大部分长老和弟子也站在羽家一边,整个天剑宗都沦为火海,跟随我身边多年的几个长老都已战死。”

  “天剑宗,亡了!。”

  古越站在那里,虽然他说的轻描淡写,但师姐弟两人都能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他此刻的愤怒。

  跟随自己多年的好友全部战死,自己尽心尽责的弟子也倒戈相向了,百余年来沉浸的心血在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尽管古越是一个非常懂得克制的人,但这份弥天悲伤并不是他能轻易掩藏起来的。

  说完,他转过头来朝向秦阳,面带愧疚之色,说道:“你妹妹被羽家之人带走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羽家会带着她去往罗浮洞天。”

  “我曾听师父说过羽家的靠山是凌云福地啊,怎么现在他们会去罗浮洞天?”南玉琪疑惑不解地问道,早就见惯了小门派争斗的她,似乎并没有多少在意门派的存亡。

  “我和南长老都低估了羽家!”掌教古越叹气道,“我该走了,不然羽家之人追来就麻烦了。”

  见他要走,南玉琪急忙问道,“掌教,我师父回来该去何处寻你?”

  古越摇了摇头,道“我这里有一块玉碟,南长老见了便会明白我的意思。”说完,将玉碟递给南玉琪,而后脚下升起一道黄色长虹,朝着北方飞走了。

  篱笆院子里,秦阳和南玉琪站在原地,一直等到长虹消失在天际,两人才渐渐回过神来,变化来的太快了,这才短短几日功夫,羽家竟然叛变了,天剑宗也亡了。

  或许是为了安慰秦阳,南玉琪温柔滴说道:“放心吧,小鱼暂时是安全的,不然羽家也不会带着她去罗浮洞天。”

  “希望小鱼和残音都无事吧!”秦阳摸了摸胸口的平安福,有些落寞地点头回答道。

  斗转星移,转眼又过了四五天。

  这些天,秦阳无时不刻都在埋头苦修,虽然他嘴上没有表露什么,但在南玉琪眼里他肯定是为了秦小鱼而努力。

  不得不说,南不易的确有先见之明,他在离开天剑宗的同时,竟然将绝大部分丹药都带出来了,毫不夸张地说他就是一座移动的人形丹药房。

  同时,秦阳很庆幸自己有一个好师傅,就凭他一早上连续服用了十瓶筑基灵液,恐怕整个东土没有一个门派愿意这般养活门下弟子。

  当然,一些超级世家的惊艳之才除外。

  看着地上散乱的玉瓶,南玉琪站在一旁,安慰道,“师弟,你不要太勉强自己了,修行不是一日的功夫。”

  别人不知道秦阳为什么这般拼命,可是他却自己很清楚,这个世界太危险,而且能让自己回家的只有努力修炼一条路。

  同时,在他内心深处始终存有一丝担忧,那就是吴三爷是不是也来到了这个世界,他会不会再次给自己和田胖子带来威胁。

  拿起筑基灵液,秦阳一饮而下,任由那庞大的药力在体内散开,转眼间消散在身体里。

  过了好一会,只听他长叹一声,“唉!又失败了。”

  “师姐,到底该如何凝聚灵种?”秦阳有些丧气了。

  这种情况已经出现几十次了,说实话,南玉琪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秦阳这个问题,只能让他暂时不要再服用筑基灵液了。

  夜空下的山脉如同一条条隐藏在森林里的巨龙。

  秦阳趴在窗台前,看着那漫天星斗,他忽然有些想家了,想念自己那年幼的妹妹和那重病在身的母亲,一家人虽然过的很辛苦,但是终归能让他体会家的温暖。

  此时的秦阳正如同一艘漂泊的小船,看不到岸边。

  产生这样的危机感后,秦阳迫切希望变强,更加努力修行起来。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秦阳按照南玉琪的要求服用筑基灵液,并配合《灵经》记载的玄法修炼,可是效果几乎没有。

  这一日早晨,秦阳再次服用筑基灵液,六七瓶下肚,可是他依旧垂头丧气地坐在那里。

  忽然,一道奇特的暖流在灵台处涌现出来,暖流的出现,秦阳的身体立刻发生了反应,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同一头饥饿的狼,迅速将这些暖流吞噬一空。

  随后这些暖流扩散进五脏六肺,四体发肤,让他整个身体都暖烘烘的,不仅没有痛苦,反而有一种极为舒服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秦阳满脸错愕。

  这股洗涤肉身的暖流,出现的毫无道理,秦阳躺在地上思索了一会儿。

  有了一丝奇异的感应,秦阳很激动,他迅速爬起身,跑到存放筑基灵液的地方,拿起一瓶筑基灵液就尽数倒进口中,就这样一口气服用了七八瓶。

  在这一刻,南玉琪的眼睛都快直了,看到他像是喝水一般,一瓶又一瓶的往下灌,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小师弟,你慢点,剩下的你明天再喝好不好?我害怕……”

  普通修士哪里能承受如此强大的灵力洪流,这也是她害怕的主要原因,毕竟身体的容量是有限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