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炼荒武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斗法(五更)

炼荒武帝 尚书花大人 2233 2019.04.20 17:42

  “我的好师弟,你真是让我难找,要不是前几日我路过荒镇听闻你的事迹,恐怕我还不知道要寻你多少年。”范剑露出那枯黄且稀疏的牙齿,拼命地堆起那脸颊四周的皱皮,整个人宛如从地狱里爬出的恶鬼般。

  南不易眉头紧蹙,冷声问道,“你这些年紧追我不放,到底为了什么?我已经离开宗门多年,对你而言已毫无威胁,为何还要苦苦相逼?”

  “当真要赶尽杀绝?”

  范剑摇了摇脑袋,惨笑道,“师弟,其实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为何寻你。”

  “我没有想到那个老不死竟然偷偷将一页金书给了你,你说他该不该死?”

  见范剑提起师父,还对已经去世的师父不敬,南不易顿时怒了,大声喝道,“畜生,难道你忘记了当初是谁可怜你饿死街边,师父不但带你回宗门传你仙法,还尽心培养你成为万人敬仰的炼药师?”

  “你的良心呢?”

  “说到培养我,我是应该感谢老不死,可是他既然培养我了,为何偏心偷偷将那一页金书给了你?”范剑面带冷霜,一步一步走上前,赤红双目直面对上南不易。

  南不易咬牙道,“要怪就怪你自己心术不正,你可知道师父在仙逝前对我说了什么?”

  “我才懒得知道老不死说什么,我只要一页金书!”范剑咪起双眼,一字一字地说道。

  面对范剑凶狠模样,南不易没有丝毫的畏惧,错开范剑的身体,来到秦阳和南玉琪身旁,道,“师父他老人家知道是你下的毒,但他在死之前依然没有说你半句坏话,他只希望你能走上正途,别再执迷不悟。”

  “这些年我一直躲避你,也听闻了很多关于你的传闻,想不到师父的死不但没能改变你,你还变本加厉,竟然用活人炼药,你还是人吗?”

  “活人炼药?”

  “呵呵,师弟你的消息早过时了,不瞒你说,最近这些年我一直在寻找特殊的体质,希望能用它们来提升我的灵宝邪血。”

  说话之时,范剑有意无意扫了一眼秦阳,与此同时,他还拿出一柄通体血红的长剑,看着手中的长剑,妖色之情跃然脸上。

  见状,南不易同样也拿出了一柄长剑,伸手将秦阳和南玉琪护在身后,深怕范剑偷袭自己的徒弟。

  范剑瞟了一眼南不易手中的长剑,顿时笑了起来,道,“师弟十几年过去了,你还是用这把斩邪?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今日我知你不会轻易罢休,你也不要以为我被罗浮洞天那帮伪君子偷袭,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南不易冷眼道,身体气势上毫不削弱半分。

  范剑龇牙咧嘴地摇了摇头,道,“想不到受了伤的人还这般嘴硬,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闻言,南不易心中一震,同时心中算盘,“范剑这次必是有备而来,自己只能抢先出手,打他措手不及。要不然凶多吉少。”

  打定了主意,他衣袖口猛然一甩,抬手间一粒龙眼大小的赤色丹药已经入口,就在丹药入口的一瞬间,手中斩邪长剑已然飞了出去。

  范剑有些惊讶,他从来没有想到南不易会抢先出手,匆忙间,那柄用活人鲜血祭炼的邪血飞了出去。

  通体冰蓝的斩邪与全身血红的邪血在半空中相撞在一起。

  一声巨响,刺啦一声,双剑交锋在半空中带起一串火华,与此同时,一股血液的恶臭弥漫在空气中。

  南不易手指轻点在身前虚空,斩邪瞬间暴涨数丈,紧接着,没有丝毫的停顿,朝着范剑头顶斩下。

  “哼!难道御剑之术就你会吗?”

  范剑一声冷哼,手中同样在身前虚空点点,通体血红的邪血带着一条血河,与极其浓郁的腥味,向南不易卷去。

  血河冲来,血色弥漫,南不易如临大敌,他早就听闻这被人血祭炼后的邪血恐怖,一旦被这血河触碰,自己必然灵体被污,化成一摊污血。

  心中虽然这样想,可是他却不能退让,在他的身后还有两个修为低下的徒弟,这等极其肮脏的污血连自己都不能抵抗,更何况他们二人。

  眼看邪血带着血河临近,南不易伸手一张,一尊通体火红的炼丹炉出现在他的头顶,在血河来临的一瞬间,悬挂在头顶上的炼丹炉爆发万道神光,将师徒三人庇护在内。

  血河撞击在炼丹炉结界上,瞬间化成血气,随风飘散开。凡是被血气触碰的植物无一不是立刻生命流逝,变成死物。

  此时,南不易如仙人下凡,身上更是像穿上了一套火红战袍,威震八方,神勇无比。

  “哼,还说老不死不偏心吗?他的三龙神炎炉为何传你不传我?”范剑站在十丈外,满脸通红,胸膛更像那被急速抽动的风箱。

  南不易头顶三龙神炎炉,手持斩邪,双目冷视那远在十丈外的范剑,他一句话也不想多说,师父临死前的嘱咐还言在耳边一般,

  但是今日就算是师父在旁,他也要斩杀这等宗门败类。

  双手结印,悬挂在头顶的三龙神炎炉中瞬间飞出数百个脸盆大小的火球,带着呼啸的风声朝着范剑卷去。

  范剑似乎早就知晓南不易的意图,从灵台中祭出一方玉盒,玉盒通体黑红,在它被祭出的瞬间,一条通天血河冲天而降,直奔南不易。

  黑红的玉盒像是在虚空中打开了地府的大门,数百个蒙头乱串的亡灵虚影顺着血河而下,带着刺鼻的腥臭咆哮着……

  秦阳惊呆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见人斗法,强者挥手间便是毁天灭地的灵力,这让他不禁有些呆愣在原地。

   血河临头,南不易面不改色,手中结印不断,口中咒语不停,在血河冲击的瞬间,悬挂在头顶的三龙神炎炉猛地爆发出万道火焰,这种威势不但范剑有些招架不住,就连秦阳和南玉琪也被吓得心胆欲裂。

  这是何等的威势,从那三龙神炎炉上投射出一股藐视天下的感觉。

  血河奔溃,血气蒸腾,十丈空间内,虚空暴动,一片模糊不清到处都是肆意的能量,到处都是血雾。

  咔擦!

  玉盒碎裂的声音传来,范剑恼怒万分,这血河是他这十多年来呕尽心血才打造成的幽冥血盒,竟然就这样被南不易给打碎了。

  数十年的心血片刻化为乌有,一口精血逆流而上,瞬间喷洒在胸前,血华沾满了衣襟。

  范剑半跪在地上,披头散发,十多年的追寻他从没想过今日会败在南不易的手上,他心有不甘,奈何命比纸薄,他再也没有机会了,他很清楚南不易已经对他动了杀心,不可能再宽松自己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