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炼荒武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乌木

炼荒武帝 尚书花大人 3158 2019.04.29 18:00

  下午阳光明媚,修炼了一早上毫无效果,秦阳躺在山洞外,看着那悬挂在苍穹上的冰阳,脑海里不断在思考,到底要不要去学习苏天星的剑法。

  “秦阳,还在想几日前的事吗?”掌教凌云忽然出现在洞口,看着那躺在地上晒太阳的秦阳,和蔼问道。

  对于掌教凌云,秦阳心中有些愧疚,毕竟人家是为了帮自己,反而还被自己给骂了。他恭谨地站起身,面带内疚神情,说道,“掌教,前些日子是秦阳鲁莽了,还望掌教不要放在心上。”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掌教凌云呵呵一笑,挥挥手,前几日的事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于是说道,“今日我来是想和你聊一聊苏长老的事。”

  “苏长老?”

  “最近几日我一直呆在这里,并没有给凌云福地增加任何麻烦啊。”秦阳急忙解释道,刚说完,他忽然想起前几日,苏天星来还人情的事,当即问道,“掌教,该不会苏长老又去告状,说我不愿学习他的剑法的事了吧?”

  “什么?苏长老想要传授你剑法?”

  掌教凌云心头一震,他从未想到苏天星竟然要将他的绝学——百剑术,传给一个不知名的少年,更何况,这个少年还是南不易的弟子。

  想到这里,他不禁苦笑,“真是个固执的人啊!”

  “前几日,也就是剑池暴动的那天,苏长老来找我,非要还我什么人情,我并没有立刻答应他。”秦阳将那天的事大概说了一下。

  闻言,掌教凌云哈哈大笑,道,“今日我所要说这事与苏长老有关,但不是关于剑法之事,而是说他的为人。”

  不是学习剑法的事,这就让秦阳更加疑惑了。

  找了一块卧在地上的长石,掌教凌云坐了下来,与此同时也示意秦阳坐下,说道,“你们都认为苏长老为人刻薄,不近人情,甚至有些针对你们是不是?”

  秦阳点点头但并没有说话。

  沉吟片刻,掌教凌云长叹道,“苏长老与我同门师兄弟已有百年时间,对于他的为人我非常清楚,他只是太过固执,愿意守住老祖宗留下的一切门规,所以在你们前来投奔凌云福地这件事上,他特别坚持按照门规处置,实际上并非针对你们任何一人。”

  “苏长老对你们并无恶意,而且他心中的痛苦远胜于你们!”

  说完,他见到秦阳一脸疑惑模样,又继续说道:

  “最心爱的人被你师父南不易夺走了,自己最看中的徒弟又因为南长老的师兄范剑而死,你说他心中苦吗?”

  秦阳从来没有想到这里面竟然有这些过节,要是换成自己的话,恐怕早就将南不易的徒弟赶出去了,甚至动手了。

  “听你说,苏长老还想教导你剑法,这更能说明他对你们没有恶意,他只是一个苦命的固执人罢了。”掌教凌云不由地叹息道。

  秦阳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对于掌教凌云的话他是相信的,原本那颗充满恨意的心一下子空了出来,他有些措手不及。

  可秦阳还是有些不理解,按照掌教凌云所说,苏天星是个恪守门规之人,难道私自传授他人剑法就不是违背门规了?

  想到这里,他追问道,“那他私自传我剑法就不算违背门规了?”

  掌教凌云摆了摆手,笑道,“苏长老的百剑术是他自己无意中得到,并不属于凌云福地。”

  那一日,掌教凌云和秦阳输了很多有关苏天星的事,秦阳能明白掌教的苦心,在他离开后,秦阳便陷入矛盾之中。

  如果说自己不愿学苏天星的剑法的话,恐怕秦阳都觉得是在欺骗自己,可他又有些不好意思,说白了就是拉不下脸,毕竟前几日苏天星登门之时,自己还那般……

  最终理智占据了上风,秦阳很清楚他要做的事太多了,回家、寻找田欢、保护南玉琪。

  无论那一件事都需要实力,就像在范剑面前,还有荒镇执法队哪里,他渴望实力,只有实力强大,别人才会给你该有的公平,甚至是自己给予别人的公平……

  第二日,秦阳离开南部山洞的庇护,独自前往封魔谷北边的剑池,北边的罡风似乎要比南边强上三、四倍不止,为了学习那神奇剑法,他还是硬起头皮,顶着剔骨罡风前行。

  从封魔谷南边到北边不过十多里远,而这短短的十多里对于秦阳来说,简直犹如地狱一般,若不是心头那股强烈的变强信念,他都有退却的打算了。

  封魔谷北面有一块巨大的绝壁,绝壁高千丈,整个绝壁如同刀削一般,光华平整,没有丝毫凸起,绝壁通体血红如同浸泡在鲜血中,其上刻满了古字,这些古字笔锋锋利,远远看去,似乎能划伤人的神魂……

  秦阳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顿时就感觉到无数神剑正朝自己心神射来,吓得他赶紧闭上双目,不敢再看。

  “你就是那个叫秦阳的少年?”

  这时,一个身穿白色长袍,面有杂乱胡须的老者陡然出现在秦阳身前不远处,在他身前有一处石台,石台上还放有砚台和朱笔。

  说话间,老人仰头凝视绝壁上石刻,稍稍沉默,便拿起身前石台上的朱笔,蘸了蘸墨水,然后在石台上奋笔疾书起来。

  很明显,他在临摹绝壁石刻。

  “过来吧,来看看老夫的字如何?”老人轻声说道。

  声音虽小,但他的声音却清晰无比地传进了秦阳耳中,仿佛就像在耳旁说话一般。

  秦阳走上前,来到老人身边,他已经猜到了老人的身份,这个老人十有八九就是莫荣飞所说的受罚太上长老。

  放眼望去,石台上的字让人赞叹不已,龙飞蛇舞,字里行间散发着一股极其强悍的剑意,宛如无数墨色神剑在石台上游走。

  在地球时,秦阳曾经也苦练过书法,他能明白,石台的字绝对是超一流水准,字体饱满,挥斥方遒,每一笔都宛如刀削斧凿。

  “这字没有几十年苦练不得成!”秦阳感叹道。

  老人先摇头,然后笑了笑,叹息道:“老夫在此练字,十六年零九个月!”

  如此恶劣的环境,老人竟然在封魔谷待了十六年之久,难道他不用忍受这封魔谷上的剔骨罡风吗?秦阳心中惊讶不已。

  “老人家,你到底做错了什么事,竟要在此受刑十六年之久?”他好奇问道。

  放下手中朱笔,老人叹息道:“我所犯之错,是我一身的耻辱,悔不该当年一时冲动,竟对一个婴儿下手,所以老夫决意在此渡过残生。”

  闻言,秦阳心中剧震,这老人该不会就是当年对南玉琪出手的那个长老吧,他有些不确定,便开口问道:“那个婴儿是不是叫南玉琪?”

  “你知道那个婴儿的名字?”老人手中朱笔陡然停驻,转身凝视秦阳,顿了顿,老人继续说道:“想不到我十六年前犯下的过错至今还有人记得。”

  怒火,胸膛里的怒火似乎要喷发出来,如果不是他,师父也就不会死了,师姐也就不会这般颠沛流离了。

  强忍着心头的愤怒,他问道:“你可知我师父为了解除那婴儿体内的冥寒封印,吃尽了苦头,最后甚至连性命都搭进去了?”

  闻言,老人脸上显现出无尽懊悔,遥想当年,因为自己一时冲动而对南不易一家造成的巨大伤害,他心中愧疚难当。

  “当初是老夫错了!”

  说完,他大手一挥,那刚刚写在石台上的字尽数消散,一块干净的石台出现在他面前,再一次执笔疾书,顷刻间,朱笔悬空,浓墨点在石台上,几十个古字再一次出现在石台上。

  “一句错了就能挽回我师父的性命吗?”秦阳责问道,说完,他看着石台上的苍生二字,说道,“就算你用一生时间在此书写苍生,又能怎么样?难道苍生会因为你的书写而存在吗?”

  老人愧疚道:“我笔下有苍生万千,可苍生却不愿为我所画!”

  秦阳很愤怒,出奇的愤怒,他脑子一热,脱口而出:

  “那是因为你有眼无珠,空有双目,却不识苍生万物心性本善,若不然这苍生万物为何不愿出现在你笔下?”

  闻言,老人不但没有丝毫生气,反而双目中涌现点点精光,喃喃自语,“万物本善……”

  刹那间,那悬空的朱笔陡然一震,而后老人仰天大笑。

  “想不到追寻了十六年的道竟在一个少年口中得到了答案,

  “真是可笑,可笑之极!”

  老人大手猛然一震,手中那只极品朱笔瞬间化为粉末,然后他双指弯曲,直插自己双目,狂笑道:

  “有眼无珠,既无用,何不弃去……”

  一双带血的眼珠被他抓在手中,看着老人血水汩汩而出的眼眶,秦阳惊呆了,久久不能言语。

  老人不管不顾,拿起手中被自己挖下的眼珠,飞身在绝壁石刻前,手持带血眼珠,在身前虚空奋笔疾书。

  一个个带着血迹的大字在虚空中凝结,仿佛无数泣血神剑在颤动,无边无际的剑意流淌在其中。

  就在这时,秦阳脑海中再一次回荡起那段在登仙台上响起的梵音,梵音之声如天音回响,神音灌耳,滋润心田。

  同时,那神秘战鼓雷动的声音也随之而起,直击他的心房。

  咚!

  咚!

  咚!

  忽然,那一直横压在灵台上空的青色古玉也剧烈震动,似乎要离开灵台出现在眼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