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炼荒武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罗浮洞天(一)

炼荒武帝 尚书花大人 2072 2019.05.16 09:41

    百丈苍翠古树沐浴日月精华,其树冠深入云层不知宽广,树下花草犹如碧玉精雕细琢而成,远方苍穹上仙禽高翔其中,一条条倒挂银河垂落九天,如千军万马,亦如星河坠落,此刻的罗浮洞天宛如一幅活着的画卷。

  罗浮大殿内,掌教红月双目灼灼,那薄薄的嘴唇勾勒起不以为意的弧度,那戴满了璀璨星石的手指轻轻地敲击在大殿宝座扶手上。

  在她左边,分别坐着罗浮洞天的几位长老,右手边端坐着子阳真人和黄武侯,而子云和子雷两位长老只能站立在子阳真人身后,由此可见,紫阳观在罗浮洞天的地位轻重。

  沉吟片刻后,子阳真人起身朝着掌教红月,拱手拜道:“还请红月掌教替紫阳观做主,羽房为了一己私利,竟然毁我紫阳观千年根基,这等断人传承之时,天怒人怨,人神共愤。”

  还没等红月掌教开口,掌管罗浮洞天戒律的雷暴长老立刻侧过脸来,朝向子阳真人喝问道:

  “子阳真人,你口口声声说羽房长老毁你紫阳观千年根基,你可有凭证?”

  紫阳观现已面目全非,想必就算子阳掌教等人不来理论,罗浮洞天也早就知道了,但是现在这位掌管戒律的雷暴长老竟然要自己拿出凭证,当即,子阳真人心中那股即将喷发的怒火,稍稍冷了下去。

  早就听闻羽房反叛天剑宗是得到了罗浮洞天内某位长老的支持,现在看来,这罗浮洞天中的水要比自己想象的深。

  这时,站在子阳真人身后的子云长老爆发了,他再也忍不住了,想到自己这些年为了紫阳观而忍气吞声,现在紫阳观被罗浮洞天的长老毁了,自己竟然还要站在这里和别人耍嘴皮子,顿时恼火三丈。

  “难道还要我等将紫阳观的惨状搬来这罗浮大殿才能证明吗?”子云大声喝道,他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那犹如紫阳观下的火山,喷发了出来。

  他这一出口,子阳真人心中咯噔一下,“这下坏事了!”

  果不其然,雷暴长老那双铜铃般的双眸转向说话的子云长老,厉声喝道:“放肆,这罗浮大殿之上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休要胡口乱言,莫怪我不讲情面!”

  双方掌教都还没有明确答复,底下长老却已经吵起来了,事情果然如子阳真人心中所想一致。

  子阳真人喝止子云,朝着雷暴长老拱手,道:“还请雷暴长老勿要责怪子云,他也是因为紫阳观被毁,心中焦急才这般口不择言。”

  性格暴躁的子云哪里受得了这般低声下气,他立刻远离子阳真人,双目赤红,口中喷火,道:“我子云算是瞎了眼,竟认你这怂包做掌教。”

  说着,他走到罗浮大殿门口,猛然一甩长袍,博然大怒道:“从此以后,我子云再也不是紫阳观人!”

  随即,一步踏出大殿,架起神虹远去了。

  “子雷,你去安慰子云,这里有我!”子阳真人心力交瘁,子云的性格他太清楚了,只是他没有想到子云在罗浮大殿中竟然也不知收敛。

  等到子雷长老离去后,罗浮洞天长老雷暴脸露鄙夷,道:“子阳真人,紫阳观也归顺我罗浮洞天十多年,你所说之事,我定会秉公处理。”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道:“只是这件事,事关重大,我也不能仅凭你一家之言就将羽房长老交出来,不如这样,我将他唤来,你与他当面对质如何?”

  “谢谢雷暴长老!”子阳真人强忍着心中的怒火,说了一声感谢。

  坐在一旁的黄武侯撇了一眼如坐针毡的子阳真人,又看了一眼那端坐在宝座上的掌教红月,他缓缓起身,朝着掌教红月恭谨说道:“红月掌教,还请为我黄家做主。”

  “哦?”掌教红月抬起那似要沉睡的眼皮,好奇问道:“莫非你黄家也被羽房毁了?”

  黄武侯一步踏出,伸手指着端在一旁的子阳真人,双目中如鲜血涌现,他恶狠狠地说道:“掌教,就是子阳真人和他那四位长老将我黄家九条性命永远留在紫阳山的,若不是我还有几分本事,恐怕早就被紫阳观灭族了,今日还请掌教替我黄家主持公道。”

  “子阳真人,这是怎么回事?”红月掌教有些疑惑了,黄家远在荒镇,与紫阳观相距几千里,怎么会搅和在一起,而起还发生了战斗,根据黄武侯那咬牙切齿模样,仿佛黄家被紫阳观斩杀殆尽了。

  大殿上的形势异常明显,这黄家的背后靠山极有可能是掌教红月,相比较刚才处理紫阳观的事情,那个掌管戒律的雷暴长老是立刻跳出来,而黄武侯说话时,他却只是静静地听着,甚至连神色都没有丝毫变化。

  子阳真人心中已经明了,他缓缓起身,走到黄武侯面前,异常恭谨地说了一声误会,然后便将黄家修士出现在紫阳山地下熔浆世界内的事情详细地叙述了一遍。

  说完,他又朝着黄武侯问道:“黄家主,我所说是否还有遗漏?”

  黄武侯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昂着头,朝着掌教红月,双目垂泪,可怜说道:“虽然事情如他所说,但是我黄武侯数月前刚刚绝后,现在又被紫阳观灭门,还请掌教替我黄家那九个孤魂野鬼做主。”

  说着,他竟然掩面痛哭,丝毫都没有一个家主该有的模样,仿佛小媳妇受了天大的委屈,回娘家哭诉。

  “黄家主节哀!”一直没有说话的雷暴,适时开口安慰。

  “黄家主你就不怕把你先祖脸面丢尽吗?”见到黄武侯竟然在罗浮大殿上哭泣,掌教红月立刻出声喝止道,“如果黄锦隆知道有你这样的远亲,恐怕他要后悔姓黄了。”

  “黄锦隆?”

  听到这个名字后,长老雷暴身边的一个长老陡然脸色剧变,他似乎想起了整个名字的所代表的含义,立刻轻轻拉了一下雷暴的衣袖,示意他看向掌教红月。

  雷暴终于明白了,难怪一向雷厉风行,杀伐果断的红月掌教在遇到黄武侯后,会有如此反应,因为黄锦隆的真实身份正是掌教红月的修行伴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