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炼荒武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传道会风波

炼荒武帝 尚书花大人 3099 2019.04.17 08:32

  羽茅的临阵反扑,不仅让秦阳怒火高涨,连那一直冷眼旁观的几位长老都觉得他做的太过了。

  同样,掌教古越脸色铁青一片。

  堂堂天剑宗长老,心胸竟如此狭隘,丢人现眼。

  秦阳攻击山门这件事,如果从源头上追究,也是羽茅的过错,如果不是羽茅胁迫别人,谁会愿意给死人陪葬。

  见到掌教脸色越来越难看,以及秦阳那张快要癫狂的脸色,羽茅似乎忘记了自己已经被剥夺了长老职位。

  羽房狠狠瞪了一眼嚣张跋扈的羽茅,沉吟片刻后,说道,“秦阳虽事出有因,但攻击山门已然触犯了本宗戒律。”

  “为了警示其他弟子,本座处罚他去饲马监。”

  闻言,掌教古越紧皱的眉头悄然松动了一下,饲马监虽有些脏累苦活,但总算没有太过为难他。

  他抬眼望向秦阳,问道,“你是否接受?”

  “掌教,弟子愿意接受处罚。”

  这些年来身体的主人一直被羽茅安排在饲马监,现在被惩罚去饲马监,简直和回家一样,紧张的心情瞬间得到了释放,秦阳心里甚至有些幸喜。

  退一步来说,现在他也急需要一个偏僻的环境,毕竟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秦阳了,许多东西需要去熟悉。

  听闻大长老竟处罚秦阳去养马,羽茅内心一片冰凉,他甚至有些后悔提出处罚秦阳,现如今看来,自己不但落下难听的骂名,还没有给秦阳带来实质的处罚。

  只不过,大长老羽房似乎并不知道这件事。

  ……

  东方沉寂,天色惨白。

  天剑宗,饲马监内,在昏黄的火把照耀下,一个单薄的身影正在马厩里忙碌着。

  “秦阳,你怎么还在喂马啊!今日可是一年一次的传道会,错过了今日,又要等上一年啊!”淡淡的月色下,一个身穿粗白长袍的少年急匆匆跑来,神色激动地喊道。

  闻声,正在马厩里给龙马喂食的秦阳转过那张秀气的脸,回应了一声,匆匆将手中的草料投进石槽内,便紧跟着少年的步伐,朝着传道台方向跑去。

  传道台,顾名思义就是传道的地方。

  同时,它也是所有杂役弟子心中的圣地,几乎所有修炼初期遇到的问题,在这里都能得到解答。

  虽然杂役弟子算不上是天剑宗的正式弟子,可天剑宗出了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掌教。在他坐上掌教宝座的第一天,便在天剑宗内掀起轩然大波。

  古越传下法旨:

  “凡我天剑子弟,不论身份,皆可传授道法!”

  所以,这才有了今日的传道会。

  等到秦阳赶到传道台时,天已大亮,在那三尺方台的四周,早已静坐下几百个杂役弟子,扫视一圈,见到只有场地边缘还有两三个空蒲团,他便走了过去。

  刚坐下,身后便传来嘲笑声:“这不是我们天剑宗大名鼎鼎的秦马监吗?”

  “怎么?今天不用喂马了吗?”

  不用扭头去看,秦阳也知道说话之人是谁,因为这些年他没少被羽离羞辱。

  自从上次见过掌教和众多长老之后,他都竭力避免去接触羽家之人,所以为了躲避被羞辱,他立刻离开蒲团,往别处走去。

  他虽不想搭理这口出恶言之人,可这恶人似乎并没有打算放过他。

  “欧呦,我们秦马监还是挺识趣的嘛!”羽离提高了嗓门,嘴角讥讽的意味更浓了,“你就像你死去的爹一样,无能,连自己的亲妹妹都忍心不管不顾。”

  身后的恶毒言语像一把把尖刀无情地扎在秦阳的心脏上,他立住身形,扭过头来,双目赤红,咬着牙说道,“羽离别欺人太甚!兔子急了,它也杀。人!”

  闻言,羽房轻蔑一笑,“那你急给本少爷看看啊!本少爷还没有见过兔子杀。人呢!”说完,连同他身边的弟子都哈哈大笑起来。

  俗话说的好,是可忍孰不可忍!

  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羞辱自己,秦阳胸膛急剧起伏着,手掌上尖锐的指甲早已经扎进肉中他已经不想再忍下去了。

  就在他即将暴走之时,一只纤悉的玉手紧紧拉住他的手臂,急促地摇晃了几下。

  秦阳回过头来,胸膛里的怒火渐渐压制,对着正朝着他做手语的少女微微一笑,说道,“残音,我知道的。”

  听到秦阳的话,苏残音的脸上显露出一个浅浅的的酒窝,一双漆黑的眼眸像是两个黑宝石闪闪发光。

  “传道长老来了!”

  不知谁轻呼了一声,原本看热闹的众人立刻各自盘坐在自己的蒲团上,静静地等待长老驾临。

  “废物和哑巴真是绝配!

  羽离恶狠狠地剐了一眼秦阳,而后盘坐在刚刚抢来的蒲团上,脸上有说不出的得意之色。

  眼看那道神虹即将降临方台之上,秦阳却还没找到自己的蒲团,在这急切关头,苏残音拉着他的手臂,示意他一起坐下。

  现在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了,秦阳感谢道,“谢谢你,残音,要不然今天我肯定会被赶走了。”

  幸好蒲团够大,两个人勉勉强强坐在蒲团上,总算有个地方能听长老传道了。

  李长空,天剑宗传道长老,所有杂役弟子的传道都由他负责。

  “肃静!”

  李长空坐下后,轻轻一喝,顿时整个传道台附近静寂地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今日,我将传授初期修行。”

  说完,他稍稍顿了顿,轻抚颌下三寸白须,悠然道,“你们之中有些人已经踏入修行,但我今日所讲乃是正真的修行。”

  “人体有无穷神藏,每一个神藏都是一扇神秘之门,只有踏入其中,我们才能知晓其中的奥秘。”

  “那你们到底该如何打开身体里的那扇神秘之门呢?这就是我今天要和你们说的——灵胎境界”

  “想要进阶灵胎,必须先经过初期三个阶段,开辟灵台,凝聚灵种,培育灵苗。”

  “开辟灵台,首先你必须磨炼你的身体,而这磨炼身体,则需淬炼肉身骨血,等到身体积蓄到一定程度,方能水到渠成,开辟出灵台。”

  “灵台开辟时,会生出种种异相,相传,荒古时代流传下来的世家,他们的子弟在开辟灵台时会伴随着各种异相,而这些异相在以后的修行中会给他们带来异常强悍的道法神通。”

  “如果你们之中有谁能开辟灵台出现天地异象,那他必然会得到本宗无尽修炼资源,乃至掌教亲自收他为徒。”

  顿了顿,他轻抚颌下白须,悠然道:“开辟灵台后,将灵台培养成一方灵土,而后借助仙书典籍凝聚出灵种。”

  “灵种分黄、蓝、红、紫,四种颜色,颜色的顺序代表你的修行潜力,通俗一点来说,紫色比红色拥有更大的修行潜力。”

  “不过凝聚黄色灵种的弟子也不要灰心,灵种的颜色并不代表一切,如今我们天剑宗的掌教就是黄色灵种。”

  李长空的话音刚落,传道台下的弟子炸开了。

  一些并不明白黄色灵种代表什么含义的弟子,叹息,“什么,掌门人竟然是最低等的黄色灵种?”

  “怎么可能啊!”

  虽然杂役弟子不是正真的天剑弟子,可这不代表他们之中没有有见识之人。

  有弟子大惊呼道,“想不到掌教竟然以黄色灵种修成无上神通,当真了不起!”

  秦阳看了一眼那高高在上的李长空,而后朝着身边的苏残音,小声说道,“黄种和紫种对我来说都一样,我只想能有朝一日开辟灵台。”

  如果说在天剑宗内谁最了解秦阳的话,那非苏残音莫属。

  两人同住饲马监,整日相伴。平日里苏残音总是偷偷送来许多食物给秦阳,两人的关系早就非同一般,唯一可惜的便是,苏残音如同她的名字一样,是个哑巴。

  苏残音带着安慰的眼神,打了几个手势,“你一定会开辟灵台的。”

  “也许吧!”秦阳自嘲道。

  “肃静!”李长空喝道。

  看到传道台下近乎大半杂役弟子都在质疑掌教古越,他心底有些不安,虽然自己是按照大长老羽房的交代诋毁掌教,但掌教古越这些年为天剑宗所做所为,他在心底还是赞同的。

  “凝聚灵种之后,你们需要借助仙书典籍中的功法吸收天地灵气,将灵种培育成灵苗,判断灵苗的优劣自然是灵苗的根须。”

  “按照古书记载,灵苗的根须最高可达九九之数。”

  “根须越多,那也代表了这个身体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越快。”

  说到此处,李长空微微一顿,因为他看到羽离正朝着自己挤眉弄眼。想到临来之前,羽家百年第一天才羽琅邪所托之事,他心中虽有不忍,但也不得不做。

  “秦阳,你的蒲团呢?”,朝着那挤在一张蒲团上的秦阳和苏残音,他陡然一声厉喝。

  闻言,秦阳身体一颤,心中苦笑,“看样子今日还是要被赶出去了。”

  他站起身,恭敬地朝着李长空拜道,“长老,弟子来晚了,所以才……”

  “不尊师道,今后不许你再踏入传道台半步!”李长空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宣判。

  “什么!”

  秦阳心神剧震,今后都不能踏入传道台,那岂不是断了自己的修行之路……

  思念及此,他连忙弯腰,低声乞求道:“长老,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