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炼荒武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杀鸡儆猴

炼荒武帝 尚书花大人 3313 2019.05.04 18:00

  自从羽家倒戈之后,反叛的天剑宗子弟都跟随羽家加入了罗浮洞天,虽然大长老羽房的背后有罗浮洞天长老支持,但整个羽家在罗浮洞天的日子并没有期望的那般美好。

  天枢古殿出世,大长老羽房和羽茅都参战了,虽然两人皆有所收获,但最后得到的通灵兵器全都被罗浮洞天收走了。

  不但如此,羽房还被削去了半张老脸,差点命陨凌云福地。

  清晨,山间迷雾重重,剔透的露珠从灵草叶尖上悄然滑落。

  身穿采药童子长袍的羽离立在路边的灵草田中,他从未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沦落为采药童子,若不是在眼前晃来晃去的灵药提醒,他都感觉自己在做梦。

  遥想在天剑宗作威作福的日子,两者简直是天差地别。

  抬起头,看向那站在一旁监督的羽茅,他再也忍不住心中苦闷了,停下手中玉刀,问道:“长老,我们费尽千幸万苦就是为了来罗浮洞天当采药童子的吗?”

  闻声,羽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按照大长老羽房的谋划,羽家加入罗浮洞天之后理应被奉为上宾,可谁成想,罗浮洞天掌教红月真人竟力压众长老,将羽家所有子弟分配到炼丹房,美其名曰重用羽家,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掌教红月这是将羽家作为罗浮洞天的苦力。

  唯一让羽家子弟庆幸的是,大长老羽房得到了一个外门长老的职位,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不要多想,做好你的事,至于其他的就交给大长老吧!”羽茅只能安慰那满腔愤怒的羽离。

  “长老,难道你没有听闻弟子们在私下里议论吗?”羽离不依不饶地追问道。

  羽茅怎么会不知道羽家子弟在私下的议论,但是他又能怎么样,为了这件事,他和大长老羽房甚至争执过,可争执到最后,两人都只剩下叹息和后悔。

  “不要理会哪些流言蜚语!”羽茅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了,他又何尝不是苦闷填满了胸膛。

  羽离愤愤不平道:“长老,难道大长老真的不在乎我们了吗?”

  “放肆!”羽离的话彻底激怒了羽茅,不管其他人如何评价大长老,但是作为羽家核心弟子,羽离竟然敢质疑大长老,这绝对不是好兆头,他立刻喝断了羽离的话,

  直视羽离那双赤红的眼睛,他又心有不忍,毕竟这些日子,羽家过的实在太窝囊了,于是他安慰道:“过几日,大长老会带你们前往家族秘境修行,算是对你们的补偿吧!”

  “家族秘境?”羽离有些疑惑道。

  羽茅点头道:“你还记得羽落吗?”

  这件事羽离当然记得,作为羽家天才人物羽琅邪的父亲羽落,他同样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只不过后来外出修行被同伴暗算惨死,但是,正因为这件事,也让羽房发现了一处神奇秘境。

  唯一可惜的是,这些年来羽家并没有找到进出秘境的方法。

  “大长老找到方法了?”羽离激动问道。

  “不仅如此,大长老还发现那处秘境能增强修士吸收灵力的速度。”环顾四周,见四下无人后,羽茅才小声说道,随后示意羽离继续采药,莫要声张。

  就在这时,一道血红身影落在小道尽头,在那迷雾中像是一盏燃烧的油灯,定在那里。

  “羽茅?”苍老的声音里带着死气问道。

  “何人敢闯我罗浮洞天!”来者不善,羽茅立刻祭出冰蓝灵剑,一个幽蓝光幕护在胸前,开口喝问道。

  “有人想见你!”说完,那定在道路尽头的油灯,陡然化成一道血河,卷起羽茅和羽离便离开了罗浮洞天。

  ……

  黑暗中,秦阳也不知自己昏睡了多久,当一股浓烈腥臭味袭来的时候,他陡然睁开那沉重千斤的眼皮,手扶着炉壁,双膝半跪着,干呕起来。

  “小子,你要的人我带回来!”手持玉瓶的范剑站在一旁,猛然挥手,将炼丹炉内的秦阳提了出来。

  等他站稳了,才发现面前的铁笼子里躺着两个老熟人——羽茅和羽离。

  看到这一幕,他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虽然自己与羽家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但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却与他们有血海深仇。

  “羽茅,你也有今天!”秦阳站直身体,嘲笑道。

  “想不到南不易一身正派,最后竟然收了一个与邪魔外道为伍的徒弟。”看清笼子外的面孔,羽茅震惊道,同时伸手止住想要暴起的羽离。

  秦阳摇摇头,“你不必激怒我,你可知道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吗?”

  “还不是你们狼狈为奸?”羽离满脸怒火地插嘴道。

  他不说话,秦阳还未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见到羽离那蓬头垢面的凄惨模样,他转过头来看向范剑,问道:“有没有一种丹药,吃完之后能让修士与普通人一样?”

  范剑哪里会不明白他的意思,阴恻恻地说道:“没有,不过我可以让变成普通人!”

  说完,他将羽茅和羽离提出笼子,从指间溢出两道黑血丝,眨眼间,血丝便钻进了两人身体内。

  “你对我们做了什么!”感觉到体内灵力禁锢的同时,羽离和羽茅大惊失色。

  “呵呵,今天我就好好算账!”秦阳揉了揉拳头,那炒豆子的声音随之而起。

  就在他刚要出手之时,范剑挡在两人跟前,笑问道:“你要的人我已经带来了,金书呢?”

  秦阳止住身影,笑道:“金书已经被我师父祭炼了。”

  “什么?那等天地宝物绝不会被他祭炼!”范剑勃然大怒。

  “等等!”眼看范剑要发狂,秦阳立刻开口道,“其实金书的本体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上面记载了一段经文。”

  “你放心,只要我报仇后,我就立刻将经文抄写给你,决不食言!”

  闻言,范剑闪至一旁,一双带着死气的眼睛紧紧地定在秦阳身上。

  直到此时,羽茅和羽离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原来是秦阳用宝物和羽范剑做了交易。想到这里,羽茅立刻大喊道:“前辈,我这里有一把通灵兵器献给您,希望前辈能放过我。”

  羽茅的话音刚落,羽离也大喊起来,“前辈,我这里有灵药,都是我从罗浮洞天采集的,这些灵药不但年份长久,而且还蕴含无上药力。”

  说完,就将自己腰间的储物袋解下,双手捧过头顶。

  范剑连看都懒得看一眼,直接一巴掌将两人扇飞了,撞击在石室上,这让失去护体灵力的两人痛苦不已。

  “无知!”

  秦阳差点笑出声,如果范剑真的稀罕灵兵和灵药,那他也不会毒死师父了,更不会追寻师兄十多年。

  走到羽茅跟前,秦阳一脚踩在他的老脸上,他质问道:“羽茅你个老匹夫,你可知道我和小鱼等这一天等了多久,我们兄妹从小孤苦,还要被你们这群人渣欺侮,今天我定要将你抽筋扒皮不可!”

  羽茅很想辩解,奈何他的脸被秦阳踩进泥土中,不要谈说话了,就连呼吸都急促起来,那地上的灰土被他大口大口地吸进嘴巴里,混合着口水不断地被羽茅挤出嘴巴外,有种说不出的恶心。

  见道这一幕,羽离吓坏了,他连忙远离羽茅,口中更是惊慌不已地说着,“秦阳你不要怪我,我也是受羽琅邪胁迫的。”

  他不说话,秦阳还不会立刻找他,闻言,秦阳扭头看向那蜷缩在墙角的羽离,一字一字地咬着问道:“这些年你们为何要这般对待我们兄妹?”

  他是真的吓坏了,羽离想都不想,立刻回道:“当年你父亲秦洛和羽琅邪的父亲羽落一起外出游历,只不过最后你父亲独自一人带着羽落的尸体回来,后来羽家便将你们一家拘禁起来。”

  “既然我父亲将羽落的尸体送回羽家,你们为何还要对我们下毒手?”秦阳怒问道。

  “那是因为你父亲无意中透露出一个消息,在藏龙山中有一处秘境,哪里有无尽神火,如果运用得当,可以提升修士实力。”羽离紧张说道。

  闻言,不光秦阳心中一惊,就连那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的范剑也有些心动了。

  他眯起双目,阴恻恻地问道:“在哪里?”

  还没等羽离开口,羽茅陡然额头青筋暴起,顾不上那涌进口中的灰土,破口大骂道:“羽离,你若胆敢再泄露半分,我绝不饶你!”

  “真是死到临头还嘴硬!”秦阳脚下使劲,将那张老脸再一次挤压在地面的灰土中,只听到那断断续续的支支吾吾声时,他才朝着羽离问道:“你去过?”

  羽离连忙摇头,解释道:“大长老打算过几日会带领羽家弟子前往,但是具体的方位我并不知晓。”

  范剑立刻示意秦阳松开那已经快要断气的羽茅,指尖溢出一股血红,将羽茅提至半空,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阴冷笑声,问道“你应该知道在哪里吧!”

  那处秘境,羽茅当然知道,但是他明白,羽家如果想要崛起,那处秘境决不能让外人知晓。

  “休想!”羽茅吐出口中灰土,冷冷地说道,仿佛他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见他神情坚决,范剑陡然笑起来,“又遇到一块硬骨头,老夫正是惊喜啊!”说罢,他扭头看向秦阳,缓缓说道;“今日让你见识一下老夫的手段!”

  话音刚落,一道黑色血丝从指间射出,缠绕在羽茅的小腿上。

  “你要干什么?”羽茅大惊失色道,“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知道!”

  还没等他说完,那道褐色血丝像一把锋利的小刀,缓缓地切割着他的血肉,与此同时,那露出来的白色筋骨在一瞬间,竟然缓慢地融化起来。

  “啊!就算你杀了我,我也绝不透露!”羽茅强忍着那钻心的疼痛,豆大的汗珠从那涨红的老脸上滚落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