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炼荒武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金书镇赤台

炼荒武帝 尚书花大人 3054 2019.04.21 14:52

  十多年的苦心找寻,没想到最后还是未能解除女儿身上的幽冥封印,南不易内心充满自责和不甘。

  “我是不是太失败了?”

  说到这里,他使出浑身解数,将三龙神炎炉祭出,单掌柔和一推,将三龙神炎炉推到秦阳面前,然后语重心长的对他说道:

  “玉琪体内有及其霸道的寒冥封印,无法承受我的灵力,所以为师打算用毕生灵力帮助你培育灵种,也算不枉我们师徒一场。”

  “但为师有一个请求,你一定要将玉琪送到凌云福地!”

  你能答应我嘛?”

  其实不用南不易提出,自从上次他出手救下秦阳以后,秦阳就已将南不易作为恩人。

  闻声,秦阳认真的点头说道:“师父放心吧,我一定会把师姐送到凌云福地的!”

  南不易不再多说,他的时间已然不多,伸出肿胀双手,猛然双掌向前,顿时他体内灵台沸腾,汹涌灵力直入三龙神炎炉内。

  与此同时,秦阳的身体忽然一颤,一股无形力量钳制住他的身体,令他无法动弹。

  “师父,不要啊!”

  秦阳很清楚,南不易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想在临死帮助自己培育灵种,现在他把灵力灌输在自己灵台,那无疑是加速死亡。

  眼眶里的泪水无声流了下来……

  “不要啊,师父!”

  当那汹涌澎湃的灵力洪流通过三龙神炎炉的净化后,源源不断地涌向秦阳的灵台所在,刹那间,赤红灵台犹如巨鲸吸水般,疯狂吞食着滚滚而来的灵力洪流。

  无尽神光从灵台上投射出来,一颗紫色的灵种仿佛一盏明灯定在哪里,更古长存,渐渐地,几根纤悉的紫色根须从灵种的下方冒出头来……

  一根、

  两根、

  三根、

  ……

  当灵根生长数量达到九,深深扎根在灵台上时,那被南不易定格在头顶上的一页金书忽然间爆发出璀璨金光,眨眼间,金书化成一道金色神华冲进了秦阳的身体内,漂浮在灵台上方。

  金书还未站稳,陡然间,一抹青色光晕随之而出,片刻后,整个灵台上空尽数被青色光晕笼罩,同时,连同他的身体也散发出柔和的光晕。

  青色光晕的霸道,一页金书似乎很不满意,金身猛然摇曳,眨眼间,青色光晕便被无尽金色神光所取代,紧接着,阵阵梵音天唱,大道之声传遍千古,一股浩瀚的荒古气息仿佛穿过了时间大门。

  “任天地残缺,宇宙方圆,以器镇己身,修无上道法,唯以得永恒之法,……”

  大道绝响,断绝万古长存夜。

  “这是……”

  梵音天唱之时,南不易猛然拼尽全力,撕开那已经闭合的双目,一双赤红眼睛死死地看向秦阳,只见他周身被金色神华包裹,宛如天神下凡般。

  “哈哈哈……真是死而无憾啊!”

  南不易终其一生都未能明白的一页金书,在这一刻他已知晓,这断大道经文是炼器的无上神文。

  他怕秦阳不明白,急切传声道:“待你祭炼本命灵宝时,可以将这段经文铭刻其上,它能给你带来无上神通。”

  说完,他面带着笑意,缓唤低下了那高昂一生的头颅。

  不知过了多久,等到秦阳逐渐苏醒后,看到身前那已垂下头颅的师父,他明白南不易已经远去了,扭头看向瘫坐在在椅子上的南玉琪,他用那无比虚弱的声音说道:

  “师姐,师父走了!”

  说话间,他再也无法压制眼眶里的泪水。

  长夜漫漫,似乎要孤立那立在黑暗中的少男少女。

  清晨,鱼肚白刚刚泛起,秦阳唤醒了南玉琪,看着已经死去的师父,南玉琪的眼泪又滑了下来。

  几个时辰后,秦阳带着伤心欲绝的南玉琪离开了,院子里只留下一座孤独的坟墓……

  南不易的死对南玉琪造成极其严重的打击,一路上两人走走停停,原本一天就能走完的路程,硬是走了三四天。想到范剑逃走时所说的话,秦阳心急如焚,一旦范剑出现,自己和师姐绝对难逃一死。

  蜿蜒的小道上,秦阳对着像是失去魂魄的南玉琪说道:“师姐,我们要加快步伐了,如果再这样下去,我担心范剑会追上来。”

  “我想师父他老人之所以用两败俱伤的方法,肯定是怕我们受到范剑的伤害,我们千万不能辜负了师父的良苦用心啊。”

  “而且我也答应师父了,我一定要安全地将你送到凌云福地。”

  秦阳苦口婆心的劝说了好一会儿,可是南玉琪依旧沉浸在南不易死去的悲伤中,不能自拔。

  无奈,秦阳只能继续陪着她,三天后,两人终于来到了藏龙山北部的修士聚集之地——荒镇。

  荒镇开始是一处无人过问的荒地,因为此地距离炼荒禁地距离合适,才逐渐聚集了众多修士。

  纵观整个等灵大陆,一旦在一个地方出现了大量的修士,那这个地方必然会出现巨大商机,正如此,此地经过万年的发展已经初步具有规模,

  荒镇,已经成长为一个能容乃数十万人的小镇。小镇上应有尽有,酒楼,妓院,赌坊,药房,甚至连拍卖行都开了好几家……

  来这里的修士大多是奔着炼荒禁地里的宝物,而在寻找宝物前必定需要精心准备一番,有些人为了能寻宝甚至组建了各自的队伍。

  秦阳带着南玉琪在小镇上转了好几圈,看着那招牌鲜亮的酒家却不敢进,最后只能进了一家,处于荒镇角落里只有一个老掌柜却无伙计的边缘客栈,

  客栈里破烂不堪,那大堂里的仅有四五张已经磨得发亮的桌椅,一看就知道有些年头了,大堂的地面更是坑坑洼洼,稍不留神就会绊倒,纵然客栈破烂不堪,可是它却给他人一种宁静干净的感觉,这也是秦阳选择这里的主要原因。

  走进客栈,秦阳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虽说他已经能初入修行,可他也不知道这荒镇到底怎么了,这里的温度要比别处高出许多,仿佛置身在大火炉里一样。

  经过几日的缓解,南玉琪也渐渐从失去南不易的悲伤中走出,只不过那眉头还是会时常紧皱,让人心疼不已。

  两人风餐露宿,加上这几日为了躲避范剑,更是连觉都没有睡过,此时已经是疲惫到了极点。

  “掌柜,有什么吃的先上来一些。”秦阳喊道。

  老掌柜是一个头发花白的风烛老人,岁月在他的脸上早已留下了一道道痕迹,那堆满皱纹的脸上,更能看出老人饱经风霜,他身上的长袍也是随处可见的补丁,由此可以看出老掌柜的生活并不好。

  “只有一些馒头和小半只烤鸡了。”老掌柜和蔼回答。

  “尽管上来!”秦阳是真的饿坏了。

  很快,老掌柜端着热腾的馒头和烤鸡来了,南玉琪是毫无胃口,只是吃了小半个馒头就再也吃不下去了,秦阳见她没有胃口,也就随意啃了几口馒头。

  入夜,客栈客房内,一盏暗黄的油灯静静地燃烧着,秦阳和南玉琪坐在一旁,整个房间里偶尔能听到灯芯飞溅的声音。

  过了许久,秦阳打破了沉默,:“师姐,我要去炼荒禁地!”

  闻言,南玉琪有些意外,抬起那憔悴的面容,一双红肿的双眸紧紧的盯着秦阳,问道:“你与师父相比,谁强?”

  她话里的意思秦阳明白,可是一想到师姐只有两年时间,秦阳找那个感觉对不起死去的师父。

  如果前往凌云福地顺利的话,最少也要小半年,这还是考虑范剑不追杀的情况,如果考虑范剑,那恐怕一年时间两人都未必能安全达到凌云福地。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两人到了凌云福地,南玉琪的母亲也愿意前来炼荒禁地,无论如何她至少也要准备几月时间,凌云福地也不可能贸然让她进入炼荒禁地,这一来一回的时间,两年时间还能剩下多久?

  “我想去试试!”秦阳神色坚定说道。

  南玉琪瞪大了那双早就哭红的眼睛,声音里带着哭声,道:“师父刚抛下我,难道你也要离开我了吗?”

  “你到底知不知道炼荒禁地是一处什么样的地方?”

  “那里就是一处人间地狱!”

  师姐弟两人吵了大半夜,最后谁也不能说服谁,两人不欢而散。

  清晨,南玉琪起床寻找秦阳,当她揭开秦阳的被子后,顿时脑袋里一片空白。

  秦阳不辞而别,真的让她动怒了,猛地掀起那盖住枕头的被子,一张白纸飞了出来。

  “白纸上写道:师姐,我答应过师父要照顾你,所以我一定会为你寻回魔炎鬼花,等我回来!秦阳留!”

  “他竟独自一人去了炼荒禁地!”手中的白纸悄然滑落,南玉琪的心猛然揪了起来……

  这一刻,她心碎了,仿佛失去最心爱的……

  炼荒禁地的边缘,一处枯寂的大树下,秦阳忍不住擦了擦额头那如雨水般的汗水,嘴巴里嘀咕了声,“恐怕火焰山都没这个鬼地方热……!”

  拿出地图,他稍稍辨别了一下方向,便一头扎进了炼荒禁地。

  炼荒禁地是东土最出名的禁地,内部环境炎热无比,其中存有大量的灵兽——冥火螳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