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炼荒武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去而复返(一)

炼荒武帝 尚书花大人 3067 2019.05.03 10:42

  古树在一瞬间就被飞来的赤芒斩断了身体,带着呼呼的燃烧声,从中间倒了下去,火光照亮了四周。

  秦阳站在燃烧的古树旁,他双手握拳,脑海里在急速思索着,最后他竟脱口而出:“莫荣飞,出来!”

  “秦师弟,真是聪明人,竟然能猜到是我!”莫荣飞缓缓从黑暗中走来,他那修长的身影在明火的照耀下拉的很长,像极了一头凶神恶煞的妖怪。

  “我当你是师弟,想不到你竟然偷我的寻宝鼠!”

  闻言,秦阳心中虽明白莫荣飞的目的,但有些话他觉得还是需要解释一下,问道,“莫师兄,在清风镇分道扬镳之时,寻宝鼠已经被你带回去了,你怎么能说我偷你的寻宝鼠呢?”

  莫荣飞抱主剑匣,横在秦阳面前,冷笑道,“那现在站在你肩头的是什么?

  “秦师弟该不会要告诉我,是小紫它自己跑回来找你?”

  “是非黑白,我想莫师兄自己心里清楚。”秦阳如临大敌道。

  莫荣飞脸色一寒,怒道,“看来秦师弟还是不愿意拿出小紫恋恋不忘的东西了。”

  “莫师兄终于肯承认了吗?”秦阳冷笑道,同时他在心里自问,“会不会是那块‘晶元’”

  忽然,秦阳想起了自己第一次遭遇莫荣飞和寻宝鼠时,这头寻宝鼠就一直在自己身上嗅来嗅去,看样子自己是早就被盯上了。

  事情已经很明了了,只是有些地方还让人费解。

  于是,他不解问道,“你早就盯上我了,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何不在前往清风镇的路上动手?”

  似乎听到了极为好听的笑话一样,莫荣飞笑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肯定有人一路护送我们前往清风镇,要不然掌教和几位长老也不会放心,毕竟范剑只是受伤而已。”

  “你现在不怕范剑出现了?”秦阳问道,与此同时,眼角余光正扫视四周,莫荣飞不可力敌,听说他几年前就已经跨入五曜境界了。

  “别想着逃跑了,对我而言,你就是一只随脚可以踩死的蚂蚁。”莫荣飞挑眉冷笑道,“把东西给我,或许我放当你一马。”

  “信你有鬼!”

  刚说完,秦阳一巴掌将肩头寻宝鼠抽飞,然后一头扎进深山中,在密林中不断奔跑,恨不得立刻逃离这里,他感觉生命受到了威胁。

  “知人知面不知心……”足足狂奔了一个多时辰,也不知道跑了多少里路,秦阳才在一片山林密集处停下来。

  他双手撑在双膝上,弓着腰,大口大口地喘气,心中有着一丝丝庆幸,自己的身体素质比以前强太多了,竟然能一口气跑出这么远的距离。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那头寻宝鼠的速度并没有自己快,若不然就凭自己那点修为遇到莫荣飞肯定必死无疑。

  忽然,一头异兽在山林间仰天咆哮,声音震耳欲聋,像是春雷砸进了长空,头顶上的白云瞬间惊起阵阵涟漪,朝着四周滚滚激荡而开。

  秦阳暗自问候了一声了这吃饱了撑得没事做的异兽,稍稍稳定住心神,环顾四周。

  忽然他发现不远处悬崖上有个山洞,他立刻身如猿猴一般,飞快冲了过去,攀上那座山崖,掀开挂在洞口的粗大藤蔓,猫在山洞口。

  一路上他思索许久,脑海中翻过无数个可能,最后他已经肯定是自己怀里那块“晶元”引起了寻宝寻宝鼠的注意。

  掏出怀中的那块婴儿手掌大小的“晶元”,秦阳想要将“晶元”藏在这山洞内,可想了想又心有不甘,这块“晶元”也是自己拿生命换回来的,藏在这里十有八九会被那个寻宝寻宝鼠找到,这和拱手相让有什么区别。

  而且他认为就算自己此刻交出“晶”,以莫荣飞阴冷狠毒的性格也不绝会让自己活着离开。

  就在这时,他脑海里忽然想起了南玉琪送给自己的储物戒子,那枚戒子还是师父南不易为两个徒弟遇到范剑逃命准备的。

  秦阳从来没有用过这玩意,死马当作活马医吧,调动赤红灵台,顿时一缕缕神芒在指尖吞吐,随后他集中心神,想像要将手中的那块“晶元”放进戒子内,一道毫光闪过,那块“晶元”消失不见了。

  “如此简单!”看着手掌里的晶元瞬间“消失”,只剩下这枚戒子,秦阳不由感叹。

  忽然,山间传来轰隆轰隆……

  挑开那遮蔽在洞口的一根粗壮藤枝,透过那小小的缝隙,秦阳往下看去。

  只见一头蛟龙马载着莫荣飞一冲而过,那头寻宝鼠犹如紫色明灯一样点在他的肩头,不断的挪动鼻子。

  莫荣飞似乎在询问伫立在肩头的寻宝鼠,“他在哪里?”

  那寻宝寻宝鼠先抬起头摇了摇,左闻闻,右嗅嗅,片刻后抬起前爪,指了指前方一处山林,莫荣飞口中猛然一喝,身下蛟龙马立刻撒开四蹄像一道旋风,呼啸而去。

  看着那一人一马远去,秦阳瞳孔一阵收缩,心中一片冰冷,与此同时,他思索着,“难道那寻宝寻宝鼠还能依靠气味来寻人?”

  “那畜生到底是老鼠还是狗?”他忍不住暗骂了一句。

  莫荣飞驾驭蛟龙马冲回,在远处的山脉以及这片区域间不断的迂回,那里是秦阳前不久经过的地方。

  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莫荣飞才心有不甘地远去,一人一马渐渐消失视线中。

  秦阳不敢动,直到天色彻底黑暗下来,他才迅速攀出石洞,快速向着另一边山林冲去。

  “莫荣飞……”秦阳咬牙切齿。

  夜里,不知名的野兽吼声在山间此起彼伏,格外的不平静,山间阴气浓重而又潮湿,荒山野岭间树木摇动,如厉鬼在张牙舞爪,甚是摄人心魄……

  “正面冲突我不是他的对手,到底要怎样才能摆脱他……”秦阳发现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先逃下去了。

  在接下来的两日里,秦阳在山脉中不断穿行与躲避,几次险些被寻宝寻宝鼠发现,可以说不断与死亡擦肩而过。

  经过这几日的周旋,秦阳逐渐发现,莫荣飞好像失去了追踪方向,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寻找,而那头寻宝鼠也怂搭着脑袋。

  “看来这头寻宝鼠是根据宝物来确定我的方位。”秦阳判断。

  就在他以为能摆脱莫荣飞的时候,他遇到了最大的危机。逃生第五天,莫荣飞似乎觉察到秦阳可能躲在四周,他含怒出手,祭出赤红剑匣,数百道赤芒轰碎了数块巨石,粉碎成片的山林,让四周山地一片光秃秃。

  秦阳躲在不远处的沼泽中,一动不敢动,浑身都被淤泥与腐烂的杂草包裹着,他屏住呼吸,身体像一节枯木一般,静等莫荣飞离去。

  可是,莫荣飞连沼泽也没有放过,银色武器如一道赤色闪电,在沼泽地中划过,一道道巨大的沟壑出现,完将沼泽地分裂成几块。

  “噗”

  突然,如赤芒闪电般的剑匣在几米外划过,将烂泥割裂,虽然没有斩到秦阳要害,但是一点赤芒却擦中了他的小腿,一阵钻心剧痛,即便这样,秦阳还是咬紧牙口,任由泥水浸泡着伤口。

  半个时辰之后,一切终于平静下来,秦阳咬着牙自泥沼中挣扎而出,他的小腿鲜血汩汩而流,将烂泥浸染的一片鲜红。

  “莫荣飞,我发誓早晚宰了你,纵然是凌云福地也护不了你!”

  秦阳脑袋里一阵天旋地转,他失血过多,小腿险些被斩断,如果不是烂泥堵在外面,他一动不动这么长时间,早已是流血而亡。

  赶紧找到一处山泉清洗伤口,而后将满是污泥的外衣脱掉,可是小腿的伤口太严重了,近乎可以看到里面白色的筋,鲜血根本止不住。

  失血过多,秦阳感觉浑身无力,双手染满了血水,他将干净的衣服都撕开,堵向那血流不止的伤口。不过,血水依然难以止住,脸色显得有些苍白了。

  秦阳用双手堵着自己的伤口,指缝间鲜血不断溢出,他咬着自己的双唇,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不昏迷过去。默默运转《灵经》,调动身的生机,尝试稳住伤势。

  就在他即将昏迷过去的刹那,灵台上空的青色古玉忽然一阵晃动,让神智恍惚的他又渐渐清醒了过来。

  身体极其虚弱不堪,但秦阳却咬着牙站起身来,一瘸一拐的向着山林中挪动躯体,他必须要找个隐秘的地方躲藏起来,伤势如此严重,再也不能奔跑了。

  最终,他在一处被莫荣飞大肆破坏过的乱石林中停了下来,最危险的地方最安。

  此时,他只能这般安慰自己。

  在这片废墟里整整躲了两日两夜,秦阳不吃不喝,伤势也逐渐控制住,但依然难以剧烈运动。

  这两日来,莫荣飞不断在深山寻找,很多山林都被他彻底摧毁了。

  就在这个夜晚,秦阳离开这片废墟,一路上采摘了不少野果,他要前往林外一片山脉,只有这样他才能彻底甩开莫荣飞。

  “莫荣飞你等着,他日上天入地我也要诛你入黄泉!”秦阳从来没有像这样痛恨过一个人,对方不但贪夺他的宝物,还狠毒无情想要将他赶尽杀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