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炼荒武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不屈少年

炼荒武帝 尚书花大人 3215 2019.04.16 00:01

  秦阳感觉自己的身体像那放在烈日下爆嗮的冰块,正一点一点的消融着……

  “热!”

  “热!”

  “太热了!”

  ……

  他想喊出声,更想逃离这让人无法忍受的火焰,可是他除了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身体一点一点消融,再无他法。

  死神的脚步已然逼近,似乎他正站在一旁,静静地等待着自己的生命。

  忽然,一股不屈的信念猛然从他脑海里爆发出,

  “不!”

  “我不能死!”

  “我不能死!”

  无声的呐喊,就算在他意识消融的那一瞬间,那股“我不能死!”的念头也不曾断过。

  ……

  “我死了吗?”躺在地上的少年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自问着。

  “这是哪里?”

  “田欢和吴三爷他们又去了哪里?”

  闻声,胡言乱语的和尚这才回过神来,当他看到少年想要起身时,不禁眉头散开,微笑着回答道:“小施主,这里是藏龙山。”

  “藏龙山?”

  少年的脸如苍白如纸,身体更是虚弱不堪,似乎一阵风都能轻易将他击垮,但他依然用手臂撑着虚弱的身躯,微微颤颤地坐起身来,听到和尚的话,他的眉头越皱越深,一个“川”字渐渐成型在眉心处。

  见少年这副模样,和尚心中虽好奇不已,但他也不想多问,毕竟自己也只是心血来潮而已,既然少年已经回魂了,那他也该离开这里,何况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自己去做。

  “敢问大师法号?”秦阳抬起头,朝着离去的和尚问道。

  “无量天尊!”

  “贫道吴德!”

  说话间,和尚已经抬起脚步,朝着山下走去。

  秦阳有些迷糊了,这人明明是个和尚,为什么口口声声称呼自己贫道,还打着道教的无量天尊,他不解问道,“大师,藏龙山是哪个省?”

  还没有等他听到吴德和尚的答案,忽然他脑袋里像是涌进了无尽海水,刹那间,他紧抱着脑袋倒在地上,胡乱翻滚着,最后竟然朝着山脚下滚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等待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

  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过了小半个时辰他才渐渐恢复,扭头观察四周,此刻哪里还有什么青铜地宫。

  一片山脉呈现在他眼前,高低起伏的山脉如同一条条全身布满青色巨鳞的真龙,蔓延不知通往何方,最让他惊讶的莫过于在山脉中竟还有一条逆流而上的瀑布。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秦阳心头剧震,“刚才我不是进入死门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他想要站起来,眺望远方,可当他低下头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时,猛然失声,“怎么回事?”

  一件破破烂烂的白色麻衣正挂在自己的身上,许多地方已经烧焦,甚至有些地方都黏糊在皮肤上了,随着手掌拉扯衣服,让他的嘴角不时的抽搐起来。

  脑海里不断闪现记忆中的画面,让他不得不接受事实,自己穿越了时空!

  “难道吴三爷说的长生是真实存在的?”

  当他融合脑海里的记忆,发现自己真的穿越后,整个人犹如一株枯木立在那里,久久不能动弹。

  直到天完全黑下来后,他才悄然吐了一口气,根据脑海里的记忆,他终于知晓自己来到了一个名为封灵大陆的地方。

  冰灵大陆以武为尊,实力代表了一切,这里有飞天遁地的仙人,有规矩森严的宗门,还有那传说中的长生……

  苦笑,依然是苦笑,最后他竟然哭笑起来!

  许久之后,朝着那远方的山脉,他大吼大叫,这里不是他向往的净土,他想回家,可是现实却无情地回击了他。

  哭累了,笑疯了,他瘫坐在地上,他无可奈何,长生并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回家,家里还有卧病在床的母亲,还有年幼的妹妹。

  他甚至都不敢想象,母亲和妹妹会如何生存下去……

  冷静下来后,他瘫坐在冰冷的石头上,思索着该如何生存,一个人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他首先面对的是无尽孤独。

  “不!我要回家!我要找到田欢、吴三爷,只有这样我才能回去!”

  最终还是少年的理智战胜了,他爬起来,顺着那蜿蜒的羊肠小道,一瘸一拐地走下山道,朝着那心中的住所走去。

  午夜时分。

  当他站在一块足有十多米高的巨大石碑面前,看着那石碑上闪闪发光的三个大字后,嘴角不由地升起一丝丝苦笑,他想过离开天剑宗,可如今他却不得不回来,

  如果自己此时离开天剑宗,恐怕在山林里自己连三天都无法活下去,更不用说回到地球了,而且天剑宗还有他需要的力量。

  同时,也有一个巨大的风险在天剑宗隐藏,一旦羽家追究,那后果也是自己无法承受的。

  所以,现在他只能赌一把,希望天剑宗不是羽家一言堂,能有人给他庇护,最起码等到自己拥有独自活下去的能力。

  看守山门的弟子早就发现了秦阳,还没有等他踏进山门,其中一个看守弟子已经引燃了手中的黄色符纸。

  刹那间,一条明亮的火焰小蛇朝着山门内疾驰而去。

  这段时间为了主持羽宫的**,羽茅浪费了太多的精力和时间,当他回到天剑宗后,便立刻进入修炼状态。

  忽然,耸哒的眼皮一颤,一条火焰小蛇凭空出现在他的手掌上。见状,羽茅立刻起身,架起一道耀眼长虹,朝着山门飞奔。

  山门外,看守弟子见到羽茅驾临,立刻跪拜道:“羽长老!”

  羽茅直接无视那跪下的两个看守弟子,径直走到秦阳跟前,怒问道:“你是如何出来的?”

  对于羽茅的怒火,秦阳也同样毫不关心,他知道目前能救下自己小命的只有手里的那张炎爆符,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将藏在袖口里的炎爆符砸在山门上,瞬间一声巨响震动了整个天剑宗。

  刹那间,数十道长虹朝着山门疾驰而来。

  羽茅的脸色如同猪肝,下巴上仅有几根胡须都被吹断了,眼睛里噙满了杀意,那藏在袖口里的苍老手掌陡然捏起,他有绝对信心,顷刻间便能取走秦阳的性命。

  “找死!”

  羽茅含恨出手,对于秦阳的那点心思,他怎能不知,他这是在告诉所有天剑宗之人,我秦阳回来了。

  苍老的手掌距离秦阳的喉咙只有一寸了,忽然,羽茅感觉到自己的手掌竟然再也无法进取一分,他那张老脸顿时苍白如纸,他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最佳机会。

  “羽长老,住手!”天剑宗掌教古越真人立在山门下,厉声呵斥道。

  羽茅回过身来,和那一起落下的十多道长虹齐声拜道:“恭迎掌教!”

  “你是何人,为何砸我山门?”掌教古越脸色异常严肃地开口问道。

  秦阳从来没有见过掌教古越真人,也只是听说过掌教与羽家之间存在不和缓和的矛盾,现如今,掌教就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于是他立刻将白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简述了一遍。

  闻言,掌教古越勃然大怒,猛然挥动袖口,一口紫色飞剑悬挂在半空中,遥指羽茅,怒喝道:“羽长老,秦阳所说是否属实?”

  头顶上的飞剑随时会落下,一时之间,羽茅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就在这时,站在掌教古越身旁的一个青袍老者,开口劝道:‘掌教息怒,这事我有所耳闻,羽长老虽有过错,可也是一番苦心,既然秦阳已经无恙归来,那此事就作罢了吧。’

  话刚说完,站在说话老者身边的其余几个长老也纷纷开口,皆是帮羽茅求情的。

  古越冷眼扫过全场,他深深地明白羽家在天剑宗的实力,想到这些年在天剑宗发生的许多莫须有的事情,他心中的怒火更是熊熊燃烧。

  强行压下心中怒火,他冷冷地说道:“大长老你执掌惩罚,此事你该如何处理!”

  刚刚替羽茅说话之人正是天剑宗大长老——羽房。

  掌教古越将这件事交给他处理,而他同样姓羽,一时间,围在四周的长老们都感觉脸色难看起来,特别围绕在羽房身边的几个长老。

  羽房似乎早就知道古越会这般说辞,他开口说道:“谨遵掌教法旨!”

  说完,转过脸来,朝着羽茅厉声喝道:“羽茅长老胁迫宗门弟子,按照本宗戒律应该逐出宗门,但念其多年来为宗门立下汗马功劳,现夺取长老职位,发配地狱山,十年内不得离开地狱山寸步。”

  对于羽房的处理,古越还是很满意的,他明白羽房这是让出一个外门长老的职位。也算是投己所好了,只是委屈了秦阳。

  想到此处,掌教古越内心说服自己,“以后再补偿他吧。”

  “我不服?”闻言要革去自己的长老职位,羽茅立刻激动地大喊起来。

  “嗯?”

  羽房朝着大喊大叫的羽茅瞪一眼,似乎在责备他不知进退。

  掌教古越冷笑一声,“你触犯戒律,大长老念你过往功劳,你竟然还敢不服?莫非……”

  “掌教,切莫误会羽茅之意!”

  “大长老对我有任何处罚,羽茅都能接受,但秦阳作为天剑宗弟子,手持炎爆符攻击山门,这等行径怎可放任不管?”

  “你!”

  秦阳额头青筋颤动,这老不死临死都要反咬一口。

  如果在地球上,此刻秦阳早就冲过去暴打这个为老不尊的老不死了,可这里不是地球,而羽茅也不是那手无缚鸡之力的风残老头。

  思念及此,他顿时后背冷汗惊起,刚才自己确实用炎爆符砸了山门,现在当着众长老面,就算掌教有意宽容,恐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