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炼荒武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冥火螳螂

炼荒武帝 尚书花大人 3394 2019.04.22 17:05

  “不行,魔炎鬼花我势在必得!”想到往日父亲那凌厉的眼神,以及家族里其他子弟的冷嘲热讽,黄靖眼神越发坚定。

  一群护卫还想劝说黄靖回去,忽然刷的一声,一道巨大的黑影从天而降,宛如一座从天而降的大山,降落在众人不足两丈远的地方。

  秦阳深吸了一口气,抬头仰望那足有三层楼高,体长十多米的巨大螳螂,瞬间额头冷汗直冒,两腿发软,要不是三人相互扶持,他都要跌倒了。

  同样,东方墨和李铁柱也是腿肚直打颤,后背冷汗连连,嘴巴里更是惊慌,

  “太可怕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秦阳不禁自问。

  先是见识了南不易和范剑斗法,现在又见到了如此巨大的怪物螳螂,这样的世界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

  以前听南玉琪讲述灵兽时,自己心里还不以为意,认为这只是存在神话里的东西,可如今这犹如小山一般的螳螂活生生出现在眼前时,他只觉得脑袋发蒙,不知道该怎么办。

  “冥火螳螂!”周豪用那无比颤抖着说道。

  黄靖身体也剧烈颤动,他也没有想到为何会遇到这尊凶神。

  冥火螳螂的传闻犹如一记重拳狠狠打击在他那脆弱的心脏上。

  这只冥火螳螂通体血红,像是穿着一件红色战甲,四足长有锋利倒刺,一对犹如死神镰刀的前肢高高抬起,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死气,此时,它正扭动着那巨大的头颅,眼睛里红光闪烁,似乎正观察着身下一群猎物。

  一行人不敢有丝毫的动作,生怕这尊凶神会突然袭击自己。

  “刷!”

  “刷!”

  冥火螳螂的两只巨大“镰刀突然如鬼魅一般伸出,瞬间又收回了。

  这一切发生的毫无征兆,没有人看清楚它的动作,只有黄靖感觉两道劲风从身边刮过,刮的自己脸颊发疼。

  陡然间,两道凄惨的哀嚎从身前这尊凶神哪里发出,只见刚才围绕在黄靖身边的两个护卫已经挂在冥火螳螂的巨大“镰刀”上了,胸膛已被刺穿,正挂在镰刀上惨叫,鲜血淋沥沥地顺着镰刀滴落……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东方墨大喊一声,“大家分头跑,否则我们都要死在这里!”

  东方墨的这句话犹如那最后一根稻草,瞬间摧垮了黄靖那群护卫脆弱的心,剩余几个护卫立刻抱头乱窜。

  护卫跑散了,黄靖却停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冷眼看着那追赶护卫而去的冥火螳螂。

  红色的迷雾里不时发出一阵凄惨哀嚎,冥火螳螂似乎也不急于一时,仿佛在玩猫与老鼠的游戏一样。

  眼下只剩下黄靖、秦阳、李铁柱及东方墨四人了,秦阳心想,自己终于可以离开了,还要去寻找魔炎鬼花。

  谁知,还没等他动身,黄靖铁扇刷的一声,露出里面宝光灿灿的刀刃,横在三人面前,冷笑道,“奉劝你们最好别想着逃跑!”

  话刚说完,一直沉默寡言的铁柱怒了,“这一路,要不是你手下护卫,我岂会听你这个绣花枕头?老子要走,谁能拦我?”

  显而易见,铁柱已经忍耐很久,现在黄靖身边的护卫不见后,他当然也不愿意再留下来。

  “你尽可试试看!”黄锦冷笑一声。

  “事情有些不对劲。”秦阳皱眉说道。

  东方墨嘿嘿一笑,道,“人家是真材实料,我没猜错的话,恐怕这个少爷离五曜只差一步契机。”

  “啊?”秦阳震惊了。

  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黄靖竟有如此实力?难怪那些护卫明知有去无回还不敢违抗他的命令。

  果不其然,铁柱一出手便被黄靖打倒在地。

  他似乎有意立威,一脚踏在铁柱后背上,双目冷视秦阳和东方墨,冷声道,“如果再出现我不愿意看到的事,那就休要怪我!”

  说完,脚下用力,顿时让倒在地的铁柱吐了好几口血……

  不得不说,他这一手确实震慑了秦阳和东方墨,两人表示会跟随他一起采集魔炎鬼花,黄靖这才放开铁柱。

  秦阳上前扶起铁柱,从怀里摸出一颗丹药递了过去,道,“它能帮你缓和一下伤势。”

  铁柱也不客气,接过丹药,随手扔进口中。

  “继续前进。”黄靖冷喝道。

  也不知是冥火螳螂故意放水,还是这四人运气极佳,后面的路程上几人竟然没有遇到任何灵兽。

  几个时辰后,四人来到一处巨大的火山口。

  朝下看去,只见血红的岩浆缓缓的流淌着,宛如一条静静游动的巨龙,偶尔有着巨大的气泡从岩浆之中浮现而去,不过片刻之后,一道轻微的声响,嘭的一声,岩浆气泡爆裂开来,炽热的岩浆从中暴射而出,犹如烟花一般绚丽……

  望向那脚下滚滚熔浆,四人皆是深吸了一口气,魔炎鬼花会在这里吗?

  黄靖将兽皮扔给秦阳,冷眼问道,“地图是你的,你说的魔炎鬼花在哪里?”

  秦阳也很想知道魔炎鬼花在哪里,可看到这如血液般流动的熔浆,哪里有什么魔炎鬼花?这般恶劣的环境要是有灵药生长真奇怪了。

  面对黄靖的怒火,秦阳也只能说出实情。

  “这地图是一个生命垂危的老人送我的,他在弥留之际告诉我,这个地方会有灵药。”

  黄靖可不会理会这些,他不仅损失了几个护卫,还差点搭上自己的性命才来到这里,现如今,难道要让自己空手而回?

  想到这里,他顿时心中一股暴躁怨气冲天而起,一手抓住秦阳手臂,恶狠狠道,“今日要是寻不到魔炎鬼花,那你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眼看黄靖要动手杀人,沉眉思索的东方墨开口说道,“会不会在熔浆里,只是我们没有看到?”

  东方墨的话给黄靖一个很好的提示,可问题又出现了,这脚下滚滚熔浆可不是肉身能抵抗的,在场四人,除了他修为偏高一些,其他三人都是不入流的修行。

  一时间,几人都僵持在原地,黄锦心里一直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拿出自己那件压箱底的宝物,同时他又有些担忧,那件宝物是他镇压眼前三人的底蕴,要是自己拿出那件宝物给三人其中一人使用的话,会不会出现让自己不愿意见到的情况。

  犹豫再三,面对魔炎鬼花的诱惑,他还是选择赌一把,随手脱下身上的一件宝甲递给秦阳,道“穿上,立刻去熔浆里查看。”

  情况不由人,就算秦阳再不想穿,他也必须穿上宝甲,黄靖的眼神告诉他,不去就是死。

  穿戴好宝甲,秦阳站在火山口,望着脚下那滚滚熔浆,心里说不害怕那肯定是骗人的。

  死就死吧,跳下去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秦阳闭上眼睛,一跃而下。

  “噗通!”

  跳下来的瞬间,秦阳有些后悔了,自己估算错了火山口的高度,整个人砸进了熔浆内。

  在进入熔浆的一瞬间,穿在身上的宝甲立刻发挥作用,一层淡淡的光晕将他包裹在其中,将滚滚熔岩抵挡在外。

  秦阳暗呼了声好险,身上虽宝甲,可他还是有些不放心,从怀里掏出一颗冰髓丹扔进口中。

  这种冰髓丹他也只有二十颗,这还是南不易用剩下的,冰髓丹不但能祛除炎热,还能抵抗火毒,这也是南不易每次进入炼荒禁地必备灵药。

  冰髓丹下肚,瞬间一股清凉之意包裹全身。万事俱备,秦阳控制了一下身体姿势,而后在熔浆里寻找起来。

  站在火山口,黄靖聚精会神地看着脚下滚滚熔岩,奈何火山口距离熔浆比较远,他也只能看见滚滚熔浆热气,至于秦阳砸进熔浆之后,他就再也没看过。

  东方墨和铁柱两人相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流露出逃跑的意思,等在这里,可能下一个就是自己了。

  过了许久,黄靖有些后悔了,不该将自己的保命灵宝给秦阳,到现在为止,他连秦阳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忽然,三人感觉的脑后一阵清凉,好像有一股气流吹过,身体上有一股说不出的快感。

  “不好!”说时迟那时快,黄靖一个侧滚,翻到一旁。

  东方墨也同样动作,躲在一块巨石后,看着那摇头晃脑正在观察自己几人的冥荒螳螂,三人心里一片冰凉。

  铁柱是三人里反应最慢的,等到他扭头看向身后的一瞬间,那巨大的死神镰刀已经快如闪电,伸到他面前。

  此时,铁柱的双腿僵硬,一动不动,他闭上了双眼,已经等待死亡了。

  冥荒螳螂扭动着那巨大的头颅,一双死神镰刀是伸出去又缩了回去,似乎对铁柱没有兴趣一样。

  冥荒螳螂的奇怪举动让黄锦和东方墨很是不解,什么时候冥荒螳螂不杀生了?

  过了好一会儿,想像中的痛苦并没有出现,铁柱睁开了双眼,见到冥荒螳螂已经把死神镰刀收了回去。

  “呼!”铁柱小心翼翼地呼了一口气,大难不死,真是祖坟冒青烟了。

  看到眼前还凌空振翅的冥荒螳螂,铁柱顿时跪倒在地上,对着冥荒螳螂拜了又拜,感谢冥荒螳螂的不杀之恩。

  也不知是冥荒螳螂通灵,还是它善心发作了,竟然将死神镰刀转向了黄靖那边。

  黄靖立刻大惊失色,自己修为是再高,也怕这冥荒螳螂的死神镰刀。

  忽然他灵机一动,学着铁柱的样子,跪倒在地,对着冥荒螳螂拜了又拜。

  这一幕让躲在一旁的东方墨和跪地不起的铁柱很是鄙视。

  果然,不出意外,对准黄靖的死神镰刀放了下来,冥荒螳螂将脑袋转向东方墨。

  跪地求饶的方法有用,这是有目共睹的,为了小命,东方墨立刻跪下,对着冥荒螳螂拜了拜。

  说来也奇怪,冥荒螳螂竟然真的放下了死神镰刀。

  就在三人都以为冥荒螳螂放弃自己时,忽然那巨大的死神镰刀再一次竖起,对着铁柱。

  铁柱吓坏了,立刻对着冥荒螳螂磕头,同样的情况再一次出现,死神镰刀在对准黄锦的那一瞬间,黄锦没有丝毫犹豫,磕头。

  跪倒在冥荒螳螂脚下的三人此时心中不知有多么羡慕秦阳,三人甚至都不敢抬头看那凌空振翅的凶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