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炼荒武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大道铭文(一)

炼荒武帝 尚书花大人 2166 2019.05.05 07:58

  羽茅的小腿仿佛遭遇了高强度的酸液,不断融化,纵然是这样,羽茅依旧不愿透露半点关于秘境的信息。

  “老……畜生……,若不是我有伤在身,岂会……遭你……这般羞辱”,羽茅将所有的痛苦以怒骂的方式发泄出来。

  “你真让老夫刮目相看!”范剑发出森森笑声,同时将那充满死气的目光转向脸色苍白的羽离。

  “我什么都不知道!”

  羽离急忙摆手,解释道,同时身体不断地往后退去,他是从心底惧怕了。

  骨血不断融化,那石室中央的一滩血迹,历历在目。此等手段简直比凌迟还要强悍几分,疼的羽茅在满地打滚,口中怒骂不已,但是他硬是不说羽家秘境所在。

  见状,范剑有些不耐烦了,那枯树般的指尖再次溢出三道邪气森然的黑色血丝,一挥手,那三道黑色血丝如同跗骨之蛆,缠绕在羽茅的其他手脚上。

  “啊……老畜……生……你不得……好死!”

  刹那间,羽茅发出撕心裂肺的呼喊声,响彻整个石室。

  “老夫真的看走眼了!”

  范剑很不满意,他本打算杀鸡给秦阳看,但是现在羽茅竟然强撑着一口气,就是不说秘境在何处。

  黑色血丝已近乎将羽茅的四肢融化,而且还有向胸膛蔓延的趋势,羽茅已近垂死,只剩下一口气还在微微浮动着。

  羽离早已吓得面如土色,蜷缩在石室墙角,一动不动,原本闪耀着骄傲神气的眼睛中充满了死气。

  石室内的血腥场面,让秦阳很不适应,他从来没想到范剑竟会如此心狠手辣,堂堂一个羽家长老在他手中还不如一只土狗。

  “你可以去死了!”范剑扯动那仅剩一层老皮包裹的嘴唇,淡淡说道。

  他轻轻一挥那血色长袍,那座竖立在石室中央的炼丹炉像是活了起来,那些镶嵌在炉身上的荆棘陡然朝着奄奄一息的羽茅蔓延过来,下一刻,便将那坚硬的荆棘倒刺插进了他的胸膛里。

  眨眼间,羽房干瘪身体内的血液竟沿着荆棘倒流向炼丹炉中。

  秦阳终于再也忍不住了,他干呕起来,羽茅那干瘪的尸体,还有那绝望的眼睛,正死死地看向炼丹炉。

  平复心情后,他转眼看向那蜷缩墙角的羽离,只见他目光涣散,那原本起伏的胸口已经彻底停了下来,那张伶俐的嘴巴张的老大。

  他竟活活被吓死了!

  范剑像野鬼一样,飘近秦阳身边,伸出那干瘪如枯树的手掌,按在他的肩膀上,阴恻恻地说道:“我答应你的已经做到了,你应该履行承诺。”

  止住胸膛里的呕吐感,秦阳抬起头,心中充满了惧怕,说道:“拿纸笔来,我写给你!”

  范剑笑了,当即走向石室的侧房,很快便拿来纸笔放在秦阳面前的石桌上。

  秦阳顺着石凳坐下,此时时刻,他的脑袋里尽是羽茅被杀的惨状,哪里还能回想起金书上的内容。

  站在一旁的范剑似乎也看出了他心烦意乱,从腰间血色储物袋中掏出一颗青色丹药,放在他面前,说道:“这个静心丹会帮助你!”

  秦阳下意识中想要抗拒这棵青色丹药,但看到在范剑那双骇人的目光,他得不得拿起丹药。

  “你会有这么好心?”秦阳抓起面前的青色丹药,放在鼻下,隐约间,有阵阵清香袭来,在这一瞬间,他似乎感觉到自己那颗胡乱跳动的心慢慢静下了,闭上眼睛一口吞下。

  “刚才你为什么不等羽茅说出羽家秘境再杀了他呢?”

  范剑劈开那遮挡在前额的白发,鬼笑道:“我对他所说的秘境并不感兴趣,而且他所讲的秘境对我来说根本无用。”

  “是因为你修行的秘术怕火吧!”秦阳忽然想起范剑和南不易大战,那个时候,范剑似乎非常惧怕南不易的三龙神炎炉。

  “如果你还想说废话拖延时间,那我现在就可以唤醒嗜血魔炉,想必它很愿意吸取你的鲜血。”范剑俯下那干瘪的身体,露出那惨白的老脸,在秦阳耳边轻轻地说道。

  秦阳不再多说,心中默默回想当初的梵音天唱,片刻后,他开始提笔开始默写金书经文,可是奇怪的事发生了。

  就在他写完最后一个字时,忽然石室内似乎有一道神奇的力量飞逝而过,那张铺在石桌上的白纸竟然自动燃烧起来。

  见状,范剑立刻伸手去抓白纸,可当他的手指遭遇那燃烧的火焰时,忽然他感觉到了一种心悸的力量在他心头萦绕,且这种力量不可抗拒。

  “大道铭文!”

  收回那被灼伤的手掌,范剑眼中不哀反喜,他激动喊道,同时,他快步走到秦阳身后,使劲捏住他的肩膀,催促道,“快将铭文背诵出来。”

  感受到肩膀上传来的力量,秦阳犹豫片刻,还是将金书上的铭文背诵出来:

  “任天地残缺,宇宙方圆,以器镇己身……大道绝响,断绝万古长存夜。”

  大道铭文虽然不能被临摹出来,但是范剑还是通过背诵记忆的方式得到金书的内容,这让他不禁欢喜。

  过了好一会,他才从铭文中回过神来,见到还端在在石桌前的秦阳,他眯起双眼,一把抓住秦阳的脖子,将他提离地面,然后将他甩进炼丹炉内。

  “老不死的,我已经将金书铭文告诉你,为何还要杀我!”秦阳挣扎着站起身,朝着炼丹炉口破口大骂道。

  “桀桀……传闻荒体拥有旺盛活力,我怎可放过!”范剑发出鬼笑声,继续道:“我说过,金书我要了,你的身体我也要了。”

  虽然心中早已有准备,可是当听到范剑那恶毒的言语后,秦阳彻底明白了,这次自己是必死无疑了,于是他毫无顾忌,开始破口大骂:“老畜生,我问候你祖宗,问候你姐……问候你妹……”

  “荒体炼药我还是第一次!”范剑大笑起来,声音极其难听,像是厉鬼在哭泣让人头皮发麻。

  说罢,他从侧房搬来四五个大药缸,里面装满了墨绿色的液体,液体中仿佛有无数生命在涌动,提起药缸,一股脑的将墨绿色液体尽数倒进炼丹炉内。

  “这是什么?”墨绿色的液体冲进在身体上,隐约间,秦阳竟感觉有阵阵芬芳冲入口鼻间。

  “这是从各种药草中提炼出来的精华。”说话间,范剑掌心里升起一团红似血液的火焰,火焰出现的瞬间,整个石室内的温度陡然上升了好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