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炼荒武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毒计

炼荒武帝 尚书花大人 3490 2019.04.24 18:00

  一时间,整个荒镇是鸡飞狗跳,到处都是黄家恶狗,众人也是敢怒不敢言。

  炼荒禁地内,黄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秦阳进入熔浆以后修为暴涨,他在熔浆里到底经历了什么?

  忽然,他听到前方红色迷雾内有一阵急促的跑步声正极速朝着自己冲来,且声音越来越近。

  “还以为你是个心地善良之人,想不到,也是说一套做一套的小人!”

  黄靖以为是秦阳回来寻他,赶紧躲在一旁,手中紧紧拿捏住铁扇。

  声音临近,在这一霎那间,黄靖忽然暴起,手中铁扇已经抢先出手。

  “大少爷!”

  本以为万无一失的偷袭却被一声“大少爷”给生生打断了。

  见到来人,黄靖深深地舒了一口气,语气中带责备,说道:“周豪你这么会在这里?”

  来人正是黄靖的护卫,也是一开始劝阻他进入炼荒禁地腹地的人。

  周豪衣袍破烂不堪,身体上许多裸露的地方带着黑血和翻卷的皮肉,显而易见,他吃了不少苦头。

  他叹了一口气,垂头丧气地说道:“少爷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那冥火螳螂太可怕了!兄弟们都死了。”

  这个时候,就算周豪不劝他回去,黄靖也想立刻回去,因为他要召集人手去报仇。

  炼荒禁地边缘,秦阳和东方墨,铁柱各自告别,然后马不停朝着荒镇赶去,他有一种预感范剑似乎要来了。

  ……

  荒镇,黄家大院内。

  黄太健满脸怒火,右掌用力压在腰间剑柄上,仔细分辨甚至能看到那被捏白的指节,他这幅尊荣吓得身边的侍女家奴,个个噤如寒蝉。

  “黄三有消息传回来没有?”黄太健逮住一个家奴,揪住他的衣领,怒声问道。

  家奴战战兢兢,喉咙处被衣领嘞的紧紧的,有些喘不过气,他红着脸,结巴说道:“回二少爷,黄……管家……还……没有消息……传来。”

  他的回话让黄太健很不满意,顿时心中燃烧汹汹烈焰。

  心中有无尽怒火他却无处发泄,反手抽出那悬挂在腰间的长剑,寒光闪过,回话的家奴已经失去了头颅,身体软倒在地上抽搐,鲜血喷洒了一地,死不瞑目的头颅带着不甘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

  这已经是黄太健泄愤斩杀的第五个家奴了。

  见状,四周跪倒的家奴皆是心惊胆寒,低垂着头,生怕下一个轮到自己。

  长剑滴血,怒视四周!

  黄太健拖着长剑,鲜血沿着剑锋缓缓流下,随着他的脚步,在地上画出一道歪歪扭扭的血痕。

  忽然两道急匆匆的脚步声进了大院。

  闻声,他当即一脸兴奋转过脸来,可是来人并不是他最想见到的黄三,而是自己的哥哥黄靖和他的贴身护卫周豪。

  “太健,你为什么杀、人?”

  走进大院,黄靖发现了一旁正喷洒鲜血的尸体,他顿时怒声喝道。

  “没什么,只是有些生气罢了!”

  黄太健随手将长剑扔给一旁家奴,拉过一个椅子坐了下来。

  如果说整个黄家谁最了解黄太健的话,非黄靖莫属了。

  这个好色成性的弟弟不知让他伤了多少脑筋,谁让黄太健偏偏不喜欢修行,对此他也只能纵容了。

  “是不是又看上哪家姑娘了?”黄靖走到他身边坐下。

  黄太健拍了拍椅子的把手,挺直了身来,面朝黄靖,却欲言又止。

  黄靖有些惊讶,他从未见过黄太健这般模样,惊讶问道:“你该不会是真的喜欢上了吧!”

  果然不出所料,黄太健点点头,说道:“大哥,我想成亲了!”

  “成亲?”,黄太健的话差点把黄靖的下巴给惊掉了,他急忙问道。

  从小到大,自己的哥哥一直替自己出头,于是黄太健便将南玉琪的事情大概讲述了一番,还特意提及了南玉琪的婚约。

  “秦阳?”

  黄靖眉头紧锁,与此同时他内心同时在问自己,“该不会是一个人吧!”

  为了证明自己心中所想,他拉上黄太健一起前往刘老汉的客栈。

  兄弟两躲在一颗大树后面,看着那门口破旧的客栈,在黄太健的指点下,黄靖见到了弟弟口中的绝色佳人。

  望着那依窗眺望,面带忧伤的女子,黄靖暗自感叹,此女子真的如同仙女下凡一般,一股出尘超俗的气质尤为特别。

  忽然,黄靖看到女子那冷冷淡淡的脸上似乎升起了一丝微笑,就在他瞪大眼睛想要看清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他眼中,见到这个身影,他手中拳头陡然握紧,发出阵阵爆骨声。

  黄太健的视线在来的一瞬间就一直锁定在南玉琪的脸上,南玉琪那如玉的脸颊忽然升起了朵朵鲜花,就在他看的如痴如醉之时,突然,佳人离开了窗口,好像急匆匆下楼了。

  目光转向客栈门口,他见到了一个少年的身影,一身淡蓝色长衫,抬脚便走进了客栈。

  “她是在等他吗?”

  黄太健心如刀割,起身就要往客栈奔去。

  黄太健猛地拉住黄太健,说道,“派人在这里盯着,我们回去商量一下!”说完,拖着急眼的黄太健回黄家。

  而此时客栈内,刘老汉和小汤圆正在检查一本破旧不堪的账本,就在这时,爷孙两听到那匆匆下楼的声音,皆是抬头望去,只见南玉琪正一手捂住嘴巴,双目含泪,脸上挂着泪水冲下楼来。

  “南姐姐不是从不下楼吗?她这是这么了?”小汤圆好奇问道。

  刘老汉呵呵一笑,合上账本,笑道:“一定是她等的人回来了!”

  果不其然,刘老汉话刚说完,身穿淡蓝色长衫的秦阳走了进来。

  还没有等秦阳开口说话,便被冲下来楼的南玉琪紧紧抱住,这一刻,南玉琪觉得自己的心被填满了,曾经无数个幻想秦阳在炼荒禁地的遭遇,现如今见他平安归来,她怎能不激动……

  “如果下次你再丢下我一人,我就死在你面前!”南玉琪微微抽泣,双手紧紧抱住秦阳。

  秦阳安慰了好久,几人才坐下来,为了这对少男少女的安全,刘老汉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都说了出来。

  “黄家?

  黄太健?”

  秦阳仔细回味,这个名字让他想到了另外一人。

  “老伯,你知道黄靖吗?”秦阳试问道。

  刘老汉在荒镇活了几十年,对荒镇黄家之人几乎部认识,见秦阳提起黄靖这个名字,当即说道:“那是黄太健的亲哥哥!”

  秦阳冷笑道:“看样子,新仇旧恨要一起算了。”

  夜晚,明月高悬,满天星斗。

  秦阳小心翼翼地控制九龙神焱炉,放出一缕魔炎鬼花的火焰,然后将鬼火缓缓存放在南玉琪的掌心上。

  见到这一缕鬼火,南玉琪的泪水再一次住不住留下来。

  曾几何时,南不易为了这一缕鬼火,连生命都放弃了。

  在秦阳的守护下,她将鬼火放在肚脐下三寸处,刹那间,灵台颤动,一股无形寒意席卷整个房间。

  ……

  当第八缕鬼火消失后,南玉琪的脸色一片惨白,她能明显感觉到体内的封印在这一刻,悄然瓦解了。

  忽然,她身体颤动,一股无力之感席卷全身。

  “怎么了?”,见她情况有些不适,秦阳急忙问道。

  摇了摇头,南玉琪示意他放心,说道,“刚刚解除封印,身体有些不适,恐怕在一段时间内,无法修炼了。”

  闻声,秦阳这才稍微放心。

  凤目内情意绵绵,南玉琪仔细看着眼前这个英俊少年,忽然间,她的心剧烈跳动起来。

  采集剑芝灵草的洞穴里,他舍身相救,

  父亲去世时,少年那无微不至的照顾,

  还有这次为了采集魔炎鬼花,他竟孤身闯荡炼荒禁地,

  回想过往,无意之中,她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他了。

  想到这里,她那白皙的脸颊上,陡然升起一抹红晕。

  ……

  荒镇,黄家大院内。

  黄靖强行压制住急躁的黄太健,然后将自己在炼荒禁地的经历大概说了一下,自然而然地省略了自己被秦阳踩在脚下的事。

  “大哥,幸好你拉住了我,要不然我现在还真不知道会是怎样。”黄太健拍拍胸口,有些后怕说道。

  黄靖道,“二弟,我有一个主意,你抢你的绝世佳人,我拿我的魔炎鬼花,如何?”

  黄太健本来就对修行的事不感兴趣,魔炎鬼花再珍贵,在他眼里都抵不上南玉琪的一根头发。

  “大哥,那我们该怎么办?直接动手杀了那个小子如何?”

  黄太健恨不得立刻带人冲进刘老汉的客栈,杀了秦阳,然后自己带着南玉琪过上幸福生活。

  黄靖猛地瞪了他一眼,道,“难道你忘了荒镇的规矩?你想我们黄家被围攻吗?”

  荒镇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

  修士不得在荒镇内斗法,伤人命者逐出荒镇,夺人命者杀无赦。

  当然,这个规定只针对修士而言,对于凡人来说,命贱如蝼蚁!

  不得不说订立这个规矩的人眼光深远,正是有了这个规矩才有了今日辉煌的荒镇,为此荒镇几大势力还组建了执法队,专门处理这种事情。

  “那怎么办?难道要等他们离开了再动手?”黄太健也想起了那个规定,可一想到刚才南玉琪见到秦阳时那开心的模样,他心中就憋满了火气。

  黄靖摇了摇头,道,“想要对付秦阳,还需要一件灵宝,而这件灵宝只有你才能拿到。”

  “灵宝?”黄太健疑惑问道。

  “迷魂罗盘”

  “啊?”

  闻声,黄太健猛然站起身,话刚出口,他立刻环规四周,好像生怕别人听到一样,附在黄靖耳旁嘀咕,“大哥,你要我去偷镇族之宝?”

  “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黄靖一屁股坐下,端起手边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又继续说道,“我想那南玉琪说不定过几日成亲了,到那时就算你请我去,我都懒得搭理。”

  思索再三,黄太健咬牙道,“好,我去偷迷魂罗盘!可是秦阳不肯离开荒镇怎么办?总不能我一直将迷魂罗盘放在身上吧。”

  闻言,黄靖起身,走到黄太健跟前,低头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好一会儿,只见那黄太健的眼睛里不断闪现着贼光。

  “这样会不会被执法队那群人抓住把柄?”

  听完了计划,黄太健有些担忧问道。

  “不会,这件事不需要我们黄家之人出手,我想会有很多人驱逐他们的!”黄靖阴冷一笑,他仿佛看到了秦阳等人犹如丧家之犬般被逐出荒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