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一凡仙之成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选择

一凡仙之成神 萌系小笨蛋 2815 2020.09.20 05:17

  “爹,好事!大好事!!!”

  与奈落花道别之后的元辰急匆匆的跑回家中,一边大呼小叫,一边暴力地推开父亲房门

  被金丹顶峰强者带去毫无危险的野兽林历练,元宵倒不担心自家有任何危险,所以处理了学院的琐事后他就安心睡觉了

  熟睡之中,忽然被人吵醒,顿时无比愤怒!

  “好你个小兔崽子,三天不打你就敢上房揭瓦了?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听到是自家儿子更是怒上加怒,也不管元辰说些什么,拿起一旁挂在床边柱上许久不用已经积了些许灰尘的配剑带着剑鞘就往元辰身上招呼

  “诶哟,诶哟…疼…疼,爹先别打了,别先打了,你听我说呀,你听我说呀…”

  面对暴怒的父亲,元辰如同丧家犬一样狼狈地四处逃窜,但仅仅练气顶峰的他如何能逃过金丹初期老爹的魔爪

  久违的“父爱”加身让元辰回忆起了儿时的灰暗记忆,身心双倍的痛苦同时加身疼得元辰两眼泪汪汪

  “你刚刚吵醒我睡觉要说些什么来着,现在再给我说说看”

  一顿毒打,感觉身心愉悦的元宵这才想起元辰的话,不过刚刚睡眼朦胧之间听不太清

  “爹,你不是希望我们学院能够更上一层楼么?现在机遇来了!”

  泪眼汪汪倒不是被疼哭的,而是身体本能的反应,揉了揉被打得淤青的身体,稍微缓解之后,元辰倒也没有一丝怨愤

  “嗯!你倒是说说看是什么机遇?”

  身为沧海横流学校的校长,元宵无时无刻不希望自己的学院更加声名显赫,但说的容易坐得难啊

  偏僻山城,没人么吸引力,也没什么资本

  就算每年给圣墟大学府进供一笔对于沧海横流学校来说不菲的灵石,但就算与圣墟大学府关系不错也只能换得圣墟大学府专门为他们发布一个每年100学分的教学任务罢了

  大学府的金丹天才看不上这点学分,元婴学员更是不削一顾,所以来这里教学的金丹学员基本都是圣墟大学府里一些较为平庸的学员,他们基本都是按班就部的教大家修行罢了

  虽然比起沧海横流学院自己培养的只有练气期的老师教学还不如,但是又不能没有他们

  就像是现代里,大家听说你这个小学的老师居然只是高中毕业而已,冯管你这老师的教学水平怎么样,家长心里第一印象就直接给你这学校打上了不能去的标签

  有能力的话宁愿把孩子送到远一点有名校文凭老师坐镇的小学也不愿把孩子送到这个靠近家门,但只有高中毕业文凭老师教学的学校

  而家境贫寒没得选择下被送过来学习的孩子,除了学习还要花费打把的时间帮家里人干些能为活,又有几个人能安心学习?

  所以这样的学校只会越来越落落魄

  这也是为什么沧海横流学院每年都要给圣墟大学府供奉一大笔灵石的缘故

  请来这些花瓶学员做老师,冯管你这学院教学能力强不强,大家一听这里的老师是金丹强者,就是挤破脑袋都要把自家孩子送进来了

  这很无奈也但很现实

  …

  “今天奈老师不是带我们去野兽林历练么?”

  元辰看着父亲的样子开口道

  “野兽林历练能有什么好处?难道还能是边界里跑出圣兽幼崽让你遇到了?”

  去年听说另一处山城学院里的一个学员机缘巧合下与一只从边界里溜出来的圣兽幼子结了血脉契约,改换体质一飞冲天并且被天机大学府看中带走

  而那个学院也被天机大学府重重奖励了一翻,更是安排了了一位元婴强者坐镇学院,为学院教学千年

  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元宵可谓是羡慕嫉妒恨啊,可惜圣兽幼子溜出边界并且与人签订共生契约这种好事在祖星里一纪元(亿万年)就出现过几次罢了,他除了嫉妒还能怎么办?难道还要让自己的学员跑去边界碰运气不成。

  “这种好事我倒想遇到,不过你还不知道你儿子么?就一个普通人罢了哪有这种福气”

  提起这件事元辰也是对那个走了狗屎运的学员羡慕不已啊

  “哦,不是这样都话那野兽林那边还能有什么机遇?”

  “是这样的,奈老师今天在野猪林里找到了一个拥有特殊体质的天才准备在学院里休息一晚,明天再带回圣墟大学府,您老也应该知道特殊体质的天才代表什么吧?”

  “如果我们现在能交好他,那么等他将来有所成就,我们请他来坐镇我们学院一段时间应该不难吧!”

  …

  “什么!这事千真万确么!!”

  特殊体质天才罕见无比,哪怕最差的特殊体质未来最低成就也是金身强者!

  所以听到这个消息,元宵不敢相信这种好事会让自己遇到,激动得抓住元辰的胳膊想要再确认一遍

  “是真的,那个天才还是个四岁多的小孩子,刚刚奈老师就带着他和他的亲人到沧海横流学院的客房去,今晚过后他们就要离开了,我们可要抓紧时间了!”

  “可是我们要怎么做才好呢?”

  打关系这事说难不难,说简单不简单,一时之间元宵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爹,我在回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好怎么做了,只要您同意,我有百分百的把握和他打好关系,而且日后就算我们不请,他也会来我们这看看!”

  “快说说看,你打算怎么做?”

  “我想过了,他的亲人就算跟着他到大学府也只能被大学府安排在就近的城镇居住罢了,就算能修行也只是给一本修行功法让他们自己琢磨

  如果我们能将他的那一百来个亲人留在学院,他以后能不回来看看么?

  而且我已经和他的亲人甚至父母旁推测敲过了,对于他们来说其实在哪里修行都行,如果我们给的待遇比圣墟大学府的好,他们也是愿意留在这里的!

  至于那孩子的父母,在听我说了铭牌通讯功能可以让他们随时随地交流,而且如果想去圣墟大学府看一凡仙来回费用我们全包了之后也是决定如果我们给的待遇够好就呆在学院里修行!”

  元辰说的的确千真万确,儿子的成熟让一凡仙的父母早就习惯了放养,所以只要每天能见见面就好了。

  而身份铭牌如同我们现在的手机一样具备视频通讯功能,让两人少了一份牵挂,再加上通过传送阵前往圣墟大学府来回也不过半天时间,费用又有人包了

  还很年轻的他们自然就没必要天天盯着一凡仙寸步不离了,他们也想在修行路上走得远一些,所以如果沧海横流学院的待遇比圣墟大学府给的待遇好,他们自然是愿意留在这里修仙问道。

  “这,你容我想想…”

  要供养一百多号人修行对于沧海横流这本就不富裕的学院来说还是很吃力的,每年收取的学费加上学院运营赚取的收入,拿来供奉给圣墟大学府后所剩的并不多,再加上每年还要投入不少钱维护学院设备

  如果还要无偿的给一百多号人提供资源沧海横流学院真的是吃不消啊

  夜明阵下,明亮的房间里父子两人陷入了沉静

  元辰在等待着父亲做出抉择

  而元宵在犹豫,自己该不该将学院经年累月积累的微薄应急资源拿来博这一场机遇

  修行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他不敢确定一凡仙能不能顺利的晋升元婴甚至金身,他害怕一凡仙为了修行而赚取学分并在执行学府任务中一不小心陨落

  而如果他选择了这一博,但一凡仙却中途陨落,他却是不能终止给他的亲人的供给

  如果被其他人知道,这会让自己的名誉扫地,我会让学院的名誉扫地

  一旦选择博弈,自己就要给这批人源源不断的提供资源(他们的后人就不用了,这是修行界的规则),除非学院办不下去为止!

  所以他犹豫不决,成功了学院毕将更近一筹,其他城市一些天才听说这里有元婴甚至金身修士教学,立马就选择来这边入学了

  不说能学得多好,至少能看看元婴甚至金身修士也好!

  修行是很困难的,这座城池如今除开拥有金身修为的城主外,修为最高的就是他这个金丹初期罢了

  金身城主也只是开辟城池时留个名号在这里罢了,本人早已云游四海不闻音讯,如果不是城中城主印记还在,大家都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呢。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