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柯南世界的小奶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2章:剑道比赛

柯南世界的小奶狐 浅夏涟漪 3531 2019.09.22 20:39

  大阪城中,浪花中央体育馆。

  这里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高学的剑道高手,因为此时正在举办全国剑道大赛。

  剑道,在日本算得上全民运动了。由此产生了无数种大小不一的比赛,当然最令人瞩目还是近畿剑道大赛了。

  这使得不仅是参赛选手过来,同来的还有拉拉队的学生。原本古色古香的大阪城一下子涌进了过多的青春气息,到处都是各式各样校服的高中生们。

  今年比往年有所不同的是,大学的剑道比赛也在这座会馆同时举行。这使得,这场盛会更加浩大。

  ……

  “唉!今天的大阪可真堵啊!早知道就不走这条街了。”副驾驶座上的毛利大叔已经忍无可忍了,直接就开始嘟囔起来了。

  “爸爸!”小兰怒目圆瞪,吓得他脖间一冷。“对不起啊,安室先生。我爸爸他……”

  “没事的,小兰。”安室笑的十分温柔,急忙安慰起她。

  后座的苏月璃双手环胸,目光阴测测的瞥着他道:“大叔,你醒醒吧。这条路是唯一通往浪花体育馆的一条路,再堵也得受着。”

  “对对!”大叔连连点头,面临一大一小两位美女的敌视,他也受不了啊。

  车内一下子陷入寂静,大叔想要在说什么,透过后场镜看到两对不善的眼神,只能安分的闭了嘴。

  “唉,悲催啊!”这句话也只能在心里吐槽了。

  汽车在车群中穿梭,希望能够准时来到了浪花中央体育馆。

  另一边。

  家属座椅席上,和叶叽叽喳喳的和服部妈妈聊着天。

  即将上场就是服部平次了,可是他却被一群女孩子团团围住。“啊!”和叶刷的站起身,一激动就冲到了场内。

  “我说平次,你是谁……”和叶抓住‘服部平次’的胳膊后就发现,事情有些不对。

  因为,他的胳膊太白了。

  和叶一把将他从女生包围圈里拉了出来,看到袖子下面的肤色不由得愣了一下。

  “你不是一年级的吗?怎么穿着平次的护具?”

  男生尴尬的笑着,“是服部学长让我这么做的,因为他说在准决赛前还不需要派他上场。那些学校只要看到这身衣服,就会吓到他们了。

  不过学长实在太出名了,那些女生看到护腰上的名字就通通跑过来啦……”

  他越说越尴尬,脸色不由得跟着涨红起来。

  “是吗?”和叶总算有些气顺了,继续追问道:“那么平次人呢?”

  “我想,”他额间冒着冷汗,小心翼翼的解释道:“我想服部学长应该在洗手间吧,因为他刚才往别馆那边去了……”

  和叶拳头握紧,浑身冒着怒火一步一步向着别馆走去。

  呵呵,平次!

  那个伪装成服部平次的男生,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还好,他没有这样的女朋友,不然后半辈子要怎么活啊。

  洗手间里的服部平次,再次和堵在路上的柯南取得联系。

  “duang!”他感觉头部受到重创,抬头望去吓得他差点直接摔倒在洗手间的地板上。

  他左右张望,这里的确是男洗手间啊。

  可是,和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一定是自己出现的幻觉,可是头上的伤痛时刻提醒他这不是梦。

  “和叶,这里是男洗手间啊!”服部平次尴尬的挂掉电话,推开厕所门走了出来。

  旁边不少来来往往的男同学,羞红的脸偷偷的向这边张望。

  犀利啊!女生居然跑掉了男洗手间里。

  ……

  “你闹够了没有?”厕所门边,几个穿着剑道服的人围在一起,对面是一个喝的烂醉如泥的男人。

  “没办法啊,谁让我即将入职的公司倒闭了,前途可以说一片黑暗,不喝酒能怎么办?”醉醺醺的男生破罐子破摔,有些无赖的瘫坐在地上不起。

  “混蛋!”站在他对面的面容狰狞的男生,直接气的想要上前揍他。“喝酒也要考虑时间跟地点吧,这种时候……”

  “算了算了,反正离比赛还有一个多小时……”旁边好像是他们同伙,那是一个圆脸的胖子劝着说道。

  “不过,”另外一名瘦高个子也跟着附和道:“垂见,你就在这里醒醒酒好了。”

  说完还不忘,拉着其他人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那名叫垂见的醉酒男人,睁着迷茫的眼睛幽幽开口收到:“你们就不怕我供出那件事吗?”

  “你在胡说什么?”几人正准备离开,却被他的话语留住了脚步。其中一人转头脸色大变,直接怒斥道。

  “哈哈,”垂见冷笑起来,眼神中尽是不屑。“我跟已经确认就职关系的你们不同,我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那人缓缓走到他面前,“如果你不想比赛的话,我们依然可以派三年级的队友代替你参加。”

  “哼!专门骗别人女人的人,可真是会说话啊。”垂见冷笑嘲讽道,丝毫不给那人一点面子。

  “鬼扯!”高硕男人居高临下,目光阴寒的盯着他说道:“那个女人明明是自己要离开的,我看你应该好好想想,你这个丧家之犬该怎么规划人生未来吧。”

  说完,他不宵的上下打量看他一眼,直接让坐在地上的垂见怒火丛烧。

  “等着瞧,我一定会杀了你。”

  刚刚从尴尬的洗手间出来的服部平次他们,被眼前的争论场景吸引住了心神。服部呆愣在那里,安心看了一场闹剧。

  “你在发什么呆呀?快走啊!”和叶在一旁催促道。

  也对,现在最重要的是摆脱这个凶巴巴的女人,还有就是养精蓄锐面对他最大的敌人,冲田总司。

  那个和他另外一个对手长得有七八分相似的高中生剑道高手,同时也是让他去年惜败的上一届冠军。

  不过,没过多久他就被打脸了。

  别馆里,服部平次急匆匆的跑进一个仓库。因为他听说,有人满头是血也不知道有没有呼吸瘫坐在仓库里面。

  可是,等到他们到来时,仓库里面空无一人。就连鲜血痕迹也没有看到,这样服部平次疑惑不解。

  游泳池旁的浴室里,温热的水流哗哗作响。

  地上的水面,被他们正在寻找的垂见鲜血染得通红。此时那人眼睛睁的老大,似是在倾诉临死前的不甘。

  服部站在旁边,看着被温水不断冲刷,在腾腾雾气里显得格外狰狞的那具尸体。

  “没救了,他已经死了……”上前关掉水龙头好检查那人情况,服部面色凝重说道。

  刚刚明明他们在别管仓库里发现尸体,短短的十几分钟后却又跑到游泳池旁边的洗浴室里。这件事情,也太过匪夷所思了。

  别馆的出入口,可是有不少剑道社的同学正在那里用午膳。如果有人搬运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出来,应该会立即引起骚动啊。

  可是,现在尸体已无声无息出现在这里,这太过诡异了吧。

  “平次,准决赛只剩下一个小时了。你不老老实实的吃便当,又跑到这里做什么?”和叶急匆匆的跑过来,激烈的运动让她整个人气喘吁吁。

  “吵死人了,”服部指了指浴室那边,“都有人死了,我根本没有心情去参加比赛啊!”

  “死了!”和叶面色一僵,她怎么觉得平次和毛利大叔一样是个瘟神啊!

  难不成这个世上真有死神吗?她上下牙齿不断地打颤。脑海里不断念着辟邪,散去等咒语,不断告诉自己这是一个科学的世界。

  “喂,你那是什么眼神啊?”服部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可是,你的比赛……”和叶缩着脖子,不甘地问道。

  “事情没有搞清楚,我哪有心情管比赛的事情啊。”

  “对了,”和叶突然灵光一闪,笑着开口说道:“你不是说工藤新一要过来这里吗?你可以打电话让他过来帮忙啊。”

  “对呀,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服部一脸惊喜,急忙掏出手机,开始拨打柯南的手机号码。

  “对对,就是这样!”和叶点头在旁边附和,“根本不用你伤脑筋啊,他肯定三两下就帮你解决了。你只要专心比赛,命案的事情就交给他处理吧!”

  服部越听越不是滋味,他怎么觉得这句话十分刺耳。

  停下了按键的手指,脸色阴郁的说道:“你给我听清楚了,不准你告诉他这边的事!听到了没有?”

  和叶浑身一僵,她感觉自己的耳朵都要被平次这句话,差点弄出耳鸣来。

  服部被和叶刺激的脸色一横,决定自己要在工藤赶来之前独自把案件解决了。

  “啊?!”和叶没有想到,自己的话起了反作用,反而激起了平次一较高下的心。

  都怪你多嘴,这下好了吧!平次决定去办案了,那么后面的准决赛该怎么办呢?

  “啊?这怎么办啊?”

  “准决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果然,在和叶把平次要去解决那边的命案时,社员们一个个哀嚎连连。

  服部可是他们学校的主将,同时也是他们争夺冠军的希望。现在,缺了他,难不成今年又成了陪跑的炮灰不成了。

  看到旁边的冲田总司,已经在做最后的准备了。

  难道,他们真的没有一点获胜的机会了吗?

  “不,我们还有机会。”和叶对着他们不断打气,最终把目光落在那个流着冷汗的一年级社员身上。“没办法了,我们只能靠自己拼命争取胜利了!我一定要好好挫挫那个推理狂的锐气!”

  旁边的社员们急忙擦拭新冒出的冷汗,一个个忧心重重无语凝噎。

  怎么办?该怎么办才好啊?

  另一边。

  柯南的手机只响了一声,便被对方直接挂断了。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服部平次那边在催人了。他哀怨看着被堵成车流的大街,不知什么时候自己才能赶到会场那边。

  望着远处近在咫尺的浪花中央体育馆,可惜道路被堵,车辆如同蜗牛爬一般慢吞吞。

  苏月璃运起灵气,全身的神识一下子溢散了出去。

  又有命案了!

  果然有他们几人要去的地方,很大可能会有意外发生。只是,平次似乎想要独自解决,这下子就更有趣了。

  苏月璃瞥一眼无聊看向窗外的柯南,嘴角露出一抹淡笑。

  “柯南,说不定等你到了那里,会有一个大麻烦在那等着你呢。”苏月璃小声和柯南说道。

  “呃?”柯南看着对方神秘的笑容,他莫名其妙的身体发寒。鼻尖瘙痒,一个喷嚏打出。“阿嚏!”他擦了擦鼻子,难道会场那里出事了吗?不会又是,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柯南突然有股不祥的预感,扭头看一下那座雄伟的建筑。突然觉得它如同巨兽的大口,等着他去填食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