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柯南世界的小奶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0章:柯南的眼泪

柯南世界的小奶狐 浅夏涟漪 3714 2019.09.11 18:45

  一楼最左侧的房间内。

  服部平次他们重回现场,分析三人案发时的动作和动机。

  走到房间中央,环视四周一圈,最后拉开窗帘站在玻璃门门口。

  “一开始窗帘是敞开的,会不会用钢丝固定在栏杆上,让他一拉就可以把传来打开的,人在远处一样可以。”服部小声呢喃。

  “绝对不可能!”柯南声音从身后传来,服部和苏月璃互视一眼后,一起转身看去。

  只见柯南斜倚在门框边,脸上却看不出任何情绪来。

  “案发后,我就立即查看了他到过的房间。窗帘没有取下钢丝的痕迹,栏杆也没有拉扯钢丝摩擦的痕迹。

  当时最靠近凶案现场的,是在雷先生,但是按下开关后循着楼梯往上爬,到达凶案现场至少得花十秒钟的时间。雷的左膝盖曾经受过伤,所以绝对不可能在三秒内行凶。

  至于麦克呢,他的阿基里斯腱拉伤,正在做复健。里卡脚程本来就慢,所以他们三个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行凶的。”

  柯南脸上慢慢浮出笑容,与其说是在说服他们,不如说在说服自己罢了。

  服部眉头越锁越紧,苏月璃也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我说工藤,你今天很不对劲。”服部一下子贴近柯南,那张脸猛然放大,不放过柯南脸上任何表情变化。“你平常对这种不在场证明含糊的家伙,早从各方面提出质疑了。”

  “呵呵!真爱粉罢了。”苏月璃扶额吐槽,“柯南已经有点脑残了。”

  柯南身子一僵,如同受惊的小兔子连连后退,直到撞到房间的储物柜上。

  服部平次原本绷紧的脸上这下露出抹笑容,柯南郁闷的看向其他地方。

  真…爱…粉?还脑残。特么的,他只想说我们不约。

  壁柜被撞出一条缝,露出里面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

  拖把?柯南抓起拖把,抬头看向紧盯着他的两人。

  “我说工藤,这下子就有可能啦!另外两个也许无法行凶,也许他只要习惯了使用那个玩意,就能从远处操作房间里的照明。”

  柯南脸色依然没变,真是眸底多了丝异样。转头看向他们,笑着说道:“你在胡说什么啊,他身上根本就没有那样的东西。”

  “那么小的东西,不是想带几个就可以带几个。”服部也有些恼火,严肃的看着他。

  “你少胡说,”柯南脸上浮出愤怒表情,怒目圆瞪瞪着服部平次。“我一定会证明这一点,你等着瞧好了。”

  说完,抛下手中木杆,直接冲出了房间。

  柯南?服部脸色阴沉,看着柯南越走越远。

  “你不去帮帮他吗?”苏月璃走到服部身侧问道。

  “不,他根本不需要。”服部轻笑一声,“相信他一定会解决的。”

  苏月璃听到他的话,眼里泛起一股笑意。

  看来……好基友果然最了解好基友啊。

  ……

  柯南再次出现后,脸上的低沉怎么也掩藏不住。看着一身低气压的他,苏月璃忍不住微微屏息,担心他一下子爆发出来。

  “服部,我需要你的帮忙……”柯南略带低哑的嗓音,让他们本能的同意了他的要求。

  时间越来越晚,宴会厅里的雷等人早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警官,我们可以先回去了吗?”雷对着大陇警官问道。

  “这个……”他迟疑了。

  “没关系了,大陇叔。”服部开口打断了他的话,转而笑着说道:“他们三个人身上,不是没有测出硝烟反应吗?”

  “可是,平次啊……”大陇再次犹豫。

  “在这之前,我倒是有点事拜托你们三位。”服部笑的十分神秘。

  “呃?你有事要我拜托我们?”他们互视一眼,一脸疑惑的问道。

  “没错!但是只有你,雷。”

  服部星眸低垂,脸上的笑容多了份危险。

  “Me?”雷脸上迅速划过一丝慌张。

  “不瞒你说,现在正有个人等着想见你。”服部扬起嘴角一抹笑,看着他说道,“这件事就拜托你了,那小子可是你头号球迷啊!”

  楼上,雷刚刚走到门口,就被屋内的情形给惊吓到了。

  他迅速环视四周,没有发现有人在这里。

  “这是谁搞的?”他英俊的脸上涌出恼怒,快步走到门口怒道。

  “对!”

  雷慌乱中转头,看向楼梯上方的发声处。

  “这个方法实际上很简单,其实只要先将客房的大门打开,在将洗手间的气窗抽掉。利用气窗和拖把,就可以制作即便是从二楼也可以打开灯的装置。

  接下来,只要将准备好的足球从这个楼梯上往下踢。”

  声音刚落,楼上变成了噔噔的物体落地声。

  雷神色慌张,看着那个足球从楼上跌落,缓缓撞到门口的拖把上。拖把倒地,气窗板直接正在电源开关上。

  灯打开了!依如柯南预想的一样。

  “至于落地窗的窗帘,只要事先拉开。在外面看来,我们都会以为是你亲自走到客房里将灯打开的。”他的声音再次传来,雷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镇定自若。

  “没错吧,雷!”柯南走到楼梯拐角,居高临下地看着下方。“就连我这个小孩子只要多练习几次做得到,对于踢中锋时被誉为足坛自由之神的你,想必就算蒙着眼睛也能做到吧。”

  雷脸色不明,他不敢相信破解自己手法的只是个小孩子。

  “这样的话,即便是在二楼你也可以一边把灯打开,一边可以把等在那里的报社记者杀掉。”

  “哦!这事可不能开玩笑……”雷偷偷松了口气,面对小孩子而且还是自己的粉丝就简单多了。

  可惜,事与愿违。

  “你的计划我已经全部想通了,”柯南直接打断他的话,淡扫一眼他继续说道:“你设下陷阱的这间房间,原本应该是第二顺位就可以打开灯的房间。而你却先走到二楼去完成其他房间,一边踢下足球一边用枪杀死早已等在那里的报社记者。只要爬下楼梯,装出听到枪声大为震惊的表情就可以了。我说的应该没错,雷!”

  雷恍然大悟,迅速收敛受惊的心神。

  “非常好!不过,小朋友,你似乎还忘了一点。里面有个错误,就是在我开灯之前到听到枪声之间,只有不到三秒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我又怎么可能会杀人呢?”他干笑掰着手指,一一说道:“我还要踢球,还要敲艾德的门,另外还要等他开门。三秒钟时间根本不够用啊……”

  “你不是踢球后才去敲门的!”柯南再次打断他的话,“而是敲了门之后才来踢球的吧?”

  柯南星眸对上雷慌乱的眼神,一切都再明显不过了。

  “可是我有开枪的话,火药不就……”雷再次狡辩道。

  “警方检测硝烟反应,只有会在外套领口附近。顶多会再检查长裤,几乎会很少检查衣服的内侧。你在行凶之前,先脱了外套。开枪时的火药,只会喷到上衣和长裤上。你只要在伸出窗之前,将外套穿上。在回到房间等待的时候,换到上衣跟长裤,警方根本查不出硝烟反应。

  足球你只要用针泄了气,藏在上衣口袋里面就可以了。至于这根针,我就是在你上过的洗手间里找到的。”

  “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雷低头看向柯南,他现在可不敢小看这个小鬼了。

  “其实,艾德早已经表明凶手就是你。”柯南脸上的哀伤再也掩藏不住了,他神情低默继续说道:“艾德右手手指的姿势,是吃寿司才有的动作。至于他左手的那条皮带,指的是band,在寿司店工作人员都习惯用暗号来沟通。在店里的菜色里,band所代表的就是8号这道菜。而这个暗示,就是他在临死之前只充你雷卡提司就是凶手的死亡信息。”

  雷心底更慌了,脸上开始阴晴不定。

  “说来真是讽刺,我原本想证实你的清白,没想到越是查证越找到更多证明你是凶手的证据。”柯南嘴角扯出嗤笑,神情变得格外低沉。

  “boy,你刚才所说的证据,完全没有一样是确切的铁证。”雷故作轻松,丝毫没有被柯南的气势压倒。

  “不,还有鞋子。”柯南没有转头,“你使用的是左轮手枪,硝烟会以枪身为中心放射状散开,鞋面也难以幸免。我想你应该还没有换鞋子吧,可以算得上是铁证了。”

  “啊?”雷脸色一瞬间崩塌,但看到柯南一直背对着他又给他增添了一份机会。

  “你快去自首吧!你去找警方自首,就算是我求你了。”柯南眼角滑落一滴晶莹的泪珠,在灯光照耀下七彩斑斓甚是好看。

  一楼偷偷用神识关注这里的苏月璃,不由得呆愣出神。

  工藤!要自己崇拜的偶像离开足坛,是不是很痛苦啊。

  雷思绪万千,脸上表情不断变化。最后,他下了决定道:“I' sorry,我不能去自首。我如果被捕的话,我的球迷还有家人,都会非常非常难过的。我会依靠你的忠告,把这双鞋子擦干净。”

  说完,他就慌慌张张想要离开这里。

  “等一下,”柯南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计划,只听到柯南严厉的说道:“你该坦诚的,应该不止是这件事吧!对不对呀?欧洲的钢铁要塞——雷·卡提司。”

  足球从柯南怀中掉落在地上,只见他摆出射门的姿势。足球直接从房内弹出,冲着雷脸部射去。

  雷摆出守门员的架势,可是右腿关节的疼痛让他根本没有办法行动。强而有劲的力道,让足球擦着他的脸部飞驰而去。

  “怎么,你是怎么了?”柯南慢慢靠近他,“刚才那一击球,普通高中生都能踢出,对你而言应该单手就可以接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啊?你回答我!”

  柯南大喊出声,把压抑心底的困惑大声的喊了出来。

  “你是怎么知道的?boy。”雷似乎放弃了,“你怎么知道毒品把我的身体搞垮了。”

  “不停的打哈欠,还有关节的疼痛,是服毒的最明显症状。你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没有按照你左膝的旧伤,反而按着右膝的时候,我就已经注意到了。

  看来那个报社记者所说的,你当初表现是……”

  “不,你错了!其实我最早开始注射毒品,是在丑闻厘清之后。那篇莫须有的报道,居然叫我老婆逼得自杀。我为了对艾德报仇,就在心里拟定一个计划。先让他怀疑我继续有服药,引诱他到我老婆的故乡日本来。也为了摆脱失去心爱的妻子,我才会…我只能够依赖毒品。”雷痛苦抓着额前头发,脸上尽是悔恨。

  “STOP!即使人生中艰苦难当,都不该是你服毒与杀人的借口。输家就该甘于收到红卡!”柯南神色慎重,看着瘫坐在地上的他。

  “没错,我输了。一个球员,我输了这场比赛,也该是退场的时候了。”雷怅然淡笑,艰难的从地上爬起。“不仅仅是为了心爱的妻子,也为你这样的球迷。”

  服部和苏月璃看着雷缓缓走向大陇警官,他们都知道这是这个八号球员最后的一场比赛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