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温情以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失格

温情以待 刘雅辛 1188 2019.05.09 19:03

  人之失格,乃丧失做人之资格,亦是日人太宰治所写,徒有伤感之意。

  太宰治之一生,可谓世人之绝有,故所写之文,亦带人生孤寂之意。

  而探究人性之善恶,剖析自我内心,其文常有敏感、细腻之见,而被日人尊为日本现代文学之母,便是文风之所极扬了。

  初识太宰治之人,便是友人所推荐之书,恰好网上亦有此书,遂购而彻夜通读。

  读之初见,大为奇怪。可《人间失格》之文,初读为怪人,但转念而思,太宰治必有深意。

  再读,有所会意,人生于世,常有悲欢之感,若太过感伤,太过欢悦,会有离病之状,与之人交,均与他人所怪也。

  此为太悲太乐之病也。

  而观失格之文,为敏感柔弱之人,常有此情也。

  而太宰治为何而作此文?而放逐自我生命,从而走向终点。由开始的柔弱,慢慢欢喜,再毁灭,故而太宰治百年以来,颇为争议。

  此文虽以大庭叶藏之一生,而行文。但似有作者自我之投影,说是自我人生所述之书,亦不为过。

  然自我所观,太宰治之心虽为哀淡,隐隐之中,有超出之趣味。且在悲欢之间,悲亦所重,但悲中并不绝望,还有一股勃勃生机,便是后记所为,便可看出此点。

  然而失格,意为丧失做人的资格,可人之为人,又何有此言呢?此为太重视以往之事,而不断回想过往之过客,亦有悲欢。不过对于太宰治而言,非是成人之心,而有一颗孩童之心,触摸这那一抹温暖,却有害怕失去。

  所以便有文中之语:“懦夫,连幸福都害怕,碰到棉花也会受伤。”此句便有似伤似怜之意,而看句中,还是有一股希望,虽然有自暴之意,但还是希冀着。

  所以太宰治是一个矛盾的人,不,应该说是世人都是如此。

  世人,难道不就是自己眼中的人吗?尽是如此,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而不顾他人之利,这难道不就是所谓的世人吗?

  这是太宰治所理解的世人,也是我所理解的世人。我在文中看见了他,他并未瞧见我,只是偶尔听到一些言语在他的房间不时响起,那是一种同情,也是一种敬仰。

  而之《失格》一书而成,人亦逝于九泉之下,虽不知后世语,也有快然解脱之心,便是我所希望着了。

  不过,生死之间,人皆有不同之见。我偏不喜太宰治放逐自我之生活,既然后记之中亦有生气,而自我寻死,为其怪也。

  而察日本之风气,以死为独特之美学,如菊花般而逝,只留几片残叶,倒是我所无法理解的事了。

  而观太宰治之一生,似受家庭影响颇深,而后几次自杀,均未死。而在自杀途中,一女而逝,便是他终生所无法忘却的。

  也许,他已想过如何了结自己的一生,想为自我赎罪。

  但既然写书供世人以观,应该也有一种教化之意。所谓的人间失格不过只是一句自我放弃之语,并非不能为人,我想太宰治之语,应是如此。

  人间冷暖很难说清,常有悲喜,亦有善恶之为。但人既然为人,那便好好地做好一个人,这是太宰治所希望的。

  也是我接下来,所想做到的,便是在这人世之中,好好的做好,应该被称作人的东西。

  斯人已逝,其文百年流名于世。余自读此书,常怀念此人,今日作文,以纪念此人,望太宰治泉下之灵勿怪。

  人间失格,便是世人之悲欢之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