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温情以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错爱(三)

温情以待 刘雅辛 2113 2019.06.01 23:40

  诱惑

  一、

  “这里倒是别致,不过不太符合你,我说的对吗?”

  “你这人倒是很奇怪,符不符合我,跟你有什么关系。”女子喝着酒,满脸已是红霞,似有些醉意,可又保持着清醒的样子。白轩在一旁瞧着,却也不应答,脸上忽然起了笑意。

  “不准笑,我讨厌你笑!”女子厌道。白轩自讨没趣,也只好故作姿态,一旁喝着酒,一直等待着。

  女子瞧着白轩的模样,笑了起来,“喂,你这人真奇怪,刚来的时候,总是劝我不要喝酒,可现在又让我喝酒,你说你是不是很奇怪。”女子缓缓靠近白轩,双眼看着他,打了一个酒隔,令白轩顿时不喜。

  “我说你这人,还是一个姑娘家,可现在做的事情,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你的身份了。”

  “要你管,你们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你是这样,杨悦也是这样,我讨厌男人。”说罢,从桌上拿起一杯酒下肚,女子脸颊也越来越红,如莲花般,开出一抹晕红,不过频频在白轩眼前失态,白轩倒也对这女子有了几分同情,多了几分怜惜。

  或许,男人最为喜欢地,便是那天真而又带几分俏皮的女子,不显得人妇般妖艳,也不似少女般青涩,介入此中,极为惹人怜爱。

  “好啦,不要再喝了,女孩子喝这么多酒干嘛?就算是失恋,哭过几场,也就罢了!哪有人像你,整天要死不活的。”白轩一手夺过,冷冷言道。虽是带有几分嘲弄,却也令人听出宽慰之意。

  “你干嘛!疯子,我不要你管我,快拿过来。”女子起身,摇摇晃晃地,倒在了白轩的身上,白轩不禁苦笑。

  “这丫头,也不知杨悦是怎样伤了她。”白轩瞧着那模样,哑然失笑。转身看着酒吧之中的人群,带了几分沉重。将女子抱着,缓缓走出了酒吧的大门。

  二、

  女子醒过来时,用手抚了抚头,似醉意正浓,未怎样清醒,忽然,她发现自己睡在一张大床之上,顿时大叫起来。

  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进,随即大门一阵摇晃,一人出现在眼前。

  “怎么了你。”白轩很是不解,刚传来的声音,也太大了一点,不知情的人以为他在房中做了一些令人难以启齿的事。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我怎么会在这里。”女子似有些慌乱,将身体包裹在被子之中,低着头,有点要哭出来了。

  “我,我能对你做什么?你醉得要死不活,我能怎样办,手机也没电。问你,却又睡得像头猪,你说,我能怎么办。”白轩很是无语,心想:“我要是那种人,今天你还起得来,那不见鬼了。”

  “我,我昨天晚上,真的……,你没骗我。”女子说着,脸上又起了一阵晕红,忙低着头,不敢再看白轩。

  “嗯嗯,快起床,昨天把我约出来,不只是找我喝酒吧!”白轩说着话,转身离开了房间。

  白轩坐在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一本杂志,慢慢看了起来。不知为何?他翻了一两页,丢在了一旁,却意外想起那女子醉酒的模样,嘴角已然有了几分幅度。

  这时,一阵门响,他忙拿起杂志,翻了起来。

  “白轩先生,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白轩看着眼前的小丫头,心中一喜,脸上却是正经无比,“无妨,幸亏你遇见的是我,不然,后果有多严重,知道吗?”白轩教训着,那女子不好意思,双眼躲开了白轩的注视。

  “我下次不会了。”女子言道,有点底气不足。

  “还有下次,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我这不是第一次嘛!你大人有大量,放了我这一次。”

  “咦,不对啊!为何我要这样,他以为他是我的谁啊!”女子心想着,看着他的样子,心中有种莫名地欢喜,先前失恋的感觉,也并无那般痛了。

  “你是不是有点喜欢我!”女子闪着大眼睛问道。

  “你想多了。更何况一个刚失恋的人,又怎会有如此快的速度复原了。你脸皮太厚了一点吧!”

  “你脸皮才厚咧,我才不像你,你一定是一个老处男,从来没和女子牵过手。对,就是这样,老处男,是不是啊!”女子笑着,却很快笑不出来了。

  她愣住了,嘴唇传来一阵温软,不久,便冷却了。

  “如何,老处男的滋味如何?”白轩笑着。

  “你,你好无耻。”女子怒了,不过那炸毛的模样,在白轩看来意外可喜。

  “流氓,大流氓!”女子还是那般,白轩有点享受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昨天匆匆而来,也没来得及问,也不清楚。”

  “我叫什么名字,关你屁事,你太过分了,我还从来没有跟人接过吻。”女子有点委屈,声音也软了几分,先前的张牙舞爪变得楚楚可怜,似勾起白轩心中别样的想法。

  “好啦!是我不好,我不也是初吻。这样好了,你也不亏。你先不是说我是老处男,现在你该相信了吧!”女子笑了起来,脸上两个小酒窝隐隐而现,“那有你这样的人。”

  “我叫夏浅,知道了吗?夏天的夏,浅色的浅。”

  “夏浅,很好听,这个名字很适合你。”

  三、

  “白轩先生,你真的要对付他。”

  “当然,莫非你舍不得他。”白轩有点吃味了,不过对面的女子并未理解他的意思,反而有点担心。

  “莫非,你还是放不下他。”白轩问道,不觉中,语气重了几分。

  “当然不是,那个渣男,我怎会担心他。我恨不得拔他的皮,喝他的血,……。”夏浅口中越来越过分,白轩不觉好笑。

  “真是小丫头,也不知道杨悦是如何把引?不过,估计他也下不了这手,摆明还是未长大的孩子。”白轩心中暗想着。

  接下来,该是如何把握机会,给予致命一击。

  杨悦不由打了个喷嚏,对面的女子躺在床上,笑了。

  “怎么?又是哪位千金大小姐在想你?”

  “当然是你了,时间还早,再做一些别的什么吧!”男子看着那女子,扑了上去,满室皆春。

  时间似有点不太惹人喜欢,悄悄地过去了。窗外,天空已是一片黑色,只是城市中的点点曦光,撒在这夜幕之中,尽数埋藏了多少人的过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