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新红楼梦之黛玉重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八回 怕抽查宝玉装病 揭赌局惜春进言

新红楼梦之黛玉重生 蝼蚁神龙 1804 2019.04.16 06:09

  麝月也发现宝玉这个二货根本就无心看书,笑指着书道:“你暂且把我们忘了,先把心思放在她身上吧。”

  话犹未了,突然芳官从后房门跑进来,口内喊说:“不好了,一个人从墙上跳下来了!”众人听说,忙问在哪里,然喝起人来,各处找找。

  晴雯因见宝玉读书苦恼,就算劳费一夜神思,明日也未必妥当,心下正要替宝玉想出一个主意来脱此难,正好忽然逢此一惊,即便生计,向宝玉道:“趁这个机会快装病,就说吓着了。”此话正中宝玉心怀。

  上夜人来,打着灯笼,各处搜找,并无踪迹,都说:“小姑娘们想是睡花了眼出去,风摇的树枝儿,误会作人了。”

  晴雯赶紧说道:“放屁!你们查的不严,怕得被责罚,还拿这话来支吾我们。才刚并不是一个人见的,宝玉和我们出去有事,大家亲见的。如今宝玉吓唬的颜色都变了,满身发热,我如今还要上房里取安魂丸药去。太太问起来,是要回明白的,难道依你说没有人不成。”

  众人一听都吓倒宝玉了,这可是老太太和太太的宝贝疙瘩,吓的不敢出声,只得又各处去找。晴雯和芳官二人出去要药,故意闹的众人皆知宝玉吓着了。王夫人听了,忙令人来探望给药,又吩咐各上夜人仔细搜查,又一面叫查二门外邻园墙上夜的小厮们。搞得园内灯笼火把到处都是,直闹了一夜最后当然一个人没有抓到。至五更天,又传管家男女,令仔细查一查,拷问内外上夜男女等人。

  贾母听说宝玉被吓,细问原由,大家不敢再隐瞒,只得回明。贾母道:“我必料到有此事。如今各处上夜都不小心,还是小事,怕只怕还有监守自盗的呢。”刚好那个时候邢夫人并尤氏等都过来请安,凤姐及李纨姊妹等皆陪侍,听贾母如此说,都不敢说话,心里也是有这样的想法的。

  探春见到机会,想着整理一下,于是站出来说道:“近来因为凤姐姐身子不好,管不得那么多了,这几日园内的人都放肆多了。先前不过是大家偷懒一时半刻,或夜里坐更时,三四个人聚在一处,或掷骰或斗牌,小小的玩意,不过为熬困。近来逐渐发展到开了赌局,甚至有头家局主,或三十吊五十吊三百吊的大输赢。半月前还有因为聚赌引起斗殴的事情呢。”

  贾母听到底下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忙说:“你既知道,为何不早回我?”

  探春比好说真正的原因,只好说道:“我想着老太太事多,且连日又不舒服,所以没回。只告诉了珠大嫂子和管事的婆子,训斥过几次,近日好些。”不过是借口罢了,那个大菩萨李纨因为李纹和李琦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又有了好退路,哪里愿意跳出来干这个得罪人又不讨好的事情?

  贾母忙道:“你姑娘家,哪里知道这里头的利害。你自为耍钱常事,不过怕起争端。殊不知夜间既耍钱,就保不住不喝酒,既喝酒,就免不得门户任意开锁。或买东西,找张觅李,其中夜静人稀,更是藏奸引盗的好时候,什么样的事作不出来?况且园内的姊妹们起居所伴者都是丫头媳妇们,贤愚乱杂,贼盗事小,再有别事,或关系名节也说不准的,这事岂可轻恕?”

  探春听说到这里,知道事情已经够大的了,不愿意再说下去,便默默坐会凳子上。凤姐虽未大愈,精神因此比常稍减,今见贾母如此说,回头令人速传林之孝媳妇、赖大媳妇等总管事四个媳妇到来,当着贾母训斥了一顿。

  贾母令即刻查了剧赌的人来,有人出面告密的赏,隐情不告者罚。林之孝媳妇等见贾母动怒,不敢徇私,忙到园内传齐人,一一盘查。虽大家互相赖一回,终隐瞒不足水落石出。查得大头家三人,小头家八人,聚赌者通共二十多人,都带来见贾母,跪在院内磕响头求饶。

  贾母先问大头家名姓和钱之多少。这三个大头家,一个就是林之孝媳妇两姨亲家,一个就是园内厨房内柳家媳妇之妹,一个就是迎春之奶妈。这是三个为首的,余者不能多记。贾母便令将骰子牌一并烧毁,所有的钱入官分散给众人,将为首者每人四十大板,撵出,永不许再入,从者每人二十大板,革去三月月钱,打发去干打扫厕所一类粗活。又将林之孝媳妇训斥了一番。林之孝媳妇见她的亲戚又给她丢脸,自己又被训斥,觉得很郁闷。迎春在坐,她的奶妈被打了,也觉好丢脸。黛玉,宝钗,探春等见迎春的奶妈如此,也是物伤其类的意思,便都起身笑向贾母讨情说:“这个妈妈平时不玩的,不知怎么也偶然高兴。求看二姐姐面上,饶她这次吧。”

  贾母知道这几个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奶妈玩不玩,不过是碍于迎春的面子不得不说这一句话而已,便道:“你们不知,大约这些**们,一个个仗着奶过哥儿姐儿,原比别人有些体面,她们就生事,比别人更可恶,专管调唆主子护缺偏向。我都是经过的。一直想要拿一个作榜样呢,恰好就遇见了一个。你们别管,我自有道理。”宝钗等听说,只得作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