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众神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众神系列 典玄 8744 2003.04.05 09:20

    

  不色山不知运转了多少周天,我感到浑身一阵的清爽,特别是脑神经舒服得就好象飘在云层上一般。

  我感到我的精神似乎又进一步得到了升华。

  这时,我身体已经蓄满了真元能,而且我知道了脑神经里的“精神能”应用多广,就取决于“精神能”的深浅。

  可惜我现在还没有时间来进一步的转化我的“精神能”,后天,“傲江族”的四霸天将在“特兰市”刺杀昌浩,而我的“精神能”对他们似乎没有威胁作用,为今只有进一步的强化我的特殊技能才能更好的付出我的一分力。

  只是,我除了自己创造的一招“能量球”比较见威力外,别的也没有什么特殊技可以应用的。当然和昌浩的双人合击技,只有我一个人是没有什么用的。

  而对于一些由“执教官”教导的武技应用方法,也没有什么好再琢磨的。因为那些的武技的应用就要看你的资质如何,对它们的体会有多深,能否把它们应用自如。

  既然没有什么可供修炼的,那只有再一步强化对“能量球”的使用了。

  “能量球”虽然威力较大,发出后的速度十分迅速。可它有一个最重要的弱点,那就是它在发出前需要很长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知道的人有太多的时间可以躲闪,还有可能乘机给你一击。

  那次对付塔尔明可以一击凑效,就在于他不知我有这一手,等他发觉的时候已经晚了。

  现在我的“能量球”已经不是秘密,可以知道防备的人太多。要想在武斗时使出,怕不是那么的容易。

  我把真元能再次的聚集在右手上,因为现在我的真元能运转方式已经从一道真元能变成了两道真元能的运转,所以这次聚集的“能量球”比那次对付塔尔明要快上许多。

  那这样是不是如果能够更快更多的运转出真元能,让它从丹田到手上的真元能更快更多,那聚集的时间就一定越短了。

  怎样才能越多的运转出真元能呢?

  两道的真元能运转比一道的更多还更节省时间,那如果可以再多几条的话岂不更那个了……

  我沉思着。

  可要怎么样才能再制造出来呢?

  想虽然容易,做只怕是不可能的。

  我观察着手心已经聚集的“能量球”,好一个漂亮个的发光体,看着手中正不住旋转的“能量球”,感觉手欲爆裂般的难受。我用力一甩,“能量球”夹着一道亮丽的光芒朝着崖边耸立着的一块巨岩冲射而去。

  就在“能量球”脱手而去的同时,突然想到如果“能量球”结实地打在岩石上的话,可能会引起很大的声响,也许会把空中警察给引过来,那将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我心里一动,手不由的朝另一边挥了出去。可是“能量球”早已经飞了出去,收也收不回来了。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能量球”虽然是收不回来,可它随着我手里一挥竟然稍微的改变了方向,心里似乎也闪过一道灵光,我捉摸到一点的灵感。

  而这时“能量球”在“轰隆”一声巨响后,爆闪出耀眼的白光,已把巨岩完全摧毁。

  巨岩化做千万块碎片在尘风中飞扬。

  “能量球”的破坏性确实巨大。我看着眼前的飞扬的尘土岩石碎片,“能量球”又比上一次的更大了些。

  脑海里使劲想着捕捉刚才一闪而过的灵感。刚才似乎想到了一点什么东西,是什么呢?

  对了,我想起来了。

  我再次的在手中聚集起“能量球”,这次,我聚集的“能量球”并不是集的特别大,而是象一个巴掌大的小圆球体。

  我把“能量球”发了出去,“能量球”迅速的急射而去。

  我这次发出的“能量球”并没有找目标,而是向着虚空中发了出去,同时,我的食指和中指并成一剑决,果然我感到在“能量球”发出之后,手心里依然有一股细小的能量和“能量球”微微地联系着,我就利用这一点的能量控制着“能量球”的方向。

  果然,“能量球”随着我的手指指的方向做着弧形而变着方向。

  可惜的是在我只控制“能量球”改变了一个弧形的轨迹后,和我手中的能量联系突然中断,“能量球”失去控制,迅速地划出一道光线,向着崖底飞射而去。

  好一会儿,才听到“轰然”一声响,“能量球”终于撞向崖壁,把崖壁打出一个洞来。

  虽然这次似乎没有成功,可我心里却十分的高兴,因为我终于想到一个改进“能量球”

  不足的地方了。

  这时,空中警察果然探测到“不色山”有能量振动感应,同时,也接收到音量的波动。

  他们到了之后,除了只看见一堆碎裂的岩石外,什么也没有发现。

  而此时的我已经在“不色山”一个山坳处的一个温泉池里浸泡着,洗着三个多月的第一次澡。

  到了早上,我终于能够灵活地控制“能量球”的运转方向了。这样,就算对手可以躲过“能量球”的一次攻击,“能量球”还是会由我控制继续地施以攻击,不夷白发。就好象科技制造出来的智能导弹一般,可以追着目标打。

  但是,最根本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在武斗的时候,速度往往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对手不会给你机会准备施展的。

  我坐在池塘边,思付着解决之道。

  我盘膝静调,无外无物。

  我希望能开辟又一条真元能的运转轨道,成功的话,这样我运转真元能将比以往更快。

  两道真元能在体内缓缓地运转着,一个疑问在我的脑海里产生了。

  为什么,会突然间体内自己多出一条真元能的运转轨道呢?

  为什么,两道真元能在经过心脏和胃腑时却不一样呢?

  这之间有什么特别的用处吗?

  突然我感到在每次那道真元能围绕心脏旋转后,心脏密度似乎微微地缩小着。这个变化十分的细微,如果不是我以精神内视的话,根本就发觉不了。

  难道,它在改造我个心脏!?

  我再仔细地观察着胃腑的变化,它们也是同心脏一样在微微的改变。

  虽然不懂,但想来,那应该不会有什么坏处才对。

  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尝试着在两道真元能运转出去之后,在丹田重新运转出另一道真元能。

  当我把另一股真元能刚运转出丹田时,我如遭电击,一时间我浑身酸麻,整个人仿似瘫痪了般,两股真元能和丹田里真元能突然造反般的在我的体内乱窜。

  走——火——入——魔——!!!

  我心里惊恐地大叫了起来。“——救——命——呀——”可惜的是我的嘴里大张,偏偏一个声音也发不出来。

  修炼古武技的人最怕的就是走火入魔了,如果,旁边有人的话,还有人可以施救。

  可我现在是在“不色山”一个人迹罕至的山坳里,鬼影也没有一个,哪里会有人来救我呢?只怕是死了也没有人知道了。

  我又悲哀又绝望地想着:“可惜我还没有实现我的理想,我还没有到过圣地,我还没有衣锦还乡,还没有……还要还没有什么呢?对了,我还没有为昌浩示警,明天,‘傲江族’的四霸天就要对他不利,昌浩有可能在那天被杀。我知道了,却不去(不能)帮忙,那算什么朋友嘛。”

  这时体内丹田里的真元能全部冲了出来,在身体各处乱窜着。我觉得身体在一片片的被撕裂开来,那种疼痛只怕是人间最酷的酷刑了。

  糟了,真元能冲到了脑神经系统,带动了神经网里的“精神能”,本来还保持清醒的头脑开始一阵的模糊。

  难道我就真的要在现在死吗?

  就在我要放弃的时候,脑海里浮起了一个人影。纤细曼妙、修长白皙、温柔细腻。

  那——是——!!!

  我的心里一阵不规则地跳动。

  ——瑞——芬——老——师——

  我……爱——你!!!

  原来我的心里一直都在喜欢着瑞芬老师。

  我觉得我的灵魂正渐渐的脱离我的身体,身体的一切疼痛都已经感觉不到了。

  我爱你啊!瑞芬老师。

  ……

  力量学堂“叫你们班长出来。”

  谭岩溶站在“力”班的门口道,在他的背后还有卿同乐、吴勒,而静静地停在空中的是在选拔赛中退出的哥利市。

  “对不起,我们学长不在,你们有什么事吗?”

  邱星佳在昨天我的不告而别的事件后,心里一直以为我会生他的气。虽然他接收到了我给他发出的讯息,可别的学友都说是他在胡说,他们根本就不曾听到我对他说过什么话。

  这样,让邱星佳自己也拿不准到底我有没有给他说话了。

  所以,这次,他看出“工毅学堂”的人好象是要来找什么麻烦的,也不客气地接住高志远的话头道:“你们是想来找麻烦的吗?告诉你们,要找麻烦的话尽管来,我们长平学长还要挑战那几位被认定可以参加‘古武术大赛’的选手呢,你们是先来试探虚实的吧。有什么道道儿尽管划下来,我们‘力’班的人接下了。”

  “星佳,你在说什么?”高志远想要拦住邱星佳的话已经来不及了。

  “什么!”谭岩溶吃惊地道。

  飘在空中的哥利市也身形一震,凌空一个翻跃,飞了下来。

  “他要挑战参赛手,是真是吗?”哥利市一把揪住邱星佳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

  邱星佳明明看着哥利市冲了过来,虽然想要闪开,偏偏身体还没动一下,就被哥利市给抓了起来。

  高志远也吃了一惊。

  哥利市的武技他们在选拔赛上就已经见识过了,看他现在的身手似乎比在参赛的时候还好,难道他那时还没使出全力吗?

  “不错。这是真的。”高志远只得承认。

  谭岩溶回首瞧了一眼吴勒:“看来你的推测是对的,班达布学长一定是栽在他手上。”

  “可那是什么武技?能够伤人于无形,还让人检查不出来呢?”卿同乐沉思后道。

  “看来翻天量有对手了,好戏就要开锣了。”吴勒冷笑道。

  “什么?夏长平要挑战参赛手?”

  ……

  “这是真的吗?”

  这个新闻只一会儿工夫就传遍了学院的整个角落。

  特兰市星际大厦“欢迎光临。”

  “欢迎光临。”

  一些服装笔挺的工作人员在大厦的门口接待着来参加“太阳科技集团”产品发布大会的来宾。

  “怎么,副主席还没来呢?都已经九点钟了,离开幕式只剩三十分钟了。”一个主管模样的人搓着双手,神情焦急的在大厦的门口左右徘徊。一边不住地眺望着天际。

  “杨主管,我看不需要担心,副主席可能是有事耽搁了,他一定可以准时到的。”旁边的一位大厦的接待员道。

  “人都来得差不多了吧?”

  “是,新闻和一些机构的的人物都已经到了,不过……”

  “不过什么?”主管瞪目道,“说话别吞吞吐吐的。”

  “啊,是这样的,我们这次接待的人中,出现了几个个别的,就是较特殊的人。”

  “哦。”

  “而且,他们没有请贴。”

  “这有什么奇怪的,真是大惊小怪的,有请贴的是集团给一些有头脸的人物准备在酒席招待会上的入场谏。至于另外一些没有请贴的人,他们大多是小新闻记者或者是来观看新产品的科学家。如果每个人都要请贴才能参加发布大会,那我们集团还不得忙死了。”主管丝毫不在意地道。

  见主管这么说,接待员把正要说出进入大厦中是几个“傲江族”的人的话又咽回了肚里去。

  “来了,来了。”人群中一阵骚动。

  从天际处迅快的飞来一架金光闪闪的飞行器,徐徐地降落在大厦的停靠平台上。从机舱里首先下来一个身材高大,虎背熊腰的年轻人,他就是现在“太阳科技集团”开发部副主席昌浩,是一个高科技天才,也是未来最有希望、最有前途的年轻人。

  接着下来的是“太阳科技集团”美丽动人的五小姐麦莲丝,她一下来便靠在昌浩的手臂上,甜甜地笑着,一付幸福的表情。

  然后是开发部的主席黄伯汉,五十多岁的人,还是一付十分硬朗的样子,特别的双眼开合时,不时地闪出精光。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他是一个修炼武技的高手。

  后面还有五个“太阳科技集团”各个部门的主管。

  “交易部”的麦文思。三十多岁的年纪,是麦莲丝的叔叔。

  “宇航部”的乔治斯潘,也是三十多岁的年纪,高大威猛,蓝色的头发。

  “动力部”的戴丽丝,女人,二十六岁。“太阳科技集团”董事局莫东联的大女儿。性格豪爽,美丽漂亮,麦莲丝的大哥正在全力追求的对象。

  麦克鲁也在其中。他今天的神采十分高昂,双目间顾盼自豪。

  最后一位迟迟地没有出来,昌浩他们都在一旁静侯着,神情也都显得恭敬的样子。

  这个人是谁呢?

  所有的人都在心里猜测着。

  是谁有如此大的面子,让集团的几个大人物站立着等候?

  终于,人下来了。

  戴丽丝走了过去,扶住他。

  原来是个老人,六十岁的年纪,却是一付七十岁的模样的身体。

  “哇!怎么,董事局的二董事长也亲自来了?”

  职员们纷纷地交头接耳。

  大会就要开始了。一些新闻记者都在心里嘀咕着。

  “到底这次太阳集团要发布什么产品大会呢?连创始‘太阳科技集团’的元老莫东联都亲自出马了,到底是什么呢?”

  “各位。”作为这次产品发布大会的先锋,杨主管首先说道,“欢迎大家来参加这次的‘太阳科技集团’的产品发布大会,首先我代表集团向一直给‘太阳科技集团’支持的所有人表示衷心的感谢。这次的产品发布大会将关系到我集团向宇航发展的动向。也同时关系到所有人的利益。”杨主管顿了顿,接着道:“现在请‘开发部’的副主席昌浩向大家介绍由‘太阳科技集团’开发出来的新产品。”

  昌浩站了起来,他的声音沉稳有力,说出的话带着让人信服的力量。他介绍完了之后,所有人都热烈地鼓起掌来。

  “啊,原来是关系到‘太行计划’的啊,怪不得这次的阵容这么大呢?”

  “对啊,‘太阳科技集团’是稳拿到手的了。”

  “真是太好了,有了这种宇航船,我们到‘火星’和‘明王星’将会更快了。”

  “少了那么多天呆在宇航舱的睡眠箱里。真是太好了。”

  “听说马上会再开发出另一种可以不用进睡眠箱,而能象在普通的飞船一样自由的活动呢?”

  ……

  “各位,我们集团还为各位准备了酒席招待会,呆会请执有请贴的宾客到楼下的宴会厅入席。”

  “怎么样?准备好了吗?”麦克鲁到“傲江族”四霸天的面前问道。

  “这是给你们的请贴,拿好了。”

  “浩,你怎么啦?怎么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有什么事吗?”麦莲丝道。

  在宴会厅的一个角落,昌浩站在落地窗前眺望着外面的景色。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不安。最近我的眼皮不知为什么的一直在跳,今天更是严重,似乎要发生什么事似的。”

  “是你多疑了吧,哪会有什么事发生呢?走吧,我们去吃点东西吧。”麦莲丝拉着昌浩的手臂道。

  “你去吧,我要呆会儿。”

  “那好吧,你要快点哦。”

  “请留步。”接待员拦住正要进入宴会厅的四霸天道:“对不起,请你们出示请贴。”

  四霸天拿出了麦克鲁给他们的四张请贴。

  “哦,对不起,请进,欢迎光临。”

  望着四霸天目无表情的背影,接待员纳闷地道:“奇怪,他们不是没有请贴吗?”

  原来。这个接待员就是早上接待来宾的职员。

  “奇怪,他们既然有请贴,那刚才为什么不坐贵宾席,而坐在招待席呢?真是怪人。”

  接待员摇摇头。

  “大哥,点子,到外面的人造花园去了,好机会。”

  昌浩觉得自己越来越心神不宁,干脆走到外面的人造花园去散散心。

  “我到底是怎么啦?怎么会心神这么不安呢?难道要出什么事?”

  昌浩仰望天空,天上正缓缓地飞行着一架架的飞行器,来来往往,络绎不绝。

  就在昌浩叹出一口气后,他猛然察觉到一股凌厉的杀气布散在自己周围,他立刻像只受惊的兔子般闪电似的跃向一边。

  “咚”地一声,原来站的位置上,被穿出一个拇指大的洞孔。

  “我说二弟啊,你的‘爆元指’真是越来越不管用了。”

  昌浩回过头来,只见四个“傲江族”的彪形大汉站在他背后,正一付视若无人的样子。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暗算我?”

  昌浩提高了戒备,看来这几个人不是易已之辈。

  “小子,竟然躲过了我的攻击,果然不简单。可惜,小子,你无论如何都要死的。”

  “大哥,由我去收拾他吧。”

  “不,我们要一起上,要速战速决,不是开玩笑的。”

  大哥的眼睛闪过凌厉的目光。

  被叫二弟的不敢违背,嘴里却咕哝着:“这一个小辈还需要我们四人一起上?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死了。”

  “上。”

  四人夹者四股强劲的拳风击向昌浩。

  昌浩知道不能硬拼,他的脚用力一蹬,整个人如脱弦之箭般向天空急射上去,避开了他们的拳风。

  四霸天眼看眼前的人突然不见,一齐仰头望天。

  而这时,天空上昌浩双手带动一股强烈的掌力笼罩住四霸天。四霸天眼看四周都是昌浩的掌力,要不躲闪的话,就要受伤,没想到这个小子应变力这么快。

  “我上!”大霸天道。

  说完他迎着昌浩的拳风冲了上去。

  “那就交给你了。”另外的三霸天道。

  大霸天在双手在头上化出一个真元能的能量盾,接住了昌浩的这一掌。

  “哇!”大霸天没有想到昌浩的真元能这么深厚,他的能量盾被昌浩的真元能打碎,余劲更是透过能量盾打在了大霸天的身上。

  大霸天在空中吐出一口鲜血,“砰”地一声掉了下来。

  “大哥!”三霸天叫着,赶紧去查看大霸天的伤势。

  大霸天一个跃挺,站了起来道:“小心,这小子比想象中更强。”

  昌浩籍着大霸天的一击又如龙在天般的冲上去,一个转折,双掌夹着更重的掌力击下。

  “速战速决!”大霸天大叫了一声。

  四个人陡地向四个方向散开。

  “糟了!”昌浩叫道。

  他的这一掌打在空处,立刻把这层楼给打出一个大洞,整座大厦似乎都为之摇晃,楼下的人惊呼大乱起来。

  这时,数道白光电射昌浩背部。白光暗器还没到,凌厉的劲风已把昌浩的肌肉压得下陷,可见来势十分凶猛。

  昌浩顺势就地一滚,“叮叮叮叮叮”五个雪亮的箭头****在昌浩站立的地方,五寸暗器直没地面四寸有余。

  昌浩刚刚松了口气,手中抓住的一个暗器一扬,就待奉还给二霸天,猛地背后遭到一下重击,“哇”,昌浩被打得直飞出丈余。

  这一拳无声无息,打得十分的沉重,却是三霸天的无影拳。

  昌浩刚吐出一口鲜血,还没有回过气来,四霸天从空中一个泰山压顶,手肘朝着躺在地上的昌浩猛地击下,口里叫道:“小子,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昌浩瞳孔蓦地收缩,又用力一滚,足间一点,身体几个翻腾,又跃上了天空中。

  而这时,四霸天的一个手肘撞空,又把这层楼的地面打破更大的一个洞。

  声响终于惊动了在宴会厅的人。

  “老三,老二,要快。”大霸天叫道。

  昌浩气息喘喘地停在空中,瞪着“傲江族”四霸天。

  战斗不过才五六分钟,昌浩和大霸天各自受到重创。

  昌浩只停留不到十秒,二霸天和三霸天已经又冲了上来。

  “无风破!”“电拳!”两霸天口中叫着。

  二霸天欺到昌浩的上方,打出一道猛烈的拳风,昌浩单手隔空发出一掌,阻止二霸天口中叫的“电拳”的什么东西,昌浩发出的一掌挡住对方的攻击。

  刚觉得对方的什么“电拳”没有什么可怕之处时,突觉得自己的手臂突然如遭电击一般一阵酸麻,从手臂急快的蔓延到整个身体。所有的力量刹那间似乎都已经消失殆尽。

  而这时,胸膛“砰”的一声,又再次的遭受到三霸天的一记无影拳。昌浩如短线的风筝般从空中掉了下来。

  望着三霸天阴笑的得意嘴脸,昌浩肺都快要气炸了。可惜现在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了,也许性命就要在这时结束了。刺杀的时间共花了十七分钟。

  这时,宴会厅冲出麦莲丝和一些来参加这次发布大会的人员。

  昌浩在空中也看见了麦克鲁,他的脸没有别人的那副吃惊焦急的样子,有的只是得意兴奋的表情。

  昌浩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看得这么清楚,也许在生死的关头下才会明白一些以往无法明白的事情吧。

  昌浩知道自己被刺一定跟麦克鲁脱不了干系,可现在明白了,有用吗?

  大霸天眼看人已经被吸引了过来,时间已经不够了,不速战速决的话,事情会起什么变化可说不定呢?

  “趁现在,要他命。”大霸天叫道。

  四个人同时电射而出,一齐向已经没有什么反抗能力的昌浩而去。

  “我命休以。”昌浩在心里叹道:“可惜自己的事业正要开始呢。”

  “不!不!”麦莲丝正好来得及看见四霸天一齐发出掌力击向昌浩,她掩住脸惊叫着。

  陡地在花园的一角爆射出一条人影,人们的眼睛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空气中似乎传来似打雷般沉闷的巨响。

  同时人们的眼前爆闪出一片光华,接着听到几声惨叫,一切渐归宁静。

  怎么回事?

  只见在花园的地面上,刚才还是生龙活虎想要人命的四霸天已经乱七八糟的躺在地上成了死霸天。

  “长平,怎么是你?”

  “咦,这不是昌浩的声音吗?”麦莲丝本来以为昌浩一定是死定了,正伤心的不敢睁开眼睛,现在却听见昌浩正在吃惊的似乎在问着谁?跟谁说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