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众神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众神系列 典玄 8275 2003.04.05 09:46

    

  我恢复的第一个感觉便是感到身体被一种东西束缚着,睁开眼睛,抬起头一看,才发觉自己竟被绳子绑在床上,第二眼才看到那熟悉的天花板和屋内的摆设。

  “这里竟然是我在‘智慧会馆’住的那间‘静卧室’?”我暗自奇怪。

  “为什么把我绑起来?”

  我疑惑地四下张望,卧室内一个人也没有,猛地听到外面似乎传来声响,我忙把感应能量往外面探出。

  此刻,在体内成为静止状态的“能量气场”经由我意念的调聚,马上开始运转起来,“守护能量”开始运行周身每一处经脉。所有的感觉齐皆恢复了过来。

  “夏蕾姐,你说长平学长醒来时发现自己失去了武技,他会怎么样?”莫莲娜说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无论怎么说,小弟总是夺得这次“古武术大赛”第一名称号的属者,就算现在失去了武技,‘空中城市’总不成就不录取他吧?再说,副院长不是说过,也许‘空中城市’的武学可以治好小弟失去的武技的吗?”

  “唉,长平学长真是好了不起,如果不是他独自一人把那颗奇怪的光球引到外太空去,真要击中会场,后果真的不知该如何想象呢?”莫莲娜语气崇拜地道。

  “莲娜,莫不是你爱上我家小弟了?”姐姐奇怪道。

  “我……我,夏蕾姐你不要胡说,才没有那回事呢?不和你说了。”莫莲娜说完,快步地朝着这边奔来。

  我听到姐姐“嘻嘻”笑道:“小妮子,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哦,要不要我帮你忙,把你的心意告诉给小弟呢?”

  “夏蕾姐,我只是崇拜他而已啦,你不要在长平学长面前乱说,如果你这样,我以后都不敢再和在一起了。”莫莲娜有些生气地道。

  “好了,好了,是你不要的哦,以后可不要怪我。”姐姐一本正经地道。

  “你还说,长平学长失去了武技,你一点都不担心吗?还来和人家开玩笑。”莫莲娜道。

  姐姐不语。

  “对不起,我的语气太严重了,夏蕾姐你生我气了吗?”莫莲娜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有,我只是在想,也许副院长错了呢?小弟也许没有失去武技?经脉也没有损坏?只是他人老糊涂了,看错了呢?”姐姐的声音突然有些哽咽。

  “夏蕾姐,对不起,我知道你是最关心学长的了,我却那样说你……”莫莲娜轻轻地道。

  我听着姐姐和莫莲娜一边走一边说的话,不禁感到摸不着头脑,疑惑不解。

  她们话中的意思似乎在说我失去了武技?但是我感觉到一切都十分正常啊,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感觉到“能量气场”现在已经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了,这比当时在和神万心大战时候的状况显然更加自然了一些。

  “能量气场”充盈着澎湃的能量,手一动,一片光华立刻爆闪于手上,小小的能量球体悬浮于手心。

  “我没有失去武技啊?副院长为什么会告诉姐姐我失去了武技了呢?”我暗自疑惑不解,亦正想震断绑缚于身上的绳子,脚步声突然哒哒地在门外响了起来。

  手一动,凝结出来的“能量球”立刻又化为无数光点消逝于空间中。

  就在姐姐刚刚推开门,副院长的声波跟着在门外震响:“莫莲娜同学,长平同学醒了吗?”

  看着我睁大著眼睛看着姐姐和她,莫莲娜声音激动得有些颤抖地道:“醒……醒了。”

  莫莲娜话音刚落,我立刻感觉到远处传来几股“能量气息”的传震波动,我知道副院长他们正往这边飞掠过来。

  “小弟!你没事了?”姐姐惊喜地朝我跑来。

  “为什么把我绑住?”我问道。

  莫莲娜在一旁道:“学长,自那三个奇怪的老人把你送到这里来后,你就一直昏迷着,衣服的胸膛上还焦黑了个洞,听那三个老人说你可能是被光球散乱的电流击到的,所以才会昏迷不醒。但你的肌肤又没什么异状……”说到肌肤,莫莲娜的脸一红,声音也突然如蚊蝇般大小,不过我依然听得一清二楚。

  “三位奇怪的老人?”我马上想到在空中突然出现在我身后的那三个老者,是他们吗?

  “之后,学长昏迷在床上,身体却一个劲儿地向上浮起,好象身体吹足了气似的。十分奇怪。”莫莲娜继续说。

  “三位老人走了之后,副院长就发现学长你的经脉严重受损,而且全身竟已不存在半点真元能,副院长曾几次为学长输入真元能,每次都没能成功,全部在经脉受到阻塞。副院长说学长你的经脉异常萎缩,已不能容纳真元能了。”说到这里,莫莲娜圆又大的眼睛已经湿红。

  “原来如此。”我微笑地释然。

  “小弟,你失去了武技,不感到伤心吗?”看到我这种反应,原本很伤心的姐姐不由诧异地问道。

  我微微一笑,接着身上淡淡光华一闪,绑缚于身上的绳索瞬即化为粉末飘散于室内之中。我跟着潇洒地从床上站到地上。

  我淡淡地笑道:“姐姐,我这样像是失去武技的模样吗?”

  姐姐和莫莲娜张大著明眸,不敢置信地看着我,一会儿才懂得欢呼起来。

  姐姐又惊奇地在我身上东拍拍西捏捏地,莫莲娜则在一旁好笑地看着姐姐的举动。

  我朝她无奈地一耸肩,莫莲娜脸一红,忙别过头去。

  这时我已感应到副院长和其他包括瑞芬在内的五位老师快速接近中。

  姐姐一边说道:“副院长还真是老糊涂了,莲娜,你看我说得没错吧?”

  我想阻止姐姐已是来不及了,副院长板着一张老脸和瑞芬等人鱼贯地走进房门。

  莫莲娜朝姐姐吐了吐舌头,嘻嘻暗笑。

  姐姐尴尬地看着副院长,挠了挠头嚅嚅地道:“我和莲娜先出去了。”说完忙一把抓住莫莲娜,溜了出去。

  瑞芬满眼笑意地看着边笑闹地跑出屋外的姐姐和莫莲娜。回头看到我正温柔地看着她,白皙的脸蛋不由一红。

  副院长再次把起我的手腕。

  我知道他是因为姐姐骂他老糊涂而心有不甘,故打算再确认一下他好几次证明了是结论。

  副院长皱起眉头道:“长平同学,你真的没失去武技?”经过再次的探察,副院长还是发现我的经脉依然损坏,不能容纳丁点的真元能量。

  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来对他们说明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能量气场”是种看不见的存在于“能量空间”中的一个能量力场,虽然这个“能量气场”确实存在于每个人身上,却又不是为大家所了解,如果不是我因机缘修习了“定神术”,使精神感应能力奇特地加强,也不能真实地看清每个人的“气场”在“能量空间”中的运作,那些属性能量的分离和组合是那么奇特地展现在我游荡于空间中的“精神意识体”上,我有这种能力知道“能量气场”的功用,但其他人却不会明白自己有这种“气场”,更不用说如何是去利用了。

  就我所知,懂得运用高级能量“寒能”的铁胜侠也不懂得去发掘自己本身可以无限制利用的“能量气场”。

  副院长和刀葛海老师等人也不会明白的。

  突然我想起了在“易观风楼”见到的那个神秘女郎,先前自己不也是疑惑她如何会没有生命气息的吗,最后还是那神秘女郎突然把所有隐藏的气息全部都散发出来,才使自己知道那位神秘女郎并非不是人类,而是她懂得怎样隐藏起自己的气息而已。当时自己还联想到宇宙空间的“正体存在空间”和“异动存在空间”,以为神秘女郎是把自己的生命气息和能量气息都隐藏在神秘的“异动存在空间”里,现在想来,她可能也是把“能量气场”移入自己的体内才可以完全地隐藏起自己全部的气息包括生命的痕迹气息。

  自己的能量气息不被副院长等人所觉,岂不是因自己在昏迷中处于无意识状态才使能量又全部地回归“气场”中,而自己也确实可以说经脉都已经坏死了,确实是不能容纳真元能的。除非意识的催使下,“能量气场”中的“守护能量”才会再次的运转于周身,流经于各经脉之中。

  而真实的情况其实应该是“守护能量”流经于经脉外而非经脉中,因为经脉都是由“能量气场”伸展而出的各条能量光带维系的,当我处于无意识状态之下,除了以前那股依然守护于五脏六腑的“守护能量”外,,其他“守护能量”自然因此而被“气场”回。

  这就难怪副院长他们要认为我经脉受损,失去可施展的武技了。

  想通了这点,我便回答道:“副院长,长平的经脉确实受到了损坏,但武技并未就此失去,而是别有原由,现在我恢复了意识,自然可以运用技能了。”

  当下,在意念的指令下,我猛然从“能量空间”中调聚起大量的“守护能量”,一时间,一股强大的“能量气息”自我身上冲腾而起,“能量气流”带动起劲风在周身旋绕,吹得室内众人的身上的服饰喇喇作响,花颜变色。

  只一会儿工夫,所有的气息陡然消逝,“守护能量”又全部的回归“气场”,进行着周而复始的循环组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确认到我没失去武技,副院长等人皆松了口气,但不由又为这种奇怪的变化而惊奇。

  “副院长,其实这是我私人于武学上的发现,虽然我成功了,但具体的情况还有待考证,等我想个通彻后,我再向大家解释。”没有办法之下,我只好抬出了私有武学秘密的大帽子出来。

  副院长等人听了之后,果然没再继续追问下来,这就是古武学的一大铁规矩。

  个人所学的武学,既无须一定说与人知,旁人也没有权利得到你武学修为的秘密。

  “既然你没有失去武技,反而大有增进,自然可喜可贺。”副院长说道,“离‘空中城市’发下录取通知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所以我们打算明天就回‘风神市’,你也得准备回去办理退学手续。”

  “明天?”我为难地道。

  “怎么?有问题吗?”副院长问道。

  “嗯。”我点头,“我答应昌浩在这个月的二十三号陪他参加为科技界举办的‘航展’,时间已经剩下不到几天了,所以我打算先陪昌浩到‘航展’结束后再赶回学院。时间应该来得及,请副院长批准。”

  “好吧。”副院长点头道,“时间你可要自己拿捏住,不要到时间来不及就糟了,原本想回到学院之后为你和麦天、威克尔三人举办一次庆祝会的,你既然缺席……”

  听副院长的口气似乎要取消这次的庆祝会,我忙道:“副院长千万不要因长平一人而取消了这次的庆祝会,要知道麦天学长和威克尔两人可也是一大褒奖的对象呢?”

  副院长微笑道:“难得长平你为人着想,好吧,希望你能尽快的赶回来。”

  我感激地点了点头。

  刀葛海老师一旁憋了许久的话,涨得脸都红了,这时见有余地接话,忙道:“长平,老师最得意的就是收了你这么一个好弟子,你这次不但为学院赢得了无限的光荣,更是为老师我一生碌碌无为的教学生涯添上最灿烂的一笔,老师十分感激你。”刀葛海说着,眼眶渐渐湿润。

  我忙道:“老师你不要折杀长平了,要不是有老师辛勤的教导,哪有今天的长平呢?我对老师的感激和敬爱才是最深的。”

  “你什么时候答应昌浩陪他举办‘航展’的呢?”在“豪迈街”的另外一个幽静的地方,瑞芬皱起眉头道,“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我既已答应昌浩,就不可能再有什么变卦,说与不说有什么用呢?”我淡淡地道,“再说,这次‘航展’实验的航行终点就在‘明王星’,我正准备找时间有机会就上‘明王星’一趟,看看那里的古武学到底是如何的兴盛法?”

  说到“明王星”,我的眼睛牢牢地注视着瑞芬,果然,瑞芬听到“明王星”三字,脸上又浮现出异样色彩。

  “你难道不知道这次举办的‘航展’其实是十分危险的吗?”瑞芬回避了我的目光有些生气地说。

  “危险?这次的‘航展’怎会有什么危险?你为什么这么说呢?”我故意奇怪地问道。

  “这……。”瑞芬支吾地说不出话来。神色不住地变幻着,似乎在考虑着什么东西要不要说出来。

  “既然很为难,就不用说了,反正我最后还是会明白的。”看着她久久无语,我冷冷地道。

  “你……都、知道了吗?”瑞芬身子一颤,抖声道。

  我生气地背过身去,冷冷地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温暖清香的软体轻轻地靠在我的背后。“你生我气了吗?”瑞芬轻声地道。

  我的心没来由地一痛,我叹了口气道:“我只感到心痛,凭我们的感情你还有什么不可以告诉我的呢?”

  软玉温香的躯体陡地移开:“无论我们的感情多么的深刻,关系再如何的紧密,只要你还没到达‘强者’境界,我是不会违背我的诺言,告诉你我所有秘密的。”瑞芬的语气有些僵硬,说完之后,能量气息一闪,已自飞远了。

  我依然背对着,身体久久不动,我喃喃地道:“强者境界?强者定位几许?到达哪个标准才算强者境界?”

  副院长等几位老师和各学堂的学员终于都回“风神市”了,目送着他们离开,心里不免有些失落与酸楚。

  自“豪迈街”不欢而散之后,便没有机会再和瑞芬说上一句话,她也没有给我那个机会。

  姐姐原本执意要和我一起参加“航展”,一心只想到“明王星”去游玩,见识那里的地理环境和人情世故。在我的坚持下,姐姐被迫取消了执意要去的念头。因为我清楚地知道这次的“航展”其实关系到地球上一些政权的斗争,明里虽然十分风光,暗里却布满了无穷杀机,实是危险重重。

  目送姐姐心有不甘地和莫莲娜起程前往“风神市”,我只有无奈地在心里向她道歉了。

  在姐姐等人走了之后,我独自一人依然在“智慧会馆”的“静卧室”静静地闭关休养着,一边也在思考能量个技能上的一些变化以及身体呈现的异状。

  将近十天的不断思索中,“能量气场”已经完全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代替了肉体以前储存真元能的丹田、气海,以至经脉,成为肉体上一个虚拟的“能量场”。

  那些受损和逐渐萎缩的经脉也完全被“能量气场”延伸出来的光带所代替,成为能量光质的脉络,以前肉质的经脉已是完全消失了。

  一些以前受限于体制的技能不能完全运用的技能如今在经脉成为能量光质的情况下已可轻易地应用了。

  如副院长的“聚元指”、“元能指”等,我的双手十根手指已可毫不费力地便电射出攻击力和杀伤力皆十分强大的“聚元指”,因为“聚元指”的能量只集中在指头大小的一点上所以对敌的攻击力其实比“能量球”还要来得强上一些,当然破坏力个杀伤力就要比“能量球”来得弱一些了。

  由于现在可提聚的能量直接来自于“能量空间”中的“能量气场”,所以能量已可算无虞匮乏,除非在“能量气场”转化的能量供不应求的情况下才算作罢,不然便可连续地射出“聚元指”力。

  其实“能量气场”无时不刻在进行着组合与分化空间中各种属性能量的工作,要想遇到能量供不应求的机率十分的低,也许永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段时间中我彻底摒弃了所有招数上惑人的花招,完全靠身法的速度和能量来应敌,最直接而有效的──

  攻击之技:“能量球”、“波动功”以及新增的“聚元指”。

  “定神术”的精神力之技:“精神震撼术”、“虚拟意境术”、“侵入术”以及“精神游离术”。

  身法移动之技:“虚凝身法”和“瞬间移动”两种了。

  防御之技:“守护能量”和“防御罩”。

  感应之技:“心神触动”、“能量感应”、“探索能量”。

  以上这些特殊技都是我这些天来经过仔细地思索而结合出来的技能,总算在心里对自己不段突进和异变的技能有了个正确的了解和应用之分了。

  心里宛如祛除了一块沉重的东西一般,意识与精神都明显地清新活跃了起来。

  后天就是二十三号了,我在“静卧室”里整整待了十一天,虽然“静卧室”里曾事先准备了一些食物,我却依然没有动用分毫,十一天来不吃和喝到现在竟还不感觉到饥饿,现在想起来,不免也有些诧异。

  用唱浩给我的信用卡,我支付了这些天住在“智慧会馆”花费的费用后,浑身轻松地便朝着还没正式命名和启用的“浩城”飘飞而去。

  我不紧不慢地保持在时速三百公里的速度徐徐地飞行着,白云在身边缓缓飘过,凉爽的清风吹拂得身体凉嗖嗖的。

  脑际时不时地接触到散发在天地间的各种生命气息,我没有特意的去捕捉那些信息,而是随意地感应天地间散发出来各种生命的律动,感觉愉快极了。

  不久,我就到达了正在兴建“浩城”的那个小岛,那个超巨型的圆柱支架已经在顶上向四周铺设开钢架,搭建起人造地面的框架。

  岛的四周布满了一些身穿黑西服的大汉,气氛显得有些肃杀。

  “怎么回事?出了什么事了?”坐到昌浩面前,我奇怪地问道。

  “我杀了铁林!”昌浩淡淡地道。

  “什么?!”我惊叫,昌浩怎么可以这么做?

  “你不是答应‘兵工集团’的人交换人质的吗?你杀了铁林,那你手下‘六气合一’怎么办?你不管他们了吗?”我皱起眉头,不满地道。

  昌浩冷笑道:“昌浩向来就不是个会接受威胁的人,‘兵工集团’敢派刺杀兵团狙击我们。我就已和他们势不两立了,他们以为扣押了我六名手下,我就会答应他们交换人质的要求?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哼,在‘坷拉市’递交‘宇宙飞船’的蓝图时狙击我们这笔帐还没跟他们算清楚,我又怎会真的答应他们的要求?长平,你也亲眼看到了,‘兵工集团’和‘太阳科技’有多么卑鄙的吧,如果不是有你在,我们的计划就真的被‘太阳科技’雇佣的精神力高手给毁了。”

  我无语,半晌我才道:“就算如此,难道真的要牺牲他们的生命吗?为何这次不可以先妥协,待救出‘六气合一’再作打算呢?”

  “不可以,我的自尊命令我不可以这样做?”昌浩眼睛电射出寒芒,“他们想要我妥协,我就偏不受他们威胁,我就偏要杀了铁林一干人等让他们瞧瞧我昌浩是个什么人物!”

  我对昌浩的语气十分不满,因此满面寒霜地对着他,充分表露出我的不满。

  昌浩却犹如看不见一般,兀自狠声道:“他们既然杀不了我,就证明他们低估了我的实力,他们既然敢派刺杀兵团狙击我,我自然也要让他们见识我的手段!”

  昌浩说完,按了办公桌上的一个按钮,结实无缝的墙壁缓缓地旋开一个直径约米许的圆形洞口,清幽的灯光跟着闪起,里面竟横地排开十几个栩栩如生的人头。

  我知道里面可能就是‘兵工集团’想要的铁林和一些龙钢武士的人头了,,铁林一干人等我并不熟悉,但排在最前面的一个傲江人老者的人头我却很有印象,跟着我失声地道:“秘鲁?”

  昌浩疑惑地问道:“长平,你怎会认识他的?”昌浩指着秘鲁的人头,语气显得有些异样地。

  “你忘了我曾告诉过你我发觉麦克鲁勾结傲江人打算出卖你的事了吗?那次和麦克鲁接头的人就是被他们称为秘鲁阁下的傲江人。”我心中犹自震骇地回答道。

  昌浩释然,接着脸又罩上了一层寒霜:“不错,麦克鲁这阴险的小人,我是不会忘记他的。听说他现在正在‘明王星’,巧得很,哼哼!”

  我淡然地看了一眼昌浩,昌浩仿佛突然间变成另外一个人一般,心胸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狭窄自私,一向温和的性格怎么就变成冷酷无情,眦睚必报了呢?我感到心里升起了一股寒意,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不了解昌浩了,也没有了以前那股心意相通的感觉了。

  “他们低估了我的实力,我可高估了他们,列为‘兵工集团’第四把交椅的秘鲁还不是被我的人狙击成功了?东联正式展开反击的日子已经开始了。”昌浩傲然笑道。

  这时,昌浩见我不悦的神色,接着叹了口气道:“长平,你不要怪我无情,现在的时势实在不容有半分妇人之仁的。你认为‘兵工集团’的目的真的是要交换被我们扣押的铁林一干人吗?如果你这样想,那你就错了,这是他们见狙击我没能成功,才以交换人质为由打算再进行下一个刺杀我的计划而已,‘六气合一’是不可能被他们释放的,你相信吗?”

  我无言。

  “如果你真的不信那也没有办法,可惜‘兵工集团’是异色纯种族的集团,根本就没有办法派遣卧底潜伏,不然就可以得知真正的情况了。”昌浩叹道。

  “你答应他们交换人质,时间就在明天,地点随你和他们决定。”我突然说道。

  “什么?”昌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只要知道他们确切的位置,我就能知道他们是否真有诚意来和你交换人质,还是暗藏别的动机。”我淡淡地道。

  昌浩瞪大著眼睛看着我。

  我接着一个字一个字地道:“如果我发觉他们并非如你所说的怀有刺杀你的动机而是真的诚心交换人质,昌浩,你──从此就──不──再──是──我夏长平的──朋友!”

  “什么?”昌浩神色陡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