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众神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空间念力

众神系列 典玄 8025 2003.11.23 00:21

    (今天本来要正式发布众神大结局,也就是第三部异域奇源的VIP章节,却发现VIP作品中,少了众神系列的VIP上传书目,所以,等明天恢复之后,将正式发布,谢谢!)

  看着我仿佛突然之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般,伤感、忧郁中犹自散发出令人信服的自信与坚毅的风采,曼罗眸中不由连闪异彩,智慧深邃的眼神散发出清幽的光芒默默地注视着我:“无论你想静静的冥想几天,我们都期盼着一个全新的飞翼站在我们面前,用他坚强而自信的心来面对所有关心他的人。”

  心里越发的愧疚,表面上我却更加坚定的道:“一定会。”

  再次环视众人一眼,悲伤在我的眼中慢慢的退去:“无论以前有多么痛苦和难以承受的回忆,我都将在这几天内把它们彻底的埋葬!”

  “孩子,你的自信和勇气着实让我们欣喜。”飞霄汉欣然一笑:“我们会给你安排一个不受人打搅的地方让你一个人静静地冥思……”

  “大叔。”截住这个爽朗老人热诚的话语,我皱起眉头道:“不必劳烦大叔张罗了,我想……”回过头来眺望窗外迷蒙的远景,我缓缓地道:“……‘原木林’是最适合排解我中重负的理想场所。”

  “什么?”屋内众人都惊讶地看着,谁都没有想到我竟然会选择到处处弥漫着死亡气息的“原木林”去。

  淡淡一笑,我道:“‘原木林’并非是一片绝对的死境,大叔,曼罗阿姨,还有飞雪,你们都是曾经走过‘原木林’内部的人,也都惊叹于其林内部的盎然生机……”

  “可是……”飞霄汉的眉头紧皱而起,“目前来自‘极地荒郊’的‘翔豹群’大举游弋于‘天木巢’周围,让你一个人在‘原木林’呆着,实在太危险了,还是……”

  “不用了。”我坚定地道:“我一定要去那里!”

  飞霄汉沉思了一会,嘴唇刚微微一动,我已又抢先地补充说道:“就我一个人,我……”眼中闪烁着强大的自信,嘴角微微扬起一丝笑意,我道:“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

  我坚定的语气和充满强大自信的眼神令所有人都没有办法反对,话一说完向众人微微点了下头,我即转身向外走去。

  望着我坚定的步伐,飞雪就待向我追来。

  头也不回的我摆起了手,阻止她的前进。

  “阿雪,让飞翼走吧”一旁的曼罗冷静地劝阻着这一脸彷徨的小姑娘。“飞翼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飞翼了,你就等待着全新的他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吧。”曼罗的话说完我已经走出了雪云斋,眺望着远处的荒野平原,我沉吸了口气,脑神经中枢微微跳动,背后融合着的双翼霍然向两旁伸展开来,第三肢体的轻轻摆动我已然象空中冲飞而去,在雪云斋微一盘旋,我即刻向着原木林的方向翱翔而去,

  “飞翼!”就在我即将飞出“天木巢”的时候,寒克那清亮的声音在我的背后远远传来。

  “寒克?”减缓了飞翔的速度我讶然地转过身来,甫觉一阵清风轻轻吹拂而过,已然见到寒克轻轻摆动着他那对强而有力的青色翅膀停在我的面前。

  “知道你要去‘原木林’,大叔特意让我护送你前去。”寒克含笑地道:“放心,大叔都和说过了,我不会跟着你,只要看你安全的进到‘原木林’之后我就会回‘天木巢’复命,相信除了里面那些可爱的生物之外是不会有人去打搅你的,我先祝你早日找回真实的自我!”寒克的真诚地说道。

  “这些纯朴的人啊。”内心再次愧疚地叹口气,我轻声地说道:“谢谢了!”

  虽然我在他们面前表现的那么自信,其实以我目前的状态要想一个人平安的到达原木林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现在有了寒克一旁护送我自然松了口气。

  “无须客气。”寒克微笑的看着我:“‘天木巢’的所有居民都在期待着全新的你出现在我们面前,甚至是才刚到本地不久的‘圣歌城’‘铁翼卫队’也都对你的身世之迷十分的感兴趣。”

  点了点头,我给以肯定地回答:“我的来历你们一定会知道的。”

  是的,只要我恢复那股身为“卫道者”才具有的“超神力量”,我不止会告诉他们我的身世和来历,我还要向这整个‘异域星’的所有生命以及整个宇宙宣布我身为“卫道者”的职责。

  “当那天你那声几乎要惊震整个天地似的嚎叫响遍四野的时候,,不止‘天木巢’的所有居民,整个天地几乎也为之变色。从那时刻起,我们都明白不知什么原因而流落在‘荒野平原’的你绝对是一个极不平凡的人。”寒克的眼中似乎闪烁着某种我暂时还无法了解的神采。

  淡淡一瞥,我也没加留意,其实一心只想一个恶人静静地到‘原木林’寻找怎么恢复‘超神力量’方法的我也没有心情更不及去思索寒克眼中所透释的含义。

  双翼扇动中,我率先向着‘原木林’的方向翱翔而去。

  “他到底是什么人?来自何处呢?”在雪云斋的内堂中一直沉静不已的两个来自“圣歌城”的“铁翼卫队”此时终于缓缓的问道。

  “我想在飞翼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一切应该会有分晓。”曼罗微微一笑。

  两个“铁翼卫队”对望了一眼,默默地点了下头,说了声“告辞”,就转身走了出去,回“天木行署”报告去了。

  一路出乎意料的畅行无阻。

  视野放去,除了橙蓝碧净的天空,细白如绵的白云和凉爽袭人的清风之外,非但不见半丝“翔豹”的身影,就连普通的飞禽也不见丝毫踪迹。

  轻轻摆动着翅膀,我和寒克轻轻地盘旋在“原木林”的边缘,为这一路的无阻微感诧异。

  “怪了?”环视着四野,寒克讶道:“这一路行来,半只‘翔豹’的影子不见不说,竟连飞禽鸟兽也不见半丝踪迹?”

  我微微一笑道:“其实这一路上不见‘翔豹’的踪迹倒是不错,免去了不少麻烦呢?”

  寒克无奈地耸了下肩:“说的是没错,不过本来游弋在‘荒野平原’四周的‘翔豹’突然不见了踪迹,必定有它奇怪的地方,说不定那些凶残的家伙在暗地里集结,准备攻击我‘天木巢’也不一定呢?不过谅那些野兽也没那份智慧。”寒克半开玩笑地说完:“那你自己保重,我回去交差了。”

  朝我摆了摆手,寒克双翼扇动中,带起一股强劲的气流,身躯借着气流产生的阻力轻盈地一个折旋,人已破空向“天木巢”的方向翱翔而去。

  目送寒克身影消失,我才收拾好自己激动的心情,向着“原木林”俯冲而下。

  由于先前有了一段进入“原木林”内部的经验,所以我轻易地就找到了进入森林内部的那条“暗途”。

  再次踏足这片漆黑而潮湿的土地,我却不再感到郁闷难耐,相反的,此时我的心里却充盈着无比的欢乐,无比的轻松,因为我知道,我将在这片静谧安详充满着无穷生机的森林里找回失去力量的方法。

  带着欢快的心情,我轻松地就走过了“暗途”,正式踏入这片可称得上“世外桃源仙境”的原木森林之中。

  嘴角微微噙起一丝笑意,我一边悠闲地在这静谧的森林中倘佯着,一边静静地领略这大自然的美丽和神奇。

  和上次来的时候一样,森林的动植物依然是那么的轻悠安详,对我这个闯入者,它们也不显得惊慌,只是偶尔好奇地看了我一眼,就各自蹦的蹦、跳的跳,嬉闹的嬉闹,吃草的吃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不知名菌藓类植物所散发出的绿光映射下,我浑然忘记时间的流逝,依然忘我地在森林中倘佯着,继续地感受着这份难得的静谧与安详,而四周萦绕着的各种生机盎然的生命信息更让我许久未曾起伏过的“精神海”重新泛起阵阵涟漪。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从精神领域的畅游中神醒过来。神智初回到现实的空间层,重新主宰这具并不属于我的肉体,无比疲累感顿时又覆盖整个身心。

  轻叹了口气,我随手拔了根鲜嫩的小草叼在嘴里,缓步地走到一棵约三人合抱粗的“原木”下坐了下来,懒懒地伸展一下已显得有些酸软无力的四肢,跟着才让整个疲倦的身躯舒服地倚靠在“原木树”上。

  身处在这片静谧祥和的大自然中,俗世中的烦劳似乎也一一离我而去,心情更是难得的平静,连是不是该抓紧时间找回失去的力量也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静静地斜靠在“原木树”上,出神地凝望着头顶上那一大片为“原木林”遮蔽了的天空,记忆开始从我流落到这个“异域星球”之后运转开来,以往那一幕幕纷纭杂乱的事件一一生动地浮现于脑海,似梦似幻。我没有刻意地让自己的“意识”专注于某个记忆片段,而是让它自由的去畅想,自由去解开潜藏在脑神经中的各个记忆细胞。

  在走马观花极富动态的记忆流转中,“心神”却平静得不起一丝波澜,整个人慢慢地处于无意识的状态之中,眼神逐渐的涣散空洞,肉体和意识似乎也在慢慢的脱离彼此的联系。

  在整个人感觉身处在一种如入旋涡般的飘然晕眩中的过程后,“意识”因为这波动又慢慢地苏醒过来。我才猛然发现在自己的“心神”处于平静无波,无任何杂念的“无意识”状态下,“精神意识体”已又脱离了肉体的羁绊,在非自己意念主导的情况下成功地从“现实空间层中“提升到“能量层空间”中。

  感应着那些游荡在自己“意识体”周边不断释放着不同属性光辉的“游离能量群”,我小心地控制着自己的“意念”不再产生任何杂念,使之处于绝对平静的状态中,因为我要好好的把握这次机会与它们进一步的产生交流而不想自己再惊扰到它们。

  这些以前被我忽略的独立于宇宙各种“能量元素”中的“游离能量”完全能够接收到我“意念”所散发出的信息,种种互动的迹象皆表明它们与我的“意念”有着微妙的联系,所以才能接收到我的信息。既能互动,那我当然也该能接收到这些“游离能量”的信息波动才对。

  想到这里,我努力地让自己的“意识”沉寂,唯一仅存的“意识”就是想象自己同样只是一个渺小的“游离能量分子”,一个和它们一样只是游离在这片“能量层空间”中不被注目的“能量分子” 。

  我尽量的想让自己融入四周一群又一群的“游离能量群体”内,更努力地接近一个又一个“游离能量分子”中,可惜的是,当我的“意识”方想进入到某一群“游离能量群体”中或是靠近某一个单纯的“游离能量分子”时,那本来聚集在一起的“游离能量群”却仿似受到了某种惊吓似的,突然纷散开来,离得我远远的再重新形成一个个单纯的“游离能量体”,看情形就仿佛我是某种具有深度排斥力的能量或是这些游荡在“能量层空间”中的“游离能量”完全把自己视同病毒一般,绝不会容许自己的“意识力量”融入到它们的世界中了。

  “是啊,又有谁愿意让别人的意识左右自己的世界呢?”苦笑了下,我心中却蓦然一动,一个奇怪的感觉迅猛地在自己的“意识”里跳动,我突然想到“意识”其实是一种无形的存在,可潜意识中,我却依然把自己看成是一个附注着“主意识”的“能量体”。

  解嘲地笑了笑,我已醒悟无形的“意识”就算再怎么把自己想象为某种“能量体”或是“实物体”,无形的“意识”始终是无形的存在。所以当我把自己看成一个“游离能量”的时候,转变的只是我个人的观点,而那些真正的“游离能量”接收到依然是一股想要强行侵入它们能量领域的“意识力量”。

  想通了这点,我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融入到它们的精神领域中了,除非自己能够像以前那样把“主意识”附注在某个和它们同样属性的能量上,以实体的方式先融入到它们的领域之中,再进行接触交流。

  可现在,我身上却已无丝毫能量,“精神意识体”自然也没有办法再附注于“能量体”上了。

  懊丧地思忖之间,游荡在我附近的“游离能量”接收到我思想信息的波动,又开始向四周泛散开去。

  “对了。”心里又是一动,我突然想到自己虽然不能融入到它们的精神领域内和它们做平等的交流,可它们却能接收到我“意念”散发出的思想信息,只要我坚持不懈地向它们传达我想与它们交流的意愿,或许可以成功也不一定。

  精神一振,我迅速地令自己的“意识”静匿下来,不再存有丝毫的杂念,当那些刚刚受到我“意识”散发出的信息影响而在四周泛散而开的“游离能量”再度聚集于周边的时候,“意识”才缓缓地让被迫沉寂的“意念”重新复苏跃动起来。

  “意念”跳动中,我缓缓地向四周散发出第一个思维信息:“游离于这片伟大的宇宙天地中拥有着无数不同属性的能量,如果你们能够接收到我的信息,就请向这里会聚来吧!”

  随着自己“意念”在周边范围的散发,为意念信息所覆及的“游离能量”,无论是原本聚集在一起的,或是单独漂游的“游离能量”都纷纷遵从我“意念”的召唤向我无形的“意识”会聚而来。

  一些原本互相排斥,互不相融,彼此属性完全迥异的能量在我“意念”的驱使下竟也一一聚合在一起,彼此之间竟再无丝毫的排斥。

  欣喜地感受这一切,“意念”再度释放出第二个信息:“游离于这片伟大的宇宙天地中拥有着无数不同属性的能量,如果你们接收到了我的信息,并遵从了我的指令,就请回馈我你们的信息,让我们彼此交流彼此了解信任吧?”

  “意念”不断地向游离于这片“能量层空间”的“游离能量”不断传送出渴望得到交流的请求,可奇怪的是,为我“意念”散发出的信息所覆及的各种“游离能量”都能依照我的信息而行动,但当我请求它们回馈我信息,彼此正式产生思想交流的时候却得不到丁点回应。

  时间在我不知不觉之间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而我依然周而复始地向那些遵从我的指令而会聚于我“意识”周围的“游离能量群”散发出我请求交流的信息,但当那些为我召唤来的“游离能量”并不为我请求彼此交流的信息所动的时候,我就解散掉它们,“意识”跟着再向“能量层空间”中其它的地方延伸,重新召唤其它的“游离能量”会聚我“意识”周边,跟着再向它们传送出我渴望交流的信息,因为在我发出多次的请求却依然得不到丝毫的回应之后,我希望就算有大部分的“游离能量”不接受我的请求,或许有小部分的“游离能量”为我诚意所动,哪怕只是一个或是两个不被其它能量接受孤独漂游的“游离能量分子”。

  可惜的是无论我怎么努力,结果却都是一样。而时间和事实似乎也证明了一点:“这些游离于‘能量层空间’的‘游离能量’的确能接收到我纯‘意念’所散发出的信息,并会毫无排斥地执行我传送给它们的指令而行动,却没有自我主观意识的能力。”

  “它们就好象是一个个没有灵魂,只有等待着别人来操纵它们才能绽放出生命力的木偶。”

  当然这些只是我个人经过多次努力实践而得到的观点,并不一定就是准确的。

  起码这些能够接收到我纯“意念”的信息并遵行我“意念”的指示而运行的“游离能量”决非那种没有生命能力的“能量”所能办到的。因为它们并非为同属性的实体能量所吸引,而是接收到我纯“意念”散发出的思维信息所动。虽然现在不能得到它们丝毫的信息,却并不代表它们因此就没有思考的能力。

  “那它们究竟是否有无思考能力或是自我的主观意识呢?”当我逐渐说服自己想给自己一个答案的时候,深层的“意识”中似乎有另外一个自己出来抢白,并轻而易举地推翻自己的答案。

  纷纭杂乱的思维不住地拨动着我一时也理不清的“意识”,在困扰和未能得到解答的情况下我慨然喟叹了一下,终于决定还是先回“现实空间层”再说,毕竟此时我思绪纷纭,意念杂乱,一时之间也没有办法静下心来。

  可当我想回“现实空间层”的时候,却不由愣住了,因为我突然发觉自己并不知道怎么从“能量层空间”回到“现实空间”中,以前的几次经历都是在不知不觉之间非自主意识的情形下“意识体”脱离肉身的束缚而进入到“能量层空间”,而每次也都是在非自主意识的情形下,“意识体”突生杂念或是为外界因素影响而自行回到现实空间中,却从来也没一次是在自主的情形下来回两个空间的。

  奇怪的则是这次,我清楚地明白自己此刻“意识”萦绕着无数的杂念,同时更有着想回到现实空间的强烈“意念”,出奇的是“意识”却依然处于“能量层空间”。

  “为什么会这样?”我讶异地问着自己,“难道是因为自己刚才不断地跨越空间距离,不断召唤它处的‘游离能量’会聚‘意识’周边,所以‘意识’存在于‘能量层空间’的位置与肉身存在于‘现实空间’的位置产生了极大的距离所致?”

  惊异中,脑海内的其它杂念纷纷被我抛诸脑后,我专心地思考起“意识”存在于“能量层空间”与“现实空间”的两者之间的关系。

  我知道“现实空间”的一切事物其实就是由无数不同的能量粒子元素所构筑形成的,也就是说“现实空间”和“能量层空间”实际上是一个同等的空间,关键是用什么形式去看待它们而已。

  就如同一个极为微小的细菌,用某些科学仪器可以把它放大为实体的生物形态,反之则可以微视到只见一组组的细胞组合形态而已。虽然一种物体用放大和微视的方式使肉眼看到了两种不同形态的物体,但并不代表肉眼看到的就不是同一物体

  而我所拥有的“精神游离”和“心神触动”的能力实际上就如同那些科学仪器一般,既能以肉眼状态看“现实空间”,也能以“心神触动”或“意识游离”的方式微视“能量层空间”。当我的“意识”为召唤其它的“游离能量”而不断在“能量层空间”跨越的时候,上在“现实空间”中应该也同样改变了某些距离。

  但“意识体”在“能量层空间”与肉身在“现实空间”之间究竟有什么影响却不是我一时之间能够了解的。

  反正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意识体”一时间回归不到“现实空间”的肉身中,我也乐于继续在“能量层空间”探索更多我极欲了解的神秘。

  此时能不能与游离于“能量层空间”的“游离能量”形成互动交流对我来说已不再重要,其实对我来说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学习如何更灵敏地操纵这些宇宙中的“游离能量”,而非探索它们是否拥有“自我主观意识”的时候。

  心里有了头绪,“意念”也就不再有诸多的杂念,我很快的就静下了心来,重新确定我下一步行动的方向。

  融于宇宙天地的无形“意识”继续以仿似人类视觉的方式体验着“能量层空间”不时绽放眼前的精彩,那一个个释放出不同光彩的“游离能量”,黄的,蓝的,绿的……或彼此碰撞,结合出一个个闪耀出更为眩目光辉的“能量体”,或彼此排斥,甫一靠近,就释放出各自的能量对对方形成冲击,光辉耀眼,如战场硝烟弥尘而起,无声的肃杀在平静的空间转瞬即逝。

  “意识”不断地在空间中飘移,“意念”也随之再度处于沉寂状态,我完全以旁观者的角度静静地体验着“能量空间”中的一切变化, 慢慢地只觉“意识”不断地扩展,视角竟不再局限于狭隘的一处,刚刚才被关注过的地方也不再随着“意识”的飘移它往而在脑海中淡忘,相反的却是依旧鲜明地烙印在心海之中。

  当“意识”不断迅速地在整个空间延伸时,视角接触的空间范围也就越是广大,一种整个能量空间似乎都要为我“意识”所吞噬的感觉强烈地在我沉寂的“意念”中激荡而起,似要包容一切。

  “‘小宇宙’!……这是‘小宇宙状态’,没想到不借助任何的能量为辅助,只是‘纯意识’的游离竟然也产生了容纳天地无极的‘小宇宙状态’的效果?”

  熟悉的“跨越无极、我即天地”的感觉令我的精神再度震撼了。

  记得当初为了能让自己的“精神意识体” 跨越“空间屏障”,达到穿梭宇宙空间,瞬息星际移迹的能力,我在“爱里神”督导下,历经“精神能力”的巨大磨练,最终结合自身坚实的“精元力量”为后盾,才成功地把“精神意识”融入于天地之间,与宇宙同一脉动起来。

  当时那种吞噬天地的感觉就好象此时一般,所不同的是那时自己的能量与宇宙脉动的轨迹牢牢结合在一起,对空间丝毫的变化,我的感觉都极度敏锐,而不像此时,“能量空间”中的任何变化除了视觉的捕捉外,其它的我都感觉不到,也无从了解“能量空间”中的万物元素实际的变化过程,而只能以旁观的角度来默视这一切。

  不过纯意识的游离状态能同样达到“我即天地”效果已让我欣喜不已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