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众神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禁忌力量

众神系列 典玄 8853 2003.04.05 10:13

    

  ““强者”,这就是“强者”的力量!”负手而立,目光穿过藤蔓的间隙眺望远空,我喃喃地自语着,当我感触自己的力量时,一股落寞萧瑟的情绪油然而生。

  从多位颜家弟子以及颜老太婆的“神经记忆系统”里亲眼目睹斯家族长由于力量不及颜木罕而遭受ling辱的过程和他们家族被欺压的种种沦落史后,我强烈地意识到在“剑武院”中拳头胜于道义的生存定律。

  凝视着“静念堂”中被我放倒一地的三十个白衣剑道高手和颜老太婆及颜子寒,我的脸上再度浮现出阴森的笑意。

  利用“精神能量”流转于他们的脑际,我很快便在他们的神经意识中播下了令他们今后在下意识里就互相敌视和仇恨的“种子”(思想信息)。而其中最特别的是自然是那个被我列入“死亡名单”的颜子寒,他的“记忆神经系统”里面的记忆几乎全被我修改,今后的他将六亲不认,不但将仇视颜家族系弟子,更视自己的亲人为不共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想到颜家有这样一个不定在什么时候爆炸的定时炸弹在身边却又不能拿了他或毁了他,我就感受到报复的快感。

  很快的,我在他们的神经中枢全面下达完指令后,便又让他们结实地睡上了一觉,因为我要趁这段时间把被颜老太婆强制关押的二十五名斯家男女和惨遭侮辱的斯语解救出来。想到斯语,我的心情就蓦感沉重,这个杰出而可怜的女性遭受到这样可耻的侮辱,不知将对她的心态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一想到这里,我的愤怒和杀机又再次蠢蠢欲动,狠狠地在颜子寒那张在不省人事下依旧显得桀骜跋扈的脸上踢了一脚,我才依照从颜老太婆“记忆神经”里获取的资料前往关押斯家二十五位男女族人之地,当然,我首先要做的是先把惨遭侮辱的斯语安顿好。

  当我手里托着娇柔盈弱的斯语,带着从“静念堂”里解救出来的二十五位斯家嫡系弟子出现在“剑锋院”的斯长风岳父等斯家族人时,我没有表情的脸以及二十五位斯家男女悲愤的神情立刻使原本陷入狂喜中的斯家众族人感到一阵不安。

  看到我怀里不省人事的斯语,冷静精明的斯无乐顿时预感到了什么,脸不由跟着大变,快步到我面前,凝视着面色淡白如纸发丝散乱的斯语,斯无乐的原本平静的脸顿时阵阵抽搐痉挛,眼神也散发出恐惧和悲哀的色彩。

  看着斯无乐的表情,我知道这个经验丰富,见识多广的老人已经知道在他宝贝孙女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族长,小语她怎么啦?发生了什么事?”身为父亲的斯长青还没有想到他疼爱的女儿已经失去了女人一生中最宝贵的东西——清白,见状惊讶地问我。

  就在我不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斯无乐已经沉声说道:“长青,有什么问题一会再说,族长,麻烦您把斯语带到内堂可好?”

  我点了点头,沉默地跟在斯无乐的身后往内堂走去,我的岳父斯长风显然也明白了什么,望向斯语的目光明显带着关切和伤感,这个饱受风霜和折磨的斯家领袖看起来更加苍老了。他吩咐那二十五名被我带回来的斯家嫡系子弟一起随我进入内堂之后就命令其他族人未经召唤绝对不得私自走进内堂,然后才在斯长春和斯长青两兄弟的扶持下随着我们走进了内堂。

  背后的斯家族人窃窃私语,狂喜的气氛被无形的沉重和悲愤所笼罩,虽然大部分的斯家族人不知道在“静念堂”的二十六位族人发生了什么事,但还是有部分敏锐的人明白到了什么,那个被斯无乐称做“五娘”的女人更是率先明白了什么,已忍不住地阵阵啜泣了起来,哽咽地念着:“可怜的孩子……苦命的孩子……”

  在内堂的一间精雅的房间内,我轻轻地把娇弱的斯语放在一张装饰着流苏帐上的床上,便站在一旁沉默不语,因为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向斯无乐他们述说这件惨事。

  “虽然斯家被颜家的强势夺走“锋系掌院”之位,被迫离开“剑锋院”已达三年之久,但回顾往昔,展望今日,一切竟如同昨日。我斯家从“剑武院”的最高层跌落最低谷,多年来历尽折磨,饱受磨难,尝尽一切羞辱。”轻轻抚mo着房间内雕刻着精致花纹的撑顶房柱,斯无乐老脸阵阵痉挛抽搐,“这里,这间房间曾是小语的卧室,可事过境迁,如今终于回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又得到了什么?”

  “父亲,我们斯家能够重新入主“剑锋院”,这是件好事啊?”斯长青道。

  斯无乐阴沉着脸,眼神沉痛中带着迷茫地注视着脸色惨白神情却安详地昏睡在床上的斯语:“我自然知道斯家能够重新站起来是件好事,可我们已经失去太多东西了,多到我们根本有办法再找回来。”

  这个斯家的最长者的一番话说得大家的心头沉甸甸的,特别是我,我完全明白斯无乐话中的含义是什么,在我利用精神力量从颜老太婆和颜子寒以及其他一些颜家弟子的记忆中看到一段段斯家族人被他们侮辱折磨的画面后,我更深深地体会到斯家失去的东西不会是任何东西可以换回来的,颜家惟有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血的代价才能多少补偿回一点斯家所遭受的损失。

  “二叔。”斯长风沉痛地说道:“你老的心情长风能了解,要怪只能怪我那个任性的女儿,怪我这个无能的族长没有能力带领你们闯过难关,都是我斯长风一家子害苦了大家,现在连小语也……我斯长风真是万死也不足以赎罪……”说到这里,斯长风已经老泪纵横,孱弱的身体摇晃着就要跪了下去。

  斯无乐和一旁的斯长春眼快,忙抢先一把扶住斯长风,斯长春更是颤声地道:“族长你这是干什么?不要这样,又不是你的错。”

  “傻孩子。”斯无乐的手微微颤抖:“这是我们斯家的劫难,怎能怪你?你父亲斯巴达临死前是怎样告诫我们的?难道你忘了吗?我们斯家要上下一条心,一致对外,而且斯利芬又有什么错?现在到底是什么时代,婚姻若不能自主,所爱的人若不能争取?那做人还有什么意思?几千年来的时代变革已经证明了古时代的君主体制和封建社会的恶劣性,可是在几千年后的高科技文明社会的今天,“明王星人”却反而追求古时代的君主集权体制,要重新沦陷进这片肮脏危险的“沼泽”,怎不叫人痛心和费解?”

  “在这个新时代高科技发展的情势下还衍生出这种变异的社会体制,完全要归咎于“明王府”。”我蓦地沉声地道:“地球的“智者”那可潘,“明王星”的修克烨.明王,他们两人在我们这个时代的人的心中的地位几乎等于“神”一样的令人敬仰崇拜,然而,若要我评价他们的话,“智者”为宽大仁义的英雄,“明王”则不啻为狭隘自利的枭雄。”说到这里,我不由悄悄地环视了一眼在场诸人,却见每人的脸上都有难堪之色。微一思念,我便恍然醒悟到修克烨.明王到底是所有“明王星人”心目中不可替代的偶像,纵然他开创了一个令目前斯家族群为之尝尽恶果的复古风潮,但依旧是所有“明王星人”心目中的民族英雄,不可替代的君王,无人可以比拟的精神领袖。可我不是“明王星人”,我不这样认为,兼且因斯利芬的关系,我对“明王府”只有无穷的仇恨和厌恶感,所以连带这个一手创建“明王府”的修克烨.明王在我的心目中也大打折扣。当下我说道:“我不是有意贬低“明王”,可难道事实不是如此?”

  冷笑了笑,我继续说道:“姑且不说“明王”,就说现今的“明王府”,难道大家觉得他的存在和所为是合乎公理的吗?颜家是我们斯家要回尊严的第一个目标,而“明王府”才是我们斯家要回公理的最终目标。所以不止颜家是我们的敌人,“明王府”也是我们的敌人,而且是最大的敌人。”

  我的一番话说得在场的所有斯家族人悚然动容,也才猛然想到斯家最大的难关和危机并不在颜木罕身上,而在“明王府”手上,毕竟“明王府”才是掌握斯家生死存亡的关键人物。每个人的心情都宛如突然笼罩上一层又厚又沉的阴影一般,脸上都跟着黯淡了下来。

  “是啊,我们最大的敌人不是颜木罕领导的颜家族群,而是“明王府”。”斯长风喃喃地说着,本就孱弱的身体更宛如突然间老化了好几倍一般。

  我走了过去,双手搭在岳父斯长风瘦骨嶙峋的肩膀上,向他传递过去温和的能量,疏导他抑结的气脉,我自信而坚定地道:“为了我所爱的人和我所爱的人的亲人,我夏长平就算因此而付出了性命也毫无怨言,我们的生命是连在一起的,请相信我,只要我夏长平在的一天,我就不会让斯家再受到磨难。至于“明王府”,明王少主和我早就有过节,在地球趁我丧失生机的时候他偷袭我没要了我的命,就算我不找他,他也会再来找我。”

  和明王少主的那段过节其实我也是看了斯利芬给我的信之后我才明白那天趁我被斯利芬无情的一剑穿心而丧绝生机却又还没死的时候偷袭我想要我的命的人正是明王少主,同时也明白到那天在“科动酋文市”我正要飞上“易观风楼”楼顶的时候突然感到背后传来一股异样的感觉很别扭很难受的感觉正是来自明王少主的能量气息。

  不过话说回来,那天若非明王少主迫不及待地想要我的命而偷袭我,我也不会在丧失生机的情况下激起求生的意志。

  当然这段过节除了我和明王少主两个当事人之外,别无第三者知晓,所以这时岳父和斯无乐等多位斯家族人听说我在地球就和明王少主有过节,并且是明王少主在我丧失生机的状态下偷袭我的,不由都大感震惊。

  阴沉一笑,我缓缓地说道:“和“明王府”一战势所难免,但不是硬拼。”环视了在场诸人一眼,我继续说道:“斯利芬已经给我们拟订好了势压“明王府”的计划,只要我们依照计划而行,最后夺得“璞皇宗”的宗主位,那就有实力和“明王府”谈条件。”

  刚才听到明王少主和我的过节,在场的斯家族人感到震惊,但此刻听我说起斯利芬的计划,竟然是要夺得“璞皇宗”的宗主位,他们却着实惊呆了。

  ““璞皇宗主”?”一说到“璞皇宗主”每个斯家族人的脸上(当然也包括我的岳父斯长风)都浮起怪异的表情,斯长风更是无力地道:“拯救斯家这件事真的需要夺得“璞皇宗”的宗主位才可以摆平吗?”

  “不能这样做!”斯无乐神情也凝重地道:““璞皇宗主”帮助过我们斯家多次,对我们斯家十分的照顾,若是我们夺走了他的宗主位,岂非成为一个忘恩负义之人?”

  我沉默,其实我又何尝不知道“璞皇宗”的宗主关博翰维护斯家多次,就这次斯利芬这次被明王少主强制解押回“明王星”,若非他再次出面护持,为斯利芬争取到一点点的时间,只怕还没等我到达“明王星”,她和斯家族人已经遭受了“明王府”施与的最严厉的惩罚。可是我能因为这样就不竟夺“璞皇宗”的宗主位?因为感恩就不实施斯利芬的计划,任由斯利芬和斯家族人被“明王府”制裁吗?

  不!绝不!我绝不放弃!

  两者之间我还是能分得清孰轻孰重。

  想到这里,我心已然释然。

  “忘恩负义?”我冷冷一笑:““璞皇宗”每十五年竟夺一次,若斯家能凭着实力在这届“抢宗大会”上夺得大位,也是情理之事,哪里是忘恩负义?再者,你们认为斯家三百多条性命和报恩两者之间孰轻孰重?关博翰大力的护持我们斯家为的是什么,还不是希望斯家族群能够免遭劫难?关博翰凭着其“璞皇宗”宗主的地位也只能为斯家争取到一点的时间,他和我们斯家的关系还没有亲密到为了斯家和“明王府”展开抗立的地步,所以我们若想救自己,也只能靠自己,靠自己的力量去争取。”

  我的这番话说得所有的斯家人都默默地垂下了头颅,细细的回味我话中的含义。

  “孩子,你说得没错。”岳父斯长风第一个抬起头来,那双无神的瞳孔已不知何时悄悄地染上了一层泪水,神情却极端坚定地道:“为了芬儿,为了斯家三百多的族人,你放手去做吧,我们斯家遭受ling辱已经够多了,我们绝不再忍受任何的侮辱,小语的不幸我们斯家绝对不容许再发生,她将是最后的一个,最后的一个!”

  话题寻回不省人事的斯语身上,斯长青立刻紧张地问道:“对了,小语她……她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你们快点告诉我啊?长春!”一把抓住斯长春的手臂,斯长青眼神惊恐地看着他的弟弟,在听到斯长风的话后,斯长青的脑海里急快地闪掠过一个念头,那是他十分害怕的念头,他只希望自己想的不是真的,看着斯长春悲哀和怜悯的表情,斯长青知道自己最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不……不是在真的……这不是真的……”

  斯长青慌乱地摇着头,一把冲到他的女儿的床前,心痛地看着面色惨白的斯语,斯长青喃喃地道:“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是真的。”看着斯长青痛苦的样子,我的心突然沉重得如负上千万斤重的铅块一般,压得我沉闷得似要窒息般的难受,我沉重地道:“我去晚了,当我打倒“静念堂”中的所有人,从他们身上探到消息的时候已经迟了。”

  “谁!究竟是谁。”斯长青转身一把拽住我的领口,疯狂地道:“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告诉我,快告诉我!”

  “是颜子寒。”我面若寒霜,说道:“颜老太婆暗中偷袭斯语妹子,并利用能量束缚斯语的四肢经脉,令她全然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还封闭了斯语的听觉神经,所以直到现在斯语妹子都还不知侵犯她的到底是谁。”

  “这个混蛋,我一定要杀了他不可!”斯长青铁青着脸,浑身上下散发出熊熊杀气,松开了拽住我领口的手,一言不发地转身就要排众而出。

  我全身不动,但从身体多个“气穴”中潜运出的无形能量却已经环环笼罩了斯长青的周围,瞬间凝摄住他的身体,我淡淡地道:“颜子寒是绝对要杀的,但不是现在,如果要杀,在我放倒“静念堂”中的所有颜家弟子的时候我早就杀了。”

  “为什么?”眼睛里仿佛跳动着火焰,斯长青红着眼,愤怒地瞪着我,这个温文而冷静的剑道高手在知道自己爱女惨遭不幸的时候,终于再也无法冷静,愤怒和心痛几乎使他快要失去理智。

  “你们放心,颜家的所做所为马上就要有所报应的,你们相信我!”我阴森地笑了笑,我只能这样说,当然我不能也没有办法向他们解释我怎样利用“精神能量”改变颜子寒和颜老太婆以及多位颜家弟子潜意识思维的过程。

  看着我一付莫测高深的神态和阴森的表情,在场的众斯家族人在狐疑的时候也都不由在暗地里打了个寒噤。

  “孩子,为什么你这么肯定颜家马上就要有所报应?”岳父斯长风狐疑地看着我。虽然在我充满强大自信的精神力量的影响下他们都大致相信了我,不过我说的天道报应毕竟是件虚无缥缈的事,因此这话的可信度在他们的心里也就大打了个折扣,使他们为之半信半疑。

  环视着屋内一双双掩饰不住伤感和悲愤的眼睛,我的情绪越发的低沉心情也越发的阴森。

  “颜家是否会有报应,很快就会见分晓。”我淡然地说道:“大家就等着欣赏一出精彩的好戏吧。”

  见我一付讳莫如深的样子,在场的斯家众人也只能按捺住内心的好奇,静静地等待着我这个新任族长的下一步指示。

  其实该做的事我已经做了,现在只要观察被我改造了“主控神经系统”影响潜意识思维的颜子寒和三十名白衣剑道高手如何在“剑武院”掀起风浪的情景以及静待“剑武院”每五年举办一次的“夺宗大会”的日子到来就可以了。

  当然这段时间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保护好斯家仅存的三百六十位族人不再受到伤害,我决不容许再有同样的事情发生,决不!

  脚步坚定地走到斯语的床前,凝视着床上那具饱受身心摧残的娇躯和那张惨淡无血色的秀脸,我的心蓦地抽痛了起来,因为恍惚之间,我从这张惨淡的脸上依稀见到斯利芬的影子,这里受到伤害躺在这里的是斯语,然而被囚禁在“明王府”里的斯利芬呢?她会怎样?我不敢想,却又忍不住不想,心灵阵阵搐痛之下,我再也无法抑制住想知道斯利芬消息的急切心情,无论如何,我都要先知道她现在的境况安不安全。

  “万一她像斯语那样遭受……不,绝不可以!斯利芬若是受到丝毫的伤害,明王少主若是胆敢乘机伤害到斯利芬的一丝毫发,我发誓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就在我的心神狂乱,整个心灵世界蓦地席卷来一大片暗云,黑暗即将覆盖我整个身心的时候,一颗晶莹闪烁的冰珠带着洁白的光晕出现在我眼前,随着光晕不断在眼前的扩展,一个女性惨然的声音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我不想活了……我不想活了……我不想活了……”

  声音的惨然和语气的坚定使我陷入紊乱的心神顿时清醒了过来,我豁然发现盈弱地躺在床上的斯语眼睛虽然依旧紧闭,一付昏迷不醒的样子但那清丽的脸蛋上却不知何时悄悄地滑落一颗晶莹的泪珠,欲落不落地悬挂在眼帘。这付凄美的神态使她在清丽间更添一股动人的魅力。静静地凝视着她,我的脑海蓦地再度回响起那个绝望惨然的声音。

  心中蓦地一动,我猛地醒悟到刚才出现在我脑海里的画面和声音并非幻觉,那颗晶莹的冰珠恰是斯语脸上的泪水,而我脑海里的声音却是她的脑思维散发出来的精神信息,无意间被我的精神力量捕捉到而衍生出来的。我知道她醒了,而且心存必死的念头,只是不愿意让别人看出来而已。

  “又是个性格坚强倔强的女人。”心里暗叹着,我知道要想化解这个可怜女人心中的必死念头相当困难,可是我又势必不能明知道她有寻死的念头却眼睁睁地看着她因为遭受侮辱而步入死亡,我决不能任由这件事情发生,我一定要全力阻止。

  “小语……小语……”斯长青蹲跪在斯语的床边,紧紧握住他女儿柔嫩的素手,眼底泪水纵横,颤声地道:“你醒了吗……你千万不要有事……不要吓我……不要……我知道你醒了……你张开眼睛看看……斯家已经重新夺得“锋系掌院”之位……噩梦已经过去……我们斯家以后不会再遭受任何的磨难了……孩子……你张开眼睛看看……小语……”

  斯语依旧双眼紧闭,但睫毛却不住地颤抖着,嫩滑的脸蛋上泪水却愈加潺潺而落。

  看着那张清丽的带着无比坚定的脸蛋,我的“精神能”急快地自“神经海”散布而出,瞬间即在我的脑袋四周架设起一个如雷达一般的“精神信息接收站”,无数股纤细的“精神量”刚在我的脑外架设完成,各种来自屋内众人的繁杂思想信息即刻纷扰于脑际,我迅速略过那些纷乱的思想信息,很快就把目标锁定斯语游离在空间中的思想信息。

  在我终于全面感应斯语的思想信息之后,我确定她寻死的念头非常强,她甚至关闭了自己的心灵,不再接纳任何的信息,此刻的她寻死的心可谓坚若磐石,很难用撞得开:“除非……”意念急快闪动,稍微沉思了一会儿,我便有了计较。

  “岳父,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示意众人给斯长青父女独处的机会,我率先走出这间原本就属于斯语的房间。其实我知道斯长青虽然是斯语的父亲,但对身心受到极大伤害的斯语来说,这个时候无论什么人说什么劝解的话也敲不碎她那坚若磐石的寻死之心,更何况是一个本来就不怎么会劝人的男人。

  心中蓦地一动,我突然想到斯家一个令人奇怪费解的地方,那就是斯家主要代表女性都不见踪影,如我的岳母和斯无乐妻子以及他的两个儿媳妇,在斯语遭受这样的侮辱之后她们竟依然不见身影,就不由不让人惊奇不解了。

  “斯语的母亲……”不解地皱起眉头,我边走边问:“还有岳母她们怎么……?”

  “孩子,我知道你在奇怪为什么芬儿的母亲和小语的母亲都不在,是吗?是的,她们都已经不在了。”岳父清?的脸上有难掩的落寞和悲伤:“她们都是可敬的女人,是我们斯家的骄傲。”他只这样说,就没有再说什么了,气氛陡地沉静了下来,只闻三十多人走在曲绕走廊上的脚步声。但我已经明白,这些令斯家为之骄傲的女人发生了什么事情。

  默默地随着岳父和斯无乐等三十多位斯家族人走进“剑锋院”正院内堂中的另一偏院,我一边思量着什么妥善化解斯语寻死的心结,而另一方面,我最迫切的就是尽快查探出斯利芬目前的消息,我一定要先知道她现在的处境安不安全?才有心情执行她交给我的计划。

  “伯父!”在斯长风和斯无乐等几个斯家领导人询问了二十五位被颜老太婆强制扣押的斯家族人,并告诫他们不得在他人面前提起斯语被ling辱的事之后,我才缓缓地说出我的计划:“我们斯家虽然已经重新夺回“锋系掌院”的地位,但颜家族群显然并不打算承认我们的地位,而再过十二天就是“剑武院”举行五年一度“夺宗大会”的日子,所以我打算闭关五天时间好好准备参加这次的“夺宗大会”。我相信在“夺宗大会”的日子到来之前,颜家是不会坐视斯家过安稳日子的,他们一定会想尽各种办法前来挑衅,为免除不必要的风波,我希望在“夺宗大会”到来之前的这段时间内大家能够先沉住气待在“剑锋院”之内,尽量不要外出,我让大家这样做,决非是怕了他们颜家,希望大家明白到这点。当然我们尽量不先惹人,也绝不希望别人闯入我们“剑锋院”闹事,所以一旦真的有颜家族人刻意地闯入“剑锋院”闹事?大家就不要再容忍了,也不要留情,来一个就杀一个。”我的声音淡淡地,但冷酷肃杀的气息却不住地自身体往四面旋散而出。“我们绝对听从族长的命令。”

  我点了点头:“只要大家不踏出“剑锋院”,我保证没有人伤害得了大家,也没有人能够伤害得了大家。”

  这是我的承诺,也是我的责任!

  在一间位于内堂最角落的“静心室”内,我散尽全身的真元能量,静静地盘膝静坐,调息养元。自我懂得直接从“能量空间”汇聚和吸纳和我同属性的真元能量后,我不知道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进行过这样的周天行转,因为那对我来说根本就用不着。

  可现在不一样,我需要静心,我要使自己的心静得可以融入这片空间,真正达到我就是空间,空间即我和无处不是我的状态,因为我要找到我所深爱的人和保护好我的族人不再受到任何伤害。

  我要全面启用曾经被我潜意识列为禁忌力量的“精神能量”。

  “有句话我要告诉你,以精神力量控制别人是最不道德的,不是生死相拼最好不要使用,知道吗?那不是一个光明正大的人的所为!”在我第一次了解到自己拥有特殊的能量是属于“精神力量”时,五田老师告诫我的一番言语再次浮现在我脑海。

  是啊,就是因为五田老师的那番话,使我潜意识地软禁了自己的“精神力量”,可是从今天开始,我绝不再这样做!为我所爱的人,我要尽我最大的力量,因此我要全面启用我的特殊能力,那就是——“精神力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