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众神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抉择立场

众神系列 典玄 8775 2005.03.11 11:42

    就在我深信自己已经无力再替老者的身份进行任何辩解,处于最高备战状态下的能量气息开始降低的时候,涟漪细若蚊呐的磁性嗓音在我耳鼓轻轻回荡,只有简洁的几个字:

  "全力保护潘一长老!"

  逐渐降低的强者气势瞬间炽亮高涨,我毫不犹疑的就立刻接受涟漪暗中给我的指令,在木尊和麦修元等几个强者的注意力全部放在舞难身上时,我凭借着本身强大的气势,瞬间切入到明王二世与两个执法者之间,出现在自遭受明王二世偷袭后就始终一脸惨白,默不作声的老者身边。

  强猛的能量气流席卷中,我已带同潘一老者和明王二世等人拉开了一段距离。

  在木尊、麦修元、力丹君、关博翰等几个强者因我的突然举动而大感错愕时,明王二世却似乎一点也不感到意外,他的眼神依旧平静深邃。

  "看来你们果然熟识。"明王二世淡然地。

  "何止熟识?"舞难哈哈笑道:"我们是空中城市智者武堂学员,潘一长老则是智者武堂唯一的导师,应该是恩师高徒才是。"

  "以你的所行所为也配为空中城市智者武堂学员?"

  既然一切已经明摆在了台面,我已没有必要再掩饰些什么,令我费解的却是怎么也想不明白舞难怎么会背叛空中城市?并且出现在明王星的?

  "看来夏大宗长对地球科技军团侵略明王星的军事行动并没有感到意外,显然也认同地球科技针对明王星的军事行动吧?"麦修元淡淡地道。

  "无论是基于何种理由而发动的战争我都不认同。"我沉声地道:"但对于目前明王星的政权体系,在下深觉得有改革的必要,如果本地的力量不足以改变根深蒂固的政权体系,能够和平的借助外力来实现一个民主公平自治的政权体系那未尝不是件好事。"

  缓缓地环视诸强环列,我依然镇定地道:"在如今高科技发达和古武术繁荣昌盛的文明年代,明王星走的不是一条民主、公正、进取、向上的路,而是一条****、唯我、落后、没有自由的道路,追求复古本没什么不好,但连古时那种曾带给万千民众苦难,失去民主自由的皇权主义也继承的话,那不啻是一条迈向深渊的毁灭之路,人们连追求属于自己最基本的爱情权利都没有,这个时代的明王星广大民众又期望能够得到什么民主权利呢?"

  "这个时代本身就是个弱肉强食的时代,不管是地球或者火星这种高科技文明星球,还是崇尚古风的明王星,只要生活于这个时代,人们就无法逃避数千年来人类社会重复演绎的结果。"明王二世淡淡地道:"明王星是由伟大的明王他老人家以他那绝顶的力量和盖世的勇气换来独立自主的星球,明王府的存在象征着明王星的一切,无论明王星的政权体制存在什么不公平,任何人都不能动摇明王府的超然地位。"

  "支持二世大人,支持明王府,任何挑战明王府权威,打算颠覆明王府皇权的就是与我们千万明王星人为敌!"

  脚下万千与会群众,不管是来自哪一宗系,哪一门派都激动地呐喊着,呼喊着他们的心声!

  再次平举双手压下激动的民众后,明王二世深深地看着我道:"明王府虽然拥有绝对的权利,但瑟却非完全不讲道理之人,相信在场与会的武道同僚都很清楚‘剑门‘斯家族系与原‘剑门‘大宗长颜木罕之间恩怨,以及其间涉及罗工世家与明王府之间的纠葛,其中的是非恩怨瑟也不再加以螯述。"

  缓缓地一扫安静听他言说的广大民众,明王二世继续说道:"由古以来爱情故事总是最轰烈也是最感人,最值得同情的,对此,瑟亦倍受感动,但自明王老人家手中定下的律法却绝对不能视若不见,经过考虑再三,瑟决定在不违背明王府权威与明王律法下再给予斯家族群,给世间的痴情男女一次机会。"

  "在明王星面临巨大危机,面临着科武战争爆发的前沿,瑟给以的条件依然有效,现在,夏大宗长已经顺利地击败了颜木罕,夺得了‘剑门‘大宗长位,并且也已经以‘剑门‘大宗长的身份来参加了‘璞皇宗‘的抢宗大会,明氏武院利用假代表出席大会,瑟就以主裁判的身份宣布明氏武院的代表资格被取消,所以现在……"

  明王二世深深地注视着我,一字字地道:"抢宗大会已仅剩夏大宗长与关宗主两位进行最后决选,只要夏大宗长能够击败关宗主,夺得‘璞皇宗‘的宗主位,你就可以获得挑战我的资格,挑战一次明王府的权威!"

  没想到在地球科技军团入侵明王星的军事计划暴露之后,我最终还是要与关博翰进行一场宗主位之战。

  心中正自感叹,一个苍老浑厚的熟悉嗓音却在这时远远传来。

  "且慢!"斯无乐气息鼓动中,远远地自剑门一系的观席区腾飞而起,向我们飘飞而来。

  深深地皱起眉头,我凝重地看着那熟悉的身影,不解他为什么也在这个时候过来凑热闹。

  明王二世淡淡一笑:"敢问先生是?"

  斯无乐气息有些紊乱急促,他虽然是剑道行家,对浮移术却显然不怎么擅长,勉强飘飞而至,身体也是有些摇摆不定。

  木尊身外淡青色的能量气息微一旋绕振放之间,一股能量潮流已经将斯无乐扶持住。

  斯无乐感激地朝木尊拱了下手,跟着恭敬地朝明王二世鞠了躬后,说道:"在下‘剑门‘斯无乐,大胆前来干碍了大会进程,原本不该,但事关我剑门一脉立场和今后存亡,不得已之处,尚请见谅!"

  "但说无妨。"

  斯无乐沉吸了口气,目光坚定地望着我:"初闻地球科技军团即将侵略我明王主权,发动科武战争,凡我明王星千万民众耳闻这个消息无不感震骇与愤怒,明王主权绝不容许外来侵略玷污,无论是谁想侵占我明王星几百年主权,我们都要誓死抵抗到底,维护历来的明王主权不至沦丧!"

  "先生爱国之心,实让人钦叹,瑟亦深信所有明王星人都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家园和主权遭受外来侵略者的侵袭和玷污!"

  斯无乐点了点头说道:"我们绝对誓死维护明王主权,哪怕用我们的生命为代价也在所不惜。"

  "大宗长为斯家为剑门付出的一切一切,我们斯家都深深地铭记心里,也立誓生死与共,祸福相依,但前提是不违背明王星主权可能遭受沦丧的前提下,可是刚才大宗长的言辞中,显然对地球科技军团将侵略明王星的军事行动并不感到惊讶,甚至是支持地球科技军团入侵我明王星的,身为伟大的明王最忠实的子民和追随者,我们抨击一切反对和分裂明王主权完整的势力和外来侵略者。"

  "你的意思是?"明王二世微笑地。

  我的心却越发地往下沉。

  斯无乐没有回答,只是转头看着我,老人刀刻斧凿般沧桑的脸中布满着坚定,浑浊的眼中却盛满着期待,我知道斯无乐乃至所有斯家族人的感受,这些生于斯,长于斯的明王星人,他们心灵深处对明王主权根深蒂固的敬畏和尊重使他们绝对排斥外来力量可能对明王星主权带来的任何伤害,所有在明王主权环境下成长的人们,他们和明王主权这一观念就如同一个整体,或者像一个家庭,家庭的存在或许曾给生活在家庭里的成员带来束缚和一些不自由,但如果有人想来抢走这个家庭,家庭里的成员也绝对不会同意的。

  从斯无乐的眼中我读懂老人眼中蕴涵的信息,他是想让我和他们一起维护他们誓死拥戴的家庭--明王主权,一起对抗外来的侵略--地球科技军团。

  "我‘剑门‘一系的所有族人只想大宗长一句话。"斯无乐期望地看着我:"当科武战争真的爆发的时候,大宗长是否会和我们一起为维护明王主权和国家的完整而抵抗外来的侵略者?"

  我知道这个问题我终究要面对,迟早有一天要告诉所有斯家族人我的立场,却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

  我面临着两难的境地。

  如果我现在告诉他们我早已决定的立场,决定协助地球科技军团推翻明王府主权,在明王星建立新的民主政权的话,我将马上站在与所有明王星人敌对的阵营中,我深爱女人的族人也绝不会原谅我的选择,原谅我的立场。

  可如果我答应为维护明王的主权抵抗昌浩统帅的地球科技军团的话,那我将马上站在涟漪和老者潘一敌对的阵营上面去,以后甚至要与我最好的朋友昌浩战斗,这都是我绝对不想面对的。

  我多么希望有人可以站在和我同一立场上来,特别是我最深爱的女人斯利芬,我想象着她站出来慷慨激昂地向广大明王星民众述说明王主权给明王星人带来的苦难和不公正,希望她能唤醒部分明王星人追求民主权利的意识,起码稍微撼动斯家族人根深蒂固的明王绝对主权意识,使他们可以同心协力地站在和我的同一阵线。

  可是我失望了,在斯无乐期待的目光,在千万双复杂目光的注视下,我心爱的女人斯利芬并没有任何的表示,但隐隐之间,在"剑门"宗系区的斯家族人之中,我似乎感觉到一双悲哀无奈目光的悄然凝视。

  回望着斯无乐那张沧桑的脸庞,这个刚刚才从被欺压的磨难中走出没多久的老人随时都将因我的回答而重新迈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心中猛地一动,我突然想到在此时的环境下,我决定的立场已将自己摆在了同千万明王星人对立的立场上,如果斯家族人站在自己的同一阵线的话,以自己目前单薄的力量又如何能够保证斯家族人不被宛如狂暴洪水的明王星人所吞没?

  所以斯家族人最安全的选择就是和广大明王星人站在同一阵线,虽然以斯家族人对明王主权根深蒂固的尊崇观念他们也绝对会选择抵抗外来侵略,维护本土并不公正的,而且给他们带来苦难的主权。

  而且以目前的局势,明王府的首要任务应该是发动全体明王星人投入备战状态,以应付即将爆发的科武战争,而不是制裁那些维护明王主权完整的忠实追随者。

  或许我的选择,将使原本和自己最亲密的斯家族人站在自己敌对的一面,不了解自己,但我相信那是暂时的,我有信心昌浩一定能够在明王星建立一个真正民主的政权体系。

  想通了这点,我心浑然一松,一场真正艰苦的战斗也即将到来,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只知道自己的立场绝对不会改变。

  我目光坚定地游视过环列自己周边的诸位强者,朗声说道:"我是地球人,我尊重独立星球的主权完整,可是在高发达文明发展的现在,人人都应该享有自由、民主的权利!明王星的皇权体制绝对有必要改变,明王星是一个资源丰富,土地肥沃的星球,可为什么要走向落后,敝帚自珍呢?明王星派系林立,每天都有着因为各种理由而造成或大或小的械斗冲突,流血乃至死亡!力量代表了一切,但那些弱小的呢,他们永远都只能充当任人欺压蹂躏的一群,没有任何的人身安全保障,明王星没有法律约束,没有行政政府,而执行法律的,恰恰却都是那些犯罪的人。明王星需要一个政府管辖这千万人口,需要一个真正体现自由民主的政权体系,而不是明王府这种皇权主义,在地球面临火星独立联盟威胁的同时,明王星难道还能偏安于一叫吗?地球和明王星应该携手一起建立一个适合全人类生活的富饶星球,一同抵御真正的外来侵略!"

  "大宗长的意思就是将站在地球科技军团的一边?"明王二世声音淡淡地,但一股凌厉的杀气已然旋绕而起,强者的气势瞬间迅猛攀升。

  "不错!"我坚定地道。

  "小伙子,你知不知道你这句话代表着什么?"木尊灰白的眉头一皱,枯槁木纳的脸上闪动着惋惜的表情:"小伙子年纪轻轻就拥有强者实力,未来正是一片无尽美好的锦绣前程,可惜啦。"木尊叹息着摇着头。

  麦修元脸若寒冰道:"明王主权代表着明王星人追求力量颠峰的精神信仰,也是凝结万千武道同僚一心尚武的灯塔,我们绝不容许它遭受破坏和玷污,为了维护明王主权,所有打算推翻主权的人都将是我们所有明王星人的敌人。"

  "夏小子,你现在改变立场还来得及。"力丹君怒瞪着我:"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在明王星开宗立派,成就一番辉煌事业!"

  体外的能量气焰熊熊燃腾,足足扩及三尺有余,最强备战状态下爆发的凌厉气势,任谁也不敢对我轻举妄动,特别是在我目光牵动"精神震撼术"的悄然影响下,所有人都隐隐意识到引发我雷霆一击下的恐怖。

  我一掌缓缓地抵着潘一长老的背部,一边却十分坚定地摇了摇头。

  在我守护能量的探索下,我发现遭受明王二世偷袭的潘一长老经脉内外郁积着庞大的外侵能量,这些外侵能量就如同千军万马般集结在老者的体内,沉沉地压在老者气府之间,切断老者气府与各经脉之间的联系,部分外侵能量更趁着各条经脉能量空虚的情况下,大肆四处挞伐。

  任何人也没想到身为强者,更身为明王星最高领袖的明王二世会这般卑鄙,老者潘一不及防下立刻遭了暗算。

  体会到老者潘一长老正在遭受的侵袭,趁着明王二世等人被我"精神震撼术"所震慑,一时间都没敢对我进行攻击的状态下,闷雷般的沉喝声自我的口中迸发,"守护能量"刹那如决堤的洪水般涌进老者的体内,一下就将大团集结在老者气府周围的外侵能量冲散,被明王二世的外侵能量压迫堵塞住的各条经脉也终于和气府恢复贯通,感觉到这点,掌中一吸一纳间,涌进老者体内的"守护能量"跟着纷纷回流,退出了老者潘一的体内。

  而经脉重新恢复畅通的老者,从气府迸发出的强大能量也似逃脱了牢笼的猛兽般刹那就将积压在他气府周围以及在体内挞伐的流散外侵能量给吞噬了个干干净净。

  惨白的脸终于重新恢复了一丝血色。

  "大宗长。"斯无乐悲哀地看着我:"我们斯家族人很感激大宗长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可是我们斯家……"

  沉吸了口气,斯无乐回望了"剑门"宗系区一眼,沉声说道:"我们斯家忠诚于‘明王主权‘,忠于自己的家乡明王星,大宗长既然已决定站于地球科技军团一面,那就是我们明王星人的敌人,我现在就以斯家长老身份废除夏长平‘剑门‘大宗长身份,从此我‘剑门‘一系与夏长平再也瓜葛,斯家有眼无珠,甘愿接受‘明王府‘惩罚,面对地球科技军团侵略,斯家愿为前驱,誓死无怨。"

  "‘剑门‘一系真的与夏长平再也瓜葛了吗?你个人可以代表‘剑门‘吗?"关博翰淡然地道:"据关某所知,斯利芬小姐和夏长平的关系只怕不容易说无瓜葛就无瓜葛吧?"

  "他可以!"清脆的嗓音冷然地响起,"宗系区"中一抹浅翠色的身影轻飘飘地飞越虚空,遥遥而望。

  看着心爱女人凄凉漠然的身影,我心莫名其妙地一阵搐痛,无论事先考虑得再怎么周详,都经不住时事的变化,进行得一帆风顺的挑战明王府权威计划何曾想到会因为地球科技军团将侵略明王星而搁浅?

  "斯无乐是我‘剑门‘一系的长者,他的所言所行皆可代表‘剑门‘心声,至于小女子与夏长平的关系,国家危难,大义都可以灭亲,何况儿女私情?"斯利芬目光清冷淡漠地遥望着我。

  虽然明知道斯利芬说的一切可能都是不得以,我心里还是阵阵刺痛,脸色已霎时一片苍白。

  "既然我摆脱不了命运,反抗不了命运,那我只能接受命运。"

  斯利芬清冷的目光中泛动着一丝水纹般的光波,晶莹的泪水悄然地在她眼眶内流转滚动,却始终忍着没让流下来。

  我心里不安的感觉越发强烈,莫名的刺痛感也越来越强烈。

  "她究竟想做什么?"我苍白着脸,喃喃地问着自己。

  "为了证明我从此不再与夏长平有任何瓜葛,小女子已经答应了罗工少宗的求婚,从今天起,小女子就是罗工世家少宗主的妻子了。"

  斯利芬平淡的声音在我耳中却不啻为晴天霹雳一般。

  "你说什么?"我不敢相信我所听到的。

  "少芬说得没错。"罗工少宗清朗带着喜悦的声音跟着响起,迅如急电的白色身影出现在斯利芬身边,我亲眼看着他温柔地将手放在斯利芬纤细的腰上,搂抱着我心爱的女人。

  "从今天起,少芬就是我毕生将用爱和生命去守护着的女人,妻子,无论她以前的感情谁属?那都已是过去,今后我将我用最炽热的爱去珍惜她,保护她,绝不再让她伤心和哭泣。"

  "不……"我愤怒地咆哮着,几乎就要冲过去,一只坚强而有力的手却适时地按在我的肩膀上。

  老者潘一睿智的双眼闪动着异样的深沉,朝我摇了摇头。

  我怔了一怔,而身边的几个强者也同样因为斯利芬的告白而愣怔的时候,明王少主怨恨声音跟着回响。

  "夏长平勾结地球科技军团计划里应外合瓦解我明王主权,攀附夏长平屡次违背我明王府权威的斯家族人更是大逆不道,罪不容赦,任何想包庇斯家族人的都是我明王府的敌人,奉劝少宗最好三思而行。"

  "我已经说过。"面对明王少主咄咄逼人的语气,罗工少宗没有半丝惧色,冷淡地道:"从今天起少芬就是我的妻子,是我毕生将用爱和生命守护的女人,无论是谁,都绝不能瓦解我对少芬坚定的誓言!哪怕是明王府,也不能!"

  罗工少宗冷然地,最后干脆明摆着说道。

  明王少主铁青着脸,目中迸射着愤怒的火焰:"难道少宗也想因为斯利芬这个下贱的女人和我明王府为敌?"

  "住口!"罗工少宗厉声道:"约彤,你身为明王少主,历来嚣张跋扈,为所欲为,视人命若草芥,视平民若猪狗,明王星人拥戴明王府,不敢对明王府有任何的反抗,那是因为伟大的明王,因为他在科武战争的纷乱时期奠定了明王星的独立自主,带给了所有明王星人对未来的希望,可是如今的明王府,却在逐渐的毁灭大部分明王星人的希望,就因为他拥有超然的地位,掌握着绝对的权利,可是难道就因为这一切,我们没有做任何错事,只因为明王府高兴,或对我们不满,我们就得乖乖的引颈就戮,甘心就死吗?"

  明王少主铁青着脸,偏又找不到话来辩驳。

  "何谓下贱?难道我们就没有选择爱情的权利,没有维护自身权利的权利?"

  罗工少宗连番慷慨激昂的指责令整个会场一片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思考着。

  "明王星存在着的是一个尚武的,追求力量的社会,每个人都想尽力往上爬,而尽力地把别人踩在脚下,可是往往就只有那么少数的几个人有能力站在万人之上,而万人之下的,却饱受着蹂躏欺压,生命如同蝼蚁般没有任何保障,如果大家走出古武城,到偏远的城镇或山区看看,不小心绊倒你的可能就是一具刚刚死了没多久的尸体!"

  罗工少宗喘息着:"我不是想说明王主权的存在有什么不好,我只希望掌握着明王主权的明王府能够更好的为我们明王星的亿万民众带来新的希望,而不是将希望一个个毁灭!"

  "我也觉得明王星是时候需要改革了,但不是由外来力量,不是由地球或火星,而是由我们亿万明王星人自己来解决。"

  "瑟久未过问凡尘俗事,思想和眼光也都落后了,竟然不晓得明王星人的希望正被明王府一个个的破灭,看来贵孙少宗对我明王府是大有意见呀,丹君兄以为呢?"明王二世淡淡地道,目光却如刀般锐利闪烁着寒光。

  力丹君视若不见,哈哈一笑道:"少宗这孩子有魄力,有担当,敢爱敢恨,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儿孙自有儿孙福,纵然少主也喜欢芬丫头,也不能以明王府少主人的身份胁迫,仗势欺人是不是?小孩家家,怪可怜见,二世就不能大方点成全一桩好事吗?"

  明王二世眼皮微微一跳,很快就又恢复镇定。

  "为了明王星的独立自主,明王府当然誓死秉持明王遗愿,带领明王星人将外来侵略赶尽杀绝,不使明王主权遭受破坏!"

  这股带着强烈杀意的言语让我的心猛地一跳,但更让我关注的却是我心爱女人的那番话:

  "既然我摆脱不了命运,反抗不了命运,那我只能接受命运。"

  "不……"我喃喃地,回想斯利芬那凄凉漠然的身影,我心紊乱之极,我已经没有信心再对自己说斯利芬那么做是不得已了。

  "无论是天崩地裂,我都不管了,我只要你。"心灵深处一个声音在呐喊着。

  强盛的气焰于体外更大幅度的蔟燃下,我身影一动,就待向斯利芬飞去,将罗工少宗那双环绕着斯利芬纤腰的手给剁下来。

  可是就在我晃眼间才飞出五十米左右,一道波纹般的能量光幕骤然在我眼前张结而开,阻住了我的去路。

  同时两道强劲的气势也在我左右两边闪现,麦修元、关博翰一脸冷漠地出现我左右,眼前光波散尽,明王二世同样一脸清冷地注视着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