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众神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伤心破碎

众神系列 典玄 6613 2005.03.12 21:38

    环视着三个呈三角形将自己前方去路全部堵死的三个强者,我心微微往下一沉,但更迫切的是尽快地赶到心爱女人的身边。

  最高备战状态下的我“神经海”里的精神能量也于脑际周围充盈激荡着。

  “请你们让开!”熊熊气浪霍地一腾,凌厉的气势向四处席卷而开,夹带着精神震撼力量的目光如急电般地冲击向三强者,我的声音透露出凝重的危压感沉沉地逼向明王二世、麦修元、关博翰三位明王星的顶级强者。

  就在他们受到我精神力量的震慑,明王二世的瞳孔微微收缩的时候,我已趁着对方精神松动的间隙疾快地自明王二世的身边一闪而过。

  依照此时我提聚的战斗状态,我是随时都可以趁明王二世精神松动的这个间隙给以他一个巨大伤害性的打击,可是当时我的心里唯一的一个念头就是飞到我心爱女人斯利芬的身边,守护着她,至于即将爆发的由我最好的朋友昌浩率领的地球科技军团针对明王星的侵略战争,还是亿万明王星人为维护“明王主权”完整的保卫战,我全都不管了。

  我再次明白自己只要斯利芬,不然哪怕给了我整个世界,若没了心爱的女人,我也不会快乐。

  从明王二世身边急电般的一掠而过,我清晰地接收到明王二世刹那流露出的精神信息,也就是因为这点,我发现自己当时随时都可以给明王二世一个伤害性的巨大打击。

  可是我什么也没做,趁着三大强者精神微微迟滞的时间,我已然跨越了六百多米的虚空,出现在斯利芬的面前。

  目光似急雷怒电般地迸射向罗工少宗,在我强大精神力量的冲击下,罗工少宗心神如受重锤撞击,脸色刹那一片苍白,眼神涣散地松开搂住我心爱女人纤腰的手,身形颤抖地向后飘退。

  我没懒得再看他一眼,转而温柔地看着斯利芬,我很相信她,坚信她刚才说的一定是有理由和不得已的,可是我的声音还是颤抖地无法掩饰内心的忐忑和不安:

  “芬,告诉我你刚才说的不是真的?”

  斯利芬眼神复杂地看着我,从她那清亮的目光中我读懂矛盾,悲哀,无奈以及决绝!

  她不是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心理准备,为什么我还在她的目光中看到这么多的复杂情绪和信息呢?

  斯利芬缓缓地摇了摇头,目光深深地注视着我,她眼神中流露出的矛盾缓缓消失,取而代之的一片清冷和坚定。

  “不要傻了。”声音是那么的平淡、冷漠。

  缓缓转过去的身躯散发出的不再是温情,而是一片无情的淡漠和萧索。

  “既然我摆脱不了命运,也抵抗不了命运,那我只能接受命运。”

  她冷冷的抛下这句,转身就向宗系区飘落。

  这句话仿佛一个个惊雷在我脑海里炸响,我感觉脑子一阵莫名的眩晕。

  “我不理解……“我喃喃地看着那抹即将远去的淡漠纤影,心灵又在阵阵刺痛。

  在钻心刺痛般边缘我心里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决不能让心爱女人就这样走掉。

  蠢动的能量微微一提,我就待向斯利芬追去,一道强劲的气劲却在这时划破空间,带出一道尖锐刺耳的声浪,自我身后电射而来。

  而在我对空间能量特别敏锐的感应下,我更发现一道无形无影到几乎不可察觉的暗涌能量也已随后向自己逼近。

  刚猛霸道的气劲和无影无形的暗涌能量,我知道麦修元和关博翰这两大强者同时向我出手了。

  充盈流转于体内经脉的“守护能量”在瞬间的提聚与迸发之下,爆发出强劲的气流推动着我朝前飞的身体改变了方向,一个折转险险地避过麦修元那股霸道的气劲,同时掌心猛地一扬一吐,力量达三十层的“守护能量”准确地迎着关博翰那股即将缠绕住自己的暗涌能量冲击而去。

  “轰隆”能量狂烈的冲击声中,光华爆闪,流光四窜,气流翻滚。

  关博翰的暗涌能量刁钻阴毒,主要用于伤人于无形,所以能量本身并不强大,我的三十层“守护能量”轻易地就瓦解了这股无形力量。

  也由于我不得不化解两大强者对我的攻势,就这么一点逗留的时候,斯利芬的背影已离我越来越远。

  一道淡淡的光幕再度在我眼前扩展而开,明王二世又出现在我面前,关博翰和麦修元两大强者也几乎不分先后在再次出现我左右,将我合围起来。

  “你们给我滚开!”我红着眼,厉声道。

  “长平……”就在我怒急交加,一场注定要惨败的战斗将上演时,斯利芬停下飘飞的身影,清亮的嗓音清晰而坚定地传来。

  “我已经想清楚了,也做了一个绝不会再改变的决定,也许对你来说那很突然,很意外,甚至难以承受,可是你一定要接受!”

  缓缓地转过身子,斯利芬的眼神一片的痛苦:“不要忘了你肩负的责任还有你的承诺,你的未来我注定不能和你一起分享,也无力分享,原谅我,长平,忘了我吧?去做你真正该做的事!”

  我怔住了,突然之间,我完全明白了。

  我脸色刹那惨白,体内提聚的气息一片紊乱,簇燃于体外的能量气焰也时盛时弱的,连能量气场内雄厚的能量也如滔天巨浪般,不受控制地激荡了起来。

  “是啊,责任,未知名存在的力量莫名给以自己的责任,连未知名的存在拥有那么巨大的力量都对恶魔生物无可奈何,自己肩负的责任已摆脱不了,前途未卜,自己又如何能让心爱的女人陪着自己承受这不可预知的一切?”我喃喃地,汗水涔涔而下。

  我想起恶魔生物那个邪恶心灵刻意让自己获悉的计划,难道不正因为自己的关系,恶魔生物才会把魔爪特意伸向斯家族人的,伸向那个一生已经遭受太多折磨和困苦的老人的吗?斯长风,既是我心爱女人的父亲,又是个那么慈祥和蔼的长者,可是却因为自己,他正受到恶魔生物的窥视,生命随时都可能终结,而这一切,都因为他们是自己关系密切,是自己所关心,欲保护的人,可恰恰也因为这样,他们的处境却比任何人都危险。

  我的意志刹那颓靡了,心在万分搐痛的同时我告诫自己,斯利芬离开自己是对,自己真的能给予她什么保证呢?自己连斯家族人都保护不了……

  “罢了罢了……”我痛苦地摇着头,汗水从额角两边流进嘴角,咸咸的,苦苦的,涩涩的。

  心灵仿佛也突然压上一座大山般,沉重得让自己喘不过气来,这种感觉还越来越重,越来越闷,越来越真实,当整座大山突然如一把巨大的锤子撞击向心灵时,我才感觉一股无形不知什么时候接近自己,潜伏于身边的暗劲蓦地爆发,自我防御能量也不过稍微化解了部分暗劲,强大刁钻的暗劲已破开我的肉质表层,沿着我的心房侵入了我的体内,并向四处脉络沿散而开,爆破。

  猝不及防下,一口鲜血再也忍不住喷口而出。

  好在我体内各器官以及经脉都有守护能量牢牢守护,暗劲虽然刁钻阴毒,对我的伤害却也不是多么巨大,起码经脉内的能量并没有因外侵暗劲造成淤塞,在我强力提聚和凝运气息下,能量依然能够畅通无阻地运转开来。

  “卑鄙!”我喘息着,纵然刚才自己神智紊乱,备战状态有所幅度的降低,关博翰的暗劲我还是生生地承受了下来。

  “既然你决定站在地球科技军团那边,那你就和潘一一样,我们将视你为地球科技军团派来的奸细,即刻起解除你‘剑门’大宗长名义,解除‘剑门’宗系代表身份,同时更是我们明王星人的敌人!”关博翰冷冷地道,神情肃然圣洁,一点也不以他刚才偷袭的手段为耻。

  在意识到斯利芬在自己身边,只会因为自己而将她和家族拉进难以想象的危险境地中后,我心已死,已碎,此时哪怕关博翰将璞皇宗宗主位拱手让我,我也毫不稀罕。

  原来一切的努力都是毫无意义的事。

  看着那逐渐远去的淡漠背影,我感觉是那么无力,心灵钻心刻骨的酸楚。

  “是啊,一切都到了结束的时候了。”我惨笑着对自己说:“是时候离开了……”

  我突然好想离开,好想远远的飞离明王星,好想回到古大陆大洋州依偎在母亲的怀中,感受那许久不曾再感受到的亲情和慈爱,自己已经多久不曾见过严肃的母亲了?

  神思一下子飞跃到地球的彼端。

  “无论是地球还是明王星,我都不管了。”我惨笑道:“我现在只想离开。”

  我目光惨然地环视着合围自己的三大强者,提聚而起的能量气息也已经完全收敛了起来,缓缓地就待向旁飘飞而去。

  空间能量流转中,一道光波悄然地横垣在我眼前。

  明王二世淡然道:“在当前明王星即将面临地球军的侵略下,很抱歉我们不能放任不誓忠于明王主权的人逃离我们的监督!”

  “随便你们怎么想。”我惨然地道,依然故我地向前飘去,眼见我即将从明王二世和麦修元之间的间隙飘出,身后能量蓦地大肆涌动。

  先不说此时的我已经完全无心恋战,就算想抵抗,已经放弃备战状态的我也已不及提聚能量抵抗了。

  一道流云状的气环已经牢牢地将我束缚,几乎就在同一时间,涟漪清脆的嗓音破空传来:“长平小心!”

  这声警告来得迟了,明王二世、麦修元两大强者已同时出手!

  其实就算我知道三大强者将联手攻击于我,我也无心反抗,可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三大强者的攻击方式,他们对无心应战的我,施展的力量简直就欲致我于死地般的凌厉。

  随着我被关博翰的流云气环束缚,麦修元身上黄金光芒闪烁,无比强猛霸道的黄金掌力结实地印在我的背后,在肉体承受巨大的冲击破坏力下,我身上的衣物刹那化为粉碎,黄金力量以强过我“自我防御力量”十数倍的力量势如破竹地冲击进我的肉体。

  我根本还没来得及体会黄金力量在我体内造成的破坏力,明王二世的两手迸发出的大团光状能量也将我完全吞噬。

  刹那之间,这团光状的流体能量在吞噬我之后却宛如成了有机体一般,将我所有可能的动作完全冻结。

  意识轻飘了起来,肉体在这刹那间似乎已经不再属于自己。

  不,在这一刻,我发觉肉体真的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

  心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天地间触动着,我的意识真的离开了躯壳,游荡于这片令我伤心破碎的时空中。

  心神的游离使得我对空间能量的游动更加的敏锐,我不止可以看到肉眼视觉的现实世界,这一刻,心神更进一步的感受到能量如实体般的存在。

  在肉眼没有办法觉察的情形下,此时我的心神清晰地看到明王星五大强者身上闪动着各自能量代表的属性光辉。

  明王二世,颀长清雅的身躯笼罩着一层朦胧若实体的光辉。

  关博翰,白袍飘逸的身躯旋绕着乳白色流云状的能量气息,只是这些流云气息并不密集,就如同无数道细微的毛线密密交织起来一般,无论交织得怎么密集,毛线与毛线之间还是存在着间隙。

  麦修元,如铁般冰冷的身躯身外并没有明显的能量流体,但隐隐之间,黄金光芒却不时自身上闪烁着。

  力丹君,这个脾性率直霸气的老者浑身燃烧着熊熊的烈焰。

  木尊木之介,在没有见面之前,我百分百认定就是恶魔生物主体的老人身上显露出的是丝丝紫色的能量气息。

  同样被力丹君和木尊两大强者合围的空中城市辈分最尊的老者潘一长老,身上流露的是淡淡的白光。

  至于遭受明王二世、关博翰、麦修元三大强者联手暗算的我,我清晰地看到我的肉体纠缠着光团、流云、黄金三种代表三个强者不同能量属性颜色的气息,而在其中与三种能量抗衡的是一小股淡青色的能量,正强悍而顽强地和最先侵入它们领域的庞大的黄金气息抵抗着,我知道那淡青色的能量就是我的“守护能量”了。

  在人们用肉眼皆难以看到的代表不同能量的属性光辉此刻却如此清晰的显露在我心神之间。

  我宛如局外人一般平静而淡漠地注视着这一切,真的是一副完全事不关己的心态,在这一刻,我甚至已经想心神就此向无垠的宇宙太空漂泊而去了。

  可是还没等我真的行动,一条飘逸如仙的白色纤细身影却散发出一股强大到令人吃惊的强者气息疾快地向明王二世、关博翰、麦修元三个强者飘飞而来。

  人还远远未到,强横凌厉的灭神气劲却已经令所有人的心在刹那间都微微颤抖了起来,连心神游离的我也突然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晃动。

  “涟漪……”我喃喃地。

  明王二世等人显然也对现场竟潜伏着一个他们所了解的强者而感到吃惊。

  一向就如女神般神秘而温和的女郎此时却展示她无情果断的一面,柔嫩白皙的纤手优雅的弹动之间,三道强横无比的灭神气柱毫不留情地闪动着耀眼的强光分别冲击向明王二世、关博翰、麦修元等三人。

  同时曼妙的纤手再次挥动之间,一把以灭神气劲凝结而成的纯能量聚集体光华之剑已闪耀在她的手中。

  正要在对我肉体发动新一轮攻击的三个强者纷纷停下他们的动作,脸色凝重地迎向散发出令他们都感到心悸的强者气势的女郎。

  关博翰身上流云气息迅速云集,整个身体蓦地斜斜向旁飞窜而开,迅速云集而起将他全身笼罩的流云气息在连续再连绵闪出三道毫光,迸发出三道清吟炸响后,一把长九尺二寸,宽一尺七寸的流云刀体自云集的流云气息中伸展了开来,凌厉无匹的刀气刹那横垣整个空间,云集的流云气息因强横的刀气骤然烟消云散。

  关博翰因涟漪强横冲击过来的灭神气柱放弃了继续攻击已经全无反击能力的我的打算,远远地退离了我的身边,并以身幻化他最强的特殊技“流云刀体”应付涟漪即将连绵而来的攻击。

  而麦修元,却迎着灭神气柱冲击出一股闪烁着黄金光辉的能量气劲,当灭神气柱势如破竹地瓦解掉他的黄金气劲时,并以更凌厉的速度冲击而来时,麦修元才不得不险险地避开一边,灭神气柱自他身边擦身而过,受到强大能力冲击而过的影响,麦修元身上的部分衣物也被撕裂开来,裸露出块块坚硬如铁的肌肉也感到炙热的疼痛。

  冷汗第一次自向来自命不凡的当代强者额上涔涔而落。

  另一道冲击向明王二世的灭神气劲结实地贯穿了明王二世的躯体,当灭神气劲毫无阻碍的继续向前冲击的时候,人们才发现留存着的不过是明王二世的一个如实般的虚影而已。

  人们还在惊诧明王二世躲到哪里时,一道光幕已向涟漪当头倾洒而下,明王二世的身影如魅影般在光幕间飘忽不定,光华更耀眼的闪动中,连串悦耳如金属般的交鸣声爆响而起。

  “叮叮当当”锵镪声中,“轰”的一声,人影乍分即合,又是一阵密集的金属交击声,最后在一声悠长悦耳的长鸣声,两条缠斗一起的身影终于远远的分开来。

  明王二世,那原本朝后梳理得异常整齐的头发此时已显得纷乱,神情也不再往昔镇定,胸前衣服被划破的几条剑痕使这个高高在上的星球领袖看上去也显得有些狼狈起来。

  一脸冷然的涟漪此时绝美的脸上也显露出一丝异常的苍白,在我心神关注下,她的能量显得有些紊乱,但隐隐向外释放的气势却反而更加的凌厉强盛,手中擎拿着的能量之剑更是吞吐出丈余豪芒,无匹的剑气凌厉森寒地纵横着整个空间。

  看情形,显然涟漪占了上风,但令我不解的是涟漪一向沉着冷静的眼神此时却显得有些忧虑。

  看着那张女神般的绝美容颜,心灵的颓靡和痛楚不知不觉平静了下来。

  “她为什么忧虑呢?”心神在涟漪头上盘旋触动,我关注着她眼中显露出的情怀。

  当我顺着她的目光,看着她疾飞而去的方向时,心神不由一阵颤动,因为我终于知道涟漪目中显露的异样情怀是为谁而担忧了。

  就在合围我的三大强者为躲避涟漪的灭神气柱而从我身边退离,涟漪又将明王二世击退后,遭受三大强者力量侵袭的我肉体已然摇摇欲坠,其实若非本身具有的浮力效应,此时精神意识已经离开躯壳的我只怕早就从三百多公尺的虚空摔落地面了。

  涟漪疾飞的身影已然接近摇摇欲坠的我的肉体,手中能量之剑散发出强大的森寒剑气已然使对自己胡护体气劲黄金之身深有自信的麦修元也不敢轻易上去一挡其锋。

  在剑气纵横凌厉,势无可挡时,另一股丝毫不弱于剑气的霸道刀气也稳稳地划破虚空,向涟漪逼压而至。

  面对着这种以本体幻化成如实刀体的神奇秘术,涟漪也丝毫不敢怠慢,疾飞的身影陡然停了下来,绝美的俏脸凝重地凝视着那把默默悬浮于空中迸发出强大刀气的流云刀体。

  剑气和刀气于空间无形的交击碰撞,使平顺的空气对流严重阻滞,连无形的空气也发出“嗡嗡嗡”的颤音。

  看着森寒硕亮的流云刀静静地浮动,我心神也刹那紧张凝重起来,我不晓得涟漪将如何应付这神奇可怕的秘术?因为直到现在,我还没把握也不晓得当我再次面对关博翰的流云刀术时将怎么去化解它?

  涟漪实力虽然深不可测,但她真的能对抗任何强大的防御力量都阻挡不了,都会被轻易瓦解的流云刀术吗?

  我心有点忐忑地思索着,当我看她独立迎战三大强者时,心里更对她产生莫名的关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