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众神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众神系列 典玄 6935 2003.04.05 09:34

    不由的凝立在虚空之中,我仔细的回想着刚刚飘飞到那位“智慧会馆”员工面前时心里产生的奇妙感受。

  自己那时根本就没有感到身体有丝毫飘动的感觉,而只在想飞到那位员工面前的意念刚在脑海里成形的时候却已发现自己已停在那位员工的面前。

  怎么会这样?

  这之间说明了些什么?

  再仔细的想着自己停留在那位员工面前时他出现的神情。

  在自己感觉到停在他面前已有些工夫的时候,他那时的目光中显然没有发现自己的存在,自己当时就在疑惑他怎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就好象自己是个透明人或的隐形人一样,不出现在他的视觉网膜里。

  但自己并不是透明人。

  后来,他受到了惊吓,而从他的言语之中显然是自己的出现使他受到了惊吓。

  自己又不是可怕的怪物,有什么使他受到那么程度上的惊吓呢?

  我并不是一个蠢笨的人,当我开始对刚才发生的事产生怀疑时,我已得到了一个论定。

  那就是自己飞行的速度超越了常规。

  远在“智慧会馆”西尽头的繁华街道“豪迈街”上的一处供应游客停歇的棚坐上,威克尔独自一人显得有些落寞地坐在一条坐椅上,观看着街上人来人往的人潮。

  有漫步的,有在空中徐徐飘飞的。

  在棚坐对面便是一座八十层高的购物广场,有的人群从大门循规蹈矩地进进出出,有的却是直接在大门口一个腾越,就飞上几十层高的大楼上面,直接到达自己的目的地。

  而那些没有“浮移术”的人却只有规规矩矩的坐上广场里面的“航天梯”,被电力产生的机器输送到每一层的购物中心。

  大街两旁的照明彩灯在夜色的星空下闪耀着独特而美丽的光芒,它们眩彩的光辉似乎比宇宙中那些遥远的星体所放的光芒还要来得灿烂。

  无数的色彩霞光点缀得这个高发展的城市更加闪耀动人。

  威克尔喜欢上了这种的感觉,他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有享受到这样的城市夜景和繁华热闹的人潮了。

  家乡,显得多么生疏的词汇啊。

  如果不是要完成莫名的使命,自己现在不是还在家乡里吗?

  使命?什么使命?

  已经几年了,哪里接收到什么使命了?

  自己就好象是个被流放到远方服役的人,被伟大神威的家族驱逐而出的不良子弟。

  倒是斯莉芬,那个在家族中倍显突出的杰出女性,曾被大宗长评定为家族中“锋”氏子弟最杰出的女性,却也和自己一样接受了使命来到这个“风神学院”。

  已经几年了,自己要完全的放弃原先技能,从一个完全不懂丝毫武学能力的少年从头学起,要下多么巨大的决心才能做到这一点啊?

  但自己做到了。

  作为“芒”氏的唯一代表,自己接受了还没有下达具体内容的使命来到这个陌生的学院,不知自己到底要做什么?行使什么样的使命,只知道自己要在“风神学院”

  中学习,直到使命具体通知的来临。

  斯莉芬不久竟也来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使命?使斯莉芬竟也来到这个学院?

  真的个奇怪透顶的使命?

  斯莉芬的到来并没有带来特殊的使命,而是交代了大宗长的命令,自己务必要参加下一届的“古武术大赛”,并且要顺利的进入“空中城市”。

  “空中城市”?

  那是所有的武学者梦想到达的天堂。

  奇怪的使命竟然可以帮助自己完成一生中最大的梦想,在心中对家乡产生不满情绪的同时不由的也升起了莫名的感激。

  “空中城市”,那里将是一个武学者人生转折的重要一站,自己将尽最大的努力来完成大宗长的命令。

  从没有过如此心悦诚服的要认真的执行一个使命,这一次将完全不同。

  斯莉芬,坚强而冰霜的女人,性格又是如此的果断,做什么事只要!上了就一定要去完成它,不然势必不肯甘休。

  听说以前大宗长也是这样的性格,才使他挫败了更加有势力的族亲,站到了大宗长的位置之上。就为了要证明他母亲十分灰心地对他当面指责的一句话——“你这家伙将来肯定是个没用的人”。

  大宗长因此而跟母亲!上了,听说他为了要证明自己不是母亲口中说的将来是没用的人这句句话而受到了严酷磨练和挫折。

  最后,他却为家族带来了十分灿烂的声威,而受到提名加入了竞争大宗长一职的斗争之中。最后他胜利了,成为无可替代的大宗长和言出必行的君王。

  沉浸在对家乡的人和事的回忆中的威克尔眼光蓦地扫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脑海内的各种思维信息全部的烟消云散。

  身体急快的腾越飞出,在一脸心事重重的瑞芬面前停了下来。

  在如潮的人流当中,威克尔一下子就认出了那熟悉的兰。

  “风纪委!”

  突然在旁响起的声音让沉浸在纷乱思维中在街上漫行的瑞芬吓了一大跳。

  看到是威克尔,瑞芬的面色一变,但瞬即恢复了过来,下意识的转望了一下四周,瑞芬才皱着眉头道:“你不去参加副院长为你们举办的庆祝会,在这里干什么?”

  威克尔看着瑞芬,他明显地感觉到瑞芬似乎和以前有些不一样,而且神色间还有种故做镇静的紧张。在自己发现她之前还一付心事重重的样子。

  完全没有以往轻快沉着明朗的感觉。

  “你好象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吗?”

  威克尔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但他马上就知道要糟了,瑞芬的性情他是十分明了的。

  果然,她的脸色一变,神色冰冷地道:“什么时候你可以过问起我的事来了,还是仔细认真地面对你当前最该做的事吧!”

  她显得十分生气兼且激动地叱责。

  威克尔神情一呆,瑞芬的反应超出他想象中的激烈,所以当她的身形那么快的突然腾空飞离而去的时候,威克尔还呆呆地站在一旁,不知做何反应。

  瑞芬从来就没有对他那么显露出那么生气过,虽然自己一直都知道瑞芬的性情并不喜欢有人过问,但自己出于关心的话竟也惹得她的反应那么的激烈,事情就可见非一般了。

  她一定有什么事不想让别人知道?

  威克尔皱着眉头对自己说道。

  “威克尔!”突然在耳旁响起的声音让威克尔吓了一大跳。

  飘飞在“豪迈街”,我也被这条繁华热闹而又美丽的街道给吸引了,感应到四周翻腾着各样的能量气息,我知道这条街道上的生命体实在很多,精神时不时的会接收到一些杂乱的信息,我知道这是因为“精神能”已漫行于整个神经网络,游转各条神经系,所以,精神间的感应已可在近距离间稍微接收到一些能量信息的波动。

  而这些能量信息的波动又十分的杂乱我也没心情想去了解和整理那些无谓的信息。

  因为现在的我完全没有了重力,如果我要脚踏实地地行走在地面上的时候反而要浪费更为大量的真元能来使自己的身体沉重起来。

  也就是说在以前我要运用真元能来使用“浮移术”,而现在却反过来要使用它来加重身体的沉坠力。

  就好象在施展千斤坠一样,要浪费很大的能量。

  但现在却很不同了,我的身体已比可以在空中飞翔的鸟还自由轻便,没有了一点负担。

  所以,从今天开始我就要经常的处于浮移状态了。

  轻松写意地在空中慢慢浮移,看着脚下大片移动的人潮,我的心一动,身体向下一凝,也加入到街上的人流当中去。

  但我并不是双脚实地地在地面上走动,而是离地面仅有十几厘米处浮移着。

  在别人的眼睛中看我就仿佛和走路没什么两样,但注意到脚下几寸的时候,就会发现我的脚并没有站在地上。

  心情十分畅快地跟随着人潮慢慢的向前移动,我的心再没有要急着赶到“易观风楼”去参加庆祝会了。

  看见威克尔呆呆地站立在前面几百米处,好象在想着什么想得入了神似的,心情一振,意念动处,我的身体便在原处突然消失,那种身体并没有移动的感觉又浮现在心里,而我的身体却又突然的在威克尔的身后无声无息的出现。

  仿如幽灵般的突然消失,让走在我身后的几人张大了一张大口,惊得停住了脚步,一边还在揉了揉眼睛,看看是不是眼睛产生了幻觉?

  在“智慧会馆”遭遇到的事情后,让我对自己的移动速度产生了怀疑,最后我得出了一个定论,那就是我的移动速度超越了常规。

  当我试验自己的论定后我得到了确认。

  再次的认定了一个目标,那是在前方一千米远另一所会馆的顶楼上闪耀着光芒的警示灯,我就以那个闪耀光芒的警示灯作为到达的目标。

  在爆发强大的真元能使身体快速的向前迸飞而去的时候,我仔细地观察自己飞行的速度。

  我发现现在我的飞行速度几乎已达到每小时一千六百公里,这是一个多么惊人的飞行速度啊。

  所以,一千米外在我提聚起强大的真元能向前飞到目的地的时候共花费了近十秒钟。按照每小时一千六百公里计算,我不用三秒就已可超过它的距离,但我现在却是一边提速才往前飞,所以,这之间的缓冲就要浪费一点时间,但可以在近十秒的时间就飞到了一千米外发目的地,却已是非常惊人的了。在以前,当我告诉刀葛海老师他们我的飞行时速已可达至三百读公里的时候他们就已十分惊诧了,而现在我竟已达到了一千六百公里的飞行时速。

  人类体能的飞行竟已快接近最先进的飞行器的飞行时速了。

  虽然现在飞行的速度已十分的快速但我却依然感到不太对头。

  因为我完全没有刚才飞行到那位员工面前的那种感觉。

  那是种很奇妙的感觉,就好象我的意念只在想着,而身体却不用像现在飞行就已到达了目的地了。

  但这次我却觉得我的身体在向警示灯那边飞去的时候,不但没有那种感觉,相反的却有一种拖负力和身体产生重力的感觉。

  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这次的飞行又和刚才的有什么不同呢?

  到底它们之间的区别又在哪里?

  我呆呆地悬浮在警示灯闪烁的顶部,苦思着移动之间那刹那的微妙变化。

  但我把全部的过程再怎么仔细的想上千遍万遍却依然不得其解,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呢?

  要说之间没有变化,但我却确实的感应到之间有着强烈的不同点,至少,身体上出现了沉重力和瞬间并不感到身体有移动迹象的感觉是假不了的。

  带着难解的疑惑,我来来回回的重新飘飞了八趟,每一次我都用心地在感觉着每一毫的变化,但是,不但没让我感觉到原来那种随意自然,意到形到的感觉,反而更加的感觉到身体飘动之间空气阻碍于全体而产生的负重力。

  我的心蓦地一动,在地球上的自然气息之中,地球能够产生重力影响的除了地心轴和磁极的的原因外,自然气息莫不有重力,就连空气也并非全没重量的。

  就在我陷入思维的急速运转之下,真元能没有了意念的束缚又悄悄地藏回经脉,而我的身体,就再次的自动产生浮力慢慢的向上飘起。

  身体处于没有意念控制的浮动而起,陷入深度思维中的我却浑没感应到身体飘动的感觉。

  此刻如果我的意识清醒的话,我就能发觉在没有清楚的感应意识的意念制驭下,身体自然浑圆运转下真元能量全部的静伏于体内经脉之处,而这时,原本守护于体内各器官和各条经脉的守护能量却隐隐地向外散发出淡淡气息,而包裹于身体之外使身体产生负压力的空气在接触到守护之时立刻就被远远的阻隔开来,身体就如一个把空气阻隔而起的气球,我就是里边的气体一般,没有了外界可附加任何阻力的力量,便处于自动浮离状态。

  就在我的意识越飞越远的时候,蓦然感觉到身体的前方传来一股强大气流的直线冲击,接着一阵尖锐的声响响彻于耳旁,声音无情地震荡着我的耳膜,让我感到耳朵一种如被撕裂般的难受。

  意识细胞在百分之一秒的时候感应危机的来临全部骚动起来,瞬即惊醒,我的眼睛立刻被一股亮得刺骨也似的白光射得闪烁模糊,睁不开来。

  下意识的我的意念紧急一动,在整个身体蓦地消失于无踪之际,一辆时速达两千八百米的飞行器尖啸地飞驰而过,瞬间便无踪影。

  速度之快,简直无法形容。

  而我此刻正捏着一身的冷汗,悬浮于急驰而过的飞行器飞行轨迹的外围五十米处,呆呆地看着在夜晚笼罩下已只剩一点白色亮点在晃动的飞行器。

  扫视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豁然发现我竟然不知在时候身体已然跨越到飞行器的“星时速轨迹”航线上来。

  几乎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已又是一架高速的飞行器呼啸而过,狂烈的气流晃动着近处的身影,我隐隐感到一丝冷意。

  什么时候自己飘到了这个高空危险的航线阵地了?

  俯憨着在脚底下变得如球场般大小的“科动酋文市”,闪亮的夜灯已变得如萤火虫般的微弱。

  我知道我现在所在的高空非自己可久留之地,忙沉凝真元能,使身体产生无限重力,急如流星划空,降落凡尘。

  在身体急速向下飞坠之时,一种灵感犹如最光亮的电波划过脑际。

  身体蓦地一凝,就这般生生的顿留在半空之处。

  所有的疑惑以后难解之谜豁然而释。

  带着种难言的喜悦,我的身体就这样消失于半空之中,却又在眼力所及的一处闪烁着紫色流光的耸尖大楼里浮现。

  喜悦加痛快至及的心情笼罩于整个身心。

  身体刚在这边浮现,马上就又杏然消失,接着又在另一处闪现。

  犹如幽灵般神秘而诡异,没有踪迹可寻和可探测的能量涌现。

  在最后一次身形重新浮现在夜空之中的时候,我盘着双腿,就如坐定观元的姿势,在虚空中悬浮着。

  原来,真谜就在于意念的突发和意识的附加之间的差别。

  在“智慧会馆”里面,我飞到那位员工面前的便是属于意念的突发。

  那时,当我的心中没有任何其他杂念,在意识里只有要尽快飞到那位员工面前的唯一指令,所以,意动便身随。

  但如何能够在瞬间脱离的常规速度而产生瞬间移动感应呢?

  这便是突然在身体内出现的另一种能量的作用了。

  守护能量看似没有什么可为意识控制的功用,但它却有一种隔离空气的本领,所以,它才能使我的身体不产生重力,反而产生了浮力效应。

  它是什么时候存在在我的身体里边的,想来一定是和那次在城郊在副院长等人面前示范“八球同一外放”而引发了属性能量大集合变成了一个集合各种复属性能量于一体的“巨大光球”,而在最后我却被“复属性光球”爆发的雷电属性的能量所击倒,导致身体的真元能全部的转化为复属性能量。一定是在当时才使自己的身体有产生了一股新的能量。

  当然我却不知道,引发出那场变故的其实却是来自于宇宙深层空间中一股不之名存在力量的主宰,也因为有了那股能量的守护,我才会在那颗强大的“复属性光球”

  的袭击下没有丧命。

  冥冥之中,我的命运已不知觉的受到摆布,命运的轮迹已悄悄地和原先的命运断离了轨迹,生命将重新奔向另一个方向。

  而在我发觉不对的时候,用强大的真元能迸发出动力实验移动感觉的时候,意识却牢牢的锁住身体的每一分变化,突发的意念便被附加意识锁代替,意念产生瞬间移动的能力也变成了由主控神经下达的多方指令所掩盖。真元能在体内鼓动之下,一和外界的能量同步接触,又怎么会不影响身体的移动力呢?

  但就在我飞坠而下的时候,我却突然想到刚才飞行器以那么快的速度飞驰而来的时候,以我的反应能力和飞行速度却是不可能避得开的。

  也因此我想到了意念!

  是的,意念!

  虽然不明白具体要怎么做,但在灵感强烈的迸发之下,我的视觉扫视到一处闪烁着紫色流光的大楼,意念突然闪动,身体已经到达了那边的所在。

  再次目光所及的第一个目标,身体便又接着在这边消失,又接着在那边出现。

  终于弄明白了移动之谜后,虽然明白了它的特殊之处,但也体验到它的短处。

  瞬间移动虽可以在意念动处身便跟之到达的奇特之处,但并非你的意念到达每一个地方,身体便会跟着出现在那个地方。

  就好象我现在身处在“科动酋文市”,但突发的意念却要到达十几万公里外的“风神市”,那就不可能了。

  因为,意念所动是要你目光所能及的实际位置才能到达,也就是要你的目光先一步成一直线扫描到了一个目标和你的身体成航线,才有可能使瞬间移动达成。

  就好象你的目光虽能远及到宇宙的深远之处的一颗星系,但你的身体就能够瞬间到达那里吗?

  答案是不能!

  因为你的目光速看到的星系其实是受到宇宙中很多光波的折射影响,你看到那个位置的星系,却不一定就在那个点子上。

  因此,瞬间移动不但有着距离的问题还有视觉的问题。

  也就说,瞬间移动,靠的便是视觉、意念、距离目标所合成后才能够达成。

  但就这样,以可使我应敌的必胜力提高了好几倍。

  但瞬间移动除了以上几点外就真的没有别的缺点了吗?

  我就真的能够以此新掌握的技能击败对手吗?

  相信这次的古武术大赛将越有看头,但你们相信瞬间移动能使得主角在这次的古武术大赛上占尽先机吗?

  会不会如你们所料?还是会出人意料的出现变故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