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众神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众神系列 典玄 10229 2003.04.05 09:44

    

  坷拉市

  联合政府科技管理大楼

  走在政府部门特有气息的走道上,我和昌浩彼此再没有交谈,在我们身后,跟随着上次见到昌浩时那六个能量气息完全相同的大汉,从昌浩处我得知这六个人有个统一的外号--六气合一。

  从这个外号中,就可得知六个人的能量属性是完全一样的,六人在一起就宛如一个完整的能量被分成六个部份一般,最奇特的是六个人的能量又是那么互相接近。

  “他们必定擅长于联手合力攻击,威力也必定十分强大可怕。”我边走,边感觉身后那似乎只是跟随着一个人的奇特感觉。

  在经过一道道长长的走廊,走过一间间悬挂着牌号的办公室,终于在一间悬挂着会议室的门口停了下来。临靠会议室的便是悬挂着“科技管理处”牌号的办公室,门外正挺立着武装齐备的政府军。

  昌浩向我打了个眼色,我暗自叹了口气,运起一股真元气劲,让自己的真元能量开始显得有些异常的震荡翻滚起来,脸也显得异常的苍白。

  “你怎么啦?”昌浩假装紧张地扶住我,引导我们来到这里的一个政府人员惊奇地看着我:“他怎么啦?”

  昌浩焦急地说:“看来他的毛病又范了,你们这里有没有休息室,让他到那里休息一会儿,调匀一些气息,就会慢慢好转的。”

  看着我两眼无神,满脸淌着虚汗,嘴唇颤抖,身体摇摇欲晃,政府人员忙道:“那你们先跟我来吧?”

  “长平,你好好休息,等通过了审核,我们会来接你的。”

  在靠近“科技管理处”拐角的一所休息室里,昌浩在政府人员看不见的时候眼睛赞许地看着我。

  政府人员这时道:“那我们到会议室去吧?”

  昌浩点了点头。

  我虚弱地道:“能不能给我倒杯水。”

  “好的,好的。”

  说完,昌浩和六气合一齐看向政府人员,这种事自然要熟悉这里环境的人才能办理。

  政府人员的眉头皱了起来,心里看来老大不高兴,不过只好应道:“你等一下。”

  这时昌浩说道:“那就麻烦你替我朋友辛苦一趟了,我们自己先到‘会议室’好了。”说完,昌浩从衣兜塞了几张世纪币在政府人员手中。

  “我朋友的事,麻烦你照顾了。”

  政府人员的脸一松,手脚十分麻利地便把塞到自己手中的世纪币纳入衣袋中。不注意看的话,谁也发现不了他的动作。

  “哪里的话,哪里的话。那你们先去吧?您的朋友的事就放心吧?我会照顾的。”

  昌浩微笑道:“感谢。”说完领着六气合一走了出去。

  昌浩等人走了之后,不到几分钟时间,政府人员端着壶水走了进来,就在他靠近我,要把水给我喝的时候,我无神的眼中突然精芒疾电般一闪,带着震撼效果的精神力让政府人员心神为之慌乱,我的“精神能”趁机侵入了政府人员的神经系统,控制了他的主控神经。

  从政府人员的脑中神经记忆信息库中,我了解到这次审核“宇宙飞船”蓝图的科技管理人员共有五名,决议之后交由一位名叫蓝司的科技主管人员做最后审核批准,发布结果后,再直接发给“巡航参展文件”,所以这个名叫蓝司的主管人员的意念便十分重要。

  我以“精神能”驾驭着这位政府人员向着科技主管人员蓝司的办公地点走去,途经“会议室”与“科技管理处”两处办公地点。

  现在,离正式递交“宇宙飞船”设计蓝图的时间还没到,各个要递交自己文件的科技集团便都暂时地在聚集在“会议室”,等候“科技管理处”审核时间的到来。

  离开始审核的时间还有近半个小时,也就是说,蓝司现在还在自己私人的办公室,还没有到达“科技管理处”办公处。

  我搜寻着被我控制的政府人员的记忆资料,直接走过“会议室”和“科技管理处”两处办公区,到达走道的一个丁字路口,我直接向右拐,在拐角的一处门前,我停下了脚步。

  蓝司的私人办公室外昂藏挺立着两名戎装士兵守卫着,整个走道显得分外的寂静森严。

  我顿了顿脚步,便又直接向前走去。

  守卫士兵见我接近,便警惕地端起了“激光枪”对准着我:“来人止步!要做什么?”

  在我继续向前走的时候,我已经想到了应变的方法。

  “我是科技管理处的,负责接待这次想要通过审核参加‘航展’的集团的接待员里森,苏哈达处长有事要我来转告蓝司科研长官。”我镇静地道,一边递上身份证明卡。

  守卫士兵松懈了下来,让开了通路:“蓝司长官正在里面,你进去吧?”

  我敲了敲门,听到里边有个低沉的嗓音道:“进来。”

  “有什么事?”

  一个年纪约四十几岁的中年男子,发亮的眼睛正望着我。

  这是一个脸色有些苍白的瘦削男子,文弱的气质正透露出他是个百分百的科研人士。

  “苏哈达处长让我来转达……”我朝前走了几步,声音低弱地说。

  跟着,我整个身体开始突然急速地颤抖了起来,话还没说完,就晕厥地倒了下去。

  蓝司吃了一惊,忙站起身来,要探察我发生了什么事?

  而这时,我的“精神能”已经退出了政府人员里森的神经系统,还顺便消除了他这段被我占据的记忆,让他香甜地睡上一整天。“精神能”游离在政府人员里森能量气息附近,蓄势待发。果然,一股防御力极低的“能量场”靠近了,我轻而易举地便侵入了蓝司的“能量场”,进入了他的脑际神经系统。

  我的“精神能”控制着蓝司对着门外的两名戎装守卫兵道:“里森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晕倒了,你们送他去‘疗养室’检查一下。”

  一名戎装士兵为难地说:“长官,我们是奉命保护您的,这?”

  蓝司摇头道:“审核时间已经要开始,我现在马上要去‘科技管理处’,不需要保护。”

  最后,两名戎装士兵分出一个人送里森到“疗养室”,另一人继续跟在蓝司身后。

  我突然想到,也许两名名义上是保护蓝司的戎装士兵还不入说是监视蓝司还来得实际,看来政府的一些行政官员是为了防止有些人会趁此科技集团竞争的时机收受贿赂才故意行使的手段。

  当又经过丁字走道路口的时候,我先把里森出现在蓝司面前的那段记忆给消除,才悄悄地退出了蓝司的主控神经,把记忆数据改变为蓝司直接从私人办公室出来,完全没有了里森的出现和吩咐戎装士兵送里森去“疗养室”的记忆。然后才让蓝司自己主控自己意识,我的“精神能”在退居二线,就好象蓝司成了双重性格一般。

  只要他有什么意念,隐藏在他神经系统的我也可以知晓。

  恢复主控意识的蓝司有些奇怪自己怎么突然来到这里,接着那些被我改变的记忆画面让他扫清了疑虑。

  进入了“科技管理处”的办公室,里面那张椭圆形的办公桌已经坐着五位年纪不一科技管理人员。

  一个年纪约五十许充满福态的老人见蓝司进来,率先站起来迎接。

  蓝司逐一和他们握手,神态显得不是多么的热烈,一股身为上级领导的压迫感直逼着先来的那五位科技管理人员。

  蓝司朝他们点了点头,淡淡地说声“辛苦各位”,就直接进入另外一小间主管办公室。

  从蓝司的神经记忆系统之中,我没有发现他有过和任何科技集团接触的记录,在他的记忆系统中几乎全部都是一些科技设计程序和概念。

  我相信他是个可以完全从自己角度去给予平定审核的人才。

  不久,从这间主观办公室的透明玻璃中,可以看到一个年纪比较轻的科技管理人员从外面拿进来厚厚的一叠资料夹,看来那些就是各集团自己的的飞船设计蓝图了。

  五位科技管理人士开始评审着各自拿到手中的资料,然后不时地轻声议论著些什么?交流着什么看法?

  就在这时,我心生警惕,因为我突然察觉一股熟悉的精神力量正逐渐地逼迫而来。

  ※※※

  “是他?贝思挞?”我微微吃惊:“难道他也来到这里了?”

  熟悉的精神力量让我一下子就已认出来袭者正是贝思挞。可是他准备侵入蓝司的脑域,究竟所为何来呢?是关于这次科技管理处的审核吗?

  心中虽然惊疑不定,但我已马上随之应变,“精神能”马上取代了蓝司的主控神经,让自己的意识代替蓝司,把蓝司的神经系统和意识完全地保护在我的“精神能”里面。

  我知道一场精神力之间的大战就要触发了。

  贝思挞的精神力量已快要侵入蓝司的脑域,我也把自己的“精神能”向蓝司的神经系统深处隐藏,只保留小部分的精神能量,这样,贝思挞将察觉不到我的存在,而必定放心的深入到蓝司脑域。

  贝思挞的精神力进来了,我的“精神能”已经可以完全地狙击他的力量,但我还不想这么做?他是为哪个集团工作?到底目的是否不利于“东联集团”?我都要先搞清楚。

  我的“精神能”偷偷地圈围住贝思挞所有可能退却的路线,随时都可阻截他继续延伸过来的精神力。

  敌明我暗,我胜算已完全在握:“贝思挞你就等待着让你后悔的时机来临吧。”

  贝思挞完全不知道此刻主控蓝司的意识是我,依然放心地把精神力向蓝司的主控神经延伸。我当然配合他,假装受制地完全让他轻易地进入主控神经系统。

  果然,紧接着贝思挞的精神力在蓝司的神经系统里发布了一个指令:“‘东联集团’的参展文件不能通过审核!最合乎政府条件的是‘太阳科技’。”

  “‘太阳科技’?昌浩果然说得没错,‘东联集团’确实会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没想到‘太阳科技’竟懂得利用贝思挞这种拥有高级精神力量的武术高手来阻止‘东联集团’的正常参展,可谓卑鄙无耻之极。”我心中愤怒地想着。

  这时,贝思挞的真正意图为我所悉,该是到了让他后悔的时刻了。

  就在贝思挞以为完成任务,正准备悄悄退出蓝司脑域神经系统的时候,我的“精神能”已瞬间阻绝了他的去路,断绝了他和本体联系的精神力量。

  此刻留在蓝司神经系统的就只有他的“精神意识体”和小部分的精神力。

  贝思挞待发现自己和本体精神力量失去联系的时候,我创造出来的“虚拟意境”已经完全地把他带了进来。

  无数的雷电乱流,肆猛的风暴席卷,斗大的暴雨倾盆而下,一个充满大自然灾害于一体的虚拟空间完全地展现在贝思挞面前。

  贝思挞的精神意识体震骇了,拥有极小精神力量的他又如何躲避这充满无限危机的大自然灾害呢?

  暴雨顷刻汇聚从汹涌的洪水,雷电狂散的流体击在狂淘骇浪上,窜流出一道道使人彻底麻木的电流,如一叶渺小孤舟漂洋在大海之中的贝思挞又如何能够躲避得了。

  他的精神意识体受到无法想象的痛苦折磨,精神力量也在逐渐的被消磨之中。

  此刻,熟悉的精神力量已经知道让他知道自己是被何人狙击了。

  我感受到贝思挞在我创造出来的虚拟空间中呈现那股无助和彷徨以及恐惧。

  如猫戏老鼠一般,我没有那么快想要贝思挞彻底毁灭,但无论有多好玩的事情总还是要有终止的时刻。

  虚拟空间中,我意念缓缓地让所有雷电汇聚起来,一时间,风暴静止、暴雨停歇、狂淘骇浪平息,整个空间一时间死寂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贝思挞显然也在诧异,但感应力和察觉力特别惊人的他已经预感到死亡的威胁正在暗中酝酿,就在雷电在虚拟空间中再次汇聚成一个巨大的电流体准备贯射而下的时候,我听到贝思挞传递在整个虚拟空间的信息:

  “夏长平!有本事的话,就让我们在武术大赛上正正式式的决一场。狙击毫无防备的我算得什么英雄好汉?带种的话,生死之战就在大赛中见个分晓!你有种吗?有种吗?……”

  虚拟空间中剧烈回响着贝思挞以仅存的精神力散发的精神信息,此刻,他已只剩下微弱的“精神意识体”的存在了。

  我没有回答他,回答他的只是巨大的带着毁灭性的电流体无情地贯射而下。

  “你没有种!你无耻!”贝思挞看着头上那象征着毁灭与绝望的电流体电射而下时,他疯狂地喊着。

  我消除了贝思挞留于蓝司神经系统的指令,才释放出蓝司的意识让他重新主控自己,他永不会知道曾经发生在他神经脑域内的一切事情。

  没有了外来力量的左右,“东联集团”果然顺利地通过了审核,而这次有能力通过审核可以获得参展文件的集团就只有资深悠久的三大集团外加“东联集团”四个拥有深厚实力的科技集团。

  “航展”终于定下起始日。

  人类在宇宙中的航行史也将翻开崭新的一页。

  我的“精神能”悄悄地退出了蓝司的神经系统,不久之后,昌浩和保镖“六气合一”满脸欣容地走进了休息室。

  “长平,我们终于顺利地通过了。呵呵,你不知道,‘太阳科技’这次来的是麦定天的弟弟麦文思,他知道我们通过审核的时候,表情可精彩了。哈哈哈哈……”昌浩笑道。

  我淡淡地道:“他的表情自然非精彩不可。原本‘东联集团’在他们的计划中审核是决不可能获得通过。”

  见我如此说,昌浩皱起眉头道:“长平如此说,莫不是你发现了什么?”

  我点了点头,接着便把在蓝司脑域中所遇之事详细地说了出来。

  昌浩听完之后,自是怒极:“麦定天这老贼,没料到如此卑鄙,计谋如此阴险,若不是幸好有长平在,定让他奸谋得逞了。难怪麦文思这家伙的表情会显得那么震惊。”

  “不过有一点,我倒是有些疑惑。既然他们让贝思挞左右蓝司不可让‘东联集团’获得通过,为什么不直接也让‘兵工集团’和‘宇宙巡航集团’也不能获得通过,这不是更有利吗?”

  我问道。

  昌浩叹道:“长平,你的心思还很单纯,要是这次的审核只有‘太阳科技’通过,岂能让人信服?‘宇宙巡航’一直以来掌握着‘宇航制导权’,就是不用递交参展文件亦可直接获得参展资格。‘兵工集团’的科技实力更不下于宇宙和太阳两集团,自然也有充分的理由可获得通过。唯一需要评审的只是那些新兴的集团而已。再说,这次的‘航展’唯一对‘太阳科技’有威胁便是我而已,‘太阳科技’既然掌握了我留于太阳集团内的那些设计蓝图,必定已设计出性能比‘宇宙’和‘兵工’优越的‘宇航舰’,只有真正在‘航展’击败两大集团才可服众。性能优越的‘宇航舰’既是由我设计,我自然也可设计出不差于‘太阳科技’的新‘宇航舰’,甚至可能比他们的还要优越,所以真正有威胁的只是‘东联’而已。‘东联’审核获不得通过,也没有人会有异议,只要‘东联’不参加,‘太阳科技’的胜算自是十拿九稳,他们又何必多次一举,惹出不必要的争议?”

  听完昌浩所说,我叹息道:“科技权利的斗争,有时确实比看得见的战争还要阴险残酷万分。”

  “对了,你真的答应贝思挞在武术大赛上决一生死?为什么不干脆就在那时消灭他?岂不干脆。”昌浩道。

  我傲然冷笑:“贝思挞既向我挑战,我有何足惧?再说,我原就不打算毁灭他,只是要彻底教训他而已,毕竟当时是他没有防备才为我所趁,如要战,就光明正大。暗中伤人,我不屑为之。”

  昌浩道:“‘太阳科技’暗中卑鄙的行为,我们自然不屑学习,不过有道是‘有来必有去’,他们既然如此卑鄙,我们以后也不必太多顾虑。”

  “但,浩,你真的就可以完全忘记麦莲丝?完全没有顾虑?”我看着昌浩。

  “大丈夫一生在世,生命都可随时丢弃,还有什么抛不下的?儿女之情我不再看得多么重要,现在我只要成功,不要任何牵绊。”昌浩毫不犹豫地道。

  我从他的眼神中看不出他有丝毫的迟疑,对我说到麦莲丝,也没有露出异样表情,有的只是一闪而过的茂盛的野心。

  我突然察觉,也许昌浩对于麦莲丝从来就不曾存过半点爱意,我回想起以前,也许正如他在“奔马酒吧”所说的:

  (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吗?我不是为了钱和势才跟她在一起,开始我也不知道她是“太阳科技”的千金小姐,直到最后才知道,可是晚了,我已经不能自拔。我只好为了她的理想而放弃了我的理想,你可能不了解,只能说爱情的力量实在太伟大了,我是个平凡人,我逃避不了。)

  只是这句话的意思应该反过来说才对,昌浩先前真的不知道麦莲丝的千金小姐?真的不是为了钱和势?真的爱她到可以为了她的理想而放弃自己的理想?既然爱得如此深,此刻又怎能全无顾虑?

  昌浩,我实在不了解你了?

  我心里叹息着,脑际一片纷乱,我曾羡慕昌浩为了爱情可以毫不犹豫地放弃自己的理想,而感叹爱情的伟大。但爱情真的如人口里说的那样无人可以逃避?还是只是人类为了逃避某件事才把它抬出来利用而已呢?

  ※※※

  我心里叹息着,脑际一片纷乱,我曾羡慕昌浩为了爱情可以毫不犹豫地放弃自己的理想,而感叹爱情的伟大。但爱情真的如人口里说的那样无人可以逃避?还是只是人类为了逃避某件事才把它抬出来利用而已呢?

  “长平,你在想什么?”看我眼神变幻,昌浩诧异地问道。

  “没什么?”我惊醒。

  纵然事实如此,我又能指责昌浩什么呢?每个人都有权去选择自己的道路,也有权去施展自己的手段,就在于你自己的想法而已。

  昌浩接着道:“我们马上就要到聚会厅去,政府为这次通过审核的集团举办了个招待会,并且要正式颁发政府的‘参展文件’,所以没有什么时间可逗留了,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我点了点头。

  刚出了长长走道,一个身穿政府工作制服的人员迎面走了过来:“阁下可是‘东联集团’的昌浩先生?”

  昌浩点了点头。

  “我叫泰特,是接待各位到达‘招待会’的。”

  “‘招待会’不是定在‘聚会厅’吗?”看见自称接待员的泰特不是往旁边电梯进,反而朝着大楼的大门出去时,昌浩疑惑地问道。

  “哦,是这样的,因为这次的招待会将直接向新闻媒体发布,所以原本定于‘聚会厅’取消,改为‘国际大楼’了,所以我才奉命来此接待各位。”泰特脚步不停地说道。

  “是这样?”昌浩释然地跟了过去。

  招待会要在哪里举行,我毫不在意,此刻心里只是在想着到底昌浩所说的爱情究竟定位于何方?

  泰特打开一架印有政府标志的飞行器的舱门,等待我们进去。

  昌浩微笑道:“我们自己乘有专机,不用麻烦了。”

  泰特脸无表情地继续道:“请。”

  昌浩回头看看我和六位保镖,只好如泰特之意,率先进了这架政府的专用飞行器。

  为了身体保持正常的重力,我时刻凝运着复属性能量。泰特亦是个修习武道的高手,我发现他对我似乎特别注目,对我多看了几眼。

  飞行器缓缓腾空,泰特进了头舱控制室,我们则留在可容三十多人的客座舱中歇息。

  昌浩伸了伸大腿,意态悠闲地道:“总算结束了,这次的难关总算有长平,幸得以顺利地通过审核。等拿到政府宇航的‘参展文件’,我们的努力总算是有个结果了。东联也将正式地和三大集团齐并肩地立足于科技界。”

  我淡淡出神,也没答理。

  “主席,你看这位叫泰特的政府人员说‘招待会’改在‘国际大楼’举行,是不是突兀点了呢?我们去找长平先生的时间也不过才十几分钟,怎会突然就改变了决定?这似乎……”六气合一之一突然小声说道。

  昌浩怔了怔,想了想,神色立刻显得有些凝重,显然也觉得这话有些道理。

  他看了看我,才皱眉沉吟道:“是不是有什么不妥,我们一时间也没有办法再回科技大楼加以印证,唯今只能随机应变,保持十二分的警觉。”

  这时,我也回过神来,也隐隐间感觉到似乎有些不妥。

  就在我准备以“精神能”侵入泰特的脑际,查看事情的真伪时,飞行器的速度却已缓缓停止了下来。

  泰特神色无半点异样地接着出现在客座舱中:“‘国际大楼’已经到了,各位请随我来吧。”

  说完,他领先地走了出去。

  我们只好彼此交换了个惊疑的眼神,跟着走了出去。

  “国际大楼”是“坷拉市”最负盛名的一所高级大厦,拥有两千层的豪华楼层,高度直入云霄。

  飞行器在一千四百层的平台缓缓降落,我们跟着泰特鱼贯地步出舱门。

  脚步声清晰地回荡在寂静的豪华大厅之中。

  我突然说道:“泰特先生,‘招待会’什么时候举行?我们会不会来得晚了一点?”

  泰特头也不回地道:“时辰刚好。”

  而我就趁他分神回答我的时候闪电般地窜出,钢铁般坚硬的手臂瞬间锁住了他的咽喉,复属性能量也随之透出,瓦解了他身体正欲提聚起来的防御力量。

  “你要干什么?”一脸惊慌的泰特语气也强自保持镇定地道。

  这时我已经百分百地认定他在说谎了,因为被我突然偷袭还能保持语气镇定就证明他时刻都在考虑着事情败露时应该有的应变。

  如果泰特心里无鬼的话,被我这样突然偷袭,必定感到诧异和愤怒,而不是还能保持镇定。

  我手紧了紧,让他感到喉咙一阵刺痛和窒息,然后才松了松,让他有回话的力气。

  “说,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骗我们来到这里?有什么目的?”我冷冷地问道。

  “大胆,偷袭政府人员,可是范了严重罪行,我带你们来这里哪有什么目的?赶快放开我,莫不是‘东联’不打算参加‘航展’了?”

  说到‘航展’,昌浩脸不禁有些迟疑,道:“长平,会不会误会泰特先生了?”

  就在这时,我已经感应到十几股十分强大的能量气息正急快地自楼上逐渐延伸而下,逐渐接近之中。

  这时,我已不再怀疑。

  锁住泰特的手催发出更为狂猛的复属性能量,顿时封制了泰特一切可能反抗的真元力量。

  跟着把他的身体抛向“六气合一”,沈声道:“敌人已经快速接近中,我们快撤,你们抓住泰特作为人质,不要让他跑了,走。”

  说完,我忙领先向大门出口电闪而去。

  但就在这时,大门的两侧突然横贯出一道道粗如手臂的红色电流,瞬间封闭了这个出口。

  我攸然停止。

  昌浩满脸凝重地注视着出口那不住闪烁着红光的电流,道:“看来,我们真是被设计了。”

  回答他的是身后不远的墙壁被强大的能量给轰得破碎得一塌糊涂,跟着,十几条人影在尘土飞扬的尘烟中现出身来。

  “傲江武士?”昌浩震道。

  出现的共有十三个人,个个一身黝黑发亮的皮肤,头发却个个白如银线,全部都是修炼傲江密技的武士特有的样貌。

  我想起了我被击毙的傲江武士“四霸天”,看来这些人的武技个个都要比“四霸天”来得深厚。

  其中,一个面如鸟枭,鼻如鹰!,目如鹰隼般凌厉的大汉的“能量气场”更是强大的惊人,一种有别于其他人的气息掩饰不住地释放而出。

  裸露着块块黑亮如钢铁般的胸肌,浑身似乎都隐藏着惊人的爆炸性力量。

  “昌浩,今天要让你来得回不得。”一个五十来许的傲江老人缓缓地出现在众武士身后。

  “‘兵工集团’‘武装部’部长赖田一?”昌浩凝重地道。

  “可惜啊,可叹。昌浩先生的才能不能为我们傲江人所用,实在不由人不扼腕痛惜。莫东联老谋深算,创立的‘东联集团’拥有昌浩先生此等人才,锋芒已直逼三大集团。未来科技的均衡发展已受到威胁,昌浩先生可要体谅老朽等人的不得已的苦衷啊。黄泉路上不要见责才是。”五十岁来许的赖田一一副悲天悯人的慈悲状嘴脸,闻之却让人感到心底阵阵发寒。

  昌浩咽了口气,才冷然道:“没想到久负盛名的‘兵工集团’暗地里也行使着如此卑鄙的手段,不免让人感叹。昌浩被贵集团如此看得起,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才是?”

  使了个眼色,“六气合一”忙把泰特提到前面,做为人质地横挡在面前。

  “政府‘刑务处’副处长泰特,职位不小啊!赖老先生连这种高官都能收买,不可谓不耗费一番心机,可惜,可惜。”昌浩从泰特身上搜出一个身份卡,淡淡地道。

  泰特此时全身软绵无力地被“六气合一”之一提离地面,脸色惨淡黯然。目光透露出救援之色直望赖田一。

  赖田一神色变了变,接着感叹道:“昌浩先生认为有泰特作为人质在手,老夫等人久会取消刺杀计划吗?那你就错了。”

  泰特脸色陡变,嘶声道:“赖田一你说什么?难道你竟敢不顾本人安全?”

  赖田一目光怜悯地看着泰特:“副处长,此次合作,老夫的条件已经完全做到,至于你,既然答应为老夫等人办事,却又未能成功。老夫只能为副处长扼腕了。”

  泰特嘶声道:“老匹夫,你敢……”

  赖田一:“动手!”

  十三条傲江武士闪电般地扑了过去过来,带动起强大的能量气流,全无顾忌地杀了过来。

  昌浩一把抓过泰特,对准猛冲而来的傲江武士喝道:“既然如此,人就还给你们好了。”

  对准泰特的后背猛力一拍,泰特惨呼一声,嘴里喷洒出丝雾般的鲜血,向扑来的傲江武士飞撞了过去。

  “救我!”泰特在空中惨叫道。

  四名傲江武士,双手真元一催,不但没接下泰特,反倒毫无留情地爆发出巨大的掌劲,泰特瞬间即被无情的掌劲震得肢体四散,血肉横飞。

  他终于为自己的私欲付出了不可挽回的代价。

  一场混战一触即发。

  《众神故事》卷五第五章全

  (作者语:每章将分为上中下三部分,卷五余下六、七、八、十四、十五章将每章每天上载1/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