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众神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众神系列 典玄 8442 2003.04.05 09:50

    

  筑香楼

  甫入筑香楼,豁然看宋书闲正与昌浩谈笑风生,昌浩的八位随从大汉则静立在他们身后。

  见我进来,宋书闲先昌浩一步急立而起,朝我迎来:“长平先生回来了?”他的语气有些不稳定,从他打量我的周身及诧异的表情看来,显然是见我毫发无损的模样而感到惊奇。

  我点了点头,淡笑道:“少宗盛情实在让人难却,长平只好却之不恭地接下了。”我不着边际地说道。

  宋书闲脸色一变,朝我拱了拱手施礼道:“长平先生既然回来了,老夫就不打搅先生和昌浩主席环游的雅兴,老夫先行告退。”

  说完,急急地朝昌浩抱拳施了个礼,便匆忙地走了出去。

  淡然地看着他迅速离去的背影,我明白他这么急匆匆的是因为什么?

  衣袖轻轻地摩擦着红肿起泡的臂膀,带来一股火辣辣的刺痛。

  遭受“炎能”高温烫击之后,内伤虽已复原,但肉体的皮肉之伤却不会这么快的恢复完好,想起少宗凭此时的技艺我已是难以轻易制胜,而要挑战强者称号只怕更是困难了。看来武学的境界真的是浩瀚无边!

  想至此,我不仅有些丧气。

  正在出神之中,蓦地感到臂膀传来更为剧烈的痛感,不由闷“哼”一声,方始回过神来,却见昌浩呆呆地瞪着我那红肿兼起泡的右臂,顺着他的目光我低头一看,却见原本是长袖的袖口此刻已经灰化掉落,露出又红有肿兼起泡的臂膀。

  原来就在我出神当中,昌浩用手轻轻碰触了我的右膀,想要唤醒沉思中的我,却不料才一碰到我的手臂,长袖子突然散化开来,宛如遭受焚烧过一般的掉了下来。

  我惊异地看着自己的手臂,但转念间就已明白是什么回事了。

  看来少宗施展出高温火热的“炎能气劲”,不但使我的臂膀遭受创伤,连右臂的衣袖也被火热的炎劲给焚化,现在遭受到外来物体的碰触,便散化掉落了下来。

  “这是什么回事?”昌浩吃吃地道。

  我淡淡一笑道:“拜少宗所赐,受了点皮肉伤,没什么大碍。”

  昌浩皱起眉头叹道:“果然还是被我料中了,看来少宗真如外界评言一般姿性狂傲,任意妄为。”

  “你错了。”虽然我对少宗这个情敌说不上什么好感,却也不至于就附和一些并不是事实的流言,因此,我淡淡地道,“少宗本人并非如传闻所说的那般,他,只不过是一个伤心人罢了。”

  昌浩诧异地问道:“长平为什么这么说?”

  我一呆,不由忖度着:“少宗的事关系到斯利芬的私隐,我可以告诉他吗?而且如果浩了解了这些隐情的话,我和斯利芬的关系便也可能被‘罗工世家’知晓,从斯利芬当时阻止我来‘明王星’的紧张表情来看,她除了不想我知道她的身份外显然也不想让‘明王星’人知道我和她的关系。”

  想至此,我摇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听大宗长的两位侍女说,少宗的事被列为禁忌,任何人都不能再提起,特别是对外人,我初步与他接触下,看得出他真的是有什么伤心的事,至于姿性狂傲,我倒真不觉得。”

  “可你的伤?”昌浩不解地道。

  “能够和真正的高手较量,受一点皮肉伤又算得了什么呢?”

  昌浩点头道:“你说的没错,能够和真正的高手较量,确实是武学者一个提升自己能力的机缘。不过听你这么说,我对少宗倒起了好奇感,希望有朝一日能够会会他,毕竟凭长平此时的武技,现在还能够使你受伤的人,倒真的要认识认识。”

  我叹道:“武学境界浩瀚无边,我这点技艺算得了什么?‘明王星’上的武学高手不胜枚举,胜过我的人大有人在,就是少宗,我也是在最后才艰难取胜,我又怎敢因此自满?”

  昌浩怔了怔,最后恍然道:“原来长平你取胜了呀,看你的伤,我还以为少宗击败了你呢?”

  我淡笑不语,其实这次的胜利又怎么算得是胜利?在我成功地把“能量气场”导入身体连接各条经脉,使之取代容纳能量的丹田与气海的位置之后,能力更是成几倍的提升,却依然在少宗的攻击下受损,被迫以“精神能”取胜,实在是胜之不武。

  “不要谈这些了,浩,你不是要带我游览‘古武城’的吗?”我扯开话题道。

  “刚才我只是害怕少宗会刁难予你,才故意那样说给送书闲听,没想到你真的这么心急?呵呵。”

  我皱起眉头道:“其实是因为我打算过两天就离开‘明王星’,回往地球。”

  昌浩诧异道:“怎么这么急,离‘空中城市’分发的‘录取通知书’不是还有十二天的时间?你应该还可以在‘明王星’多逗留几天的啊,要这么急吗?”

  我沉默不语,其实我想要探询的事已经明白,已经没有必要再多加逗留了。其实心里真正迫使自己尽快离开这个美丽星球的也许是因为出于对一个人深切的挂念吧?

  沉吟片刻我依然道:“不,我还是想尽快赶回地球。”

  昌浩见我心意已决,只好微笑道:“既然如此,那就随你的决定了,反正我要办的事也已经大致办妥了,不过长平你不是要挑战‘强者’称号的吗?”

  我无奈地耸了耸肩道:“没时间了,听说要挑战‘强者’称号需要在‘明王星’有足够名气和众多武术家给你见证实力,才可以报请‘明王府’审核,通过之后‘明王府’才会安排获得‘强者’称号的强者接受你的挑战,就我一个地球人的身份,在‘明王星’又没有名气,就挑战‘明王星’的武术家们的时间来说就需要约半年的时间,而且,我清楚知道就我现在的实力,应该不足以到挑战‘强者’的境界,所以,只好先放弃了,待到‘空中城市’结业的时候再考虑了。”

  昌浩呆怔道:“原来你已经探询得如此清楚了,我正想找机会询问一下大宗长呢?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已经了解了?”

  感激地拍了拍昌浩的肩膀,我笑道:“长平很庆幸有你这个好朋友、好兄弟!”

  昌浩欣然道:“既然已经如此,那我们还是先跟大宗长告辞,回‘西里美镇’的‘东联别馆’再畅游不迟。”

  我点头应允。

  和大宗长告别之后,他并没有在昌浩面前谈及托我转交给斯利芬的那封信,几乎使我以为他已经忘了这件事了,倒是在要离开的时候,我却发现丽雪明亮的眸中深藏的一抹难舍的目光,我有些不解,又似乎有些明白,却又忍住不去追究其中之意。

  在我的脑海之中,永远都深刻着一个鲜明倩影,再也没有空余的位置放下别人。

  西里美镇

  “西里美镇”位于“古武城”的西北方,是一所商业小镇,小镇被一条淡河从中划开,成为西岸与北岸两岸遥对的繁华城镇,在古武学分外盛行的明王星人看来,有没有河根本就没有两样,只要足尖轻微一点,随意一个纵跃,便可到达彼岸。河流在明王星人的眼中已只是装点城市的一个美景罢了。

  “西里美”因是商业小镇,在“明王府”的禁令下,武学派系不得在此设馆授徒,也不许古武势力插足这一地带,所以商业十分繁华有序,但“明王星”全部都是靠自我体能修炼操持的武学者,对科技产品格外感冒,因此商业经营的也都是一些日常用品以及吃住饮食的酒楼酒店,当然还有一样是不可少的,那就是“锻造铺”,当然“锻造铺”制造的并非一些高科技的机械武器,而是普通的钢刀铁剑。

  衣食住行势不可少,所以西里美虽然不容古武派系在此开馆授徒,但在一些古武派系居住的城镇,这些商企业还是必不可少地充斥在每一个城镇每一个人类居住的角落中。

  东联别馆

  “东联别馆”位于“西里美镇”的西岸,是一所集饮食与居住合一的高档酒楼,分属东联集团产业,由于昌浩身为“东联集团”的执行主席,踏入这个酒楼,我们便得到了最好的款待。

  在西里美逛了一圈,一个下午就这样过去了。

  翌日

  麦鞑家

  晨曦,我们一行十一人便已飘浮在“西里美”镇邻的“麦鞑家”上空,除了我和昌浩及八为随从大汉外,另外多了个土生土长的明王星人做我们的导游。

  俯望脚下城镇面积不小于“迪亚镇”,大于“西里美”两倍的“麦鞑家”,对这个奇怪的镇名,我不禁感到疑惑。

  “浩,这个城镇怎么取这么奇怪的镇名啊?有什么来历吗?”

  昌浩瞥了眼身旁的导游──“东联集团”─明王商业部─驻“西里美”商业理长─西里万夕。

  虽然是身为商业的高级理长,黝黑结实的肌肉,粗豪的外貌依然可看出是个勤习古武学的武学者,西里万夕接触到昌浩的眼神,已然会意地回应道:“没错,麦鞑家这个镇名确实是有一段可考的历史由来,据闻在地球历法二二0二年,明王星人在伟大的领袖修克烨.明王的领导下取得与地球科技政权冲突的最后胜利后,终于在二二二五年取用了‘明王星’自己的历法──明纪元历法,在一百九十多年后,‘明王星’的武学派系林立而起,脱颖而出的除了“璞皇宗”之外,便属麦鞑家了,据说当时麦鞑家的家主麦鞑武技已达到二二0二年修克烨.明王的水平,甚至还有所超越,号称当时‘明王星’的第一高手,在几百年来,古武城的人口越来越多,城市面积也逐渐扩大,有名望的武学派系的势力自然也随着扩大,因此当时的‘麦鞑家’也已经扩大到目前这么大的一个城镇了,久而久之,这个扩大的城镇名便依然叫做‘麦鞑家’了。”

  我疑惑地问:“‘麦鞑家’?既然拥有这么大的势力范围,怎么从没听说过呢?”

  这时,昌浩笑着接过话头道:“长平你不知道,其实‘麦鞑家’就是‘麦氏武馆’了。”

  “不错”西里万夕笑道,“对外的正称是‘麦氏武馆’,但本地居住的明王星人却依然喜欢亲热地称呼‘麦鞑家’。”

  我明白了之后,笑着朝他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就下去逛逛如何?”

  昌浩微笑道:“悉随长平之意。”

  缓缓地向下飘落,一些匆匆飞行在空中的,或是悠闲自得徐徐飘飞的人见了我们之后都投以好奇的目光,随后就自得地做自己的事,一付安详和谐之态。

  由于我们和“麦鞑家”以前并无什么冲突,他们也不是和三大集团或“木尊行院”有什么裙带关系,所以,我们并不担心会遇到什么麻烦人物。

  但有些事情根本就非人可以预料的。

  在一座雪白色的矮围墙环绕的建筑面前,刻印着“麦鞑家”的三个笔迹苍劲的古老牌匾静静地横挂在门口围墙边。(很像日本式住宅,但面积可是要大上几百倍)

  “麦鞑家”的面积约是“罗工世家”的三倍,大门洞敞而开,不时有身着各异的人进进出出,唯一相同的就是他们的额头上皆绑缚着一条雪白的布条,布条上的三个“麦鞑家”分外的醒目,也许这就是判别他们是否“麦鞑家”学员的方法了。

  宽松的白色袍服,额头上的白色“装饰品”,展现出另一种独特气质。

  站在街角,我们静静地观望着,那些进进出出,飞上飞下的“麦鞑家”弟子虽然见到我们这些外来人对他们加以窥望,虽然神态间有些警惕与不悦,却也没有过来干预什么?

  当然,我们只是满足了一下好奇心,不一会儿便转身离开,此时,午时也已来临,在另一条街上我们找了一家文雅清幽专门提供饮食的“排楼”,打算吃顿丰盛的午餐。

  踏入“排楼”,我自然地收敛起能量气息,恢复为普通人的模样,脚踏实地地在地面上走着,在三楼也是最顶楼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而下一个目标,我迫切地想到“古武城”最中心的四个大镇──与“麦鞑家”相邻位于西内边的“剑城”的“剑武院”瞧瞧,对于“剑武院”我现在可是处于一半好感和一半反感之间的矛盾心理中,因斯利芬的缘故,及爱屋及乌的心理,我对它有好感。因另外一人──****的大宗长颜木罕,使我在对“剑武院”充满好感的同时也起了反感之心。

  正在沉思中,耳边陡地传来一声惊疑之声,回过神来,却见昌浩等人神色惊奇地望着窗外,寻目望去,才发现窗外不远的空中四个身着雪白武士袍服的“麦鞑家”弟子抬着一顶金光闪闪的软轿向着此处飘飞而来。

  人体飞行空中本属正常,但抬着顶轿子在空中飞行就显得有些过分招摇了,“排楼”中犹有不少人俯头饮食,见此情景,神态间竟不显怪异,显然是见怪不怪了。

  神态不怪,举动可就有些怪了,原本正在慢慢饮食的人此刻三口并作一口地匆匆吃光,急急离座结帐而去。

  看来坐这顶轿子的人必定大有来头,我忖度着。

  金色的轿子越来越近,我不由先寻找起轿子散发金光的原因,原来轿子的骨架是被一种特殊的金色棉料所缠绕,又在金色的棉料上覆盖了一层塑料,使之在阳光下折射出更为耀眼的光彩。

  “原来是他?!”昌浩愤怒的低吼吸引了我的注意,我才发现他的神色突然变得十分的怪异,双眸中更急快地闪过一屡怨毒的光芒,转眼即逝。顺着他的目光而望,我也诧异地皱起了眉头道:“原来是他?”

  轿子此刻就停留在我们的窗外几米处上下不住悬浮着。,抬着轿子的人及坐在轿子的人眉目都已清晰可见,令人想不到的却是大摇大摆地坐在轿中的人豁然就是“太阳科技集团”麦定天的四公子麦克鲁。

  昌浩还是“太阳科技集团”职员的时候,麦克鲁就一直都在找机会陷害昌浩,屡次都未能如愿成功,最后一次更是偷到昌浩研究出来的心血“宇宙巡航舰设计蓝图”和“兵工集团”的人合作,虽然在最后刺杀昌浩的计划未能成功,却也给他骗到了“兵工集团”达三十亿世纪币的高额钱款,使得昌浩因此加入了“东联集团”,这下不但昌浩打算对付他,连“兵工集团”也打算制他于死地,没想到宛如在地球蒸发的他却逃到了“明王星”,还这么大摇大摆地出现在昌浩面前,真是冤家路窄。

  咦?麦鞑家?麦克鲁?莫不成麦克鲁和麦鞑家有什么亲密的关系?脑海中瞬间飞掠过无数的思考信息。

  就在这时,麦克鲁在窗外看着昌浩嘲笑道:“妹夫,我们还真是有缘啊,没想到在这里我们也能见到面?哈哈哈!”

  昌浩神态已恢复冷静,并不出声,只是冷冷地瞪着他。

  麦克鲁意气风发地继续大笑,不一会儿,在四个“麦鞑家”弟子的陪同下从楼下走了上来。

  “听门下弟子所说,我就知道在“麦鞑家”外张望的几人定是你无疑,果然被我猜中了,哈哈哈,不过你既然已经到了麦家,怎么不进来拜访拜访呢?要知道有个执迷不悟的可怜虫还在苦苦地想要见你一面的哦。”

  昌浩神色微微一变,转瞬又恢复为极冷静的状态。

  “以前我就一直在劝我那可怜的妹妹,什么情啊爱啊,全都是虚假的,她还不信,这下子呢?被抛弃了,也是活该啊。虽然做哥哥的三番两次的苦口婆心劝她,却被当作耳边风,换来的也是嘲讽斥责,实在让人心冷啊。

  有我那可怜妹妹的先例,戴丽丝竟都步入了我那可怜妹妹后尘,我不想佩服都不行啊。听说莫叔叔创办了个规模不小的集团,大有与三大集团争势的意头,若是如此,妹夫可真又把上个好把头啊,不知能不能交几招把女的绝招啊?哈哈哈……。”

  麦克鲁一上楼来,便坐在我们旁边旁若无人地鸹噪。

  “混蛋,你说什么?”在麦克鲁上来之后就站在我和昌浩身后的八位随从大汉,见昌浩遭受如此侮辱忍不住喝骂道。一个脾气较暴躁的随从大汉已忍不住冲上前,一拳对准麦克鲁就打了过去。

  麦克鲁看着面前劲气凶猛的拳头,脸色不由一白。

  这时,站在他身后的四个“麦鞑家”弟子之一迅速跨步而出,对准随从大汉的拳头也是一拳击出,“!”的震响,两拳相击,随从大汉竟被当场震得飞了出去,硬生生地撞在不远的墙壁上,才口吐鲜血坠落地面,巨大的冲撞力更使得木制的“排楼”传来一阵不规则的震晃。

  “好,铁匈奴护驾有功,回去有赏。”麦克鲁脸色一松,随即狂傲地道。

  铁匈奴满意地看着伸得笔直的右臂,脸上浮起一屡淡笑,才缓缓地收回了右拳,朝麦克鲁道:“谢四少爷。”

  淡淡地看着这一幕,我没想到四个抬轿子的武技竟也远比昌浩的随从保镖强。由于我收敛起了“守护能量”,所以并没有办法确实地感受这个名叫铁匈奴的“麦鞑家”弟子的真实力量。

  回头看那位被震飞的随从大汉,已在另外两个随从保镖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看来伤势并不太严重。

  “吱吱吱。”麦克鲁心情大定下,又恣意地嘲讽道:“我说妹夫啊,你的手下也太没有礼貌大小了,太过冲动往往是要后悔的,奉劝他们凡事可不要太过冲动啊?哈哈哈哈。”

  “你说完了吗?”昌浩极冷静地道。

  “还没有,不过若是你有话想说,就先讲来听听,反正我的时间很空闲。”麦克鲁轻揉搓着下巴,一付不把人放在眼里的姿态,见此情景,我不免也生起了怒火,但我还想看看昌浩是怎样应付这个可恶的家伙。

  令我想不到的是,昌浩竟做出了如下的举动。

  “我不是想说什么,而是想做!”昌浩神态平静地看着麦克鲁,说完这句话之后,双手凝聚已久的力量在桌下向上一抬,蓄势以待的力量把桌子准确地朝麦克鲁背后的四个“麦鞑家”弟子横撞而去。

  所有人都想不到一直显得很冷静沉着的昌浩会突然做出这种举动,四个“麦鞑家”弟子情急下都只顾解决朝自己迎面横撞而来的袭击物,哪里还顾得了麦克鲁。

  麦克鲁眼看桌子在眼前突然飞了起来,下意识地蹲下身子,身体才刚一动,昌浩凶猛而有力的一拳已结实地打中了他的脸部,瞬间,麦克鲁满脸开花,双手掩脸地惨嚎着仰面向后倒退。

  而这时,四个“麦鞑家”弟子也一齐把迎面撞去的桌子击毁,却不料,麦克鲁惨叫地飞退而来,这下那些受到真元气劲摧毁的桌子碎片和真元余劲都纷纷地找到了新的归宿。

  麦克鲁刚倒退,背后又遭受更为巨大的冲击,不由发出更为凄惨的惨叫声又向昌浩冲来。

  昌浩面色淩厉地瞪着自投罗网的麦克鲁,毫不犹豫的朝他的腹部又是一拳。

  “四少爷!”四声杂乱的惊呼声中,四条迅如闪电般的身影也急扑而来。

  巨变只是刹那之间,场面已呈一片狼籍。

  就在麦克鲁再次被击中向后倒退的时候,我发现两个“麦鞑家”弟子快速地搀扶住了不住惨叫倒退的麦克鲁,另外两个却朝着昌浩闪电般地冲击而出。

  在昌浩掀翻桌子的时候我已经瞬间从“能量气场”中散发出“守护能量”运转于周身经脉,退立一旁,对昌浩突然的举动,造成可观的效果我不禁感到佩服。

  见到麦克鲁狼狈的惨状,不禁又感到好笑。

  蓦地见到急扑而来的四条人影竟有两条是急奔昌浩而去的,感应到强大的能量气息,和凶猛的拳劲,我忙急快地迎了过去逼真的虚影还留在原地的时候,我的真身已出现在昌浩面前,眼看一股巨大的拳劲迎面逼来,铁匈奴凶厉的表情也随之浮现眼前。

  想起刚才他震飞那位随从大汉时自得的表情,心里不由有气,对准拳头的来势我也是一拳迎上,猛地感到对手的拳劲并不是冲击而来,反而带有一股向内回收的吸力的感觉,片刻间自己的一拳倒有一半被化解,就如打入大海一般,有着无处着力的感觉,正自诧异之下,才发觉对手跟着震出一股真实的拳劲冲击而来,拳劲竟连带着自己以为被化解,其实被吸纳的一半一拳的力量。

  看来,刚才那位随从大汉被轻易震飞显然也是因为被对方吸纳了他的大部分的力量,才会轻易地遭受惨败。

  虽然铁匈奴的拳法有此奥妙,对我又有何用?

  冷笑当中,我的第二波能量挟着剩余的另外一半的拳劲继续朝对方冲击而出,“轰隆”一声,铁匈奴惨嚎一声,右臂瞬即被我强猛的“守护能量”震断,震飞的身体硬生生地把木壁撞破了个大洞,惨嚎着向外掉了下去。

  描写虽长,其实所有的动作都只是发生在刹那之间。

  这个时候,其他两个“麦鞑家”弟子才刚把麦克鲁扶往一边,另外一个人也才刚刚越过我的身旁,显然他并没有料到铁匈奴竟会被我瞬间击败,听到铁匈奴的惨叫声,他移动的身体不由顿了一顿,我的“聚元指”也在这时向他急射而去。

  “聚元指”准确地击中了他的肩膀,肩胛爆破时飞溅起灿烂的血花,他的人也跟着颓然倒地,残酷的惨烈气息萦绕全场。

  “是他?”两声惊呼传出,原本打算朝我围攻而来的两名“麦鞑家”弟子见此惨状,惊呼中齐顿住脚步。

  “给我杀了他们?”麦克鲁怒嘶道,两手掩脸中,鲜血自手缝中流泻而出,分外可怖。

  “少爷,他……他就是连老所提……提的夏长平啊?”两名“麦鞑家”弟子畏缩地道。

  “我不管,你们快给我杀了他们?非杀了他们不可。”麦克鲁叫嚣着。

  “少爷我们还是先走吧?铁大哥和费三弟都已受到重伤……”

  “砰”,一声清脆的枪声跟着响起,麦克鲁放下了掩脸的双手,露出被昌浩一拳打得塌陷的鼻子,任凭鲜血在脸上长流,神情凶厉可怖如头择人而噬的野兽,手中不知何时握着一把袖珍形的科技手持枪械,在他面前,那个劝阻他离开的“麦鞑家”弟子不敢置信地瞪着麦克鲁,诧异的眼神逐渐转为黯淡,接着才轰然倒地,胸腔处露出了个指头大的血洞,正不住地向外渗透出代表死亡的鲜血。

  “这就是违背我命令的下场!”失去理智宛如野兽般的麦克鲁狰狞地狂叫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