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众神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无形存在

众神系列 典玄 7091 2005.03.15 19:37

    悬浮于虚空的涟漪白色柔袍随风轻飘,清寒冷静的气息遍洒全身,在前面流云刀体霸道无匹的刀气压迫下,她手中的能量之剑吞吐出的丈许豪芒也在越缩越小……

  那芒尾从一丈减弱到七尺……五尺……到三尺的时候,仿佛变得重愈千斤的能量之剑缓缓地抬起,挥出。

  能量之剑刹那余辉乍亮,耀眼的光芒蓦地爆闪席卷,涟漪口中轻吐悦耳清吟,仿佛重愈千斤的能量之剑陡地轻灵起来,被压迫减弱的三尺剑芒也陡然爆长,豁然伸展而开。

  匹练般的剑影飞速卷动中,沉沉聚压在四周的雄霸刀气瞬间被砍伐得支离破碎。白色飘逸的身影如同仙子一般曼妙的飞舞着,白皙的手中闪烁着一道耀眼璀璨的光华剑体急速地向静静悬浮在远处的九尺长刀卷动而去。

  天气刹那显得异常的森寒,剑光的卷动似乎撕烈了恬静的空间,如布帛破裂的“嘶沙嘶沙”声响彻整个会场。

  流云刀体云气再次迅速聚集,仿佛做了一个深呼吸一般,刀光绽亮而起,云气四处飞散,刀体还未曾有任何动作,一道道霸道的刀气已经自刀尖宛如实体一般迸射而出。

  在剑光如匹练一般的卷动中,这些刀气纷纷被绞杀得支离破碎,所起的效应也仅是令急速卷动而来的剑光稍微迟滞了一下而已。

  流云刀体显然也不在乎迸射开去的刀气是否起到效果,硕大的刀体凭空一个旋转,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突破空气的阻碍,向浩瀚的虚空疾飞而去,刹那就穿越了云层,消失在众目睽睽之下。

  没有人料到当代强者关博翰竟然不战而退,而提聚浩大的能量真元,全身攀升至最强状态下凝聚出强盛气势的“灭神剑”却因为目标体的突然逃逸,强盛的气势骤然减弱了下来。

  涟漪很清楚对方并非逃逸,而是暂避自己强盛的锋芒,借机调节其气势,随时窥视着自己,等候着给以自己致命一击。

  涟漪虽然很清楚这点,偏偏失去目标的“灭神剑”并不能长久维持这样强盛的形态。

  似匹练般每秒卷动达一百次冲击的“灭神剑”气势终于减弱了下来,而这时心神在天地间触动的我却清晰地看到流云刀在穿越了五千公尺的虚空后开始原地旋动起来,跟着整个刀体更是炽亮了起来,九尺二寸的长刀竟伸展成十一尺,刀尖强盛吞吐出的十丈刀芒,化成一把比实体还要森寒的十丈虚拟刀气。

  同样如撕裂空间般的“嘶沙”声尖锐响起,流云刀气刹那以一种欲斩天劈地的气势飞泄而下。

  亲眼感受这一切,我心神在痉挛颤抖着。

  我深信任何人也无法与目前的流云刀的强大气势相抗衡。

  “涟漪……”

  我心在呐喊着,心神视觉下意识地尾随着流云刀的轨迹而触动着延伸。

  盖世刀气斩破云层,覆盖整个会场,如果关博翰在此时的位置和刀气覆及的范围发动流云刀的话我相信整个“莫瓦多罗山”的枫晚林要从此刻上一道纵深的刀痕了。

  而整个禅宗台会场将不知有多少人同时丧生在这霸道的流云刀下。

  感受着这一切,我突然想到古武术力量的可怕,记得历史课中记载的人类史实,曾记载着******二二零零年代,人类因为大量依靠科技机器的缘故,曾使得体能退化到不可想象的地步,生命脆弱得如风雨中摇曳着的烛火一般,随时可能熄灭。

  可曾几何时,人类才过经历了短短的几百年时间,就摆脱了脆弱的体魄,而掌握可媲美于科技强化武器的自然元素力量,这是多么可怕的一次跳跃呀?

  想到生命的跳跃,这瞬间我竟然想到了银色鼠小银,这种生命更加脆弱的小东西,以人们的视角向来都是轻微到不足道,人们从不会去关心一条老鼠是否有着什么样的思想?有着什么样的智慧,殊不知每一种生命都有其存在的智慧,只是因为它们的力量弱小,它们不能和其它力量强的生命沟通而已,不然它们脆弱的生命,渺小的力量依然可以跳跃。

  这些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我心神立刻又被即将上演的战斗所吸引。

  衣袂飘飞,柔袍轻舞,飘逸如仙。

  感受着头上那霸道的刀气,沉静的女郎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睛就如同刀光那般的清冷亮丽。

  那双绝美的俏脸秀雅的眉头原本微蹙着,可在瞬间,凝重的神情突然如释重负一般舒展开,就连“灭神剑”也顷刻在她手中消散。

  “她是怎么回事?”心神触动中,涟漪提聚的能量气息,甚至脸上细微的表情都逃不过我心神的洞察。

  我万万没有想到在流云刀如此强厉的刀气下,她竟然放弃了抵抗?是因为她已经知道无法抵挡这一剑吗?

  可是她的表情怎么又是如此的轻松,似乎即将斩劈她的流云刀根本就不存在似的?

  就在我惊诧不解,为她担心彷徨时,我陡地发觉涟漪的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条淡淡的虚影,我相信那绝对是一条人们肉眼难以察觉的身影,而若非我此时正以心神触动的方式体外游离,我绝对发现不了那抹如同天地自然阴影的存在,在心神对空间能量超乎敏锐的洞察力下,我甚至也捕捉不到那抹虚影的存在。

  涟漪神情已恢复了往昔的风采,清雅冷静,飘逸从容,而麦修元和明王二世这两大强者,却早已远离涟漪周围,连他们也不想无谓的一尝六大神奇秘术中的流云刀术的威力。

  在所有在场的人们心皆为那庞大无匹的刀气而绷紧时,那流云刀前吞吐出十丈长的凌厉刀气即将贯穿已经毫不设防的涟漪娇躯,在我心神同样提的紧紧的时刻,伫立于涟漪身边的淡淡的身影仅是朝着即将斩及的刀气挥了挥手,那姿势就如同在赶一只讨厌的蚊子一般的随意。

  就在这一刹那我才突然捕捉到一股骤然爆现强横力量,霸道的刀气就这样突然支离破碎,闪烁着炽亮的流云刀体随之斩劈而至。

  淡淡虚影挥散刀气后,面对着更加强横的刀势,他的手也仅是缓慢而轻松地伸出。

  流云刀生生在涟漪头顶三尺处停住,强厉的刀势没有人们意料中的石破天惊,一切都在无声的错愕中结束。

  在人们肉眼所无法察觉的情形下,一个似乎不应该属于人类拥有的力量悄然存在着,并轻而易举地化解了人们意识中的强者也不敢正面抵挡的流云刀术。

  一切都仅仅发生在刹那之间,被虚影的手凝摄在手中的流云刀无法抵挡那难以想象的力量,被强大的力量左右,开始扭曲变形起来。

  面对着难以置信的场面,远远一旁观战的明王二世和麦修元这两大强者也终于捕捉到无形力量的存在,交会的眼神互触之下,两人默契地一闪,强者气势迸发下,两道身影已然向着他们捕捉到的力量所在扑去。

  虚影随手一抡,已经逐渐显露出人形本体的关博翰像个沙袋被扔出,向麦修元撞击而去。

  两个强者就这样狼狈地撞在一起,巨大的冲击力更彻底瓦解了麦修元想抵抗的力量,硬是将两人撞飞地面。

  而明王二世,无形的虚影仅是朝他虚按了一下,他就被生生定格在原地。

  强者的力量在这个无形的存在面前竟是如此的孱弱,不堪一击。

  他究竟是何种存在?

  我惊骇莫名。

  涟漪蹙着眉头,俏脸有着淡淡的忧郁,我的肉体像虾米一样地被她挟持在臂弯间,毫无知觉。

  在麦修元和关博翰狼狈地跌入地面,明王二世呆立不动的情形下,涟漪就带着我的肉体在众目睽睽下施然离开,老者潘一身份已露,自然也随着涟漪离去。

  另外两大强者木尊和力丹君倒也没加阻拦,事实上,两大强者心里异常清楚,在禅宗台会场,有一个可怕的无形力量存在,这个存在绝对不是他们所能抗衡的。

  至于这个可怕的无形存在到底什么时候存在的?他们却完全不清楚,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涟漪和潘一两人带着我的肉体离去。

  默默地在空中飞行,两人久久不曾交谈,而我的心神同样尾随着他们触动延伸着,完全不晓得两个空中城市的强者意欲何往?

  此时我的身体依然隐隐可见三种不同颜色的属性能量在我毫无意识的躯体内纠缠着,我相信自己体内的自我防护力量“守护能量”此刻一定抵抗得非常辛苦,但我依然没有解除心神触动回归肉体,将外侵能量驱逐的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我下意识地不想再承受那种钻心般的刺痛,就好象此时我的心神触动,当心灵意识不再局限于肉体后,哪怕我此时回想心爱女人斯利芬的离去,我仅仅感觉内心酸楚,心神漂浮而已,却不再像以前存在肉体时那种彷徨无助,随时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折磨。

  心神的在外游离,真的令我感觉非常轻松和惬意,我感受着空间中丝丝能量的游动,连清凉的属于风元素的能量这刻我也能敏锐地分析出来。

  似乎还有一点我不想承认的因素,那就是我竟仿佛喜欢上涟漪为我担忧时的表情了,当我看着她那如仙子般绝美的俏脸秀眉微蹙,清澈漆黑的瞳眸流动着忧郁时,我刹那不知道为什么反而感觉丝丝的甜意,心爱女人最终决定离我而去的痛楚也不知不觉减轻了不少。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由于涟漪和潘一两人飞行的时速并不算快,所以自离开禅宗台,飘过枫晚林,飞出莫瓦多罗山后,两人并没有飞出多远,天色完全暗了,他们也才刚刚抵达璞皇宗地界,立足于淡河上空而已。

  而禅宗台,除了当代的强者对那个可怕的无形存在的力量有所察觉外,在场的诸多武术家都对关博翰那么凌厉的一刀怎么突然会临到如仙子美丽的女郎头顶收手而大惑不解,而更令他们惊异的是流云刀术竟然会转而攻击麦修元?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幕,总之是全场的武术家们百思不得其解的事。

  五大巨头强者呆若木鸡的没有任何反应,他们也就只能呆呆地任由他们的“敌人”离去。

  静静地飘浮在淡河上空,两人没有再任何动作,静默了一会,我看到老者潘一似乎在问着什么,涟漪缓缓地摇着头,跟着两人又交谈了几句,随后神情都放松了下来,并开始沿着淡河向东加速飞去。

  古武城的东边就是“罗工世家”的地界了,他们为什么而往呢?我疑惑地思忖着。

  由于我的衣物在不久的战斗中就已被能量粉碎,所以此时我没有知觉的躯体上半身完全是裸露着的。

  进入“罗工世家”地界,街镇上来往走动的人们安详而平静,浑然不晓得一场攸关明王星未来的战争即将爆发。

  无论是涟漪还是老者潘一,两个人的风采都是如此的绝顶出众,当他们在迪亚镇落脚,走进一家服饰店时,立刻吸引了众人的目光,特别是老者手中那具已完全没有知觉的我的躯体。

  两人也没有理会身后的指指点点和一双双好奇狐疑的眼光,在仔细地为我挑了一套灰白色的休闲套装后,两人又买了一些干果和一点干肉脯,就离开了迪亚镇,继续向东飞行。

  夜已深沉,漆黑的夜色下两条白色的身影自然轻悠地跨越着虚空,衣袂飘飘,青丝舞动,清癯飘雅的身姿若仙人飞翔,不沾半丝人间烟火。

  心神无谓的浮荡,紧跟着他们悄然触动着,然而在这深沉的夜色下,一缕淡淡的忧伤还是势不可挡地席卷我飘浮的心灵。

  不久前我还是斯家最受爱戴尊崇的领袖、他们最亲近的亲人、家族守护者、“剑门”无可替代的主人,曾和心爱的人儿探讨着美好的未来,彼此紧紧相连的心灵共同畅游着浩瀚的宇宙太空,可是现在,一切都已经离自己远去了。

  不存在误会,不需要太多的解释,离开才是对心爱女人和她的族人最真正的守护。

  心灵痛苦地悸颤着,没有钻心刺骨的感觉,存在整个心灵的是彻底的虚无空洞。

  一直充实地填塞着整个心灵、坚定不可破的情感空间一下如同一层纸那样的薄弱,心灵似乎因为没了情感的充实,显得那么的飘忽,哪怕自己想坚定它,也显得是那么的无力。

  我放弃了,任由心神自由的飘忽触动,精神意识更不想再清醒,就让整个世界处于懵懂昏沉中吧,我累了,我想休息!

  女郎脸上的忧郁越来越浓了,茫然地注视着已经静静躺在冰冷石床上六天六夜昏迷不醒的躯体,那一向清澈灵动深邃的瞳眸此时流露出无法掩饰的关心与焦虑。

  “唉。”老者潘一沉沉地叹了口气:“师妹无须太过担心,此子乃至情至性之人,无论肉体承受多大的侵袭和伤害,相信他都足以对抗,三大强者联手侵入的力量虽然强大,却依然只能徘徊在肉质表层,无法伤及他的筋骨,他到现在依然人事不醒,估计他只是不愿意醒来而已?”

  “其实我知道,可是这一切原本可以避免的……” 涟漪轻轻地道,绝美的俏脸闪过一丝爱怜与哀伤。

  潘一疑惑地望着她。

  涟漪轻叹了口气,缓缓背过身去:“我知道在他的心里,包括他的生命都只因她而存在,她也确实是个值得他为她付出全部的女人。”

  老者默然,半晌才道:“这么多年来,他是唯一使你流露情绪波动而不能自抑的人,他确实非常优秀……”

  涟漪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

  “也许……只有你才能唤醒他。”老者深深地凝视着那抹纤弱飘逸的身影,说道:“已经六天了,纵然他要继续昏睡,也应该先将三强者侵袭的力量化解掉才是,他自我防御能量虽然神奇顽强,只怕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涟漪缓缓地转过身,眼中盛满着悲哀和无助,一向沉静从容的她此时显得是那么的脆弱,在老者面前,一向如女神般的女郎不需要再有任何伪装。

  “我知道我做不到。”涟漪摇着头,眼眶中不知何时泛动着淡淡清澈的水光,但她强忍着,那些晶莹终于没有滚落下来。

  “唉。”一个苍凉的叹息声悄然于室内回想,没有人知道声音到底是从何而来?似乎周围的每一个空气都是声音的来源。

  “啊,你来了?”涟漪惊喜地道。

  声音沉寂了半晌,才回答道:“没有。”

  “我还不能离开。”声音叹息着:“和他缠斗了这么长久的岁月,我这是第二次占了上风。”

  “相信以后的胜利必将都属于我!”

  声音到了最后透露出强大的自信,那是绝没有人敢置疑的自信。

  涟漪点了点头,悲伤和脆弱已完全收起,老者则一旁神情肃然而立。

  “已经六天了,他还是没有苏醒,再这样下去的话,三强者侵袭进他体内的力量很快就将突破他最后的防线,伤及他的躯体了。”

  涟漪忧虑地道。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帮他化解掉那三个可悲家伙的力量?以你的力量应该不难办到吧?”仿佛从四周空气传来的声音带着些微的不解和不满。

  “我是可以帮他化解三强实施于他身上的侵袭力量,可是我不确定我这样做是否是帮他还是会反而使受到更大的伤害?”涟漪迟疑地道。

  “哦?”声音有些讶异。

  在短短的秒许之间,一股庞大的能量蓦地自这片空间中骤然涌现,平静空间刹那宛如冻结了一般,连力量已深达强者级数的涟漪和老者潘一两人同时都因身边突然云聚的力量而动弹不得,这股力量出现得如此突然,就仿佛它一开始就沉睡在这里,只是现在才突然从沉睡中苏醒一般。

  庞大的几乎横亘整个空间的力量奇特的迅速压缩聚集,两人甚至可以感觉身边云聚的能量就如同潮水涌动一般朝一个地方聚集过去,刹那凝聚出一个肉眼可见的淡淡身影。

  潘一老者神情骇然,以他武道上的学识,老者知道利用纯能量聚集出如本体一般真实的分身并不难,在强者身上,这种纯能量聚集的分身更可以连续聚集出多个。

  但眼前这个由庞大到他们连想抵抗能力都没有的力量聚集成的虚影却显然不同,他不只是单纯的能量聚集成体那么简单,存在这个虚影里的是一个有思想意识的存在。

  虚影一掌轻轻按在静静躺在床上那具丝毫没有知觉的躯体胸膛上。

  “咦?”虚影的声音显得有些惊奇。

  “怎样?”涟漪绝美的容颜微微有些紧张,虽然她知道只要有这个存在在,如何困难都将迎刃而解,但心里的紧张还是不受控制的显露出来。

  “你说得对。”只不过几秒之间,虚影就移开手掌。

  “他身上的主要脉络和各个器官都有一股极强极为特殊的力量守护着,难怪他的心神意识游离在外,体内竟还能自发地抵抗三强的力量侵袭撑到现在。”

  虚影没有任何转身的迹象,涟漪却觉得似乎有一双炯然的目光在凝视着他,事实上眼前的虚影除了依稀可见的四肢外,根本就只是一个虚无的身影。

  涟漪点了点头。

  虚影又道:“以你们的力量,要化解三强留存他体内的侵袭能量并不难,但你们要净化粉碎的只怕不只是三强的侵袭力量,连他体内自发守护着经脉和各器官的能量也要一起被净化掉。

  涟漪又点了点头。

  “最好的方法当然是他能够苏醒过来,用他本身强大的力量驱逐三强的侵袭力量,可是……“涟漪轻叹道。

  “我感觉得到他意识的存在。”虚影淡淡地道:“他其实就在附近,只是现在他的意识里根本就是一片迷失懵懂的世界,他眷念着那种昏沉,不愿现在醒来。”

  涟漪眼中闪烁着希冀的光芒。

  虚影当然明了涟漪眼中的含义:“我当然可以拨醒他的意识,令他回到本体,只怕到时苏醒后他没有办法承受肉体和心灵上的痛苦,真正的放逐自己,折磨自己,那一切就将只是弄巧成拙,还不如就此任由他放逐心灵,等到他自己苏醒的那一刻。”

  “可是,他的躯体已经没有什么时间等待……”涟漪有些焦虑,虚影阻止了她:“我可以化解他体内三强的侵袭力量,放心吧,我们现在能做的,就只是给他时间而已。”

  “可是时间对我们来说也很紧张。”老者潘一迟疑地道:“很抱歉,但以我的立场我不得不说,后天地球科技军团即将抵达明王星,一场新科技与古武术的战争将不可避免的要发生,计划中,我们需要他的力量协助,一起应付明王五强……”

  虚影摆了摆手,声音叹道:“明王主权是时候改变了,可惜人类狭隘的目光何时才能察觉到真正潜伏于他们身边的危机呢?”

  叹息声中,虚影逐渐变淡,最后终于悄无声息的完全消失了。

  涟漪和潘一也才发现,就刚才短短的交谈中,静静躺在石床上的躯体,已不再存在任何外来的侵袭能量了,那张坚毅和柔和混杂的脸除了眉头紧皱外,已显得是那么的安详。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