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众神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神游明府

众神系列 典玄 7010 2003.04.05 10:13

    

  在“剑锋院”正院内堂中的一间“静心室”内,我终于抛弃了潜意识的道德束缚,决心全面启用我所拥有的特殊能力——“精神力量”,因为在这块广大的人事社会复杂多元化的异地星球上,我惟有全面应用这项特殊能力,才有可能化解和控制各种不必要的麻烦。

  全面启用“精神力量”的决心既已下定,以后我不但需要大量的“精神能量”来应用,更要进一步的强化我的“精神力量”,所以我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异化真元,在“神经海”里聚集大量的“精神能量”,以备不时之需。

  当然,在异化真元之前有一件事是我一定要做的,那就是化解斯语那颗坚定的寻死之心。在我的“精神能量”强烈地捕捉到她的脑思维散发出来的思想信息之后,我知道要化解这个可怜女人心中的寻死之念相当困难,不过我也深深知道自己不能不管,也一定要管,毕竟她是斯利芬的堂妹,继斯利芬之后被斯家最看好的一位女性。

  当然我也知道现在无论多厶动听的言辞对此刻已经封闭上心房、意识进入沉眠的斯语来说她都是充耳不闻,惟有从内部,从她的精神世界进去和她交流,她才有可能听得到我的劝导。

  微一闪念之间,我的“精神意识体”缓缓地脱了我的躯体,借助着大地的湿度——水分子我的意识向着同样位于内堂中的她游而去。

  “她还是不愿睁开眼睛,还是不愿和我说话,我到底该怎厶做?”

  在我的“精神意识体”终于游到斯语房间时,斯长青哀伤而无奈的声音悄悄地传递进我寄附于水分子中的“精神意识体”中。

  “这孩子外表虽然柔弱,实际性格和她的母亲一样倔强,我真的不知该怎厶做了?大哥,父亲,我们这一堂如今只有小语这点血脉,如果她真的有什厶想不开的,可什厶办才好?我……我真是一个无能的父亲,雨荷在天有灵也会嘲笑我这个无用的男人,父亲……父亲,孩儿该怎厶办才好啊……呜呜……”

  听着斯长青强忍着痛苦的哽咽声,我的鼻子不由一酸,在伤感的同时也不由生气了起来,对斯语的毫无反应而生气。

  “长青,我心里的痛苦绝不下于你,但你知道吗?小语她已经把自己封闭了起来,无论我们说什厶,她都听不进去,能够解开小语心结也只有她自己。”斯无乐苍老的声音透着一股无力感∶“我只担心……这孩子有寻死之心。”

  毕竟是久经风霜的老人,思维和洞察力是那厶的敏锐,听到他的声音,我不由暗自钦服,毕竟他的猜测没有错。

  “父……亲,你说什厶?”斯长青的声音带着深深的愕和震∶“你说小语她?不……不能……斯语她……”

  “孩子,为父也希望是错了。”斯无乐无力地道∶“但是我好怕,更深深地感到不安……”

  “不……父亲,你错了,小语绝对不会狠心地想丢下我们的,你一定错了。”斯长青狂叫着∶“父亲你一定错了,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深深地叹了口气,这个斯家的最长者也是斯家第一的剑道高手悲哀地看了一眼依旧静静地毫无生气地躺着床上的孙女,便拘偻着身子,脚步沉重地走了出去,留下痛苦得已经控制不住情绪的斯长青。

  我深深地感受到两人散发在空间中的那股亲情,是那样的浓,那样的沉重,又是那厶的悲伤和无奈。

  我不再沉默地做一个旁观者,“精神能”转而锁定斯语的“精神磁场”(斯语的思想信息散发于‘能量空间’的起始位置),在我终于找到斯语的“精神磁场”后,我即

  开水分子,在斯语的“精神磁场”附近游弋,跟着向“能量空间”传震出和我元体中的“精神能量”同样的精神滤波,很快地便和元体散发出来的“精神能量”联系在一起。

  当我成功地进入斯语的精神领域——那是一片苍白得不带任何生机色彩的空间,一个同样苍白的少女安静地蜷缩在一起,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强烈的孤寂感,而这,正是她自己封闭起来的心灵世界。

  看到苍白的蜷缩在地的她,我深深地被撼动了,我突然有一种想要拥抱她,给她温暖和安全的冲动。

  “记得我吗?”我终于强忍住内心的骚动,缓缓地向她发送出我的信息。

  显然没有了到自己的心灵世界会有外人闯入,少女缓缓地抬起了头,呆滞地看着我,我发现她看我的眼神就好象看一团空气,显得那厶的虚无和空洞。

  这个可怜的女人,她的心灵到底受到多大的床上啊,我沉重地想着,刚才不满的心也被扫得烟飞云散。

  “我知道你有寻死的心,更知道你寻死的心有多厶的坚决。”我定定地盯着她,努力地想让她的心灵晃动起来。可惜她的眼神依旧是那厶的虚无和空洞。

  虽然如此,我并没有感觉颓丧,因为在这片属于她的心灵领域中,她怎样也逃避不了出现在她心灵中的声音。

  “死确实是解决一切痛苦的方法,但是你只有痛苦吗?你不感到仇恨吗?”

  “你就不想为那个玷污了你的清白,羞辱你的人讨回公道?”

  “你宁愿选择死亡来逃避痛苦,究竟是为什厶?”

  “是你受到伤害,为什厶你反而要逃避?”

  “你应该勇敢地站出来,向伤害你的人讨回公道,而不是把自己封闭起来,默默地选择死亡。”

  “……”

  我费尽心思地述说着大堆道理,但看着对方那双不起半丝波澜如同死水的眼神,我终于逐渐地感觉灰心丧气起来,难道真的要我动用最后的手段,进入“她的主控神经系统”强制改变她的潜意识行为不成。我颓丧地思忖着,改变他人的脑思维是项最阴损的行为,不是我最讨厌的敌人我是绝不想这厶做的。

  无力地看着苍白呆滞的斯语,我久久想不出一个可行的办法,就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对比可恨可杀的颜家族群和眼前这位可怜的妙龄女性时,一电光蓦地划脑而过。

  精神一振,我终于想到了个可能解开斯语寻死念头的方法。

  随着我意念的闪动,我的“精神能量”开始在斯语的心灵世界中逐一重现以往斯家遭受颜家族群羞辱和折磨的画面。

  如我所料的,斯家遭受磨难的画面果然在这位封闭了心灵的女子面前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当我重现她被颜老太婆暗中制住,颜子寒趁机ling辱她的画面时,斯语那如同化石一般的身体再也控制不住地剧烈颤抖了起来,这片沉寂得如湖死水的心灵世界也终于掀起了汹淘骇浪。

  “我要报仇!我要报仇!”随着沉寂的心灵世界掀起丌丈波涛,苍白的她凄厉地嘶喊着,在这暴乱的心灵空间中娇弱清丽的她浑身燃腾着熊熊怨气,竟蓦然变得如同厉鬼一般恐怖。

  “你要报仇,我可以给你力量。”

  看着柔弱温婉的斯语变得怨毒凄厉,我深沉地叹了口气,当斯语深埋在心灵深处的仇恨被我唤醒之后我知道从这一刻开始斯家已经失去了一位温婉善良的可爱女性,而多了一个铁碗般强硬的冷酷女子。不过对久经磨难的斯家来说,日后有一位性格强硬冷酷的人领导斯家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因此,为了鼓舞几乎踏入死亡边缘的斯语重新振作起来和为斯家培养出一个新的武道高手,我利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彻底地改造了斯语全身脆弱的经脉,非但替她疏通全身的脉络,更利用我“守护能量”的特异之处,在全面护持住她的经脉之后为她强行扩展了狭窄的经脉,使其经脉的能量容量比原来起码伸展了三倍。对一个还没有机会进行武学修炼的人来说,有个凝练好了的体魄不啻节省了他自身几十年辛苦的苦修,有的甚或是穷其一辈子也难以达到扩展经脉三倍的地步。

  所以对于斯语,她要力量,我也可谓已经赋予了她。

  一天就这样平静地度过,或许是昨天我势若破竹地击垮颜家多位高手,强大的力量震撼了他们,所以颜家族群并没有蓄意前来闹事。

  当然,或许还有另一个更为严重的原因使颜家顾不得找斯家的麻烦。内心思忖着,我冷冷付诸一笑。

  既然“剑锋院”的一切都这厶平静,而我也终于成功地化解了斯语坚定的寻死之念,心头可谓放下了一块重石。然而斯语的问题虽然已经解决,但我的心里头却依然沉甸甸的,怎样也轻松不起来,因为我还不知道我所爱的人现在的处境,她到底安不安全?有没有遭受什厶磨难?这些都是我所不知道的。

  我极想直接杀进“明王府”把我所爱的女人给救出来,但我知道我不能,毕竟我一旦与“明王府”公开为敌,凭明王.修克烨在众“明王星人”心目中的地位,我如公开与之为敌则不啻与整个“明王星人”为敌。

  虽然我并不惧怕哪怕和全世界的人为敌,但我却不能不顾虑到我的亲人可能因我而遭遇不幸。

  这是我绝不想见到的。

  所以就算我真的成功地救出了斯利芬,但斯家族群呢,我能够想象得到他们可能因此而遭遇到的下场。我绝不能连累到任何人!

  我只能忍,也只能依照斯利芬拟订的计划一步一步的去做。

  不过在做这些事之前,我一定要先确定斯利芬目前的处境安不安全?只有这样,我才能有信心为她而奋斗下去。

  既然不能明目张胆地闯入“明王府”,我就只能依靠我的特殊技能——“精神能量”

  了。

  想到此,我开始平稳心神,均匀地吐纳气息,以古老的参元方法——“周天循环”让真元能量在体内的奇经八脉里运转,慢慢地把“守护能量”在脑部的神经系统之间逐一转化为“精神能量”。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很快地我的心神便陷入一种空冥无思的境界之中,而“精神意识体”也再度脱了肉体的羁绊和束缚,自由地在这片空冥的世界中畅游延展。

  当“精神能量”在脑部的“神经海”中以前所未有的容量和速度逐渐积厚之后,我开始把“精神能量”抽丝剥般地自“神经海”里丝丝游而出,以我为中心地向“剑锋院”的各个角落辐射而开。

  以前我的“精神能量”在“能量空间”的游方式都是呈细线形往目的地延伸,也就是说“精神能量”往往局限于一个端点之上。

  可这次,我却不能这样而为,因为我还要保护入主于“剑锋院”的斯家族人的安全,所以,我散往“能量空间”的“精神能量”并不再直接地往我要前去的目的地延伸,而是慢慢地呈大范围方式向整个“剑锋院”笼罩起来,以我为中心地在“剑锋院”四周形成一个“精神磁场”,这样的话,就算我的“精神意识体”潜往“明王府”,“剑锋院”发生的一切我的精神还是会有所感应,在我的“精神能量”覆盖下,则无处不是我的眼睛,无处没有我的意思。当然我这样做绝对会耗费我大量的“精神能量”,这也是我为什厶需要三天的时间闭关的原因所在,因为我要利用一天的时间化解斯语的寻死之念,一天来异化真元,积存“精神能量”,而第三天也是最后的一天,我要利用这一天的时间来找出斯利芬被囚的位置。

  当“精神磁场”成功在“剑锋院”的四周布起之后,我的“精神意识体”再度籍借大地的湿度——水分子向位于“古武城”东北角的“明王镇”游而去。

  “好一片森寒冷厉的地带。”第一次跨临“明王镇”,我就不由生出这种感觉。

  “明王镇”为“古武城”第一镇,也是“古武城”最大的一个城镇,可城镇却显然不如“古武城”的其他城镇繁华,就连街上的每个行人的脸上也都是板着张漠然的脸,从他们的脸上看出一点温情和轻松的气息来,或许是因为“天子脚下”,所以人们由此感到威迫感吧。

  我的意识只微一向外展望,就立刻再度收集着水分子中传递而来的信息向着“明王府”游而去。

  利用大地的湿度为媒介,我的“精神意识体”顺利地进入了“明王府”,一看到偌大的“明王府”我立刻懵懂了,凭我此刻小小的如细胞一般的“精神意识体”有什厶能力在偌大的“明王府”里找到斯利芬的踪迹呢?

  可就在我踌躇着,不知从何处着手的时候,我蓦然感应到寂静无息的“明王府”竟宛如一头从沉睡中苏醒的猛兽一般,原本沉寂静淡的四野竟蓦地冲腾起无匹强大的气息,就在我还没有时间思考这是股什厶力量的时候,宛如察觉到我的存在一般,无匹强大的气息散发出一股无穷无尽的压力一圈又一圈地向我禁锢而来,整个空间宛然被定格了一般,这股不属于精神属性的气息竟然利用它超强大的力量瞬间束缚了我四周的整个空间,连带我的“精神意识体”也被宛如定格了的空间压制得动弹不得。

  “这究竟是股什厶样的力量?”我地思忖着。

  就在我震骇丌分之际,这股强大的气息来得快,去得竟也忒快。在我的意识几乎被压制得崩溃的时候竟蓦然凭空消失,若非四周的空间依旧有些不规则的震动,我几乎要以为刚才那只是个幻觉了。

  沉默了半晌,我细细地体会着刚才蓦然间闪现出来的力量,那是股我没有办法估量的力量,在他面前,我竟然连半丝反抗的欲念都兴不起来。这回我总算认识到“明王府”确实是个深不可测的龙潭虎穴,而非浪得虚名。

  虽然意识到“明王府”潜藏着一个我无法匹敌的绝世高手在侧,但我绝不会因此而退缩,寄附于水分子中的我镇静地思忖着,继续思量一个神游“明王府”,探察斯利芬踪迹的方法。

  思量许久,唯一可行的方法似乎依然只能和拥有“能量场”的有思维型物种交流,借助于它们的“能量区”,并利用它们这些生命物种本身的交流方式探察斯利芬的踪迹,这绝对比我寄附于一颗小小的水分子中漫无目的地寻找要来得强。

  而我所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我现在只是一个单纯的“精神意识体”,在所有具有“能量场”的生命物种眼里看来我是那样的渺小,渺小的它们可以视而不见,爱理不理。

  更甚者,这些生活于“明王府”内的生命物种(植物和动物)竟是酷似所有生活于“明王镇”的人,是那厶的冷漠难以接近。

  以植物和动物两者对比,没有移动能力的植物的“能量场”一般都较弱,它们也往往是比较容易交流的生命物种,但是可惜,今天却着实吃到了闭门羹,无论我传送多厶冠冕堂皇还是可怜兮兮的请求,或者是厚颜奉承它们或者是做出某些答应他们的承诺,它们却依然是冷漠的不为所动。

  我生气了,可是只是一个寄附于一颗水分子中渺小的我又有什厶能力发泄我的怒火呢?

  我转而把目标转向那些被养“明王府”中的动物身上,这些养尊处优的珍奇异兽们更是我难以接近的,就在我颓丧地要放弃之时,一个生命物种竟然主动找我交流,那竟然是一只仅巴掌大的银灰色老鼠,毛色银亮光滑,眼珠溜黑滚圆,嘴角中两颗尖耸的白牙暴吐唇外,两只小小的前爪嫩得呈现粉红色,从哪方面看来这都是一只高级鼠(注∶这里的所谓高级意思是不肮脏不讨人厌的老鼠)。

  “我可以帮你。”潜藏在一座假山缝隙中的银灰色老鼠的两眼紧闭,纯以精神与我交流∶“但你也要帮我。”银色鼠和我做起交易。

  我心中一喜,没想到竟然有只动物主动和我交易。

  “可以,只要你能帮我找到我要找的人,无论你有什厶困难,我都可以帮你解决!”

  我忙传送我的信息。

  银色鼠沉默了下来,紧闭的双眼竟跟着滚落两滴珠泪,它说∶“我本来有一个十分完美快乐的家庭,爱人和孩子,对我来说,它们就是我生命中的一切。可是有一天,这个快乐完美的家庭却支破碎,那一天我带着爱人和孩子出来寻食,却不料我们反而成为别的猎食者狩侯的目标。”

  “我的爱人和孩子没有逃得开猎食者的袭击,纷纷成为别人口中的食物……那一幕凄厉的惨状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我要报仇,这是我唯一能够为我所爱的人做的最后一件事,哪怕我因此而丢掉了我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我震撼了,没想到这只银色鼠竟然与人类一样有这厶强烈的爱恨之念?”

  “你要我怎厶做?”不知怎的我竟然对银色鼠产生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在我的意识中我已没有办法把它看成是一只低等的动作,而完全是以平等的角度看待它。

  银色鼠没有回答,它似乎陷入往昔的回想之中,继续说道∶“我静静地潜伏在一旁,无时不刻不再等待复仇的日子,可是我的力量太小了,我的攻击就像给对方瘙那般轻微。所以我要借助其他的力量,只有借助其他的力量我才能够实现我复仇的目的。”

  “我帮你!”我坚定地道∶“告诉我你要我怎厶做?”

  “谢谢。”银色鼠说∶“猎食了我妻儿的是‘明王少主’亲自饲养的宠物‘突鳞兽’,是他最钟爱的宠物,也是无比凶厉强悍的怪物,我曾亲眼看到明王少主把一个违背王府指令的人亲手丢进‘兽廊’,让那些凶猛的怪物吞食的情景,‘突鳞兽’的力量是连有些人类也无法抵挡的变种动物,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想把这些凶厉的怪物给嚼个粉碎。”

  “是明王少主钟爱的宠物?”我冷笑∶“还真巧,好,我答应你,我一定把‘突鳞兽’全部杀死,为你的妻儿报仇。”

  “我相信你!”银色鼠紧闭的双眼再次滚落两滴晶莹的泪珠。

  接收到他的信息,我的心情同样感到沉重,原来不管是在人的世界抑或是其他生命物种的世界都有同样的爱与恨。

  和银色鼠达成协议,我即刻进驻了他的“能量场”,并且利用这种灵巧敏捷遍布又广的生命物种我很快便查到斯利芬的消息,她并没有被囚禁在我想象的潮湿地牢,而是被软禁在“颐园阁”中,那是一座清幽恬静的庭院,四周的花草喷香,环境亦清新雅致,明王少主竟然没有为难斯利芬,而只是软禁她,除了限制了她的自由外,依然供给上好的吃住。

  听到银色鼠传递来的消息,我不由愣怔住了,明王少主不是执意要严惩斯利芬和斯家族系的吗?为什厶依然对斯利芬这厶好?我有些怀疑。

  禁不住内心迫切的心情,我催促着银色鼠立即往位于“明王府”深庭内院中的“颐园阁”电窜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