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众神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众神系列 典玄 8678 2003.04.05 09:52

    

  在我关闭了走道的舱门,开始进入冥想的时候,宇宙飞船也开始徐徐地升离了林菲平原,离开“明王星”终于踏出了一步。

  飞船升空的时候喷射出强大的气流猛烈地席卷过大片的平草地原,风吹雨打日晒皆不倒的草儿也不得不暂时的俯低了头。

  宇宙飞船十分缓慢地朝着大气层飞了出去,但在进入了宇宙的太空世界后,它的速度将是非常惊人的。

  宇宙飞船终于飞出了“明王星”上的大气层,航进了充满无穷魅力的太空。

  太空的景色对于不经常航行于星际的人来说,无疑具有很大的诱惑力,可惜的是此刻我却只能枯坐在紧闭的与外界隔绝的舱室中冥想着。

  独自坐在安静的舱室中,我想起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明王星”发生的一切,经历过的一切,听到的一切都让我再次的细细回味。

  想起了少宗和瑞芬,不,是斯利芬,他们两人的关系就使我心乱如麻。

  想到了丽雪,那个可爱的白衣赤足少女,温婉热情,我不由会心一笑。

  麦克鲁?他应该是我在“明王星”时最不愉快的一段记忆了。

  思绪如潮,直到舱室内的时辰器“嘀嘀”作响的时候,我才回过神来,才发现一天的时间已经在不知不绝中溜走了。

  这时我也才发现,在舱室中的墙壁上一个晶屏闪烁着一些字幕,我不由好奇地凝目张望:

  长平,忘了给你在舱室内准备食物,在舱室内右角的壁物橱内有浓缩食品,就将就着用吧。

  我摇了摇头,一屡微笑已不由展现。

  当我真正静下心的时候,已又过了大半天。

  “精神意识体”开始自脑部“神经海”游离而出,进入了“能量空间”,很快的我便找到了自己的“能量气场”,看着眼前如星河旋绕般的气场,一些来自四面八方的光点不住地投入到里面当中,如星河般的气场又如何能够探测到它具体的容量?

  我迟疑了,但眼前的星河般的气场实在太吸引人了,我已忍不住要加入到它们当中,去遨游内里的乾坤。

  忍住兴奋,我先回到了经脉之中,但当我成功地把“精神意识体”寄附于一个“守护能量”的时候,我怔住了,因为我发现“守护能量”竟不是单一的能量体,而是由无数个能量密集地组合成的新的能量。它复杂的组合排列我不是我能了解的,当我尝试地想理解它的每一个组合的结构时,才发现看似已经组合成的“守护能量”,其实内里竟还在不住地变化着原先排列好的组合。

  我刚完全的了解这一个组合,却在从头再来的时候,它竟又和我了解的时候不一样了,而且那些能量的个体竟也产生了变化,不再是我了解的那些能量了。

  我不得不放弃,最重要的一点是“守护能量”既是由无数个能量个体组成的,那在我的“精神意识体”进入气场之后,便会被稀释或者改造。

  我可不希望在铁胜侠的气场侥幸逃脱的厄运却在自己的气场内发生。

  由中我早已明白了一个定理,只有是单一的能量组成的气场如“寒能”气场,“精神意识体”进入之后才是安全的。

  相反的那些由多种不同的能量组合成的“能量气场”进入之后绝对难逃被转化或重新组合的厄运。

  ※※※

  “精神意识体”重新回归神经系统之后,我颓然而坐,原想趁着这四天航行的时间来理解“能量气场”的内在容量,没想到竟会是无处着手。

  突然,我想起了在麦鞑家的囚室内身体突然爆发出强大能量时发生的事,原本尽我最大的力量都不能拗弯的坚钢栅栏却在力歇的时候反又涌生出更强猛的能量,竟轻易地就把坚钢栅栏击断数根,当时自己的经脉和骨骼似乎都受到这个力量的冲击。

  经脉?

  一想到经脉,我攸然想到了当时经脉被巨大的能量冲击时的感受,忍住一阵阵的心跳,我忙再次静下心来,神识缓缓地内视起身体各处。

  神识触及经脉,我便呆住了。

  经脉几乎比平时涨大三四倍不止,造成这样的结果看来应该是当时能量巨流冲击而成的,经脉突然这样程度的张大,照理说经脉早就该被能量巨流给拉扯冲击而断,就如一个茶杯大小的容器突然被强行注入一缸的水,是不可能不破裂的。

  在神识仔细地查视下,我才发觉经脉果然到达了断裂的边缘,其实正确地说应该是已经断裂了,值得庆幸的却是每条经脉的外围都有“守护能量”保护着,所以经脉虽然被拉扯张大,形成断裂,却在断裂的地方被“守护能量”给补上了,依然维持着整条经脉的完整性。

  那些用“守护能量”补遗的地方就形成了如连接体内“能量气场”的几条能量光质脉络了。

  突然脑内灵光一闪,我突然想到既然经脉可以为能量所代替形成能量光质脉络,如果身体的每条经脉都改造成光质脉络的话,那运转出能量的时候不就可以是“能量气场”中最大的的能量了?

  因为光质脉络和肉体经脉不同点在于:肉体的经脉有局限性,运转出的能量都要受经脉的这一局限。

  但能量光质的脉络却不同,它可以自由的伸展膨胀。

  因此,身体内的各条经脉若真的改造成能量光质脉络的话,那提升而起的威力将不知计算了。

  虽然心里有了这个清晰的想法,但要具体来做,却又不知从何处着手。

  不过有一点,我还是明白了,“能量气场”内的能量确实是无比强大的,以前却因为受到了肉质经脉的局限而不能尽情发挥,就如我本以为使用出最大的力量--十成能量的话,就根本不是“能量气场”内的最大能量,而是流转在肉质经脉的局限里的最大能量。

  所以,现在经脉比平时张大四倍时,那以后流转在经脉里的最大能量将是以前四倍的十成的能量。

  四倍的十成能量看来也是非常惊人的,不难不会连最坚硬的坚钢栅栏都被我轻易的拉断碰断。

  由此看来我的实力又再次上升到新的水平,若是经脉全部能量光质化的话,那时我的实力将到达哪种水平,将是我无法意料的。

  希望这一天不要来得太晚,我祁愿的。

  我兴奋地令自己苏醒过来,看看时辰器,已是第三天早晨了,离到达地球的航行还有一天多的时间。

  想想也没有必要再闭关了,我站起身来,打开了密闭的舱门。

  在我走出舱室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大宗长托我转交的那封信,不由的顿住脚步。

  看来那应该是少宗写给斯利芬的信,我忖度道。

  心里突然有种私下偷看一眼信中内容的冲动,毕竟那是情敌的信,如果这封信使斯利芬……?

  我不敢再想下去,手却不由的伸进了衣兜,在手碰触到信的时候,我还是放弃了偷看的冲动,沈吸了口气,赶忙匆匆的走了出去。

  我突然发觉当一个人静处一室的时候,总是经不起诱惑的,但在公开的场合却不同。

  (可惜的是我没有私下偷瞧,如果私下看了的话,或许后面的不可想象事也就不会发生了。)

  ※※※

  昌浩见我这么快便出来显得诧异地问:“你怎么出来了?”

  我故意无奈地道:“不出来不行啊,我是闭关想研究一下武技的一些威力及更好的应用方法。”

  “那想通了吗?”昌浩疑惑地问。

  “是想通了,”我叹道,“不过就在我准备试验一下“聚元指”和“能量球”的威力时,我不得不放弃了?”

  “为什么?”昌浩依然疑惑地问。

  看他的神情,我忍不住笑出声道:“难道你真的想我试验它们的威力?”

  昌浩见状,沉思了片刻,神色陡变道:“原来如此,我还真的没有想到,呵呵,如果长平真的如此做了,只怕我们这些人真的要做星际上的浪子了。”想通之后,他也不由地笑了起来。

  宇宙飞船在太空中航行了四天,终于抵达地球。

  飞船在“科动酋文市”降落后,刚好是午时,昌浩需要与“联合政府”的宇航部门办理一些交接手续,我也顺便的和他辞别。

  一路往“风神市”疾飞而去,为避免惹人注目,我飞行的路线选择在“星时速航行轨道”上两百米,然后才尽情地往“风神市”的方向飞去。

  我保持着时速三千公里的速度飞行,终于在五个小时后到达了“风神市”,眼前熟悉的城市让我禁不住一阵的欢喜。

  随之一个让我心跳的倩影浮现脑际,斯利芬,她现在怎么样?不知她是否还在生我的气?

  对她深切的思念迫使我毫不停顿地就朝著「风神古武术学院”疾飞而去。

  进入学院之后,免不了和学友们一阵热络的闲聊,在满足了学友们对“明王星”的好奇之后,我也从学友们的口中得知姐姐被学院录取了,现在已是“明智学堂”正式的女学员了。

  随后,我拜访了刀葛海老师,唠叨老师这次真的是名副其实地唠叨了好长时间,从他那里出来后,天已黑了。

  203宿舍

  刚到我在学院的宿舍时,不但灯火通明,还人声鼎沸的。

  “糟糕!”我低呼一声,原本想趁着夜晚去见斯利芬的,看来计划又得破灭了。

  苦笑地飞向宿舍,果然是罪魁祸首又是姐姐,不但力量学堂的学友们都到了,竟连“明智学堂”的一些女学员也都被她拉来了几个。

  梨可飘、洪宝珍、莫莲娜以及几名不晓得名字的女学员。

  她们和学友们唧唧喳喳地不知在欢谈着什么,听声音气氛还十分的热烈。

  我不由仔细地边行边聆听,才发现竟是姐姐在揭发我童年时的一些往事。

  看来姐姐已不知透露了我多少的童年,阻止也已不及,我只得讪讪地走了进去,无奈地和他们闲扯了起来。

  姐姐她们的话题免不了又围绕在“明王星”上,我无奈地简略地述说了“明王星”的一些生态环境以及人土风情,当然避免了那些科技集团阴谋的狙击和残酷的流血事件。

  听我说到“罗工世家”的特产“桂茶”竟是由人体真元培养而成的时候,他们也都显得很惊叹。

  “明王星”的神奇武学使得他们更为钦慕,从众多的武学者的角度上来说,“空中城市”的空中武学自然是他们第一向往的,可惜的是能够被录取的寥寥无几,所以,“明王星”这个武学圣地就成了他们的第二目标,也是最有可能实现的目标。

  我突然发现梨可飘神色有些异样地喃喃说着什么?似乎陷入沉思之中。

  我有些感叹,她无疑是个十分优秀的女性,可惜的是在这次的“古武术大赛”中她和翻天量遭到淘汰。

  “翻天量?”

  想到这个人,我不由冲口说了出来。

  “学长,你说翻天量吗?”邱星佳撇嘴说道,“这家伙在“古武术大赛”中被淘汰之后,就无故失踪了,这么久了也不见他回来。”

  我皱眉道:“星佳,不要幸灾热祸。”

  “嘿嘿。”邱星佳讪笑地摸摸肥圆的脑袋,不敢出声。

  翻天量是个心高气傲的人,看来这次失败对他的打击相当大,希望他不要想不开才好,我思忖着。

  ※※※

  好不容易,学友们相偕才散去,对姐姐也在“风神学院”就读,我是由衷的高兴,对她这种半吊子的武技来说能够进入“风神学院”也是她的机遇,我也替她高兴。

  人去楼空,此时已是凌晨三点了,沈坐在床边,我遥望着窗外,四周依然黑压压的一片。

  静,静到了极点,我能够清楚地听到心脏蹦跳的声音以及呼吸的声响。

  再也无法忍受心头的骚动和深切的思念,心神开始向着斯利芬所在的宿舍延伸而去。

  心神所到之处看到的依然是一片漆黑,感觉着斯利芬宿舍的具体方向,心神一再延伸,终于漆黑的空间中一屡灯光吸引了我。

  心神立刻覆盖了目标地。

  是她!

  斯利芬!她静立在窗前,窈窕的倩影被灯光拉得长长地照射在地面上,萧索的背影令我不由的一阵心疼。

  瞬间我出现在她的背后,一下子就把她深深地抱在怀里。

  我明显地感应到她浑身突然冲腾出强劲的力量,但就在我用力抱住她的刹那,她已察觉到我的气息,已经快震出的能量又突然的被她收回了体内。

  把头深深地埋在她的发际,我喃喃地诉说着这段日子对她的思念。

  情海再次翻腾,离别的这段时间使我们都尝受到思念的折磨,没有时间去顾及其他,我们沉入了奔放的渴求探索之中,去实现那身心得到刹那奔放的美妙时刻。

  一切的一切都在这场狂热的翻云覆雨中化作云烟消散了,我们都能够感受到彼此对对方深沉的爱怜,一切都无需再多加解释了。

  看着怀中的可人儿满足而甜美的睡脸,我的身心得到了决大的放松,对她以往的恋情,我还是对我现在拥有的较有信心。

  我相信我的感觉不会有错。

  无论少宗以前与斯利芬的感情有多浓厚,他也只代表一个过去式,我才是可以为她付出一切,甚至的生命的人,才是她真正拥有的一切。

  想起了少宗,我也才想起了那封信,看着放在床下的那堆凌乱的衣服,那封信悄悄地露出了一角,似乎正迫不及待地要寻找它的主人。

  呆呆地看着那露出的一角的信,心顿时震住了,信的内容是什么呢?要交给她了吗?

  怀中的人儿动了一动,我忙移开视线,一双明亮的眼眸正偷偷地瞅着我,接触到我的眼神之后,她羞涩地闭了起来。

  一抹红晕悄悄染上了白皙嫩滑的脸蛋,我再次心动了。

  “唔……嗯……唔……嗯阿……”

  让人气血沸腾的娇吟曲,又浪漫地作响了起来。

  晨曦在窗外露出晓色的时候,我轻轻地吻别了娇柔慵懒的斯利芬,才悄悄地趁着曙色回到了宿舍。

  这一晚,我们除了陷入浓烈的****之中外并没有交谈,而我也没有把信交给她,不知怎的,我突然有种的不安感觉,使得我不敢把信交给她。

  按照学院的规章,我先去晋见了院长,向他报告这次参赛的过程。

  ※※※

  在进入院长室后,像座山般的院长虽然和以前没什么两样,我却觉得多了些什么,他虽然和以前一样闭着眼睛,像座山般动也不动,但不知怎的,我却觉得他的每个地方都在动,动感不是来自于他的身体,而是来自于室内的各个角落,在我的感觉里,眼前山一般的院长不是院长,反而看不见的角落却到处是他的踪迹。

  这是种奇怪的感觉,也是十分荒谬的感觉,但我却确实这样感觉到了。

  接着,在我报告完之后,院长的声音又从四面八方传来,那些声音自我感应到的角落里传来,似乎在证明我的感觉没错一般。

  他说些嘉许的话,认定了我取得的的成绩,并祝贺了我。

  出了院长室,我又直接去找副院长,正式办理退学手续,在他那里我才知道威克尔和麦天都已经先后办理了退学手续,由于他们非凡的成绩,大天武师破例地为他们讲授一些武学知识。

  这就难怪昨晚姐姐拉来的人中没有威克尔了。

  副院长自然也给了我一些嘉勉,并叫我在一块镶嵌花边的金刚石石板上签名,那是代表为学院取得最高荣誉的认证。

  我自然欣然应允。

  我没有注意到金刚石的旁边放着一支笔,而是直接竖起了食指,力量贯注指尖,以指代笔一气呵成地写下了夏长平三字。

  副院长骇然地看着我,然后赞许地对着我道:“看来长平同学的武学大有进境,实在可喜可贺,修习了空中武学之后,必定更上层楼。”

  (注:金刚石是所有自然成形的石矿物中最为坚硬的,科技上使用的坚钢有很多都是提炼于这种矿物质。)我淡笑道:“谢谢副院长夸奖。”

  副院长微笑道:“长平同学以指代笔,每一指都深浅有度地刻画出每字的神韵,看来威克尔同学和麦天同学可有得挑战的了。”

  我一怔,才猛然发觉静静搁在金刚石石板旁边的笔。

  我讪讪道:“副院长,我……这个……”

  副院长道:“你这样做很好,这代表不凡的实力,也只有拥有不凡的实力才能登上本学院的荣誉榜。”

  办理完退学手续,我心情沉重地回到宿舍,想着等到“空中城市”的录取通知书来到的时候,我便要离开学院,和斯利芬这一别将不知要多久才能够再见面?

  内心便不由有些黯然神伤。

  现在正好是学友们的课业时间,我难得清净地沈坐在床上,从兜里拿出了大宗长的那封信,看着手中的信,原本轻若无物的信此刻竟仿佛重愈千斤一般。

  沉重地叹了口气,突然发觉这封信我竟然不敢交给她了。

  回想着凌晨时的甜蜜温馨,浓情蜜意,手中信越发显得沉重。

  沉思良久,我决定还是尽早的把信交给她,毕竟斯利芬和“罗工世家”有过一段渊源,纵然私心再怎么不愿,纵然这封信对我和她之间的影响再怎么巨大,我也没有权利不把信交给她。

  而且,我绝对相信她,也相信自己。

  想通了这点,心情顿时轻松了起来,我把信收回兜里,站了起来。

  能量微一运转,我不由悬浮起来向著「明智学堂”的方向飘飞而去。

  此刻的“风神学院”由于课业的时间尚未结束,偌大的校庭显得空旷而寂静,甫到“明智学堂”的校场前,一少女正在练剑,剑气涌动,光寒四周。

  莫莲娜?

  ※※※

  虽然人影裹在剑影中,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走到这里,我不禁有些迟疑,一时心血来潮,就这样飞到这里,其实心里真正想干什么?又说不上来。

  “长平学长!”

  正在迟疑间,莫莲娜已经发现伫立在校场外的我。

  见她迎了过来,我讪讪地看着她,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解释为何到这里来。

  “长平学长是来找夏蕾姐的吗?”莫莲娜微笑地道。

  “姐姐?”陡然间想到姐姐已经是“风神学院”的正式学员了。

  我点点头,顺口问道:“姐姐呢?”

  “夏蕾姐在里面,要不要我去叫她?”她的态度十分热情,我也从她那热烈的眼神中发现一屡情意,心里一惊,我忙道:“不用了,我只是顺便来看看,不打扰她了,姐姐以后就请你多关照了。”朝她一点头,我忙匆匆飘飞而去。

  逃难似地离开“明智学堂”,我静静悬浮于校*空,此时还未近中午,我突然想到已经有许久未曾和外星植物交流过了,也不知道它们的近况如何?

  想到这里,我沈吸了口气,转而向著「不色山”的方向疾掠而去。

  不一会儿工夫,我就已到达了外星植物的生长地,那是在不色山的一处低洼之地,有肥沃的土壤及丰富的地下的河流,是最适合外星植物生长的一处环境了。

  一到那里,满目尽是一片葱郁的绿色世界,外星植物看来繁殖得相当快,不但低洼处处是它们的身影,连较高的山坡都开始蔓延了。

  正在赞叹间,脑部已明显地感应到它们那熟悉的生命能的气息。

  游目察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选择了一个藏身之所之后,“精神能”马上游离而出,很快的在“能量空间”中我就找着了外星植物那大团闪耀着绿色的生命能。

  “孩子,我们又见面了。”接收到外星植物的信息,我不禁感到一阵温暖。

  “是啊,我非常想念你们。”我们精神彼此全无隔阂地交流着,我们似乎已经溶为一体,再无分彼此。

  “孩子,你很好,没有让我们失望,你的变化很大,我们很欣慰,未来的宇宙之旅相信你也一定能够做到。”

  “宇宙之旅?”我疑惑地问。

  “那是在未来可能将履及宇宙各星系的一个灾难,而这个灾难已经从我的家乡异地星开始了。”外星植物有些伤感地说。

  “那是什么灾难?遍及宇宙各星系?也会延伸到太阳系和银河系吗?”

  “这是肯定的。”外星植物道。

  “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我有些不相信。

  “自从家乡异地星和我们断离了联系,我们依然把能量往太空中搜索,向家乡发出信息,尝试着和它们再次取得联系,可惜的是一直没有结果,前些日子我们再次这样做的时候,竟然接收到了远离我们家乡“绿色星系”达六亿光年的“流落族星系”发出的救援信息,我们才知道家乡和我们断离联系的原因是受到了宇宙恶魔生物的攻击,现在恶魔生物已经开始向“流落族星系”展开侵略,“流落族星系”的族类才开始向宇宙散发求援信息。”我震住了,外星生物所说的简直就好象是科幻电影中最常看到的情节,这些都是真的吗?

  ※※※

  我马上就相信是真的了,虽然现在在人类的领域里还无法真正探索到有智慧的高级外星生物的踪迹,还不能真实地证明外星高级生物的存在,但我不是可以证明吗?

  外星植物就是一种十分伟大的高级外星生物,也就是说,宇宙中确实有着许许多多的生命存在着。

  它们也像人类一样会因为某种利益而展开侵略。

  “恶魔生物是种什么样的生物?没有人能抵抗得了吗?”我接受了外星植物的信息问道。

  “那是种什么生物,我们完全不知晓,但能够被评价为“恶魔”的生物,一定十分的可怕。”

  我沉思着,紧跟着,我想到了一个问题。

  “你们刚才说“宇宙之旅”我一定能够做得到?到底是什么意思?”

  “如果恶魔生物侵略到太阳系和银河系的话,你们人类将不能幸免,到时人类浪迹宇宙只怕是不可避免的。”

  我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孩子,你不要担心,这些都是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事,目前最重要的是你要突破人类体能的局限,去达到一个至极的水平,也许在将来将会十分有用。”

  我沉默了。

  意识回归身体后,我突然发觉世界好象变得不一样了,地球在我的心里已经不再广大,就连太阳系也显得如小溪般狭小。

  在我的心里已经突破了人类心理的极限,展放到无穷的宇宙穹苍去了。

  我不再认为人类是宇宙中唯一的高等智慧生物,因为在宇宙中还有许许多多人类未知的存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