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众神系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秘术合体

众神系列 典玄 9060 2005.04.20 01:25

    看着如猛兽般无情吞噬而来的强烈寒流,特仑.亚布齐斯喃喃地道:"我还是低估了他的力量,唉!"

  叹息声中,特仑.亚布齐斯挥了挥手,迎面吞噬而来逐渐冻结一切的冰寒骤然被这随意的一挥破开了缺口,冰封力量从他的身边倾泄而过,丝毫没能侵蚀他分毫。

  我敏锐地感觉到自己的冰封力量似乎被破开了一个缺口,但此时,从体内汹涌而出以及直接从能量空间直接提取的寒能已按事先架设好的网线蔓延而开。

  当我感觉整个事先架设好的地带已经完全吻密地嵌合于一起时,明王府已经完全冻结在零下百度的绝冷之中。

  寒能缓缓切断喷涌的势头,渐渐潜伏气场之中。

  而此时我才发现自己的周围也成了一片光的世界,一条条冰柱从屋顶悬挂而下,有的攀粘在墙壁之间,冻凝在桌子上,当我寻觅涟漪和昌浩时,我豁然发现自己身边不远凝结着的一个巨大的圆形冰球,涟漪的防御罩竟然也被自己的寒能给冻结了。

  好在知觉的探察中,我发现她的力量火焰依然强稳地簇动着。

  轻轻一点冰球,坚固如钢的冰层瞬间在清脆的响声中碎裂而开,一个不住旋动着的防御光罩出现在自己面前。

  防御光罩缓缓敛去,涟漪神情有些苍白的俏脸出现在我眼前,毕竟刚才全力支撑外层的防御罩和里面三层不住交错转动,防止寒能侵蚀进来的防御罩所需要消耗的能量十分巨大。

  而昌浩和小银却依然如开始时无恙。

  我不知道首次使用这种连我也不清楚的寒能冰封力量到底葬送了多少条生命?但可以预见的是层层包围在我们庭院四周为我特意锁定的数千帝国卫兵绝对逃不过我的寒能冰封!

  既然彼此的立场已经撕破了脸,我们已没有必要再顾忌什么了。

  和涟漪相互忘了一眼,我们已然知道彼此的想法,往卡罗湿地,计划留待日后秘密进行!

  手往上一挥,庞大的力量汹涌而出,整个庭院的屋顶刹那被巨大力量掀开,炸裂,我们也在同时飞跃而起。

  六道强者的能量气势在空中窜动飞舞,出奇的是此时其中五大强者的力量却不相互充斥,而是隐隐有相融的迹象。

  感应到这种奇怪的气势,我们没有即刻朝东边方向的卡罗湿地飞去,事实上也不可能一路无阻地随我们飞行,因为在空中,明王星的五大强者以一种奇怪的方位阻拦在我们面前,而特仑.亚布齐斯和华斯比托也静静地凝立在南和北的方位,只有通往帝都的西方是洞开着的。

  五大强者以麦修元居中,那一身庞大的黄金力量闪烁着金色的光辉,关博翰则居于麦修元的右上方,明王而二世位于麦修元的正后方就仿佛是一个影子一般,力丹君则凝立在麦修元的头顶,木尊木之介则位于麦修元的左上角,与关博翰呈对称左右呼应。

  在如今近的距离,彼此以最强力量提升下的五大强者的能量气息却毫不互相排斥,隐隐之间还互相呼应,彼此调节气势上的强弱差异。

  而知觉中捕捉到的五位强者的力量火焰也显得十分古怪,他们竟然或为五道,或为一大团,力量火焰也是飘忽不定,我竟然没有办法看出他们的强弱来。

  感受着空间中凝聚着的阴沉气息,我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我的目光快速地向涟漪传达一个信息:"你带着昌浩,一会战斗开始后即刻向卡罗湿地飞行,我会殿后缠着他们!"

  停留在我肩膀处的小银也十分乖巧通灵地蹿到涟漪的肩膀上。

  "长平先生,我还是低估了你的力量!"

  悠闲地悬浮于空中的帝国主席特仑.亚布齐斯道。

  "我何尝不是低估了你的力量?"

  我冷笑,确实,因为一开始我竟以为特仑.亚布齐斯是个丝毫没有古武力量的家伙,但现在事实显示他不但有古武力量,而且力量显然不弱。

  虽然我到现在始终也感觉不到他的力量火焰,但这种无法察觉其存在的力量才是最可怕的。

  多余的话已不需多少,感受着五大强者那忽合忽分的力量火焰,我沉喝一声,双掌试探性地向五大强者排出一股庞大的寒能。

  由于此时我的经脉已经全然被改造为光质化脉络,所以脉络的伸缩扩展已不再受到类似肉质的经脉的局限,微微脉络扩张中,寒能已经澎湃地自气场狂涌而出。

  席卷而出的寒能划破空间,有的空气隐然已被冻结,闪耀出点点晶光。

  五大强者的力量霍地一腾,力丹君在其他四强的力量呼应提携下,骤然幻化出烈火凤凰的形状,刹那朝我涌出去的寒能翱翔而来,双翅生动的扇动之间,炽烈的火焰熊熊燃烧,刹那撞击在我涌过去的庞大寒能之中。

  火热与冰寒的短兵相接,我刚才试探性排出的寒能已全部为烈火凤凰吞噬,烈火凤凰身上炽烈的火焰微微息弱,却已经完全粉碎了我的寒能,继续凶猛地朝我冲击而来。

  我眉头紧皱,右手一扬,庞大的寒能已如潮水般刹那云聚,烈火凤凰冲击在我前方十米距离的空间,就再难逾雷池一步。

  无形的能量微微泛动水纹般的波动,弥漫身前空间的巨冷潮流在下一秒已要反将烈火凤凰围绕吞噬掉了。

  清亮的吟啸声中,烈火凤凰不甘地受到召唤,险险地避过了我下一秒即将发动的反噬。

  绝冷如潮的寒能逐步推进,再我几乎不会衰竭的能量递增下,寒能正一步步地冻结空间,向五强围绕而去。

  "走!"我低喝一声,涟漪醒悟过来,白袍如仙舞动中,人已然跨越虚空,带着昌浩向和小银向东方逸去。

  "休走!"华斯比托沉喝声中,已然向涟漪追去,涟漪反手一扬,一束束细小如箭的灭神气劲向华斯比托遍撒而去,我也同时朝华斯比托屈指一弹,一道晶光体自我指尖一闪而没!

  当华斯比托电闪腾挪地闪开涟漪的攻击时,我发射出去的那道晶光已结实地没入了他的背部。

  华斯比托闷哼一声,体内的晶体能量刹那冻结了他的肉体,当头从空中栽了下去。

  特仑.亚布齐斯也正欲追赶,目睹华斯比托的险况,惋惜地看着已经远去的涟漪的背影,叹了口气,跟着向已自空中沉坠的华斯比托飞去。

  而这边,重新聚集于一列的明王五强,强者能量继续在互相递补的情况下,又爆发出新的变化,如影子般站于麦修元身后的明王二世光波闪动之间,已然消失了身影,慢慢地融入了一片水帘般的光波中,而光波跟着又融进了麦修元的身体,一道更为炽亮的黄金光芒荡漾着光寒的气息迸射开来。

  在知觉敏锐的感应中,我清楚地发现那一团五强混合的力量火焰霍地增长了一倍,本来朦朦胧胧看不清楚的力量团体此时正像火焰一般炽热燃烧。

  掌心翻转吐振之间,那如海潮一般云聚在身前十数米的寒能骤然分离出五米的部分,真如海水一般向明王五强撞击而去。

  更为巨冷精纯的寒能在涌动之中,个别潮湿的空气纷纷被冻结为一颗颗细小的晶体,将虚空装点得如同银河一般闪亮。

  一直舞动在麦修元头上的由力丹君幻化出的烈火凤凰在明王二世的力量融合进后体积更是增长了一倍,但纵然如此,在我纵五米横近十米的的寒能狂潮中,烈火凤凰的体积依然显得小得小可怜。

  在轰隆的烈火与寒流的撞击声中,烈火在寒流上燃烧,寒流在烈火上舞动,展现出一片奇异的瑰丽色彩。

  五米的寒能潮流转眼被烈火凤凰给消融掉两米后,依然顽固地冲击而去,而烈火凤凰身上的火焰已要熄灭,终于在剧烈的撞击声中,烈火与寒流炸裂而开,波波巨大的能量连绵震荡而开,一条身影已被已被巨大的寒能撞飞了出去。

  我傲然一笑,却骤然发现木尊的青木气息也已经同麦修元融为一体,青色的能量牢牢地护持着麦修元的双臂,而一把长九尺二寸,宽三尺七存的流云刀体微微震动着悬浮在麦修元的右上方。

  麦修元微微展露出一个邪冷的笑意,双眼也闪动着黄金色的火焰,他左手一伸,一下就反手操住了那把巨大的流云刀。

  无匹的刀气刹那充斥着整个空间,几乎要撕裂天地一般,刀还未舞动,我已然感应到云聚周边的寒能受到刀气的影响,掀起阵阵的波动。

  匹练般的刀气一阵席卷,麦修元手握流云刀,反手就是一刀劈下,三米余厚的寒能被这一刀一斩两断。

  在强劲刀气的冲击下,被斩裂的寒能纷纷溃散,势如破竹。

  左手挪开,刀交右手,在无匹的刀气和芒尾的冲斥下,一道宛如开天辟地的刀光斩破虚空,向我当头劈下!

  刀还未砍实,凌厉的刀气就已将我云聚身边的寒能潮流压得向下沉陷,眉头紧皱之间,我手再次向上一挥,最精纯的寒能刹那冻结部分空间气息,眼前刹那一片晶光闪烁。

  流云刀结实砍落,清脆的冰晶破碎声中,冻结空间的能量被纷纷砍碎。

  流云刀破开大片凝固的冰层,其势稍见减缓,但我云聚身边的能量已完全被粉碎瓦解,刀体闪动着森寒的刃芒已向我斩落。

  意念动处,我身体蓦地向后飘退,而流云刀已破开我护身的寒能,即将触及我的头颅。

  我毫不惊慌,事实上我有很多的机会避开这一刀,但我并不想,我还想亲自撼接一下四强合体联合之力到底有多么的强大。

  刀将破头之时我双掌成合十状一夹,已结实地夹住流云刀,庞大的刀气和我的寒能刹那进行最直接的短兵交接,互相冲击下,我身体硬生生地被庞大的刀势砍得向下沉陷。

  刀气与我寒能的交锋中,我不断地破解对方强劲压而来的刀势,但身体也一个劲地被压得往下飞坠。

  轰隆一声中,我的脚在触地的刹那终于爆发强猛的力量,将对方的刀势炸得向上一扬,而人也瞬间趁着空挡向旁急闪而开。

  流云刀在微微滞了滞后,已结实地劈入大地,将冻结在冰封状态中的明王府一处阁楼生生劈出一条纵十丈左右的浩然刀坑!

  我无心再与他们纠缠:"明王五强秘术合体果然神奇,但亦不过如此,哈哈哈……"

  哈哈狂笑声中,我人闪了几闪,已然消失,唯留在天地之间浩荡传开的狂笑之声。

  飘飞在浩瀚的虚空之中,爽快中却又透着细细的冷汗,自己最后为了测试自身与五强合体的力量,不惜以身接刀,虽然感觉对方四强合体的刀势力量不过如此,但最后却发现自己气场隐有力所不继之状,好在最后总算及时震开对方的刀势,闪到了一边,不然自己身陷大地,被这强势一刀当头贯顶,避无可避之下,必然危险。

  不过从刚才的较量中,我总算也对自身的力量有所了解。

  卡罗湿地

  三人一鼠一路飞行,我们在夜幕时分总算逃回了卡罗湿地的落脚处。

  狱刑和神万心等十人凭我留存他们的精神印记中果然找到了潘一长老。

  众人相见,自然分外喜悦。

  但说到未来,众人又感到十分迷茫,现在明王星已是特仑帝国独立政府的天下,而且再过不久帝国就要向地球进军开战,自己这寥寥十数人偏又迫不得已地滞留明王星,欲离开而不能,欲报信而不能,空有满腔热血,又无处使。

  磋商了良久,众人还是觉得只能依照昌浩所说的,神不知鬼不觉地抢夺帝国一架军用飞行器,偷偷离开明王星,然后在坎坦司行星补给站抢夺宇航飞船,这样就能够回到地球了。

  计划已定,但什么时候实行?谁去实行?

  什么时候实行计划我不知道,但谁去实行不问而知肯定是要由我担任了。

  明纪元420年

  特仑帝国历三年二月初

  默默地在空中飞行着,我心陷入了沉思。

  回卡罗湿地后的第六天,我就利用精神力量成功地盗取一艘十人位置的太空飞行器,我并不会驾驶,所以是连人带船一起给偷回来的。

  虽然人数超过了飞行器十个位置的名额:我,涟漪,昌浩,潘一,狱刑,神万心,董魔,贝思挞和另外五员空中城市"噬龙队"队员,总数十三人,但飞行器本身十分宽阔,其他几个没位置的人也能将就蹲坐着一起走。

  有了飞行器,我们本该马上试着实行下一步的计划,直接从没有卫星侦察站的卡罗湿地起飞,离开明王星。

  可不知道为什么,当要走的时候我却隐隐觉得心神不宁,似乎有某种牵挂使我不想就此离开。

  我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涟漪也很清楚,我骗不了她,更骗不了自己,我心里始终有一个牵挂,当自己就要离开的时候,这个牵挂就更加沉重地负担在我的心里。

  默默飞行中,我已再次接近古武城,向着剑武院飞去。

  我没有掩饰我自己,当然也没有刻意地暴露自己的能量气息,奇怪的是当那天冰封明王府与明王五强抗战,并成功逃走之后,特仑帝国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就好象什么事也没有一样,甚至当我们不存在一般。

  虽然不解,不过我们当然也乐于平静了。

  漫步在剑城的街道上,看到熟悉的一切,回想不久前和睦同心的情景,我心甜蜜中更是阵阵的酸楚,以前自己身为主人和姑爷的身份已被剥夺,现在的自己,在斯家人心里究竟又是什么呢?

  我茫然地问着自己。

  剑城的风貌和以前相比显然也有很大的改变,同样随处可见身着自卫军制服的士兵昂然走过。

  在以前大家都是以古武术,以追求复古的风潮为追逐的流行趋势,而现在,明王星最流行的是军人,是科技,是新时代下的科技产物。

  慢慢地向剑武院走去,我缓缓地想着:"斯利芬现在还好吗?岳父斯长风、斯语、斯无乐老人都还好吗?"

  正自沉思之间,我陡然感觉心灵一阵冰冷,一种邪恶冰冷的气息隐隐地弥漫空间。

  这种熟悉的邪恶力量使我的心灵骤然之间一阵不可抑制的蹦动。

  "是恶魔生物的邪恶心灵!"我心中震道。

  "为什么它还在这里,难道……"我不敢想象,知觉延伸开心,刹那锁定虚空之中的一朵云层,街上隅隅独行的身影蓦地消失。

  身后跟随着的一个中年,迷茫地揉了揉眼睛,刚刚面前似乎还有人呢,怎么突然之间就不见了呢?

  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只是知道恶魔生物的邪恶心灵既然出现在这里,那它一定是有所图谋的,我晓得该怎么阻止,但起码我要知道它此来的目的。

  我只希望,它不是来实行曾经透露给过我的信息。

  我强自平静自己紊乱的情绪,但怎么也无法使自己平静下来。

  感受着那股邪恶心灵的位置,无法平静心灵使用心神搐动的我干脆提聚庞大的能量,利用知觉延伸而去。

  我一边感应着,一边向探测到的信息位置飞去。

  我惊喜地发现,邪恶心灵对我的知觉竟然有所感应,它果然被我的挑衅吸引,向我延伸而去的知觉飘来,当我知觉接触到那股冰冷的邪恶时,心灵也骤起阵阵恶寒。

  我下意识地抖动了下来,那攀附我知觉的冰冷邪恶竟然被我知觉所摆脱?

  我愣怔了一下,难道说因庞大能量而成的知觉竟然能够反击恶魔生物的邪恶心灵不成?

  我好奇地加注精神力量,知觉反向邪恶心灵涌去。

  我竟然接收到邪恶心灵传来一股惊慌的信息,同时有一种感应到对方想要逃避的感觉。

  休走!

  我咬着牙,精神力量加注下,知觉突然突破我原本的极限,霍地向邪恶心灵逃逸而去的方向追踪而去。

  可是邪恶的心灵消失得是如此的迅速,我只知道大约的位置,知觉锁定中,我意念一动,人已瞬间消失。

  当我下一秒出现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一个我十分熟悉的地方。

  "静念堂"!

  环视着四周熟悉的一切,和我当时身为剑武院大宗长时的摆设竟然完全一样,也就是说自我在抢宗大会被剥夺了大宗长的身份离开剑武院之后,静念堂就一直保持着原样没有修改过。

  回想着以前和斯利芬在静念堂时的情景,追踪异物的心情已被抛在一边,我深深地陷入了对往昔的追忆之中。

  "唉。"一个伤感的叹息声如记重锤敲打在我的心房,我豁然转身。

  静念堂的厅堂中,我心爱女人斯利芬竟不知道什么时候默默地伫立着,也许她一直都在那里,只是我刚刚瞬移到这时就被身边熟悉的环境拉入了对往昔的怀念中,所以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

  呆呆地看着心爱女人苍白的脸,她消瘦了,漆黑坚毅的眼睛看起来也似乎更大了,那优美的柔唇更是惨白得没一丝血色。

  我心骤然阵阵钻心的刺痛,她看起来为什么这么不开心?为什么这么憔悴?

  我心痛地看着她,一步步地向她走去。

  越是走近,我发现她的脸就越是苍白,身体也在颤抖着,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我好心痛,我快步而上,一把拥抱住她,将她的颔首温柔地按在自己的肩膀上,我想让她好好倚靠着我,好好地感受我对她的关心。

  我现在才知道,无论她对我怎么冷漠?我自己怎么受伤?我都还是深爱着她,关心着她,放不下她!

  "芬!"我的眼眶已经湿润,声音甚至已经因激动而沙哑:"我们不要再折磨对方了好吗?无论有什么困难,有什么坎坷,我们都承诺过要一起跨越的,你还记得吗?"

  "无论发生过什么,我承认都是我不好?我只想和你好好在一起,永远开心的在一起,我还要你陪着我,等我变成老爷爷,而我也会陪着你,等着你变成老奶奶……"

  斯利芬温顺地将颔首放在我的肩膀上。

  我抱着怀中孱弱单薄的娇躯,距离帝都相会,斯利芬似乎更加消瘦了。

  "你什么要来?"斯利芬喃喃地道,她的双手温柔地环抱着我的腰:"为什么是这个时候来,难道一切真的都是天意?"

  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我一定要让她知道我对她的刻骨牵挂:"芬,你知道吗?"我深深埋进她的发丝中,闻着熟悉的香味,感觉心灵刹那是那么的充实:"我本来就要离开明王星了,可是当我即将要走的时候,我才发觉自己心中那份刻骨的牵挂,我知道我不能走,因为我放不下你!"

  我用力地紧了紧怀中娇弱的身躯,似乎是惩罚她为什么让自己如此牵挂,如此的无奈。

  "芬跟我走吧,我们回地球,我们什么事都不管了,告诉你哦,在地球我知道有一个十分美丽的岛屿,虽然很小,可是真的很美,我曾在那里修业过一段时间。"

  我向她描述着万花洲美丽的环境。

  "是吗?"斯利芬声音呢喃着。

  "你还记得你曾说过要和我一起去空中城市见识见识的事吗?你担心自己可能进不去空中城市,可是涟漪说没问题的……"

  我兴奋地说着,陡然之间,温馨的气氛凝固了下来,我知道自己提了一个不该在这时提起的错误。

  娇弱地任自己拥抱在怀中的娇躯陡然僵硬了起来,靠在自己肩膀上的颔首也抬了起来,她甚至推开了自己的怀抱。

  "对不起!"我手足无措,神情狼狈:"我不是故意说起她的,芬,我只要你,知道吗?我所牵挂的人,放不下的人是你!"

  "够了。"斯利芬已经恢复了冷静,她的脸色虽然还是那么的苍白,神情还是那么的憔悴,甚至眉宇间有着深深的掩饰不住的倦意,但语气却是那么的坚定。

  "长平,我知道你对我好,关心我,挂念我,可是……"斯利芬深深地了口气:"可是真的不必了,我们并不适合在一起,而且,不要忘了,我已经是阿汇的未婚妻了,我只想平凡地安静地过我这一生,在我的家乡,陪着我的亲人,这对我来说才是最幸福的事。"

  "长平,我曾经为了家族背弃了和少宗的爱情盟誓,但如今,我还是为了家族背弃了和你的爱情,我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我不值得你爱,更不值得你对我付出,真的,现在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我可以和我的亲人自由快乐的在一起,可以和自己所爱的人生活在一起,我感到很幸福,很快乐,长平,如果你真的爱我,真的为我着想……"

  斯利芬深深地吸了口气,坚定地道:"那么请你放过我吧,不要再纠缠我,不要再出现,打搅我的生活了,算我求求你吧!"

  我痛苦地看着她:"这真的是你的心里话?真的是你心里话……"

  斯利芬默默地点了点头。

  我踉跄地倒退了几步,脸色刹那是一片惨白。

  我狼狈地看着她,看着我最牵挂,最放心不下,同时也是伤自己最深的女人……

  "不……"痛苦而不甘的嚎叫中,我箭一般地冲飞而去,静念堂的屋顶被自己撞了个窟窿,但自己毫不所觉。

  我不知道自己已经是第几次这样的伤心破碎了,为什么自己总是学不乖?为什么自己总要明看着是锐利的钉,却偏偏还要去碰呢,不碰个满身是血还不罢休!

  我不住地嘲讽着自己,也在不住地检讨着自己。

  当我发觉压力不知为何突然减轻,四周突然突然一片轻飘撕时,我茫然四望,才骇然地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穿出了明王星的大气层,飘浮在太空之中!

  明王星在自己眼前还是如此的巨大看不到边,这说明自己离大气层应该并不遥远。

  奇怪的是身处于太空之中,自己却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适,甚至呼吸也没受什么影响,可是太空不是没有空气的吗?我怀疑地深深地吸了口气。

  没错,我是可以在太空呼吸,可是我敢保证我呼吸进来的确实不是空气,气体在进入我的气管之后就自行进行一系列的转化,由于我体内的组要器官都已经被集中在一个能量团中守护着,所以没有运用内观意识的话,我是不会知道这些不是空气的气息在我肺叶中是如何转化的。

  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自己目前已经离开了明王星,而且还能在太空中畅游。

  四周的浮力与自己以前失去重力的感觉完全没什么不同,我依然可以依照自己的能量气息进行任意方向的飘飞。

  好奇地在太空中翱翔着,第一次人体踏途太空竟是如此的美妙舒畅。

  我欢喜地,甚至像好奇的孩童一般,在明王星的外太空疯狂戏耍。

  使用心神触动,我的心灵寻着太空的信息潮通道饶着明王星体转了一圈。

  使用知觉的延伸,我又突然瞬移到三十里外的太空,然后又忐忑不安地回到原点,然后又爆发出一阵自嘲的狂笑。

  我甚至使用寒能在一公里之外凝结成一个巨大的冰球,然后在一公里外用指尖弹出的指劲摧毁它。

  但是当我用尽各种方法,使用自己的所有技能在太空耍了一遍之后,我突然醒悟到,太空的神秘已经阻止不了自己踏足了。

  人人畏惧的宇宙太空,现在已经成了自己的游乐场!

  "呦呼……"

  我开心的啸声一波波地向更远的太空震荡而去。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