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隋末之大夏龙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隋末之大夏龙雀 堕落的狼崽 2098 2019.03.27 12:00

  方城城下,九千士兵排成了数个方阵,正在大摇大摆的操练,大军虽然没有取方城为根据地的念头,但李煜并没有放弃这样的机会,元召兵败,阴世师全军覆没,乞活军迎来了难得的安宁,他也抓紧时间整顿军队,将四千人马打乱入营,连老营也参与训练,借助阴世师留下来的粮草,倒是可以支撑一段时间。

  李煜手中多了一柄长槊,虽然质量不是顶尖的长槊,但也不是一般的长矛,他并没有练其他的招式,仅仅是一个刺。长槊最经典的也是最基本就是刺。讲究的是快、猛,李煜力量强大,这种猛自然是可以做到的,但这个快还是差了一些。

  谢映登在一边做了陪练,他的枪法很高,这枪乃是兵中之贼,讲究的是快,讲究的是贼,一枪接着一枪,让人眼花缭乱,让人根本不知道下一招会在哪里出现。想要击败这种人,除掉眼疾手快之外,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是见招拆招。

  他知道李煜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吸收枪法中的精髓,将枪法融入马槊之中,就算不能完全吸收,也要理解其中的原理。谢映登为此付出了不少努力。

  李煜虽然被杖责,但到底是皮外伤,恢复的比较快,加上杨若曦的医术,第三天就能练武,一柄长槊在他手中使出了长枪的感觉,寒光一阵接着一阵,带起了一阵呼啸声,面前的木桩传来一阵阵大响,一个个拳头大的洞口出现在众人面前,让人看了不寒而栗。这样的长槊若是刺在人体之上,当场就毙命。

  城墙上,伍云召看着城下的练兵场景,面色阴沉,李煜这是根本就没有将他放在心上的表现,虽然他的兵马并没有多少,但敌人如此光明正大的在自己面前练兵,这就让人难受了。

  “云将军,没想到阴世师一个晚上的厮杀,不但没有消灭李煜,还让李煜壮大了许多。”方城令深深的叹息道。

  “你这是在埋怨我那天晚上没有配合阴世师,出城两面夹击了?”伍云召面色阴沉,忍不住反驳道。说实在的,那天晚上,伍云召若是真的出击的话,李煜能不能轻易取得胜利都是一个问题。

  “不,不,只是看到敌人如此放肆,心中有些气愤,相信将军也是如此。”方城令哪里敢说出实话,连连摇头,说道:“说实在的,下官还在庆幸当初没有出兵,否则的话,阴世师的下场就是我们的前车之鉴。”

  “哼,这个李煜可恶,居然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练兵。”伍云召心中还是有些气愤,他冷笑道:“看样子,他是吃定了我们不敢进攻了,才会如此放肆。”

  “可不是吗?”方城令苦笑道:“将军,说实在的,我现在宁愿出一些钱粮,送他们离开方城,都不愿意他们攻打城池,将军,您可知道元郡守一万多大军已经被击败了,若是吕郡丞见机不妙,恐怕郡守的性命都要丢在那里。”

  “郡守!”伍云召听了面色微微一变,他不是方城令,他是出身世家,他的家人是为了什么被杀的,元召为何会收留自己,这里面的奥秘他都清楚,现在元召失败了,他更加知道,这之后的事情,杨广早就想办法收拾元召了,只是元召以前老实,让杨广找不到借口,现在不一样了,元召损兵折将,阳光岂会不找他算账,轻则丢官去职,重则丢了性命。

  元召是死是活,伍云召或许不会在乎,但元召倒霉之后,自己的未来将如何,何去何从,都是伍云召应该考虑的事情。失去了元召的庇护,自己的身份很快就被会揭露出来,那个时候,天下之大还有自己的容身之处吗?

  “点兵,我去会会李煜。”伍云召心中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对方城令说道:“不管怎么样,也要去试探一下,我们什么事情都不做,军心士气都会受到影响。”

  “这个?”方城令望着对面的数千精兵,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担忧之色。只是他看着伍云召的模样,想了想,说道:“将军,敌人人多势众,最好小心一些为妙。”

  “这个时候,你我都没有什么办法,敌人若是进攻的话,我们绝对不能抵挡,既然如此,还不如去会一会这个乞活军,或许按照大人所说的那样,送一些粮草,让他们离开就是了,这样一来,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还能保境安民,不是吗?”伍云召忽然说道。

  “不错,不错,还是将军所言甚是,我这就去见见城中的大户,有钱出钱,有粮出粮,不然的话,城池一旦被打破,我们可就不妙了。”方城令听了顿时恍然大悟,好像找到了一条可行的道路一样。

  “如此甚好,大人去找城中富户,本将军这就去会一会李煜。”伍云召见状,转身就下了城墙,率领五百精锐士兵径自出了城。

  “不好意思了,方城令,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伍云召和杨广有血海深仇,不能不报,只能是借了你的脑袋用一用了,不过,这李煜到底有多大能耐还不知道,我也要称量一下,若只是一个样子货,还不如我自己一个人来,率领我手下的兄弟占山为王,也未必不行。”伍云召手执长矛,走出了城池,心中却是闪烁着无数个念头。

  他已经猜到元召必定会倒霉,而自己一旦失去了元召的保护,就会重新成为罪犯,受到天下官府的通缉,既然如此,还不如搏一下,投靠李煜,以方城为献礼。当然,这一切要等自己试过李煜之后才知道。

  至于自己是不是对不起方城令的信任,伍云召并没有放在心上,只要能保住性命,为伍家报了大仇,伍云召并不在乎这些。

  “李煜何在?可敢一战!”伍云召骑着战马,手执长矛,飞马而出,指着对面的军阵大声吼道。其他人他并没有放在眼中,他眼中只看到了李煜。

  庞珏早就看到了伍云召,只见对方手执丈八亮银长矛,顶戴凤翅银盔,身披龙鳞银甲,外罩蟒龙白袍,身高八尺,面若紫玉,威武不凡,顿时知道对方是一个劲敌。赶紧让人通知李煜不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