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真的不想要这么多外挂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小强,你还好吗?

  齐百川恨恨地瞪了王德宝一眼,真是一个叛徒,白眼狼。

  从进到白炽武道馆里,还没一个小时的时间,远在天边的某人就知道他来了这里。

  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是有人通风报信了。

  王德宝苦笑着挠了挠腮帮子,当个打工族怎么就这么难呢。

  一个是自己的老板,一个是自己的恩人,夹在中间难做人呀。

  老板下了死命令,如果看到齐百川,必须第一时间通知她,如若发现隐瞒不报,直接就可以卷铺盖滚蛋了。

  他有选择吗?能不能不要这么欺负人。

  你说你们这对欢喜冤家,私下里打情骂俏也就算了,为什么非要把狗粮塞进他的嘴里。

  齐百川从王德宝手里接过电话,走到了一个相对比较安静的角落。

  “楚阿姨,有何贵干?”

  说完就让手机远离了自己的耳朵,话筒那边咆哮的声音依然清晰地传了过来。

  “齐百川,你是不是把老娘的号码给拉黑了,你知不知道我打给你打了上百个电话都是关机状态?”

  齐百川咧了咧嘴角,就是故意把你拉黑的,你能奈我何。

  不过这女人是真的虎啊,还打了上百个电话,多有毅力的人啊,也就是她能干出这种傻事来。

  换个手机号码打一下嘛,这么简单的事情还用别人教?

  接着电话里又传来委屈的声音“老娘跟你认识这么多年,从十几岁到快三十岁,整个青春都喂给你了,你怎么能这样子对我。”

  齐百川是真的无语了,老子跟你满打满算也就认识两年,从你19岁到现在的21岁。

  这娘们的脸皮真的是强大到让他这个穿越者都自愧不如。

  自从和楚天娇认识以来,齐百川就感觉自己平淡低调的人生是一去不复返了。

  她想把自己的武道馆经营成全国第一强,他就普及了会员制度和名师指导的核心卖点。

  她想进军服装行业,他就发明出了牛仔裤和丝袜等热销产品。

  她想帮父亲稳固权位,他就造就了由物流产业链演化出来的情报系统。

  前些日子一起喝酒的时候,忘了聊到什么话题,自己嘴贱提到了“拍卖会”这一概念,一下子就引发出了楚天娇极大的热情。

  于是天天打电话缠着他,问这个要怎么弄那个要怎么做,搞得齐百川是不厌其烦,索性直接把她拉黑了,世界终于清净了。

  可是没过几天,这虎娘们就去学校门口找他,去小区门口堵他,让他像做贼一样,整天偷偷摸摸地,大大地提高了自己的反侦察和反追踪能力。

  也一度让小姑姑以为他有“外遇”了,不给他好脸色看。

  电话那头依旧在噼里啪啦的声讨着他,齐百川却一副魂游天外的样子。

  “齐百川,我告诉你,你再躲着我,我就去找你小姑姑要人咯。”

  吓得齐百川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我要告诉她,老娘穿牛仔裤的时候你摸过我的屁股,还让我大晚上的穿豹纹丝袜给你看,哼哼。”楚天娇的声音得意起来,小样儿,还治不了你。

  齐百川轻轻扇了自己两个嘴巴子,让你有恶趣味,让你思想不干净,被人抓住小辫子了吧。

  真的是造孽啊。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认怂呗。

  手机24小时开机待命,铃声响三下之前必须接电话。

  每个周末要抽出时间来陪她逛街。

  高考结束后过来为她打工,给拍卖所做咨询顾问,直至走上正轨。

  签完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又说了不少的花言巧语,才终于把这个母老虎应付过去。

  楚天娇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再看齐百川,脸色发白,两腿直颤悠,男人命苦啊。

  齐百川将手里的电话捏地“嘎吱嘎吱”的痛苦呻吟,看着屏幕裂出了数道纹路,形状也变得歪歪扭扭才作罢,竟然还能开屏,这手机质量可以啊。

  等把手机丢还给王德宝的时候,王德宝的脸皮直抽抽,捂着胸口,心绞好痛,我的“香蕉12”啊,才买了三天,为什么,为什么又是他一个人扛下了所有。

  齐百川舒了口气,真是痛快多了,所以说,人啊,受了气就不能憋着,一定要发泄出去才行。

  赢来的钱已经转到自己的账户里了,手里把玩着圆月弯刀,准备再到处去溜达溜达。

  玉佩已经在手,这里人多眼杂的,只能等回了家再好好研究一番了。

  齐百川一边漫步一边发动技能扫射着周边值得观赏的妹子,并在心里进行综合评分。

  没多久便来到了38号修炼室门口,不出意外,胖子应该就在这里了。

  里面的设备专门是为了九品晋升八品设立的,只有狗大户才能租用的起,显然胖子就是万恶的资本家之一。

  门口的守卫,身着武道服,戴着墨镜,腰杆挺直,手边还立着一根长约2米的软质木棍,见到齐百川,显然是认识,酷酷的点了点头,侧开了身子。

  能不认识嘛,守卫第一届培训班的教头就是齐百川。

  守卫99条规则,强制性倒背如流,从礼仪、表情管理、站姿和话术等方面全是考核要求。

  如何让客户感受到宾至如归,如何让客户感觉自己高人一等,如何让客户拥有足够的安全感和归属感,这是守卫之责。

  当年第一届培训班结业的时候,合格的守卫们泪流满面,重见天日,宛获新生。

  没人知道他们遭了什么罪,不过却是真的脱胎换骨。

  镇雄城有三家武道馆,而白炽武道馆的守卫是最受好评的。

  齐百川上前按了下铁门上的门铃,不一会儿,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打开了门。

  他是胖子的老爹专门为自家孩子请的武道老师,姓谭,大名就不知道了。

  中年男子认识齐百川,一到周末就喊着自己的学生出去玩耍,不认真修炼。

  不过学生也是真的蠢,正常来说,九品晋升八品,就是锻炼筋骨的初级过程。

  一般人只要按部就班的练习一套拳法和一套腿法,就会动用到全身的肌肉,进而完成锻炼达到八品,哪里有什么难度可言。

  而自己的学生经过长期训练不仅浑身的肥肉没有瘦下来,而且迟迟升不了品级,说不定就是这个小子没事就带着学生出去胡吃海塞导致的。

  拿着那么高的工资却没出成绩,叫人头疼的很,真是心中有愧呀。

  现在没办法了,只能来武道馆借助道具看能不能帮学生一举突破了。

  中年男子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齐百川迎了进去,谁让人家一口一个“谭师谭师”的叫着,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进去之后,是个八十多平的圆形空间,上方是一块巨大的凹型玻璃,光线可以直接照射进来,墙边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设备仪器。

  一个胖子正跌坐在地上,像一滩烂泥,身上穿着黑色的不知名皮革衣服,脖子以下都被紧身包裹起来。

  一副可怜兮兮的贱人模样,短短的头发早已经湿透,还有汗水不停地沿着额头滚落下来。

  一个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小耳朵的圆脸胖子,加上两条囧字眉,怎么看都觉得喜庆。

  齐百川每次看到他,都能想起来前世的表情包,心情莫名变得舒畅。

  谭师说了句“休息十分钟吧。”

  就转身走到电脑旁边的皮椅上坐了下来,抿了一口茶水,抱着臂膀,眯起了眼睛。

  胖子连滚带爬的到了齐百川身边,抱着大腿就开始小声哭诉,还斜眼看着老师,样子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川哥,救救小强吧,真的遇到变态了,简直不为人子,拿鞭子抽打我一个小时,再泡澡一个小时,出来之后接着抽,从早上七点到现在,都已经是第三轮了,搁谁都受不了啊。”

  齐百川嫌弃的抖了抖腿,又拿刀鞘拨开胖子的脑袋,万一把眼泪鼻涕蹭到自己裤子上就不好了。

  真是不知好歹的玩意儿,谁叫你不争气,连个八品都升不上去的。

  先用鞭子抽打胖子的身体,皮革外衣防止了对身体造成外伤,痛感和力道却能透进肌肤,从而增加肌肉的活跃度,最后再通过药浴来修补损害和增加营养。

  如果用这样的办法还不能晋升,就真的只能辍学回去继承亿万家产了。

  想到这里,齐百川使劲地踹了他一脚,胖子像个皮球一样滚到了一边。

  谁让这货是自己唯一的损友呢,只能想办法帮帮他了。

  齐百川走到中年男子旁边,拱拱手说道:

  “谭师,我在网上学过一套推拿手法,可以使小强全身的毛孔在短时间内扩张开,这样泡药浴的时候就能加速吸收补给了,不知可否让小子一试。”

  谭师睁开眼睛,看着这个干净利落的少年,清澈的眼神里闪烁着自信的光芒。

  仔细想了想,应该可以试试,毕竟没有什么坏处,再怎么样也不会比现在的情况更差了。

  于是低沉的说了一个字“可”,就重新闭上了眼睛。

  齐百川无奈的笑了笑,真的是一个傲娇的老师啊。

  不过他也没有实话实说,这套按摩之术是11岁那年一个瞎眼老头教给他的,肌肉都是次要的,主要是针对人体穴位的一套诊疗之法,是配合内力使用的,只有到了三品才会对内力有一定的控制能力。

  每次小姑姑练武回来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齐百川都会帮她推拿一番。

  第二天早上就能活蹦乱跳地出门了。

  齐百川找了一块毯子,铺在地上,转头对胖子说道:

  “胖子,把衣服脱光,躺上来,哥哥带你去领略一下桑拿的至高境界。”

  小强眨了眨自己的小眼睛,双手捂着胸口,惊恐地说道:

  “川哥,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觊觎小弟的身体的。”

  齐百川气得上去就是一顿王八拳,胖子终于脱了衣服扭扭捏捏地躺了上去。

  好生说话你不听,非要揍一顿才行,真的是有受虐体质。

  等着一套推拿手法施展完成,齐百川累的是气喘吁吁,瞪着胖子很是不忿。

  老子辛辛苦苦帮你按摩,你个死胖子居然睡着了。

  谭师静静地坐在那里,左眼紧闭,右眼微微睁开一条缝隙,看着齐百川在胖子身上忙活了半个小时,虽然看不懂他的手法,但莫名觉得专业和厉害。

  幸好我的演技比较高明,差点被他发现自己在偷看,咦,他怎么朝我走过来了。

  齐百川居高临下看着装睡的谭师,有点不忍心戳穿他,不然这高冷的男子怕是要去找地缝了。

  便高声道:“谭师,小子已经完事了,现在需要把他丢到,不是,抬到浴桶里面去,我人小力薄,希望谭师可以搭把手。”

  实际上,一个人抬也没多大问题,但是容易弄脏了衣服,这样还得让小姑姑洗,自己可舍不得那双纤纤玉手在水里多泡一会儿。

  中年男子缓缓睁开双目,摸了摸自己打了摩丝的坚硬头发,站起身来,沉稳道“好”。

  两人合力把小强扔进了浴桶,只剩脑袋露在外面,胖子依然憨憨地打着呼噜熟睡着。

  齐百川走到一边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刚刚拍了几张胖子睡着后的照片,有咬着手指的,有一脸满足享受的,有撅着屁股的。

  然后用手机修图在关键部位打了马赛克,直接发到自己的班级群聊里,搞定收工。

  就在胖子做美梦的时候,已然还不知道自己小小的火了一把。

  这个时候班里的同学群已经炸锅了,多少喜欢潜水的人都跳了出来。

  “小强,你还好吗?”

  “小强,你还好吗?+1”

  “小强,你还好吗?+2”

  ……

  “小强,你还好吗?+47”

  “咚”的一声,收到通知,赵福强已被群主冯沫彤移除“高三14班”群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