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寻墓探险 龙咒迷踪

龙咒迷踪

黄半途

  • 灵异

    类型
  • 2018.07.11上架
  • 9.25

    连载(字)

2014位书友共同开启《龙咒迷踪》的灵异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奇人村

龙咒迷踪 黄半途 2052 2018.07.10 14:28

  民国初年,一个奇怪村庄,隐藏在终年烟雾缭绕,四面环山的山坳里,不到村口都很难发现有这么一个村庄。

  村中本就仅有七八户人家,现在村中一半的人都聚在一个叫做肖先生的大夫家中。

  一个叫李二狗的男人无所事事端着他的怒,朝着院外的杨树射击,没有刻意的去瞄准,也不去检查到底射中还是没射中,因为根本不必检查,他从未失手过,即使闭着眼睛他也能射中,此刻他的弩突然改变了方向,一支箭“嗽”的一下飞了出去,不是杨树的方向。

  迎面而来的是一匹奔驰的快马,马上却没有人,而一个怒气冲冲的人已经站到了院门前,手里还握着一支箭,李二狗的箭。

  姚远没看到李二狗射出去的箭,却看到了怒气冲冲的张小猫,笑道:“小猫哥,谁又惹你生气了,你为什么每次都要比你的马先到家啊?”

  “哼,除了那张棺材脸,谁还能惹我生气,你这二狗子,跟我的马有仇怎么着?老想杀了它,我若不是先行一步,我的宝马就要见阎王去了。”张小猫手中的箭此刻又飞了出去,竟如同是弩射出去的一般,飞向了李二狗。

  “我就是看他不顺眼,怎么着?”李二狗面无表情,微微一侧身,随意的伸手一抓,箭又回到了他手中。

  “哈哈哈,肖先生果然料事如神,这次收获真不少。”一个粗犷爽朗的声音传来,人未到,声先到,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大包。

  这真是个大包,一人多高的大包,而且装的满满的,必定是奇重无比。这么重的包,却被这个叫李大牛的人从院外就直接丢进了院内,果然是力大如牛。

  包还没有落地,正在煮饭的苏大娘眼神一冷,拎着炒勺,单手拍地,一跃而起,单手抓着包,轻轻一个旋转卸力,将包平稳的放在了地上,连一点声音都没发出。

  “好你个李大牛,想把老娘的包给摔烂不成?看老娘不打断你的牛腿。”炒勺不知何时已经飞了出去,力道之大连门外的树都被削断了。

  炒勺如疾风中的利刃朝李大牛胸口飞去,李大牛没有动,只是一跺脚,胳膊挡在了胸口,炒勺狠狠地打在了李大牛的胳膊上,“哐当”一声,炒勺落了地,李大牛的胳膊没有丝毫损伤,但炒勺却弯了,李大牛拾起炒勺,双手轻轻一掰,炒勺又恢复了原样。

  “大娘,你老别生气,大牛我一高兴把这包不禁摔的事给忘了,下次一定注意。”李大牛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姚远走了过来,他实在好奇包里到底是什么东西,也想拎看看到底有多重。还没碰到包,便被肖先生制止了。

  “这种活交给大牛他们就可以了。”肖先生对姚远笑了笑,转过头又严肃的看着李大牛:“大牛,还不快把包给我拿走,不要放在院子里碍事。”

  “是,姚远你就负责吃睡长就可以了,其他的你都不用管。”李二狗仍然是那张面无表情的棺材脸,但说出的话却语带讥讽。

  “嗯咳。”苏大娘干咳了一声,白了一眼李二狗。

  姚远低着头,也不说话,也不恼,只是仔细回味着那句话,却突然有种想笑的冲动,说他是猪吗?一个猪一个狗,是猪狗不如还是猪不如狗?

  “别听二狗子的,小远,你可是我们拼了命才救回来的,猪怎么了,他二狗子想当猪还没那个福气。”张小猫以为姚远生气了,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就是,要知道能在七星续命阵中成功续命的,除了刘伯温,也就只有你了,你小子福大命大,是个福将,有什么事情交给别人就好,不要理会二狗子的话。”苏大娘也安慰道。

  “我没生气,也许我真是太闲了,也该出村去见见世面了。”虽然他并不记得以前的任何事,对七星续命也没什么印象,但还是很感激别人对他的好。

  只是这句话一出口,却惊得大家脸色都变了,其他人纷纷朝李二狗投去责怪的眼神。

  “是我错了,你别当真。”李二狗表情僵硬,姚远没想到这么一个要面子又不服输的人竟会给自己道歉,难道他想出村是件很不得了的事情?

  对于出村这件事,姚远其实已经考虑了许久,并非因为李二狗的话,他想要了解自己的过去,现在的他就如同突然冒出来的一样,不管是他的人还是他的记忆。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他左肩的印记最近发作越来越频繁,这让他非常不安,那是一个奇怪的印记,一条龙和一个人面蛇身纹交错的印记。每当龙形印记泛起红光,姚远的左肩就会持续的疼痛。

  此刻姚远忽然感到左肩印记开始发热,疼痛,不久便失去了意识。

  就在他失去意识的时候,他隐约听到了一些话。

  “十二年大限马上就要到了。”

  “要快点去夜郎大墓。”

  “为什么非要救这小子。”

  “鬼谷可不是好惹的,血契一旦完结,再也没有人能控制住姚家。”

  “何况去大墓姚远不可或缺。。。”

  当姚远再次醒来时,只看到肖先生紧锁的眉头,深邃的眼神。

  “肖先生,别白费力气了,我知道这绝不是普通的病,就顺其自然吧。”

  肖先生的表情有些奇怪,又似乎有一丝愧疚,姚远以为肖先生是因为没能治好自己而自责。

  窗外又起了风,树木的影子东晃西晃的比平时似乎晃得都厉害,但一些影子却好像并不是只跟着风在摇晃。

  肖先生露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冷冽神情,眉头紧皱,没有说话,但周围的苏大娘眼中的惊慌之色,却让姚远有了一丝不安,其他人也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每个人的表情看起来都有一些奇怪。

  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这些人产生畏惧?姚远对能让他们害怕的东西产生了好奇。

  肖先生顿了顿,突然开口说道:“小远你留下来,其他人都散了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用一种暗示的眼神看向其他人,所有人似乎都明白肖先生的意思。

  现在只剩下姚远和肖先生。

  “小远啊,今天黄昏戌时,你到村东那颗老树下等我,我带你去采一味药,或许对你的病痛有些用处。”

  虽然姚远对这味药也并不抱什么希望,但他还是应了一声好。而肖先生则是反复叮嘱他不要迟到。

  夜色深沉,浓雾缭绕,月光忽隐忽现,静,出奇的静,甚至连风都是静止的。姚远准时的出现在老树下,但肖先生却还没来。

  一种强烈的不安感,让姚远在树下来回踱步,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事情不对劲,肖先生从未给自己开过什么药,以前只是以金针刺穴的方式来缓解他的病痛,今天却突然告诉他有药可用,正当姚远要离开老树,想去找肖先生问个明白,却发现自己走不了了,脚像是粘在了地上一般。

  两眼突地一黑,醒来姚远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满眼惊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还在村里吗?姚远有些迷惑了。

  四周是死一般的寂静,透着一股凉意,姚远忽然觉得脑后一股阴风吹过,让他不自觉打个寒颤,他定了定神,努力让自己看清周围的环境,现在他正在一个四面全是墙壁没有窗和门的屋子里。

  “不可能吧!”姚远惊呼出声,这没门没窗的屋子他是怎么进来的?那阵阵的凉风又是哪里来的,此刻姚远的心如遭到撞击一般,砰砰的颤动,仿佛就要到嗓子眼了,他小心的四处探着,慢慢的挪着步子。

  是谁要这样害他?肖先生吗?姚远反复思量着这个问题,但既然要害他为何又救他,这时他发现自己竟然一点都不了解这个村,也不了解这里的每一个人,甚至连自己的记忆,他也不能理解了,他竟然回忆不起和村民们的任何点滴过去,这种慌乱的感觉让他突然想大笑,笑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却背负着一身不知名的病痛。

  突然听到沙沙飕飕的声音,映入眼帘的是两个漂浮在空中,似笑非笑的白色纸人,那神色诡异的纸人和常人差不多身高,周围除了一张桌子什么都没有,而这桌子竟也是纸做的,白白的纸桌上似乎放着什么东西,但纸人挡在前面,姚远无法看清,他试图走到桌前,却发现怎么走都无法靠近桌子。

  两个纸人发出空灵般渗人的怪异的笑声,那笑声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这让姚远的心跳的更快,恐惧围绕着他,他选择闭上眼睛不去看那两个纸人,然后向桌子走去,却发现徒劳无功,纸人只是阻挠他,却不曾伤害他分毫,这让姚远很是奇怪。但胆子却慢慢大了起来。

  “谁在那里?”姚远有些恼怒但却一点办法也没有,他知道自己被困在这里了。姚远没有在看纸人,而是席地而坐,闭目养神起来,既来之则安之。

  不知过了多久,屋子又趋于平静,两个纸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只剩下那张白纸做的桌子,上面居然是一本书一本连名字都没有的书,这本书看起来很古老,泛黄的纸张,破旧的页面。

  什么人放的书,出于什么目的,越是没有名字却反而越能激起别人的好奇心,里面到底写了什么?姚远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拿起这本书,也许这是一个陷阱,不过这犹豫没停留多久,他还是决定拿起书翻看,刚拿起书,全身就犹如触电一般,没等姚远反应过来,他已经倒下不省人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