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龙石异事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龙石异事录 半碗稀饭 4153 2005.06.23 20:19

    

  小龙抱着枕头做回想状:“嗯,很白很滑很漂亮,非常具有引人犯罪的本钱!我很喜欢。”

  “啊?”我呆!

  一秒!

  二秒!

  “我说的是我挂在脚脖子上的血玉!!”我东河狮吼!

  小龙歪了歪头,恍然:“……喔,你说的是那个啊?”

  “当然!”我脸红脖子粗。

  “难怪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原来那是血石,变得好小,是你的杰作?”小龙笑了笑,没有一点吃惊的表情,让我很不爽。

  “喂,你好歹表现得惊讶一点嘛,害我一点成就感都没有。”我不满地撇了撇嘴。

  “呵呵呵,如果你告诉别人他们可能会吃惊,我没有吃惊的必要。”

  小龙的意思我明白,他知道我能做到,当然就不会惊讶。

  “呵呵呵,那当然,我可是很厉害的。”我得意地翘高鼻子。

  小龙好笑地看着我:“看来你很喜欢那块血石嘛。”

  “嗯,血石跟龙玉一样是灵石,而且很喜欢我的样子,我打算在没决定把她练成什么之前,先缩小她随身携带着。”

  “喔?说来血石是认你为主了?”

  “是啊。”我开心地笑着。

  “是是是,你很厉害,快穿衣服吧!我都饿扁了。”小龙从床角一个古老的衣架子上取了套衣服扔给我。

  紧紧地跟着小龙在美丽别致的不知到底有多大的庭园中七拐八拐东走西穿地绕着圈子,直转得我头重脚轻,纳闷,在自个家吃顿饭还得先玩迷宫? 有钱人家的想法果然不是我这种穷人家可以理解地。庆幸自己不是有钱人,要不以自己的近于白痴的方向感,不饿死也累死。

  最后穿过竹林过了石桥,出现一个大院子。

  我跟随小龙一踏进院子,便感到几十道目光落到身上,目光中充斥着各种情感,大多是惊讶、不屑和恨意。

  我有些后悔跟着小龙来这了,在这些眼光下吃饭不出胃病才怪。

  我不满地扫视了一下四周,共有圆桌一大台六小台,中间大桌上坐着一帮看上去很不好说话很古怪的老头子。

  六小台围着大桌,坐着一群神情倨傲的青年男女,最大的不过四十多,最小的也就跟我和小龙差不多的样子。

  在坐的人包括我跟小龙都是清一色的女的祺袍男的唐装。

  小龙带着我走向中间大台,大台还有一个空位,小龙走到空位前停了下来。

  我看了看周围,一边小台上坐着的凤姐身边有个空位,我刚向着小台处抬腿要走过去却被小龙一把捉住。

  “干嘛?”我不解。老大你找到坐位我也要找啊,总不能让我站着吃吧。

  没搭我话,他向一边招了招手。

  吴叔走过来行了个礼:“少主请吩咐。”

  小龙吩咐:“把小石的椅子挪过来,他跟我坐。”

  周围注视着我的目光变成更加锐利。特别是身边那一围老头子,个个都一副要把我生吞活剥的样子。

  我不爽地瞪着小龙,让我跟这堆老头子吃饭不如让我饿个痛快。妈的,胃都泛酸了。

  吴叔一脸为难地看了看四周:“这……”

  “有意见?”小龙冷笑,周围的空气猛然突破零下度数。

  吴叔飞快地从小桌那把空椅搬了过来。

  小龙拉着我坐下后,吴叔说了声:“上菜。”

  站在边上像是佣人的男女一时间忙碌了起来。

  我鄂然!难怪凤姐会说“全部人在等你们”。

  这个小龙到底什么身份啊?

  我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一身青色龙图唐朝让他本来就已苍白的脸更显苍白,冷冽清秀斯文的脸给人一种充满智慧的感觉,眼中闪烁着傲视万物的冰寒,言行举止优雅果断,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散发出一股王者气息。

  好像,喏,跟青龙玉的感觉好像。

  我震了震,笑了起来。

  “怎么?”小龙奇怪地看了看我。

  “你很拽。拽得别人见你就一副见鬼的样子。”我在他耳边笑道。

  他眉一挑,冷笑:“你在夸我还是骂我?”

  我环视四周不善的人群后撇了撇嘴,“骂你?哪敢,我还想活着从这走出去。”

  小龙淡淡地说:“也是。”我给他送白眼。

  菜上好后我就拿着筷子纳闷。

  尊老爱幼的道理我还懂,身边的老头没一个起筷的,我哪好意思先吃?只好望着桌上香喷喷的可口菜肴干咽口水。

  身边小龙的筷子速落速起夹了一片大块牛肉放进了我的碗里,我把烫心肝的香嫩牛肉飞快地扔进嘴里感激涕零地看着他。

  他问:“不烫么?”

  我飞快地摇了摇头,烫死总比饿死好。

  他愣了愣,举起筷子把一堆菜往我碗里送,我飞快地动起嘴来,他越夹越快,我越吃越快。

  他好玩地慢了下来,我也好玩地慢了下来,他快起来我也跟着快起来,碗里始终是空的,桌上的菜逐渐减少。

  一堆老头子加一堆青年男女加一堆佣人全都盯着我跟小龙俩个人你来我往。有眼镜的跌碎眼镜,没眼镜的掉了眼珠子,个个嘴巴张得可以生吞几个恐龙蛋,几个老头的假牙跟着脱落。

  恶。

  没胃口了。

  我停下。小龙好奇:“填满了?”

  我干笑,“看到可怕的东西。”

  小龙看了看周围,明白地点了点头,干咳几声,石化中的人连连回过神。

  一顿饭就在收拾眼镜安眼珠子治疗下巴找假牙中结束。

  而我跟小龙两人整个晚上都抱着一只圆咕噜咕噜的肚子。

  听说最后有三个老头子为了两副假牙打了起来。

  听说第二天,有个佣人称他在竹林里碰到了一只带着假牙的小狗。

  不过,那是后话。

  小龙在晚饭过后带我来到一个大厅里,小龙一屁股坐到了太师椅上,喝着一漂亮姑娘红着脸递上的茶水,笑眯眯。

  我坐在他旁边抱着肚子心满意足地打着饱嗝。

  “你们家的人真好玩。”我想起那三个为了假牙大打出手的老头,打斗起来的姿势还武林高手一般有模有样的。

  “呵呵,这里还难得一次这么热闹。找你来是对了。”

  “……难得一次?”

  “嗯,平时那堆老头子总是臭着一张别人欠他一屁股债似的脸。别说老头,就连周围那几桌的人都一天到晚在勾心斗角。”

  “嗯,看得出来。”我同情地看着小龙。

  小龙眯了眯眼:“他们不敢惹我,惹火了我我把他们全剐了。”

  我傻。

  他笑了笑:“他们最好给我安分点。”

  随着相处的日子一久发现小龙的性格很是古怪,明明刚刚还笑容可亲,眨个眼就一副你死定了的模样喜怒无常得让人不知所措。变起脸来炉火纯青。

  “咳咳,”有点受不了地转掉话题,“我有个问题早就想问很久了,你是不是学过武?”

  他歪了歪头,“……你连这都能看得出来?”

  我耸耸肩,“很容易,越好的玉石所散发出来的光气越明亮,人也一样,不同的人所散发的气息各不相同,练过武的人散发出来的气息比一般人要来的强,而且,武功越高越能对自身气息收放自如,就像有了灵气的青龙玉跟血石可以隐藏自己的光气是一样道理的。”

  小龙点了点头:“你认为我是什么程度?”

  “我要知道还问你?”我翻眼:“你的气很古怪啊,一会像个弱者,一会又像个强者,就我在刚才吃饭时我看到那些坐我们身边的老头中有一个只吃豆腐的,算是在坐人中武功最好的了吧,他身上的气质确实收放自如,但也没你的气那么矛盾啊。”

  “喔?”

  “喔什么?你到底是不是有学过啊?”我催问。

  “有啊,学过。”他点头。

  “YE!太好了,这样一来就事半功倍了!哈哈哈……”我开心地拍着肚皮鼓。

  “呵呵,什么事那么高兴啊?让我也来听听。”凤姐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喏,没……我在跟小龙说今天的菜太好吃了,呵呵……”我差点被舌头噎住。

  “那倒是啊,我看今天就你俩吃饱了。”凤姐翻了翻白眼。

  “有事?”小龙又变成很酷的样子。

  “没事就不可来跟你们说说话么?小飞龙干嘛老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啊?”凤姐嗔怪道:“小飞龙你很偏心啊!就只对小红石好。”

  小红石?是谁?我吗?恶寒……我抱着胳膊抖了抖。

  小龙勾了勾嘴角,似笑非笑,“有话就说,别拿小石做挡箭牌。”

  “噢呵呵呵,知我者小飞龙也,”目的被看穿了凤姐也毫不太在意。

  她笑嘻嘻地压低声音:“今早接到消息,那个盘山的玉定子接到那块古玉佩了,他一见那个玉佩啊,呵呵呵,你们猜他怎么着?”

  “怎么着?”我问,头一回听人说起道士,好奇啊。

  凤姐奇怪地看着我,“他说出的话基本上跟你说的差不多,不过他说那血咒非高人不能解,所以他没坐多久就又赶回盘山了,说是去找他师伯求解咒的方法。”

  “……”切~我还以为可以听到他大施法术的精彩过程呢,就这么点屁事还要找师伯出头?那种血咒不过是我记忆中比较次的一种哩,失望失望。

  小龙也一脸的不屑。

  “……你们那是什么表情啊?”凤姐皱了皱眉,“天玉门可是个大派啊,那个玉定子说出这种话,可见那血咒有多么的可怕,唉,真是可惜了那块上等的古玉佩,看来它是躲不过被毁的命运了。”

  我听了连连摇头,妈的,我当时也说过那血咒多可怕可怕的,可除小龙外根本没人相信。感情我十句话都没来得毛头道士一句有用,看来身份名号还真的很重要啊。

  我想了想:“凤姐,你想不想解那个血咒?”

  凤姐愣了愣:“喔,是了,你好像是说过你能解……呵呵,别开玩笑了,连盘山玉定子都解不了的血咒你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解得了?别逗你凤姐了,哈哈……”

  “凤丫头,笑什么?”这是老人的声音。

  刚才吃饭的人都走了进来各找各的位子坐下,那些人瞧见了坐在小龙身边的我个个都皱起了眉头,有几个老头则是露出了一副看到了什么趣事的表情。

  我别过头去装作没看到,不喜欢我的人我也不会喜欢他们。

  凤姐起身向带头的那几个老头行了行礼,又坐了下去,笑呵呵地把关于那块古玉佩的事都说了出来,当说到我看出血咒的时候,那几个老头的锐利眼光又扫了过来,可说到玉定子解不了血咒时,几乎所有在场的人都对我露出了讥笑,不知是谁还嘀咕了句:“自不量力。”

  “……”我无奈地看了看小龙,心想这个凤姐怎么这么八卦啊,她完全可以把我的事省略过不说的,反正她也不相信,可她就是一点不露地全说了出来,好像是要让所有人知道我是多么的愚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