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龙石异事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龙石异事录 半碗稀饭 4815 2005.07.06 21:07

    

  “……”客厅内,只有小龙一人依旧吃得津津有味,我的胃口很大是没错啦,可是我讨厌麻烦,而玉定子的话中麻烦的饱含量足以让我倒失胃口。

  “……你说的……不是人是什么意思?”小白傻愣愣地问道。

  “字面上的意思。”玉定子勺起一勺沙拉递进口中,唔,沙拉的味道还不错。

  “拜托,你就不能一次性说个明白么?”小慧给他抛个白眼:“装得那么酷,给谁看啊?”

  “……你,管,我”玉定子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一口一个字:“我,高,兴。”

  “……”我们齐齐抛了二三得六的白眼给他。

  “扣,扣,扣!”有人扣动了门板。

  “进来。”玉定子冷冰冰地丢了两个字后,又吃了一口沙拉。

  “咔!”门板打开,走进来了两人,一个皮肤白晰的冷漠少年和一个斯文眼镜男子。

  我们几人在那两人进来时,小小地抽了口气。

  那名冷漠少年看我们几人愣了愣后眼晴不明所以地闪了几下,表情怪异,抬腿欲向我们走来。

  眼镜男子轻轻扯住了那名少年,那名少年顿了顿后,停下了脚步。眼镜男子小心翼翼地笑着问道:“玉定子师傅,这几位是……”

  玉定子师傅?我们四人不约而同地抽动嘴角,好冷~~~

  “朋友。”玉定子冷冷地扫视了一下我们,又吐出了两个字,从头到尾都没转头看过那两人一眼。

  小慧忍不住踹了玉定子一脚,玉定子看了她一眼,低下头默默地吃起自己的东西。

  “您们好啊,我们是玉定子的朋友,我叫张慧……当然了,您们也可以叫我小慧,坐我旁边这位是刘白,薛红石和于飞龙。”小慧眯起一个可亲的笑容,用起了她平时极少用到的敬语。

  害得我顿时鸡皮立起………。

  眼镜男子向小慧笑着点了点头向我们走来。

  那个冷漠少年见眼镜男子有了行动,便大步走过来,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身边,向我伸出右手,淡笑:“你好,很荣幸认识你……可以称呼你小石吗?”

  我莫明其妙地看了看他伸出来的手,嗯,修长纤细,中指处有两个厚厚的茧子……

  “你是谁啊?”我奇怪地问道。

  ……干嘛?这两个人怎么突然露出一副吃坏了肚子的样子。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么?

  我迷惑地看向玉定子他们。

  小白干巴巴地说道:“红石,他就是白叶秋啦……”

  啊?他就是传说中的白叶秋?我愣了愣,开始上下打量着身边的少年:不折不扣的美少年,看起来很高,皮肤白晰,身材均匀,四肢修长,五官完美,眼睛冷漠,咦,灰蓝色?!他的眼睛真的是灰蓝色的!我好奇地盯着他的眼珠子,我还是头一回看到这种颜色的眼珠……而且……

  “小石……”轻幽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

  我飞快地回过头去,看着小龙“嗯?怎么了?犯困了吗?还是食物不够?要不要再叫人拿一些过来?”

  小龙笑眯眯地开口:“盯着别人的眼睛猛看是很不礼貌的。”

  我干笑:“嘿嘿,因为是头一次看到啊……”

  “没关系,大多数人看到我眼睛颜色,都会觉得好奇的……对这事,我已经习惯了。”白叶秋无所谓地说道。

  “喔。”我对白叶秋点了点头,又回头问小龙:“食物够么?我让人再送一些布丁来怎么样?”

  小龙歪了歪头:“我记得,我们好像把厅里的布丁都拿光了吧?”

  我呆了呆:“对喔……”然后用不怀好意的眼睛盯着小慧跟小白。

  小白微笑地把他的盘子递了过来:“喏,我这有一些,给你。”小慧不甘心地嘟了嘟嘴后,也把自己盛着布丁的盘子递了过来……呵呵呵,他们都知道,小龙最喜欢的食物就是布丁。

  “呵呵呵~谢谢了。”小龙自然是老实不客气地全数接收过来了。

  “……”玉定子冷若冰霜地注视着我们四人的动作,却是在想着不久前在小厅里发生的食物大战……心里头,早笑翻了……— —|||

  小白在桌底偷偷地轻踹我的脚,我莫明其妙地看着他,他用眼神示意,我这才发现白叶秋那只就这么伸着的右手……汗,我差点忘了……

  我轻握了一下他的手,扯出一个笑容说道:“你好,叫我红石吧。”

  白叶秋笑了笑:“红石么?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可以么?”

  “……我很忙的。”我口齿清晰地告诉他……我就说他怎么无缘无故地跑来跟我握手来着……

  “再忙也能挤出一天的时间不是?”他笑道。

  不爽!赶鸭子上架?他凭什么啊?我跟他又不熟:“不能。”就算能挤出一天的时间我也不想帮你!

  “……”他一愣,没想到我会那么爽快,有些纳闷地说道:“为什么?红石真的很忙?”

  “不是真的很忙,是超忙。”我老实回答他……不过要让他知道我到底在忙些什么,他大概会吐血……

  “啊?喔……”他呆了一下,冷漠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可惜的样子。

  “呵呵呵……”坐在玉定子身边的眼镜男子突然轻笑了起来:“小秋,你不是有一个月的假期么?”

  “啊?喔,我差点忘了!”白叶秋勾起嘴角,向眼镜男子投过一个感激的眼神,面向我说道:“红石,我这一个月假期打算待在X市……你愿意做我的向导么?当然了,你忙你的,我只跟在你身边就好……”

  “打住!”我听不下去了,他的话听起来怎么那么别扭?我把屁股往小龙方向移了移,警惕地看着他:“我听你说了半天都搞不清楚,你到底要做什么?”

  他愣了愣,脸色微红地看着我,说道:“我希望你……能做我的模特……”

  “我不要!”我想都没想就拒绝,成功地引来了厅内几人诧异的目光。

  “为什么?”小慧跳起来双手撑着桌子,弯腰把头伸到我面前大声说道:“为什么不要啊?这可是很难得很难得的很难得的机会耶!”

  “……白叶秋好像极少会画到人物呢……”小白想了想突然说道。

  “是的。”眼镜男子跟小白解释:“目前只有两张人物像,都是未完成品。”

  在一边吃着布丁的小龙突然笑眯眯地问道:“请问一下,白叶秋,你为什么会想到让小石做你的模特?”

  “感觉……也许你们觉得很可笑,但我在一进房间的时候,所有的心神就被红石所吸引了过去……”白叶秋用一种怪异的表情注视着我边想边说道:“太干净了,干净得让看到他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产生自卑感……”

  总觉得他的话我好像曾经在哪听过……突然我向小龙挑了挑眉,这不是小龙曾经用过的版本嘛……

  小龙好笑地看了看我:“那么,白叶秋你打算一个月都跟着小石?”

  “是的……”白叶秋顿了顿又说:“放心,我保证,我不会防碍到红石的作息……”

  “得了。”小龙打断他,笑眯眯地问道:“我想,你应该没忘记,玉定子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吧?”

  全厅一下安静了下来。

  白叶秋和眼镜男子的脸色变了变。

  小慧偷偷地向小白吐了吐舌头,天啊,她一看到白叶秋就兴奋得忘了。

  半晌,玉定子突然冷冰冰地吐出了一句:“没关系。我会住在X市……师伯明天也会过来。”

  我小龙小慧小白四人刷地一下,齐齐向他抛射出了杀人的眼神,我们四人现在更是可以肯定,玉定子根本就是想看戏。

  ……玉定子,你给我记住,我恨恨地咬牙想道,我还记得他在血咒事件中欠下我们的一餐饭,暗暗发誓,不把你吃穷,我就把自个的名字倒过来写。

  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把头埋进了他的素菜盘里躲避四人杀人目光的玉定子,心里好玩地想到,最好是给红石画裸体画……= = |||

  “玉定子师傅这么说,我就放心了。”白叶秋还真的深深地吐出一口气,脸上荡起一抹自信的笑容,:“红石,我有种感觉,我一定可以把你画成真正的完全品的。”笑容很淡,却让人莫明地觉得,他真的可以做到。

  ……我说过我不要的。这人当我的话是耳边风么?过了拉倒?

  “……好吧。”小龙笑着说道:“既然你这么有自信,那么随你好了……”

  “我说过我不要的。”我一把拽起了小龙的衣领,怒吼。

  小龙拍了拍我的头,凑到我耳边,用只有我地听得到的声音轻笑道:“没关系的小石……你答应便是。”

  我迷惑地看了看他……既然小龙都这么说了……

  “好吧!”我松开小龙的衣领,对白叶秋说道:“不过你要记住自己说过的话,不许妨碍我的生活……对了,还有一个条件,就是无论你看到了什么东西,什么事情,都不能过问……你做得到吗?”

  白叶秋听到我前面的话,飞快地点头,可一听到后面的条件,他不明所以地看着我愣了愣后,也点头答应了。

  “……好了。”小龙见条件达成后,便收起了笑容,说道:“白叶秋,你们收获得差不多了,那就办正事吧……你们来这里,不就是要找玉定子的吗?”

  大厅再次沉默了下来。

  “没错……”眼镜男子看着小龙,笑道:“看来你们也知道了一些事吧?”

  “……你指的是那三起碎尸案的事么?”小慧开口问道。

  小慧的话让白叶秋跟眼镜男子两人的脸色变了变。

  “嗯……”眼镜男子点了点头,脸色难看地说:“三个人,一个男的两个女的,那男的名叫邱立,是个惯偷,三年前,他把小秋一副名为《少女》……也就是两副人物画中的一副偷走,并在黑市卖给了意大利一名黑手党,是个相当讨人厌的家伙……据一名目击者说,他临死前还曾在小秋的工作室附近出没过。

  两个女的,一个叫曾莉莉,一个叫邱玉燕……邱玉燕是邱立的姐姐……不是亲姐弟,他们俩是在同一所孤儿院里长大的,虽然来往不到几次可是感情很好,她在邱立死后,经常到我们那打听邱立的事情。而曾莉莉是小秋母亲的姐姐的女儿,经常来找小秋……个性非常难缠……对了,那副被卖掉了的叫《少女》的画就是小秋被她缠得实在没办法,后才答应以她做为模特所画下来的。”

  原来如此,我们理解地点了点头,难道玉定子会说“他都认识,虽然关系都不深。”

  “喔。那为什么你们会认为凶手就在身边?”小白问道。

  “……你们听过‘隐贼’么?”眼镜男子突然问道。

  我跟小慧小白一愣,“隐贼?”那是什么东西?

  “……这个我知道。”小龙说:“隐贼,世界排名第三百零六号的通缉犯,专偷他看得上眼的东西,本身便是一个小有名气的艺术鉴赏家,擅长隐藏……这么说来,邱立就是‘隐贼’了?”

  “……”眼镜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你知道得还真多啊……没错,邱立便是‘隐贼’,这也是我们后来才从邱玉燕那知道的……刚开始时,我们认为,凶手可能跟他认识。

  接着邱玉燕也被……,我们便开始觉得事情的不对劲,因为除了我跟小秋外就再也没人知道邱玉燕是邱立的关系……而且,她在死前一天,还发过一封电邮过来,电邮只有‘小心画’三个字……”他停了下来。

  “继续啊。”小慧摧到。

  “后来……曾莉莉也死了。”白叶秋接到:“我记那天上午,我和周叔跟往常一样在七点赶到了画室,正要打开门时,曾莉莉她突然从门里闯了出来,把我们吓了一跳,我画室的钥匙只有两副,一副我带,一副周叔带,而且前一天离开画室时还是我亲自锁的门……我真不明白,曾莉莉会怎么出现在那里……她一脸很害怕的样子,嘴里不停地喊着‘画,画,画’便跑得没了人影……直到尸体被找到前她都没再出现过……”

  久久。

  “完了?”小慧问道。

  “西瓜刀是凶器没错,但不锋利……起码不会锋利到切骨如切泥。”玉定子不知什么时候把头从盘中抬了起来,表情冰冷地说道。

  我跟小龙听了一愣,相视了一眼。

  “嗯。犯人每次犯完案就把西瓜刀丢在现场。”眼镜男子见玉定子开了口,他便继续说了下去:“负责的法医是我以读书时的宿友……他一检查结束就介绍了玉定子给我……他还说‘这已经超过人类可以理解的范围了,切口可以看得出是西瓜刀所致,可是,真有那么大力气的人么?力气大到可以连肉带骨地切成片状……就算人有力气,刀也不一定能承受得完整个工程吧?况且这刀看上却完全没有崩口的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