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龙石异事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龙石异事录 半碗稀饭 5172 2006.04.16 23:07

    

  张哲阳和那两个女生一看到门口的老太婆,居然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窜了起来,不同的是,被踩了尾巴的猫是愤怒的,而他们三人却是一脸惊恐。

  “怎么了?”梅萍被身边的张哲阳这一窜,吓了一跳,连忙问道。

  “就是她!”一个女生指着老人叫道,声音因惊恐而变得有些尖锐:“她就是那个卖瓷人的老人。”

  “什么?”除了小龙,所有人都从或蹲或坐的地方站了起来,一脸戒备地盯着门口那个老太婆。

  “玄武虚宿?”小龙歪了歪头,问道,口气却是百分百的肯定。

  “正是,”老人叹息,摇了摇头:“万万想不到,我弟子的法术竟然被你们以这种方式给破解了,惭愧,惭愧…”说着,她看了小慧一眼。

  小慧飞快地躲到了小白身后。

  小龙了解地笑道:“恐怕伤得不轻吧?”

  “是啊,确实伤得不轻…”老人也笑了,自己的弟子被伤了,她居然好像一点都不生气的样:“这次是我们有眼无珠啊,竞惹到了不该惹的人,我道歉,请你们原谅。”

  “只是这种程度,我们可以接受你的道歉,”小龙轻笑:“只是,我想我们有权利知道你们这么做的原因。”

  老人看着小龙的眼中满是钦佩,她点头:“当然,你们不旦有知道的权力,也有知道的能力。我们前个月就接到消息,说最近有许多有趣的人,开始聚集到玉玺岛上…”

  “有趣的人?”校长奇怪地问道,他想起了被眼前这个老太婆整过的张哲阳和两名女生:“你说有趣的人指的是什么?”

  “呵呵呵~”老人笑:“像你身边的那些孩子,也都是有趣的人啊。”

  “…”校长抽了抽嘴角,选择性忽略掉她的回答:“我们倒是知道,这几天玉玺岛上有一场由在校学生举行的比赛,为了这场比赛,来了不少的学生,你们都是冲着这些比赛的学生来的吗?”

  “那倒不一定,”老人摇头:“这要依个人的喜好来决定。”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依个人喜好?她把自己的学生当成了什么?感觉被老人戏弄了的校长有些恼火。

  “老人家的意思是,拥有特殊体质的不仅仅是学生…”知道老人不会对我们怎样,我便坐回了原位:“往这里聚集来的,除了我们这些学校里出来的,恐怕还有其它地方的人吧?”

  如果眼前这个老人说的拥有特殊体质的人,是指有特殊力量的人的话,我想到了朱立和老老头他们。

  “没错,”老人笑着点头。

  “…这种人很多吗?”小龙突然问道:“除了学生。”

  “据我所知,只增无减。”

  小龙又问:“他们的目的也跟你一样吗?”

  “…有一样,也有不一样的。”老人沉默了一会说:“和我们一样想要从中寻找年轻实验体的人虽然不在少数,但据我所知,还有几批人…好像是在找着别的什么东西。”

  “别的东西?”一来劲,校长也伸长了脖子:“什么东西?”

  老人摇了摇头:“关于他们要找的那件东西,我们从中搜罗到的消息少得可怜,”老人顿了一下又说:“就像你们刚刚所说的一样,因为法术实施的困难,我们只能在能力较低的人入手,但也许正是因为对方能力低的原因,他们知道的也不多。”

  “哦,”明白地点了点头,我问:“对了,我刚刚好像听你说什么实验体来着?那是什么?还有,你为什么要把鬼气移到他们身上?”我指着在一边听我们说话听得入神的张哲阳和那两个女孩。

  “呵呵,我刚刚不是说了这里来了很多有趣的人么?”老人笑道:“这些人中…包括你们,都拥有着现代人少见的特殊体质。发现这个情况后,上头便安排出了我在内的一些人,本来是想从这些特殊体质中找几个适合的身体用来…”她说到这里的时候犹豫地停了下来。

  “要来干嘛?”小慧从小白身后伸出了脑袋。

  “算了…说给你们听吧,反正对你们迟早都也会知道的,”老人笑道:“用来鬼偶啦。”

  “什么?”她话才落下我就再次跳了起来,吼道:“鬼偶?”我没听错吧?世界疯了么?

  “愚蠢。”一直没吭声的玉定子非常难得的,冰冷冷地吐出了两个字…当然,他那两块“愚蠢”冰块不是用来砸我的。

  “…那种东西不是应该失传了吗?”小龙难得地皱起眉头。

  “失传?”老人露出了一个古怪的表情:“当然没有,鬼偶之所以会那么长时间没有出现…是因为找不着适合的肉体。”

  小白拉了拉我,奇怪道:“鬼偶是什么?”

  “呃,那种东西满恶心的,先要到极阴之地采集尸鬼之气,找到适合的童男或童女,让鬼气逐渐侵浊的他们的生魂,弄到他们的生辰八字和毛发,放进一个偶人里封好,设坛作法,把被鬼气侵浊的人的生魂练化…经练化的人不但保有自己的肉体,各项体能都超越常人,不但不畏刀枪,而且百毒不侵,受了伤能短时间回复,就连一般的法器都无法伤害他们,但,他们并没有自己的意识,是完完全全的行尸走肉…

  有点像传说中的僵尸,但他们很多方面比僵尸更像人,所以通常被人称之为鬼偶,练制鬼偶的人把那只放着他们生辰八字和毛发的偶人带在身边,以人血和自己的生气来供养,便可以差使鬼偶为自己做任何事情…不管怎么说,练制鬼偶是违背道伦的事情,练制鬼偶的人命很短,而且大多死于非命。”我看着眼前的老人,以非常严肃的口气结束了关于鬼偶的讲述。

  “卟!”一声,两名女生无力地坐到了沙发上,她们俩和张哲阳在听了我的讲述后,头皮发麻,脸黑得不能再黑,一副饱受打击,狠不得晕过去的样子,他们真的万幸,如果不是小白,他们就算练不成鬼偶,恐怕也因鬼气侵魂而再也见不到可爱的太阳了。

  “没错,”小龙接着点头:“鬼偶是练偶一族的最高一级的练制。练偶一族有族规,此术只传女不传男,而且因为练制和供养鬼偶需要耗掉大量的血液和练偶人的生气,所以练偶一族的女人大多为体弱孤寡者。还有,虽说练偶族里的每一个女人都有在练制鬼偶,但大概是因为肉体不适合又或者是别的的原因,总之每个鬼偶都活不过三年,尽管各方面的力量都超越凡人,但身体定有所残缺。

  据我所知,在二百年前,练偶一族内发生了一场大规模的瘟疫,在族内,逃过了瘟疫的只有几个男子和一个几个月大的女婴…于是,练制鬼偶术也随之失传了…”他说到这里,迷惑地看着老人。

  “…想不到,真想不到…你们知道的还真是不少,”一直在听我们说话的老人,露出了一脸的震惊:“没想到在这个年代,还会有人对鬼偶和练偶一族的事了解得如此详细,而且还是你们这么一些孩子。”

  我听了小龙的话,脸色有些黑,抽了抽嘴角,想着,只传女不传男吗?我的脑海里可没有注明这一点啊!如果我告诉眼前这个老太婆,我是一个知道完完整整的鬼偶术,说不定也能做得出鬼偶的男生,不知道她会不会当场吐血,不,我想,她大概会毫不犹豫地杀了我吧。++|||

  “你们说的没错,”老人叹了口气:“那女婴正是师祖。”

  “…”无语,早该想到的,会想到练鬼偶的人,不是练偶一族的,也一定和练偶一族有关系。

  “你师祖最后还是得到了练制鬼偶术?”我不解,她是怎么失而复得的?

  老人笑了笑:“呵呵,你们只知练制鬼偶术传女不传男,但你们并不知道,练偶一族的男人,就是为了保护练偶术而存在的。”

  “…”我们都满头问号地看向了她。

  “这个是家族秘密,我不方便说,不过…”老人轻轻摇了摇头,突然亮着双眼看向小慧梅萍和另两个女生:“如果你们有兴趣做我练偶一族族人,我会跟你们详细解说的。”

  四女生脸一黑,连连后退了几步,惹得老人呵呵直笑。

  “你们明知道这种练偶术伤人又伤已,为什么还要练制鬼偶?”校长正经地问道,他和玉尘子来往久了,对怪事虽然表现得震惊,却也回复得很快。

  “对别人来说,鬼偶也许是一种恐怖的存在,但对我们练偶一族而言,那是一种信仰,一种向往,”老人说道:“鬼偶的练制难度非常大,除了要懂得练偶术语,还要找到适合练偶的肉体,正如你刚刚所说的那样,我们族里的每一个女人都有在练制鬼偶,但因为肉体的原因,每个鬼偶都用不过三年,而且身体功能上也有所残缺…如果能练制出更加完美的鬼偶,那对我们一族的练偶术可说是一大跳跃。”

  “因为这个原因,你就对张哲阳他们的人出手吗?”小白皱着眉头开口道。

  “是啊,我们在来玉玺岛的半途中遇到了他们三人,感觉很不错,就把一小部分鬼气移了上去,想看看他们能否适合鬼偶的练制…只是没想到没多久就被你们给解除了。”说到最后,老人看向了面露怒容的小白:“你们可知道我们在知道了这件事后,有多么的震惊…能除掉鬼气,哪怕只是一小部分,一个不小心,就连自己也会赔进去的…”

  我打断了她:“不管你是什么原因,伤害无辜的年轻男女,把他们变你供你们差使的行尸走肉,都不可原谅。”

  “…”老人看了我一会,才缓缓开口说道:“说了你们也不会明白的,就像龙一样,鬼偶就是我们练偶一族的图腾,是我们练偶一族最高的存在。”老人说着,眼睛闪烁着无限的向往。

  “叮咚,叮咚~”该死的门铃再次响起。

  我们看了老人一眼,她并没有走,只是把身体挪到了一边,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叮咚叮咚~”门铃还在响着。

  我叹了口气,走过去打开了门,看到门外的人,我差点甩门。

  白叶秋照常地拿着一只笔袋和一本画簿,带着淡淡地笑站在门口,冲着我淡淡地点了个头:“打扰了。”

  “HI~大家好,”白叶秋身后的朱立像只红兔般跳了进来,乐呵呵地扑向小白和小慧:“小白小慧,我就猜到你们一定会在这里。”

  小慧脸色大变,抓起桌上的文件夹飞了过去,一把扯起没反应过来的小白,躲到了小龙身后。

  朱立伸手,把文件夹稳稳地抓在手里。

  小慧在小龙身后冲他做了个鬼脸,朱立看着冲他眯眯笑的小龙,条件反射地想到了车上的事,放弃了走过去的念头,悻悻地把头扭到另一边,却看到了站在一边的老人。

  “虚宿?!”朱立白玉般的手直直地指着,正盯着白叶秋的老人,睁大一双牛眼,叫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好久不见了呢,朱立小少爷。”老人笑眯眯地看向朱立。

  “你不呆在虚宿堂做你的人偶,跑来这里干嘛…”朱立突然眯起了眼睛:“不会是想打他们的主意吧?”一副你要说“是”我就扑上去咬死你的样子。

  老人说道:“本来是的,但我已经放弃了。”

  “那样最好。”朱立“哼”了一声。

  “呵呵呵呵…”老人笑了起来说:“你们真是有趣,不喜欢我做的人偶,说得堂皇有理,说我伤害无辜的男女,把他们弄成行尸走肉,不可原谅,可你们现在呢?居然跟一个人偶做朋友…还是说,你们喜欢这一类型的?”

  “你什么意思?”朱立恼火地瞪了她一眼:“什么人偶不人偶的,又不是神精病,谁会喜欢你作的东西啊,你以为谁都跟你虚宿堂的人一样,没事吃饱了整天带着吸人血的人偶到处跑啊!”

  老人没有说话,她神秘地笑了笑,瞬间在她所站的地方消失了。

  在老人消失的地方,静静地躺着小小的一段木头,梅萍走近一看,居然是一只小小的木偶。

  “…搞屁啊?”我盯着梅萍手中的木偶:“话也不说清楚就跑了,故意吊我们胃口吗?”

  “…”小龙则眯着眼睛陷入了沉思。

  “你们怎么了?怪怪的,”朱立扫视房里一圈:“该不会是那个变态虚宿是不是对你们做了什么吧?”

  我挑眉看向朱立:“…你跟那个老太婆很熟吗?”

  “老太婆?”朱立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你叫她老太婆?不过想想,她样子一向是老太婆没错…”

  看到我们全部人不解的表情,朱立解释道:“你口中的那个虚宿,她的实际年龄才二十四啦,不过她平常都喜欢以抱着人偶的老太婆形象出现就是了。”

  “…抱着人偶?我们没看到她抱人偶啊。”小白呆呆地说了句。

  “哦,你们刚刚看的那个只是她的一部分啦,她的真身不在这里,但也离这里不远就是了,她那个虚宿堂里的女人,就喜欢用人偶代替她们自己去办事,装做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其实据我所知,那个虚宿堂里不知道为什么怪怪的,加进虚宿堂的女人也不知被人做了什么手脚,在短时间里就变得老弱病孤,因为身体不好不能经常出来走动,所以她们才让人偶来替自己办事。”朱立一看到小白跟他说话,于是很热情地回答道。

  “那些女人身体怪怪的就算了,偏偏还喜欢没破身的少男少女,动不动就跑出来捉几个回去,把他们做成自己的人偶,”朱立皱起眉头继续道:“上次,她们居然找到我面前来,说什么要拿我来做什么鬼屁偶,还对我动手动脚,我一火之下,把她们全捉了回去,那个虚宿就找上门来了…哼,要不是看在她们是玄武的人的份上,我一定把她们交给刑堂去…”

  “…”我们沉默,总不能告诉朱立,那是因为虚宿堂里怪怪的女人都在练制鬼偶的关系,才会变得老弱病孤的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