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龙石异事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重发:龙石异事录之茈(中篇)

龙石异事录 半碗稀饭 5354 2005.06.26 23:01

    

  吴叔载着小龙和红石来到一处听说离泑水山庄不远属于于家产业的中式庭园,看着单狐区一路的翠绿,红石有种跑进了山咔拉里的感觉,他不明白,像他这样的普通人大多都会想着住进交通便利饮食方便的市中心吧?有钱人家咋就喜欢住在这种到处都是泥巴虫子而且连买根葱都要长途跋涉的地方?有病啊?况且这里的地皮还贵得让红石胃溃疡。

  “……小石,你怎么皱着一张脸啊?”像只肉包子似地。

  红石摇头:“没,喂,凤姐为什么连东方的衣服都备好了啊?你们就那么肯定他会跟我们一起去?”

  小龙笑:“呵呵呵,他一定会跟着我们的,虽然他爷爷也得到了请贴,但他觉得跟着我们会比较有意思啊。”

  红石递上卫生眼:“当他说他爷爷也有请贴时,你的反映像是早已知道一样,是不是把人家家底给翻了?”

  小龙阴笑:“小石还真是了解我啊。”接着他又说:“他是青龙家的小儿子。”

  “咚!” 红石跳起来撞上车顶,来不及抱头痛呼,红石吼了起来:“什么?青龙家?哪个青龙家?”把前面开车的吴叔吓了一跳。

  小龙好笑的揉了揉红石头上立起来抗议红石虐待的肿包“正如你所想,就是那个四大家族的青龙家……别激动。”

  “你根本就是故意的!你根本就是故意的!!你根本就是故意的!!!”红石脸红脖子粗地拍掉他的手,指着他的鼻子忿恨地大叫三声。

  去TMD小龙这SB嫌他们的日子过得还不够精彩么?老是到处揽麻烦不说,这次还直接挑上了个核弹头。

  “呵呵呵,小石真是了解我。”他笑得像朵花。

  “小龙你TMDBT!”红石彻底暴走~

  “于飞龙跟薛红石两人怎么还不来呢?”东方问道。

  “呃,我妈说他们在单狐区等我们……”小慧扭头见到小白居然雕像般地坐在车里一动不动。

  她用手拽了拽小白“……小白,你是不是哪不舒服啊?”

  小白僵硬地歪了歪头,长长地呼了口气:“没,我,我怕把衣服弄皱了。因为从没穿过那么华丽又贵重的衣服,就条件反射地小心翼翼起来,唉,居然足足木纳了半个多小时。”

  “呵呵呵,呃,小白小慧,前面就是我们要到的地方了。”辉哥笑道,把车开进了一片林子。

  辉哥和正在别处处理业务的斌哥是我跟小龙在小白小慧的事件中认识的,两人后来成了吴叔的跟班,由于跟我们几个很是投缘,所以并没有吴叔语行中的拘束。

  “这不是泑水山庄啊。”东方奇道。

  “咦?可是飞龙跟红石确实在里面没错啊,连凤姐都在。”小白肯定。

  “……你怎么知道?”薛红石和于飞龙身边的怎么净是一些怪人,难道这就是所

  谓的物似类聚?

  “小白很厉害的,不过,怎么凤姐也在啊?”小慧皱了皱可爱的鼻子。

  “喔,因为她说很想看看你们,呃,前面没车路了,你们下车穿过前面小林子就到了……小白在的话就不担心迷路了,我去停车。”辉哥“嘿嘿”地干笑。

  看着小白毫不犹豫地着小慧和自己走进了小林子,在林子里穿梭,根本不像他所说的第一次来,小慧也信任非常的紧跟着他。

  原本就迷惑的东方更加难以理解,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呢?

  突然,东方感到什么似的抬起了头,天边闪过了一道绿光消失在了林子左方,东方看着绿光消失的方向愣了愣,就听到小白大叫了一声“啊!”改变了方向朝林子左方跑了起来,小慧也提起裙摆紧跟着,东方眯起了眼。

  “怎么了?”小慧问,干嘛跑得那么急。

  “小碧来了。”小白笑道。

  “啊?他来干嘛?看戏吗?”小慧也笑道。

  小碧是谁?东方听得不明所以但也没问。

  前面,一道绿色身影由小渐大地朝小慧三人跑来。

  “白哥哥,慧姐姐。”一个看起来比小慧三人年少一些的绿衣少年飞快地扑到了小白小慧怀里,笑得很可爱地说道:“龙哥哥说要带我去玩。”

  看着前方拉着小白小慧两人说笑的小碧,东方的表情变得很古怪,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刚刚从他眼中消失的绿光跟被唤作小碧的少年有着很直接的关系,而且他还发现那道绿光和上次他在泑水山庄看到的虽不同但也有些相似。

  这是怎么回事?

  “啊!你们都来了啊。”一道尖锐的女声响起,把陷在沉思中的东方吓了一跳,回过神来,看到一名美艳的黑色祺袍女子张着双臂向他们飞快地跑了过来。

  他愣了愣,发觉身边的小慧小白和那个小碧连连退到了他的身后,正要迷惑,就被美艳女子一把死死抱了个正着:“好可爱好可爱,你就是小东方吧?这衣服正是太合适了,呵呵呵。”说完在东方的脸上狠狠地“啵”了一个松开了手。

  全部动作快得让目瞪口呆的东方应接不暇,等他脸红红地反应过来时,身后的小白三人早就笑得背不过气了。

  “玉定子,你怎么也来了?咋时来的啊?”小慧奇道。

  大家这才发现凤姐身边的玉定子。

  玉定子耸了耸肩,缓缓开口:“我有请贴,刚到。”

  东方听了暗暗吃惊,打量起了这名长发的俊酷少年。

  而小慧三人听了都纷纷表示理解地点了点头同时也送上了白眼。

  在古玩界中每个人都知道玉定子是闻名的盘山五门中天玉门的第一门徒,虽然见过他的人廖廖无几。

  当然,只有认识他的小慧等人才知道这次这个嗜好扮酷的天玉门第一门徒之所以会亲自出马,完完全全只是为了看戏。

  “小碧小定子,你们的衣服在二楼最左一间房里,要不我带你们去换衣服吧。”凤姐涎着一张美人脸。

  “不要!”小碧死命摇头,拖着玉定子就跑。

  凤姐闪亮着双眼盯着傻呆呆的东方。

  东方一惊,飞快地拉起小白小慧朝着玉定子二人的方向逃去,他觉得自己家的那个心狠手辣的爷爷比起凤姐都要可爱得多。

  结果,东方一行四人在见到薛红石跟于飞龙时已经是在目的地泑水山庄的一处枫林里了。

  东方顿时觉得这半天所感受到的惊讶是一生中最多的一次了,不,这一次准确来说应该是惊艳,他呆傻傻地看着眼前的六人组,彻底失神中。

  “小龙,客人全到了,正期待着你们的出场呢。”辉哥跑了过来哈哈笑道,他当然知道今晚将要发生什么事。

  “……东方,你没事吧?”小白摇了摇他。

  东方回神,叹了口气:“呃,没事。”只是受到了打击,他在心里补上一句。

  紫色无肩晚礼服包裹着何紫莹娇美的身上,露出了雪白细滑的肩臂,雪臂在紫挽纱若隐若现的衬托下更显纤细,长及纤腰的黑发披散而下,细致美丽的脸蛋上双瞳如秋水般流动,全身散透着楚楚动人得宛如失落于人间的精灵。

  在场的每一个人的目光无一不被她所吸引每一个人的心无一不被她所牵动,他们都知道这个美丽精灵在为一位名叫于飞龙的神秘男孩所倾心,这让他们对那名据说早已有了钟情之人的神秘男孩感到妒忌、羡慕以及迷惑;他们纷纷猜测着到底是什么样的男孩居然能够忍心拒绝这个为他倾心的美丽精灵。

  “我说老何啊,你家莹莹真是越长越美了。”唐装老人眯起了眼睛摸了摸自己的长胡子。

  “呵呵,东老,你家的孙子不也个个都为人中之龙?”另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伯笑弯了满是自豪的眼睛。

  “唉,这人中之龙又有何用?哪有女孩子家来的体贴啊?一年到头你想见他们都见不着几回哩,要让他们来跟我这老骨头陪伴就更别提了,就说今天,我还说好了要我小孙子陪我来一趟,啧,人倒没影了。”胡子老人摇头。

  “东老啊,女儿再体贴也都是要拨出去的水啊……你看看,如今莹莹举行这场宴会不也正是为了此么?”白发老伯眼神闪过不满:“连对方到底是谁都不清不楚的,真是太乱来了,而且还是有了意中人的。”

  “我一辈子看了那么多人,能比得上莹莹的怕是没几个了,容貌可以通过手术来改变,但莹莹那种气息可不是轻易便能拥有的。对方说是有了意中人,怕是也要后悔啊……”胡子老头眯眼打量着正在四处盼顾的紫色精灵。

  “哼,对方要真是那么轻易后悔,恐怕不见得是什么好东西。”白发老伯眼中闪过一道锐气。

  突然一名接待人员慌慌张张地跑进了宴会大厅,他用着激动的声音高声喊道:“龙石轩于飞龙少爷,薛红石少爷,张慧小姐,刘白少爷,王小碧少爷,盘山玉定子少爷,青龙东方少爷。到。”

  所有的人包刮那胡子老人和白发老伯听到接待人员的话都刷地把惊讶和激动的目光移向了大门。龙石轩,盘山,青龙哪一个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这三地的神秘人物居然都在同一时间蹬场了,这怎么能叫人不吃惊不激动呢?

  大门大开,只见七名唐装祺袍的少男少女有说有笑地缓缓由远而近,七人步伐轻盈却不失稳重,举手投足不紧不慢却又轻松随意,七人踱入大门,全声皆是一片抽气之声,无一不深陷震憾。

  “……你居然是青龙的人啊。”身着黄色唐装小白嘴角勾起一丝苦笑,清俊的面孔上半眯的眼神中透着少年老成的知性色彩,全身散发着淡淡的却让人无法忽略的忧郁气息,让周围的人无一不为他所伤怀。

  “我并不是故意要隐瞒的,怕是说出来也没人信吧。”七名中身材最为挺拔的青衣唐装少年做无辜状的耸了耸肩,英挺的脸上五官如刀削般利落,闪烁着一双锐利的眼睛像猎鹰般扫视着一切,身上散发出让所有人都为之压抑的王者气息。

  “却,就你上午那种大镜框,鸟窝头的邋遢样子你想让谁信啊?”桃红无袖祺袍的小慧不屑道,娇艳的身子在桃色的点缀下更显袖珍,袖珍得像是可以装进口袋里的娃娃,清秀可人,眼中闪动着淘气,表qing动作自然利落而无做作,像是邻家妹妹般可亲可爱的清新自然气息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接近。

  “一班的东方班长?”玉定子淡淡地开口问道。玉定子一头乌黑长发随意扎着,散落着一些飘散在酷俊的脸颊两边,眼神漠然得像是印不进任何东西,一身白色唐装衬得性格淡漠着表情的他更显难以接近,周身上下都是一片雾般的淡然,蒙胧得让人怯步。

  “正是他,你说这是不是叫做判若两人?”小慧笑道。

  “啊?东方哥哥原来是那种样子的吗?”小碧好奇地问道,翠绿色唐装的小碧像个从对联上跳下来的玉雕童子,圆圆的粉色脸蛋上闪动着一双对所有事物都抱有着好奇的汪汪大眼,单纯而可爱地总是笑个不停,好似天下的烦事皆与他无缘,身上的祥和气息让看到他的人总会不知不觉地忘记了一切烦恼。

  “是啊。上午他的头上还站着两只小麻雀哩,后来因为太吵人,我们就把麻雀赶飞了。”小龙脸不红气不喘地逗弄着小碧,好玩地看着小碧对着东方的头发露出一脸想要彻底研究的表情。小龙纤瘦的身上青色唐服略显宽大,病态的苍白面孔清秀无比,斯文得像是弱不禁风的书生,双目如玄冰般虽清却不见底,明明是冰冷的目光却衬着含笑的嘴角,洞悉一切般的似笑非笑,身上的矛盾气息神秘莫测得让人捉摸不透。他从宽大的青色衣袖里伸出苍白纤长的骨感左手紧环着贴在他身边的红衣少年的柳腰。让人看的更是诡异。

  “嘿嘿嘿,是啊是啊,麻雀们想要在他的头上做巢喔。”继续添油加醋的红衣少年肌肤白得胜雪还透着嫩嫩的粉色,双目如星般闪烁着,清亮而神秘,他的身上散发着干净飘渺得似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朱唇点笑让万物失色,少年的纤细的身上则是红得赛血的唐服,同上血红的腰带上还佩带着一块紫得妖异的玉佩,一看便知非凡品,在这样一名少年面前,无论是谁都会不由自主的自卑起来。这名红衣少年对小龙紧环在他腰上的手完全不在意,好像那是件很平常的事一样,还很自然随意的把身体靠在了小龙的身上,根本就不在意周围如刺的目光。

  “喂,喂,别当我是聋子,我要告你们诬陷。”东方拍拍小碧圆圆的脑瓜子:“别听他们乱说……”

  “我跟小白可以做证,东方上午的头发真非常非常像鸟窝,你说是不是啊小白。”小慧打断了他,笑着对他皱了皱鼻子。

  小白歪头想了一会,老实道:“……咦?像鸟窝么?我怎么觉得像稻草啊?”

  大家听了都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东方受不了的撇嘴翻眼,一般人知道他是青龙家族的,都不会敢这么样对他说话吧?这些人还真是有个性啊。不过,这种轻松不拘束的感觉真的不错啊,他心情很好地勾起嘴角。

  他扫视了一环大厅,见到大厅的人无论是客人主人还是待从都陷入了痴呆的状态,他理解的叹了口气苦笑,这六个人的打击力还真不是普通的小啊,连经历了大半世纪的爷爷都无所适从。

  咦,那个是……

  “……喂,你们该不会忘了来这里的目的吧?”东方说。

  红石呆了呆:“呃,喔,是差点忘了,可是是哪个女的啊?”

  东方问:“什么女的?”

  “咦?对啊,那女的怎么没来呢……”小慧环视着四周。

  小龙歪了歪头:“东方,哪个是你爷爷?”

  东方笑道:“你们跟我来。”

  他带着我们六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了大厅最里的餐桌上,餐桌前坐着两个老头子,一个长胡子一个花白头发,东方拍了拍胡子老头:“爷爷,回神了,他们是我的朋友。”然后开始逐一做起了介绍。

  宴会的主办人,也就是那女孩的爷爷,白发老头站起来细细地打量着小龙:“你就是于飞龙?”

  小龙淡笑:“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