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龙石异事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龙石异事录 半碗稀饭 4917 2005.11.24 19:41

    

  “唔?”我们莫明其妙地看着朱立,总觉得他笑得很是怪异。

  朱立伸出他那双雪白如玉的手,各拉着愣掉了的小慧和小白,温柔地开口说道:“请你们俩人一起嫁给我吧。”

  众人愕然。

  “…你…”小慧青筋暴起,跳起来大叫:“去死!”

  “哇!”擂台上闪起一道红影。

  “砰!啪!啪!”红影在观众席上砸了一个坑,此时的朱立,眼前满是穿着天使衣服抱着竖琴在绕着他脑瓜子打转的小慧和小白,好可爱哦…

  “哼!”小慧收回修长玉腿,拍了拍双手,拉着再次呆掉了的小白向门外走去。

  “…活该!”我咧牙,拉着小龙跟上了小慧,我才不要理会那个怪怪的朱立呢。

  “噗!哇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哈哈,”厅里传来了莫非的夸张大笑:“你…这就是你…哈哈哈被张慧踹海里的原因吗?哈哈哈…”

  “你们听到了吗?那个朱立居然向张慧和刘白俩人求婚耶!”一个漂亮的女生说道。

  “刷!”玉湖高中所有师生的眼神锐利地扫向了她,女生吓了一跳,她头皮发麻地问道:“怎,怎么了吗?”

  “可恶!”一个帅气的男生激动地叫了起来:“就是他,就是他让可爱的小慧变得如此粗暴,不可原谅!”说着,他向着那个坑冲了过去。

  “居然想指染可爱的小慧和小白,我要把他毒成猪头。”一个美得过火的男生把十指弄得“扣,扣”直响,缓缓地跟了上去。

  “不可原谅!”众师生也跟着拥了上去。

  “…这些人…好可怕。”一个观众捂着刚刚被热浪烫伤的手臂,看着一片混乱的大厅,眼泪刷刷直流地说道。

  而此时的校长正跟李老师和梅萍头顶万根黑线,郁闷地站在门外看着厅里的混战,一阵海风吹过,李老师哭:“我们学校全是这种学生吗?!”

  “哦呵…大,大概吧…”梅萍干笑,这些人,可都是玉湖高中的高干啊…

  不过,朱雀家的人就这么放着正被群殴朱立不管,这样好吗?她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围,发现在所剩下无几的人群中,不知何时早已失去了沙叔和两名红衣少女的踪迹…

  当我洗完澡出来后,就看到小龙坐在床上倚着床头看着自己的左手,一根五彩的气态丝线正缓缓地,从小龙的手腕中间部位一点一点地伸了出来,而丝线的顶端,则是一根青色的长针,小龙果然是那种看一眼就能学到手的怪胎。

  突然小龙食指一弹,长针便带着丝线向我迅速地刺过来…我好笑地看着向我飞来的长针,不知小龙又在搞什么玩意。

  长针在快刺中我时突然调了个头,冲着我右侧刺去,我刚想抬脚就觉得身上一紧,动弹不得,愕然低头,发现自己被那根带长针的五彩丝线缠得结实。

  “你在搞什么啊?”我莫明其妙。

  小龙笑:“做个实验。”

  我咧嘴:“实验?”当我是白老鼠么?我右手拈指结印,向丝线送出一道光符,光符一碰丝线,瞬间隐了进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无语,我本想断掉那根丝线,结果能量反被小龙吃掉了。真不愧是小龙的东西,无论外形如何改变,依旧改变不了吸食的本性…

  “嗯…”小龙满意地轻笑:“小石果然是最棒的…”

  我翻白眼:“你说的实验不会就是这个吧…我可以百分百肯定那个女的丝线和长针可没有你这种变态的能力。”没事乱吃会死人的。

  “呵呵…这我知道啊…”小龙笑着动了动食指,我脚下一空,丝线带着我腾空而已,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眼前一花,等我反应过来时,我人就腾在小龙的上方。

  “哦哦…满好用的嘛…”小龙点头,伸开双手,笑着把丝线带着逐渐下降的我揽到了怀里。

  “喂…小龙,那个女的到底是谁啊?”我靠在小龙怀里,伸手扯了扯还缠在我身上,却松垮了的丝线,而那根青色长针,就深深地钉在床头上。

  “哪个?”小龙眯起一双凤眼,右手从我衣服下摆伸了进去,细细地抚mo着我光滑的背部。

  “就是放线的那个…”我好奇地伸手拉扯接着小龙左手腕部位的丝线,不知道会不会痛。

  “哦…”小龙好笑地看着在小心拉扯丝线的我:“她是玄武的人。”

  “呃…”我目瞪口呆地看向小龙:“…喂,你说的玄武?不会正好是四大家族的那个吧?”

  “嗯。”小龙笑得万分动人:“看来我们跟四大家族还满有缘份的。”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瞪他:“他的目的是什么?该不会是那个被你随手捡回去的那个人吧?”

  “不是。”小龙眼珠子转了转,摇头:“她出手只是出于私人理由…她妒忌我可爱又漂亮的小石。”

  “啥?”我掏了掏耳朵,怀疑自己听力出了问题:“妒忌?小龙…你还真不是普通地了解她啊…”要不怎么那么肯定?我斜眼看他。

  “小石想哪去了?”小龙挑眉,左手也跟着伸进我的衣服里,不安份地游走着:“四大家族,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哦,”我点头,以小龙家的实力知道一些是不奇怪:“你还没告诉我那女的是什么人呢。”

  “她叫乌娜美,”小龙歪了歪头:“平常是Z市的Z大外语系的学生,她虽然只有十九岁,却擅长易容和制毒…对了,刚刚我们看到的那张脸也是假的,武器你已见识过了,丝线和长针都是带毒的,她是玄武危宿的床伴。”

  半晌。

  “…没了?”我惊讶。

  “没了。”小龙点头。

  “…”无言,这样还算是知道一些吗?连人家什么人的床伴的性格都调查得那么清楚…不对,我瞠目结舌,调查是一回事,可是小龙怎么连这个都记得那么清楚啊…小龙他果然不是人类…

  “小石又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吗?”小龙的手在我肩上流连。

  “没,她的真面目小龙见过?”我皱了皱眉头问道,原本有些宽的睡衣被小龙的两只手这么一弄,变得窄小,我伸手开始一个一个地解着扣子…如果不这么做,我想过会这件新买的睡衣肯定又会被小龙弄坏的。

  “也许吧…”小龙收回了带着长针的丝线,眯起眼睛盯着我的动作。

  “啊?”什么意思。

  “她那张真脸也算是假的吧…”小龙开始拉扯我的衣服:“光是鼻子都整容整了四次…别的地方就更不用说了…”

  “…小龙…”我说:“整容很难受的吧?”以前听老妈说过,整容整着很容易一不小心就毁容的。

  “难不难受我不知道,不过,她整容的目地倒是耐人寻味…”小龙把上衣往旁边一抛,将半裸的我半压到床上紧扣到怀里,他的身上开始蔓出一股青色的气息把我包裹起来,我知道他想干什么,递他一双白眼后,我也释放出了五彩的气息。

  小龙好像真很喜欢我身上的灵气,总是时不时就放出自己的气息缠着我,向我讨食,好在小龙不贪吃,每次只要一点点他就相当的满足了,不然我早就连碴都不剩…

  小龙满意地眯着眼睛一点一点地享受着我身上的灵气,双手在我光裸的肌肤上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游走:“危宿是个不安份的人,喜欢收搜一切新鲜的东西,凡是他看得上眼的,都会不择手段地弄到手…就算是人也一样,但同时他厌倦得也快,再新的东西到了他手上,不到一个月他就厌倦了…”

  我突然明白:“…难怪那个什么娜的,明明擅长易容还整容整得那么勤快。”

  “是啊…”小龙笑道:“所以她是身为危宿床伴最久的一个。”

  我歪头看着小龙:“她为什么要杀我?”

  “我不是说了么,她妒忌我可爱漂亮的小石啊…”小龙看我迷惑不解,伸手摸着我的脸说道:“因为小石的可爱不是光靠易容和整容就能模仿得出来的,所以她八成是恼羞成怒了。”

  “模仿不出来就不要模啊!”我听得直翻白眼:“她吃饱了撑着,没事模仿我干嘛?”模仿不成还想动刀子…离谱。

  “小石,”小龙轻轻咬上我的耳朵:“如果我想的没错,她的主人,那个喜新厌旧的危宿…恐怕就在玉玺岛上,如果是的话就好明白了,她是在害怕他的主人会看上小石呢。”

  “…”我顿时绷直了身子,老实说,我被小龙的话给吓着了。

  小龙在我耳边笑道:“小石是我一个人的哦。”

  “…我知道。”伸出双手,我开始一个个地解着小龙的衣扣,看着逐渐暴露在我眼前光滑细致的苍白肌肤,我笑道:“小龙也是我一个人的。”

  “嗯…我是小石一个人的。”小龙笑着,直起身子退去了自己的衣服后再次压了上来。

  我紧抱着小龙在他怀里一阵摩蹭,非常喜欢小龙那冰凉凉的身子。

  “小石…”小龙在我耳边开口:“不要乱动…”

  “哦…”我歪头看到小石细致的脖子上,那白天被我留下的颜色暗红牙印在小龙特有的苍白肌肤上是那么的异常明显,心痛地伸出舌头舔了舔,轻轻地吻了上去。

  “…小石…”小龙的声音沉了下去:“你在调皮哦…”

  “…嗯。”我眯起眼睛,紧紧地缠上了小龙。

  “刷!”一根黑色的长针定在了床上。

  “…”一个面无表情的女子从门口通道走了出来。

  “你可真会挑时间啊…”小龙挑了挑眉。

  女子脸色大变,猛然抬头看向了房中唯一的一扇窗户,她的身后则是一张空荡荡的大床。

  披着床单的小龙抱着包裹着同一床单的我坐在窗台上,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她正是我和小龙刚刚谈论过的,玄武里擅长易容练毒的什么什么美来着…(红石那是什么记性哦…=。=|||)

  “你们…什么时候…”女子的声音出奇的好听。

  “小龙,”我皱了皱眉头,没有理她,只是指着前方跟小龙说道:“床被她弄坏了。”就在黑色长针所钉的方位,发出一串“嘶嘶~”的声音冒起丝丝黑烟,好强的毒性…

  “不好,那是要赔钱的啊。”小龙眯着眼睛看了看床上开始腐烂并发出一股难闻气味的地方,说出来的话却像是在讨论别人的事。

  小龙的话让从小在穷人家成长的我很不爽:“喂,你如果乖乖把钱留下,再把你房里的床跟我们交换,我们就放了你。”

  “什么?”女子愣了一下然后说道:“好…如果你们还活着的话。”女子说话的同时,无数长针冲着没反应过来的我和小龙刺来…

  长针突然发出“啪啪啪啪…”的声音,在女子惊恐的目光下钉在了离我和小龙三个拳头远的空气中,就在这时,从窗外吹进了一阵晚风,我和小龙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反着五彩流光的罩子,那十来根长针就深深地钉在五彩罩子上,小龙咧开在我看来很奸的笑脸,十来根长针瞬间同时隐进了罩子。

  我脸一绿叫道:“针有毒啊!”小龙在搞什么啊?居然把十几根毒针全吃了。

  “嗯嗯,”小龙点头:“是没吃过的毒呢,也是自制的毒么…不错啊,比娄宿的强多了。”

  不,不,不,不错?!我和那名女子同时大惊失色。

  “耶?!”我狂汗,在参宿馆时,我因为太专注小白和娄宿,所以根本没留意到小龙在不断地吞食娄宿放出来的毒气。

  “…小石,你的眼神像是在看怪物哦。”小龙带撒娇意味地在我身上蹭了蹭:“我会伤心的。”

  我抽了抽嘴角,你当然不是怪物,你是超越了怪物层次的超极怪胎…当然,这些话我就是有天大的胆也不敢在小龙面前说出来的,于是便安慰性地吻了吻他细滑的脸蛋,引来小龙一阵满意的轻笑。

  “刷刷刷~”那名女子再次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放出了长针,长针每次一碰到彩罩就消失。女子皱起了眉头,掏出一包东西向我们抛了过来,一堆粉末一样的东西从包里飞了回来,一碰到空气居然化成了浓浓烟雾…

  “这个可不合我胃口啊…”一直抱着我看戏的小龙突然盯着烟雾嘀咕道,伸出左手抓住窗户上沿抱着我从窗台上窜了上去,居然像电影里的蜘蛛侠一样攀在窗外的墙壁上向上起跳。

  莫明其妙的我紧紧抱着小龙,把头缩进了他的颈窝里,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和眼前掠过的倾斜景物让我不免有些惊悚…

  眼前突然一花,大脑也跟着像是被人搅拌一样晕头转向,让我一阵恶心,我刚想闭上眼睛去努力适应,“轰!”不大但也不小的爆炸声和客轮的一阵震荡就把我吓得愣掉了。

  “…你们在玩逃亡游戏吗?”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我从小龙的颈窝里抬起头,坐在床上的朱立笑容可掬地看着我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