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龙石异事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龙石异事录 半碗稀饭 4770 2005.11.03 22:19

    

  “…这是怎么回事?”我眯起了眼睛。

  跟玉定子走进一房客房就看到被安置在床上的一男两女,因为只有两张床的原因吧,两个女生被放在了同一张床上,而那个学生会副会长梅萍就和那个变态校长站在床边看着他们。

  “哟,你们回来了?”正盯着床上两名女生的校长在抬头看到我们几个后,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梅萍也冲着我们笑了笑,看他们的表情显然是松了口气:“…看来你们没事,那就好那就好…”校长点头喃喃道。

  我们四人相视了一眼,小慧开口:“校长,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三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床上那三人,睡得跟死人一样,不是我说得难听,还真的很难看,浑身发黑绷紧,身上还散着丝丝寒气,怎么看都像快要变成僵尸的样子。

  “唔?”校长顿了顿,叹道:“他们从外头回来的时候变得怪怪的…不过幸好有玉定子帮助…现在暂时没什么大碍。”他顿了顿,抬头看向玉定子:“他们大概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玉定子嘴唇向我们几人所处的方向挪了挪:“问他们。” 他冷冰冰地吐出三个字。

  “啥?!”校长一愣,不明所以地看着我们。

  我们四人很有默契地向玉定子抛去四双白眼,表示严重鄙视他。玉定子只是不痛不痒的耸了耸肩后,带着看好戏的心情,冷着一张脸抱臂倚在了床头。

  “…先把情况说一下吧。”我把手里装着食物的袋子放到了梳妆台上,如果再这么拖下去,连觉都没得睡了,再说,我们还要赶节目。

  “我来说吧。”一直站在校长身边的梅萍顺了顺耳边垂下的几根发丝,开口道:“其实我们也不知道他们三个是怎么回事,他们是一路狂跑回来的,那时…嗯,应该是下午六点多一些吧,他们三人脸色都很不好,像是被什么恐怖的东西追赶一样,一进门就把自己裹在被子里,还不停的哭,不管谁来怎么安慰都没用,那种状态一直维持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在我们答应陪同的条件下睡了下去…然后,就一直都没醒来…”

  “等等,他们没说什么吗?”小慧皱起鼻子:“或者你们没问他们什么?”

  “这个…”梅萍顿了顿,微微皱起了眉头,看向校长,见校长点头后,她接着说:“有的…他们从进门开始就一直又哭又叫,说什么有鬼,鬼在他们身上做了记号,要吃掉他们什么的…”

  “记号?”我合上了正要打开的饭盒:“他们的身上多了什么吗?”

  “没有。”梅萍摇头。

  “…哦…你继续。”我打开饭盒伸手抓起一只肉包子就往嘴里塞。

  “…后来我们一问,他们就告诉我们,他们在路过一个公园的时候,看到一个老婆婆在卖小瓷人,他们觉得很好玩,于是买了一个,可在回来的路上却不小心摔地上打破了…他们说到这里就变得很害怕的样子…再也不愿往下说了…然后…”

  梅萍又顿了顿,这回她看向了玉定子:“他们刚睡下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可没多久,突然就全身缩成一团开始发抖…抖得好厉害,三个人都是这样,看起来像是在做着很可怕的恶梦,面色发黑,身体绷得紧紧的,整张床单几乎都被汗湿完了,可全身却是凉冰冰的,连面孔五官扭曲得让人差点认不出来原样,更可怕的是,无论我们怎么叫怎么摇,他们三个就是不醒,把守着他们的我和另外几名同学都吓坏了…就在我们束手无策的时候,玉定子就把门给踹开了…”梅萍说到这时,就停了下来。

  “唔…没了?”正听得津津有味的小慧见梅萍久久没再吱声,便吞下了嘴里的鸡蛋饼后开口问道。

  “嗯…玉定子进来后就把我们都赶了出去,我们再次进来时,他们三个就像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个样子了…”梅萍用下巴点了点床上的三名同学。

  我们六人纷纷盯向了那个倚在墙边的家伙。

  “…我,”玉定子动了动嘴角:“只能封住鬼气。”

  “哦~鬼气?”我抓了一只包子在手里后,走到床边蹲了下来,好奇地把躺在床上的三名同学都细细看了一番,原来中了鬼气的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啊…我往旁边招手:“校长,你和她先出去一会。”

  “咦?”校长一愣:“可,可是…”

  “校长,你信不过我们,也该信得过玉定子吧?”小慧朝玉定子眨了眨眼睛。

  玉定子淡淡地点了个头。

  “…好吧。”校长看到玉定子点头,唉了口气后带着表情古怪的梅萍走出了房间。

  “小白,你过来一下。”小慧把门一锁上,我就开口叫道。

  正在猛灌红豆糖水的小白“唔”了一声,放下塑料杯子向我走来:“什么?”

  “你的左手借我用一下,”我拉着小白的左手,往那个男生的肚子上一放说道:“小白你吸吸看。”

  “呃…吸?”小白愣了愣,然后做大悟状地向我点头,他闭上眼睛在那男生的肚子上压了压,突然不知感应到什么似的眉头一皱,连忙揭开男子衬衫下摆露出肚眼,用手再次紧压到肚眼处。

  所有人都不明所以地围了上来,好奇地看着小白的动作。不一会,小白的手掌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黄色光芒,一缕阴凉凉的黑色烟气像是受到招唤一般,以男生肚眼为中心从周圈冒出来,缓缓地从小白的手心钻了进去…

  “唔…”床上的男生突然闷哼了一声,声音虽小,却叫围在他身边的五人听得清清楚楚。

  男生的脸色在黑烟消失后逐渐恢复到了往日的健康红润,表情也像是被从恶梦中释放了出来般轻松舒适,连嘴角也不禁微微上勾,怎么看都是一个帅气的阳光男孩,他不算短的漂亮睫毛扇了扇,眼睛正欲睁开…

  “砰!”…

  响声过后,房间回复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盯向了我。

  “呃…不会有事的…”我抓了抓头,不太肯定地说:“我下手应该不会很重…”

  “…可是他流鼻血了。”小慧指着因为我的拳头再度昏死过去的可怜男生,看着我的眼睛斜了斜。

  “鼻血?切~那是他自己火气太重了…醒来后叫他喝多些凉茶吧…”我拍拍屁股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哦…”是这样么?- -

  “哦什么哦啦…还不快把另外那两个女的也搞掂,”我催道:“节目快开始了耶。”

  “知道啊…”小慧抽了抽嘴角:“但是你没有更好一些的方法让他们昏睡?该不会连女的你也打算一拳‘轰’过去吧?”

  我呆。

  半晌,干笑:“嘿嘿,方法…有是有啦,只是我刚刚一时想不起来而已…”谁叫到那男生自己突然醒过来的…= =

  众人倒。

  小白用同样的方式把另外两个女生身上的鬼气清掉后,在校长和梅萍既感激又好奇的神情下,回到了我和小龙的客房。

  “小白的能力也是吞噬?”玉定子听了我们在参宿馆的遭遇后问道,只是口气冰冷。

  “嗯…算是…”我边吃边说:“不过,跟小龙的不太一样,小龙目前好像是什么样子的气都能吃啊…而且还能吸敢来做为自己的力量。至于小白…他好像只能吞噬邪气的样子…对纯正的灵气却都不付于一丁点的伤害…”这么一想,小白的攻击只对娄宿有效的原因也就真相大白了,这种吞噬能力还真是非常适合生性善良的小白所使用啊,不得不说,神族那帮家伙的眼光不错。

  玉定子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真像…”他突然挪唇喃喃道。

  “什么?”难道他知道些什么吗?我们四人都盯向了玉定子。

  “嗯…真的很像…”他冷冰冰地从我们摆在桌上的一堆饭盒里挖走了一块千层糕。

  “到底是像什么?你快说啊!”小慧急得差点没拽着他的衣领大叫。

  玉定子咬了口千层糕,才慢吞吞地从嘴里吐出三个字:“吸尘器。”

  倒。

  “…飞龙他…”玉定子垂下眼帘开口。

  “…嗯…不过你放心啦,既然我答应了你,我就会帮你的。”我知道他想说什么,我之前曾经答应过如果帮他保护玉尘子,他便以瑾瑜的消息做为回报。

  瑾瑜,美玉,精美,玉理十分细腻、精密,润厚而放射着光泽,五彩缤纷,刚柔相济,相传天地间的鬼神都以瑾瑜做饭,人吃则(以御不祥)吉祥如意,病遇则愈。

  小龙之前一次事件为了救我,而落下了动不动犯困的毛病,为了能找到让小龙摆脱这种毛病,我对脑里的知识又重新整理了一番,从中知道了只要找到瑾瑜让小龙吃下,小龙也许就可以康复。只是…瑾瑜出现的机率太渺小了,如果没有缘机,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脑中有瑾瑜存在的地址,但早已做古,而我需要更新的资料。

  可是万万没想到,我们这参宿馆一行,居然会遇到神族,也没想到,在神族的帮助下,小龙居然不但摆脱了犯困的毛病,还从神族那几个家伙那学了一些奇怪的本事…想想,还真所谓的因祸得福了,瑾瑜是不需要了,但朋友还是要帮的,虽说是损友…

  “…哦,谢了。”玉定子回复到了原先冷冰冰的样子,又从饭盒中挖走了一块薯饼。

  “啊,那是我的薯饼…你给我去死吧…”小慧从地上跳起来吼道:“看我无敌神腿~~`”

  “吵。”玉定子拿着薯饼轻松松地闪到一边。

  “是男的就别躲。”

  “谁理你。”

  “啊!红石你住手,那是我的春卷。”

  “太迟了…”

  “吼…你们这帮可恶的混蛋…”

  ……

  就在我们高高兴兴地进行抢食混战时,我们看不到的地方,白虎七星馆之一的奎宿馆上头正聚集着一团乌云,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几家欢乐几家愁了吧…

  “…还是什么都问不出来吗?”奎宿眉头紧皱。

  “是的。”弓着身子站立在他面前的男子恭敬地开口:“全馆上下的人似乎对那段时间发生在厅里的事都没了记忆…”

  “砰。”坐在一边的胃宿满脸怒气的在桌上重重一捶,雕工完美的桃木桌子转眼间就成了一堆木屑:“可恶。”

  “胃宿,你先别激动…”奎宿有些可惜地看着一地木屑,那桃木桌子是古董耶,很贵的啊…

  “你让我怎么能够不激动?”胃宿吼道:“几个小时而已,娄宿和参宿就同时变成了那个样子,他们可是白虎的七星宿啊!他们的实力我们都心中有数啊!”

  “…”房里的人都沉默了下去。

  “唉~”奎宿揉了揉太阳穴,对站在他面前的男子吩咐道:“你先下去吧…用最大的能力进行封锁,听着,我一点都不希望从别的家族口中听到与此相关消息…不然…”他目光一寒,身上散发出一片阴森森的气息,要是我们几人在场,同定会惊呼出声的…因为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正是鬼气…

  空气中的阴狠,让男子感到一阵恐惧,不禁胆怯地跪了下去,带着颤音保证道:“馆…主放心,我一鬼会尽一切能力来封锁所有相关消息的。”

  “退下。”

  “是。”

  “…”房中再次陷入沉默。

  “…总部有什么消息么?”奎宿突然开口问道。

  “没…”昴宿淡淡地开口:“他们不会关心这种事的…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尽快挑选出力量更为强大的娄宿和参宿…”

  “是啊是啊…”觜宿支着下巴眨眨眼睛:“就算他们有所行动,也一定会是用尽一切可以用的方式,把弄疯娄宿和参宿的人弄到自己手中的…想想,一个顶两个啊…那是多么强大的力量…”

  “你就这么确定只有一人?”胃宿脸色不好地盯着他:“真的只有一人吗?”

  白虎五宿都变了脸色。

  胃宿摇了摇头:“如果是一人,或许我们还能以多胜少…可…如果是一伙…每个家伙都有那种力量…你们认为…我们能有多少胜算?”

  “真不可思议啊…”觜宿眼睛眯了眯,说道:“拥有不凡气量的一伙人吗?为什么他们只是弄疯了娄宿和参宿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呢?”

  “不是只弄疯娄宿和参宿,”胃宿说:“他们还把参宿馆上下千人对他们的记忆都抹杀了。”

  “呃…”觜宿抓了抓头:“这更奇怪了…如果是我,我会把所有人都收到自己手中的…参宿的手下可算是精英了…可他们仅仅只是把关于他们的记忆抹杀掉?真是不了解他们…”

  “这不是问题啊觜宿,”奎宿受不了地抽了抽嘴角,开口:“问题是…上千多个人的记忆,那可不是电脑程序,能说删就删的…你想想,这普天之下,有几个人能做得到这种程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