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龙石异事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龙石异事录 半碗稀饭 4801 2005.07.21 22:15

    

  “不,”小龙挑眉:“他们只是被人雇用的……他们说对方是一个三十来的男子……”

  “喔……”我点头,想了想又说:“要是我单车坏了,要他们赔我……要一模一样的。”因为我想到了习惯问题。

  小龙轻笑:“……好啊,不过小石,你不打算换辆山地车?现在好像流行那个啊。”

  我摇头,向他扯了扯嘴角:“不要……光看他们骑车的姿势就觉得累,而且要是山地车的话,就没办法载人了。”

  小龙愣了愣,皱眉歪头,说道:“也是。”

  “……白痴。”我说。

  “薛红石,于飞龙,你们过来一下。”

  我跟小龙刚走进教室时,班主任李老师正坐在讲台上和班来已来的同学在商讨着什么,他看到我和小龙,就把我们唤了过去,递给我们每人几页纸的打印稿说道:“这个是这次比赛的安排,你们参考参考……有什么意见的话,可以直接提出来,特别是第二个自由发挥的项目。”

  我愣了愣,接过来翻了翻,眼花缭乱地开口:“……老师,到底有几家学校参加啊?”

  “嗯……加上我们的话有十六所学校……怎么了?”

  “参赛者全是高中生么?”我有些无力地问道,学校怎么兴这个啊……

  “是的。”李老师点头:“……本来比赛的初衷是为了在将临踏上社会的青少年中,选拔出拥有潜质的出色新星……”

  “可是到了最后倒是成了少爷小姐们相互竞争的闹剧了。”那个说是表哥参加过比赛的男生接口道。

  “说到这个,杨沿,你表哥没事吧?”我突然想起。

  “没事。”杨沿摇头笑道:“我表哥家是开医院的,所以还算得上有势力的一派……不过他没有欺负过别人,他之所以去参加只是觉得好玩而已,在第三轮就被淘汰出局了……相反他还救了一个被一个据说是银行行长的千金困在了水箱里的女孩子。”

  大家听他这么一说,包括李老师在内的人全都倒抽了一口气。

  “……太过分了……”一名娇小的女生轻声说道。

  “是啊,听表哥说那女孩子只不过是在那千金说三道四时,回了几句而已……就被那千金叫人把她给抛进了水箱里关起来……”

  “……”我汗颜:“那女孩子还真是命大……”

  “嗯。”杨沿点头苦笑:“那一次幸好正好表哥在,要不然,那女的就给弄死了。”

  “……”无语,实在太恐怖了,我可不可以取消比赛?

  “……不要这样看着我……没用的……”李老师摇头:“校长发话了,说为了于飞龙,无论如何,你们都只能胜不能输……”

  “嗯?”小龙挑眉:“为我?我以为他是为了两年前那场输给了蓝洛的比赛……”

  “……”一片默然……

  “……什么为了小龙啊……”我抽了抽嘴角,狠狠地在李老师看不到的地方竖起了中指,鄙视道:“根本就是为了他自己的面子吧。”那个死人校长……

  “咳咳……”李老师脸色变了变后,干咳:“好了好了,回位吧……上课铃都响好一会了……上课吧,有话下课了再说……”

  话虽这么说,可一下课,李老师倒是以最快的速度溜了个没影,整个上午都找不着人……不愧是校长带出来的学生,真******上梁不正下梁歪……=___= #

  中午午休时,我跟小龙两人再次用瞬移甩掉了喜欢一下课就粘过来的白叶秋,跑进了医务室,当两人来到医务室时,意外的看到了一堆人……

  我纳闷,小白他们就算了……玉尘子呢?他是怎么混进学校来的??

  玉尘子脸色严肃,他正和小慧小白玉定子三人,坐在医务室内,不知在谈论着什么,他们发现到被上了锁的门被突然推开时紧张地愣了愣,一见是我们,个个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

  “……老伯,你是怎么进学校的?”我决定开口。

  “校长我认识。”玉尘子得意地笑。

  “啊?”不会吧?

  “以前有过生意上的来往。”玉尘子补充。

  “喔……”我翻了翻白眼,知道玉尘子所说的生意肯定是开光驱邪一类。

  “喂,你们在这干嘛?”重新锁上门后,我一屁股坐到了写字台上。

  小慧一脸正经:“就你俩?没人跟着来吧?特别是那个老粘着你的白叶秋……”

  我莫明其妙地看着她,摇头:“没人,白叶秋被我们甩掉了。”

  “喔。”小慧点头表示明白。

  “你们还没说呢,你们到底聚在这里搞什么鬼啊?”我倚着一面墙,表情古怪地问道。

  “你才搞鬼呢……”小慧皱了皱鼻子,开口问道:“你还记得上次吴叔说的关于白叶秋的故事吗?”

  我愣了愣后,点头,那么一个诡异的故事,想忘记都难。

  “又有什么消息了么?”我问。

  “嗯,是关于疗养院的事。”小白点头。

  我迷惑的看向玉尘子,我记得上回吴叔说过,白叶秋待过的那间疗养院由玉尘子他们负责调查。

  “关于那个白叶秋进去过的疗养院……”玉尘子开口:“我跟另一名同门师弟两人去调查了几趟,在那里,我们完全找不到关于白叶秋的记录。”

  “啊?”我还没听明白。

  “白叶秋所待过的疗养院,无论是入院的登记,”小白解释:“还是病历以及疗养的所有过程记录……全都没有找到。”

  “找不到记录?”我疑惑:“会不会弄错了地方?”

  “不会。”玉尘子摇头:“我们门中自有我们门中特殊的调查方式……自从上次小吴给了疗养院的院址后,我们就一直暗中派人调查,在那里,确实有白叶秋本人所残留的气,可我们却完全找不到关于他的住院记录。”

  “那就是说,被人毁掉了?”我问。

  “对。”玉尘子肯定地点头:“这个可能性很大……不,应该说,我们完全可以肯定,他的材料全被人毁掉,或者移到了别的地方。”

  “喔……”小龙歪着头想了想:“那么别人的记录呢?比如那两名主治医师的……”

  “唉……”玉尘子叹了口气:“关于那两名医师的记录完全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头一个显示他是在一个晚上失踪的。另一个,记录显示他是因为承受不了工作压力而失常,目前还在B市精神病院……”

  “B市你们去了么?”小龙问道。

  “去了。”玉尘子点头苦笑:“那个医师虽说还活着,可是在我看来,他早就死了。”

  “什么意思?”我问。

  “嗯……用你们现在的年青人的话是怎么说来着?就是……”玉尘子指了指自己的左胸:“他的心……早死了。”

  “……”这句话如果换个状况来听,一定让人觉得有些浪漫,可是,我们现在听来只觉得头皮发麻。

  “心死了?”小慧眯眼:“所以才会有严重的自杀倾向吗?真是奇怪,他受了什么打击啊?”

  “这才是令人迷惑的地方,”玉定子说道:“我们通过调查发现,他是个有家室的人,他有一个贤惠的妻子,女儿跟你们差不多大,是个很乖巧的女孩子,还有,就以他本人的师医前途来说,也是一片光明啊……这样的一个人,有什么理由会心死?……”

  “你见了他本人么?”小龙打断了他。

  “见了,”玉定点头,想了想又摇头:“……也不对,不能说真正见到,当时还隔着一扇玻璃,他的四肢都被固定,连嘴巴也塞着东西被封着……”

  唔……我们听他这么一描述,无一不皱眉……

  “眼睛,”一直坐得像座冰雕似的玉定子突然开口:“看到了么?”

  玉尘子愣了愣,说:“……精神溃散,他的眼中没有焦距……像是在发呆,对眼前的任何东西都没有反应……但听医护人员说,一旦放开他,他就会自我害伤,那种行为简直就像是形成了条件反射……”

  “……这样啊……”小龙支着下巴:“医生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

  玉尘子“咝”了口气:“你们是想打听关于催眠的事吧,这个我问过医生了,医生也不太能肯定,只是说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不过医生告诉我,真能做到这种深度催眠的恐怕只有大师级的人物了……”

  “深度催眠?”我好奇:“催眠也有程度?”

  “有啊。”小白开口应道。

  我们几人看向了他,他歪着脑袋边想边说:“我后来有查过一些关于这方面的网页,上面说催眠状态的深度一般分为轻度、中度和深度三种……”他比出了三根手指。

  顿了顿后,他继续说道:“受到轻度催眠的人,眼睛是闭着的、身体的肌肉都处于松弛状态,眼睑发僵,思维活动也会减少,但不能按照催眠者的指示行动,比如催眠者让他睁眼,他却只能扬动眉毛……而且有时还会突然自己活动起来。事后被催眠的人会告诉你他并没睡着,周围一切动静也都能知道,可就是不能也不想睁开眼睛,只感觉全身很沉重、很舒适。

  受到中度催眠的人,瞌睡会加深,皮肤会感觉迟钝,变得很顺从。事后他会告诉你他开始突然睡着了,后来又醒了,只能记得自己受到的催眠不深之前,催眠者的言语和行动。

  受到深度催眠的人,他的感觉会明显减退,你用针刺,他都不起反应,事后他完全想不起自己在受催眠中的语言和行动,但实际上,他在受到催眠时会完全受控于催眠者的指示,所有的语言和行动全会按照催眠者的指示完成……”

  “……”我听得头重脚轻,一知半解。

  “……听起来好厉害啊……”小慧的情况跟我是半斤八两。

  “这倒不一定……”小龙打了个呵欠:“世上没有完全的东西……”

  “啊?”我听不懂。

  “会受到催眠,那是因为他的内心深处本来就存在着那种yu望……”小龙开始晕晕沉沉:“催眠的本身,就像兴奋剂……服了兴奋剂,觉得世界都是自己的,随心所欲就好……”还没说完就没了声音。

  我无奈地给上天抛了对白眼,在同样无奈的众人目光下,拉着小龙把他带进了休息室安顿好。

  “……继续吧,如果像老伯小白和小龙所说,”我出来后对他们开口道:“我们假设,那名有严重自杀倾向的医师真的被人进行了深度催眠,那会是不是因为他自己的意志过于薄弱?所以容易被影响?被诱惑?”我倒不怎么相信他是个软弱的人,说到底他也是名医师吧?

  玉尘子苦笑道:“我刚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可那名医生告诉我,事实上,最容易受到催眠的人都是聪明人呢,他们能够让自己放松,性格也很稳重,他们的智商较高,具有丰富的想像力,而且对新鲜事情的适应能力比一般人还要高。”

  “……”我无语。

  “那能解开吗?”小慧问道。

  玉尘子摇了摇头,叹道:“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啊……那个医生告诉我,受到深度催眠的人,要解开催眠的话,要么得由为他进行催眠的人亲自进行,要么那个解除催眠的人要比为他进行催眠的人厉害。”

  “为什么?”我奇怪。

  “网上说催眠者会在催眠中指示被催眠的人在他清醒之后的某个时间里或者看到某个讯号时,就要去做某件事,比如说灯开时就要跳舞,听到汽车喇叭声时就学狗叫等等,当然了……那些都是无意识动作,你只会以为那些行为都是自己的想法。”小白开口说道。

  他趴到了桌子上:“如果想要解开被下的暗示,就要找出指示的关键并瓦解它,如果解除催眠的人没有高于催眠人的本事,恐怕就算找到了关键也瓦解不了它吧?”

  “是的。”玉尘子点头:“就像一种病毒,当你发现了它,那你要么就彻底解除它,要么就不要动它,如果冒然行事,解除不了就算了,就怕病毒受到刺激形成另一种新型病毒就麻烦了……”

  “……”再次无语,这次是被小白和玉尘子老伯的话给吓的。

  “……那就算了……”小慧吐了吐舌头,说道:“对于这个过于专业的问题我们先放到一边,说说那几个失踪了的人……对于那几个人,你们应该也有去调查吧?”

  “嗯……”玉尘子也因话题的转移而松了口气:“包括白叶秋的头一名医师在内,所有失踪者的资料全找到了……当然了,除了他们本人,他们几个消失得可真够彻底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