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龙石异事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龙石异事录 半碗稀饭 4785 2005.08.02 19:15

    “白叶秋……”小龙笑着看向白叶秋:“当你真正掌握了我所说的头一点的时候,你自然明白自己的画中缺少了什么……”

  “……”白叶秋看着小龙,点头:“我明白了……谢谢指点。”

  我们翻了翻白眼,白叶秋的语气太淡了,要不是知道他本人性格本来就是如此,我们肯定以为他是在应付……

  “对了……这个是什么?”我指着桌上那个长长的塑料黑筒问道。

  “画筒。”白叶秋说道。

  “画筒?”我好奇地拎了起来:“里面有东西么?”

  “嗯。”白叶秋应道:“里面也是画……我叫周叔回画室给我取过来的。”

  “啊?周叔?”我们一下子全围了上来。

  “……嗯,”白叶秋轻扫了我们一眼,伸手提过画筒打开了筒盖。

  “是他画的么?”看着被缓缓打开的筒盖,我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不是……”

  “……”我们全都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白叶秋看了看我们:“你们以为是他的画?”

  “……”没人吱声。

  白叶秋嘴巴动了动:“我也希望是……不过,周叔他对着祖坟立过血誓……他永远都不会再动画笔了。”

  “……”我们全都愣了愣,血誓?那是什么概念?

  “一旦立了血誓……”白叶秋看出了我们的疑问,他淡淡开口:“就得遵行誓言,不然……会被诅咒的……”

  “……”依旧无声。

  白叶秋在说到这些话的时候为什么还能依旧冷漠?我无法想通……

  半晌。

  “什么血誓?”小白开口,想了想又补充:“……我们能知道么?”

  白叶秋脸色逐变,他看了眼小白后低下了头:“……不知道。”

  倒。

  “……”我们齐齐瞪他。

  白叶秋并没有抬头,自然也就没有看到我们几对白眼。

  “其实……”他接着说:“因为周叔的关系……我有去问过家里人……”

  “喔。”我们点头。

  “可每次我一提起血誓两个字的时候,他们的脸色都会变得很难看……”白叶秋拔了拔额前的头发。

  “……然后呢?”小慧开口问道。

  “……”白叶秋轻轻抿了抿嘴唇:“他们紧张得要死……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告诉我原因……”

  “……”我愣了半晌:“呃……就,就这样?”

  白叶秋张了张嘴:“不……”

  “嗯?”我瞠着牛眼看着他。

  “一个阿姨……我们都叫她亚姨”白叶秋微微叹了口气说:“她是带着周叔长大的……她在得知周叔下了血誓后就一直再哭……”

  废话!她不哭你哭?

  “她告诉我,虽然她不知道血誓的事,但她见过中过诅咒的人……”白叶秋的脸色变了变:“被诅咒了的人都会被肢解……”

  “什么?”我脸色大变地跳了起来,那是当然的,因为无论谁听到了这话都会想到最近听到的种种案件……无不例外的碎尸案。

  玉定子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他冷冷地走向白叶秋,一把揪着白叶秋的衣领,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

  “你没说。”玉定子瞪着白叶秋冷冽地吐出三个字。

  “……”白叶秋抬起了头,他的脸上依旧淡漠得看不出任何表情:“他们都没立过血誓吧?……不是么?”

  “……”玉定子冷冷地瞪着他,双眼仿佛可以冻结一切。

  “这是很重要的关键啊!”小慧受不了地跳了起来抱头大叫。

  “……”我抽了抽嘴角,说白叶秋是画痴……他还真是画痴啊……

  “……”白叶秋的脸色又变了变:“我……真的不知道。”

  “那个……”小龙的右手有一下没一下地弹着桌子,表情古怪地看着被玉定子拽得死紧的白叶秋:“关于你身边的几件案子……你都没去留意么?”

  “没……”白叶秋轻轻地摇了摇头,语气淡薄:“这些事……我一向不理会的……”

  “也就是说……”小龙勾了勾唇角:“这些事都是周叔在一手处理么?”

  “嗯……”白叶秋轻点了一下头:“是的……”

  “……”我们默然……他真是……没救了。

  玉定子放下了他的衣领,缓缓地走回自己的位置,看都不看他一眼。

  “然后呢?”小龙看着他:“……只有被肢解么?”

  白叶秋轻轻地叹了口气,他眯眼说道:“因为亚姨只是名普通工人……所以她知道的也不很多……”

  “那么她有没说过她看到的,受到了诅咒的那个人是谁?”小白接着问道。

  “……”白叶秋的眼睛又眯了眯:“是……我的一个舅舅。”

  “……”一小阵的沉默……只因觉得白叶秋的家人实在有够变态,动不动血誓个什么劲?

  “你舅?他又为了什么要血誓啊?”小慧满脸问号。

  “……”白叶秋顿了顿后开口:“不知道……亚姨也说她不知道,在舅舅血誓的时候……亚姨和周叔还没有在家里……”

  “啊?”我眯眼,白叶秋最后那句话让我听得别扭……什么叫做还没有在家里?

  “亚姨和周叔一直住在外头……”白叶秋看着我补充到:“就在舅舅被诅咒之前没久,我爸突然把周叔叫了回去……亚姨是跟着周叔回到家里的……”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好难理解……又是一个复杂的有钱人家……

  “那个亚姨有没把你舅的死亡经过告诉你?”小龙又问。

  “嗯。”白叶秋继续说道:“其实听你们这么一说,我也发现是有些像周叔所描述那前段时间的案件……”

  “喔?”小龙挑了挑眉。

  “嗯……只有一点不一样呢……周叔跟我说过,案件中的尸体都被人切成片状,凶器是西瓜刀一类……而舅舅是死在他自己的房间里的……全身被切成片状,散了一房子……”白叶秋伸手捏了捏自己光滑的下巴:“但是房间中并没有所谓的凶器……”

  “……”没有凶器?难不成还真是诅咒不成?

  我对天抛了对白眼,那个纳闷啊……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个小小的X市里面居然会有那么多的怪人怪事?

  这就是……我变相后的报应么?一辈子都得跟着一堆怪人怪事为伍?我偷偷瞄了瞄坐在身边的小龙……感叹……天上果然不会掉馅饼的……— —|||

  “……第一个发现的人是谁?”小龙问。

  “不知道,我只知道亚姨当时是在听到惨叫声后进房的人……而且当时,跟她一起进房的还有一个侍从。”

  “喔?那她怎么就认定了那是诅咒?”小龙歪了歪头。

  白叶秋看着地面:“也是听说的……她从老佣那听来,说什么也只有受到诅咒的人才会死在那样。”

  “听亚姨说,我爸让人把舅舅的尸体凑好后安葬到了后林……”白叶秋继续说道:“我们家后有片不算小的树林,树林深处是我们历代先祖安葬的地方……我们都称那林子为后林……”然后没了声音。

  半晌。

  “完了?”我问。

  “嗯。”白叶秋轻轻点了点头:“我就只知道那么多……”

  “那个……周叔他太可怜了……”小慧突然皱着鼻子说道:“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不是么?”

  “……”白叶秋依旧面色淡然地看着地面,没有吱声……

  “算了小慧……”小白轻叹了口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我点了点头,为了打碰空气里的尴尬,我伸手拿起画筒抽出筒中手感粗糙的画纸,放在桌上展了开来,这是……

  “这是什么啊?”我抬起头来看着白叶秋,不解。

  “涂鸦。”白叶秋顺了顺衣服后坐了下来对我说道。

  “涂鸦?”小白伸着脑门在我眼前晃了一圈后,满脸好奇地抬头:“只有一团团的颜色啊……完全看不出是什么……这是抽象画么?”

  “不……跟抽象画不一样……”白叶秋轻轻摇了摇头:“我这只能算是我在碰到瓶颈的时候无意识状态下的涂鸦。”

  “瓶颈?”小慧的脑门也伸了过去,她看了看画后抬头问道:“你遇瓶颈时常这么做?”

  “是的。”白叶秋说:“……这是习惯。”

  “喔。”小慧点头表示明白,这就像有人在烦恼时喜欢大吃大喝一样。

  “这……”小龙细细打量着画纸上的五彩斑斓,满脸的古怪:“是无意识状态下画出来的?”

  白叶秋轻扯嘴角:“是的……我一遇到瓶颈,头脑就会发帐得难受……在那时所涂的鸦都是无意识的。”

  “喔……”小龙挑了挑眉,他想了一下又开口:“你这涂鸦还有用么?”

  “……”白叶秋抬头看着小龙。

  “如果没用就送我吧。”小龙扯开一个笑脸。

  “啊?”我和小慧小白三人齐齐盯着小龙。

  “……没用。”白叶秋的嘴角不怎么明显地弧了弧:“我会让周叔帮我取回只是因为我想也许我遇上瓶颈的时候还能用得上……你喜欢就拿去吧。”

  “那么谢了。”小龙老实不客气,笑眯眯地当场把画收了起来。

  “我也要!”小慧一下子窜到了白叶秋面前,双眼大放红光:“我也要我也要我也要我也要…………”

  白叶秋愣了愣,后退了一些些:“……你也要像这样的涂鸦么?家里还有一些,明天到校可以给你。”

  “除了涂鸦还有别的么?”小白也一脸馋相地凑近他:“我也想要。”

  我好笑地看着白叶秋在小慧小白两人的攻势连连后退,最后以稿图四张涂鸦六张交换了人身自由……

  说到这个,并不是白叶秋是个懂得讨价还价,而是因为他对自己的画稿爱惜如命,要不是这会,他是不会轻易将画稿送出的……不过,你要递个空本子给他让他签名,他立马表情冷漠地执笔上前,洋洋洒洒地给你签上百来个无所谓……

  所以在白叶秋踏出家门后,我们包括玉定子李嫂和后来的吴叔在内,全都笑嘻嘻地捧着一大本满是白叶秋签名的厚本子。

  ……李嫂说要给周星儿就算了,可吴叔他要来做什么啊……收藏么?他喜欢这个??恶寒~~~= = |||

  “小龙……只是涂鸦而已,要来干嘛?”我坐在床上用大毛巾搓着自己湿渌渌的头发。

  “呵呵呵……”小龙取走我的毛巾,帮我擦头,他听到我的问话后,喃喃低语:“那可不仅仅是涂鸦喔……”

  “啊?”我没听明白。

  “没事……我想研究一下而已。”小龙笑呵呵地拍了拍我的脑瓜子。

  “……”我努力地回想着那张画纸上的内容,嗯……可是脑子里除了色块还是色块……那有什么好研究的?

  我也没多想,反正小龙这种怪胎的想法我要能理解,我就不会就只考这么点分数了……

  “咳咳……”李老师清了清嗓子,:“我们的比赛地点定下来了……就在Z市的玉玺岛……”

  “哇!”一听这话,班里顿时炸开了锅。

  “是玉玺岛?那个全国排名第三位的度假人工岛?”

  “没听错吧?老师说的是玉玺岛么……那个玉玺岛?”

  “没错,就是那个青龙产业下的玉玺岛……”

  “天啊……那里是我心目中最浪漫的约会胜地啊……”

  “是啊,那里听说真的很美……而且那儿的美女一拿一大把呢……”

  “就是就是……听说那的温泉有美肤的做用……所以全国的美女净往那跑呢……哈哈哈……”

  “……原来是这样啊……”本想暴跳的李老师一听到美女的时候耳朵就动了动,听着听着便陷入了觉思……

  他还真没听说过呢,原来那个玉玺岛真的那么有名字,好想去……不行,他无论如何都要去……美女耶……

  “……小龙”我抽了抽嘴角开口:“班主任的口水流下来了……”他在想什么啊?肯定不是好东西……算了,还是不要提醒他……

  “呵呵……是啊……我早拍下来了。”小龙笑容可掬。

  “啊?什么拍下来了?”我回头。

  小龙笑眯眯地打开了他的手机盖子,动着他细白的手指头说道:“就是这个。”

  “……”我眼角抽了抽,小龙这无聊的家伙不知何时开始的,一下拍下了十来张班主任口水状……

  “回家把图片弄成动画一定很有趣……”小龙笑得迷人:“然后……把它放到网上去吧……呵呵呵……”

  “……”太可怕了……我不认识他……绝对绝对不认识。

  于是趴到桌上。装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