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龙石异事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龙石异事录 半碗稀饭 4592 2005.07.17 15:23

    

  “……听红石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你那天露出奇怪的表情……会不会就是被催眠的原因……那副画……”小白话没说完就停了下来,他放开了小慧,坐在沙发上低头沉思。

  难怪小白那天的脸色出奇的差……

  我们都陷入了沉默……

  “……玉定子,画也能催眠?”我的脑海里没有这种事。

  “不知道。”玉定子说道。

  “可以啊……人类,是很容易被催眠的……”小龙突然开口,他支着下巴眯眼:“只要是人,内心深处就会有***,只需给出一点点的条件,一点点的刺激,一点点的引导,就很容易被催眠了。”

  “可在画中能做到吗?”我看着他。

  “……这个嘛,人们不是都说,色彩与线条是大自然古老语言中的一种么?每一种色彩,每一根线条所表达的每一个情绪都不同吧,就像有的人画的画让人看了会觉得很忧郁,有的人画的却让人觉得很快乐……说到底,我们在看画的同时都被画催眠了,大脑深处都被画者展现在画中的情绪所牵引着……”小龙缓缓说道。

  我说:“……说到这个,我想起我们在进画厅时看到的,那些站在画框面前陷入痴呆的人,个个都像精神病似的表情怪异……要你这么说,那些人也是受到了画的催眠么?”

  小龙点了点头:“也许吧……我们几人当时因为先是被那道浓厚的血腥味所吸引,后来又被小白的难看脸色吓了一跳,除了白叶秋的自画像外,根本就没留意到别的画……但我想,应该不会错了。”

  “……靠!”我愕然:“画画的和开画展的并不只有白叶秋一个人吧?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到底在他的每一幅画里都溶进了多少东西?”

  “这个问题问得好,这才是我们想要知道的关键,可是……” 小龙双手一摊:“我们一无所知……特别是他那血腥厚沈的自画像。”

  “……”我皱了皱眉头:“小慧,你在看画时,有什么奇怪的感觉么?”

  小慧想了想:“觉得脑中一片空白。”

  “一片空白?”这又算什么?

  “如果真是一片空白,就说明那幅画让你产生了共鸣。”吴叔说道:“我以前听人这么说过,那算是一种境界吧。”

  “共鸣?”小慧愣了愣:“可我没觉得有什么……”

  “我知道……”一直陷入沉思的小白脸色不好地开口:“小慧当时的表情是一种……恐惧……深深的恐惧……”

  “……”小慧皱起眉头看着小白:“恐惧?我为什么要恐惧?”

  “还是说是画潜意识里给小慧带来了恐惧?”我开口说道:“要是这么想的话,就好解释了吧,先不说白叶秋本人就拥有像是催眠的能力,他的画中确实存在这种能力……或者说画中的能力比一般的更为强大,这一点是无可置疑的了。再如小龙所说的,画可以牵引他人的情绪这点,小慧会被潜意识牵引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味道。”寡言的玉定子又从口中吐出两个冰块字。

  “嗯,我想我大概知道……”我选择了回答。

  定定地扫视了一下屋里的每个看着我的人,叹息:“我在画展之后就想了很久,初步的想法早就有了,但是这还不够……我还需要一些些时间,一些些可以证实我的想法的时间……”

  我顿了顿又说:“所以,我现在需要你们的配合。”

  …………

  “……喂,你们几个……”我开口。

  “干嘛?”小慧皱着鼻子问道。

  “……你们不觉得这里的人好像多得有些不可思议了么?”这里以前有这么多人么?我怎么不知道?有些不想再往前走了。

  “哼!你以为是谁招惹来的?”小慧不爽地顺了顺几根落在前额的头发:“就是你跟飞龙两个人啊!”

  “…………”无语。

  我们几人都是名副其实的好学生……至少小龙跟小白是,虽说我和小慧两人并不怎么爱学习,但是课还是要上的……为了期末总评……于是,下午一点多一些些,我们一行五人从停在校门旁边的,吴叔的车上下来时,就被围观了……虽说平时的回头率也是非常的可观,可是……像观赏大熊猫一样地被围观,还真是头一回……

  “……靠!真是眩目的五人。”某A男生目不转眼地盯着我们。

  “呵呵,那就是传说中的高一四班的于飞龙薛红石刘白和张慧,另外那个长头发的……没见过啊……”某B男生伸着手指在我们几人身上点来点去。

  “喔?……就是他们啊?那个皮肤好得不得了的就是薛红石?长得比传闻更吸引人啊……我完全可以明白白叶秋的心情了,要是换做我,我想我也会这么做的……”B男生旁边的A男生感慨道。

  “哼,要不是被学生会的警告说那几个人绝对不能碰,我们哪还会只是站得远远地看着啊?”C男生发言。

  “就是。看看人家张慧,多清纯可爱,比那几个所谓的校花强多了……当然,刘思竹除外。”B男生的发言引来身边一干男生的应同。

  “……虽然于飞龙和刘白还有那个长头发都很不错,”D男生靠在一棵树上开口:“但还是薛红石更对胃口啊……”

  “同感。”A男生应和。

  “…………”BC两男生看着前方的五人无语……虽说听着AD两人的话有些不对劲,但感觉上也找不出错误就是了……— —|||

  这是男生方面的反映,那么女生……

  “哇~他们就是传说中的四人吗?给人的感觉真是太好了……那个长头发的美少年也是……”A女陶醉中:“我好喜欢那个长头发的呢~~虽然不和道他是谁,但他看起来好酷喔……”

  “啊啊……我呢最喜欢充满了病态美的于飞龙了,他总是笑眯眯地,给人一种神神秘秘的感觉呢……”B女陶醉中……

  “于飞龙感觉让人摸不透啊……我还是喜欢薛红石,气质好干净,好像完全没有杂质的水晶呢……”C女陶醉中……

  “咦?如果是薛红石的话,没人不喜欢他吧?他可是四人中最受欢迎的,见过他的人,无论是男生女生都会被他不由自主地吸引呢……可是喜欢归喜欢,可要是站在他身边可就没几个人受得了。”A女一脸可惜的开口。

  “啊?为什么?”C女不解。

  “薛红石他啊,如果只是站在远处看是一种很美的欣赏没错啦,但要跟他站在一起,恐怕世界上最美最漂亮的人都会被他比下去的,再高贵的人啊在他面前都会显得很俗气呢,还有……他太干净了,干净得让人会不由自主感到自卑呢。”B女解答。

  “咦?是吗?但于飞龙刘白他们几个不也整天和薛红石在一起。”C女问道。

  “这个……不太清楚啊,于飞龙看起来是个例外呢,”A女说道:“至于刘白和张慧,他们是转学生,他们一转来时就跟薛红石和于飞龙在一起了,好像是以前就认识的……”

  “是啊,而且充满了病态美的于飞龙和气息不俗的薛红石听说还是一对的呢……”B女陶醉中……

  “……真的么?”

  “这还用问么?大多数人都看得出来吧……”B女刚说完,觉得不对,一回头,吃惊:“啊,啊,你,你,你是……”

  “从哪能看得出来?”那人不理会B女的吃惊,继续问道。

  “……帅哥,你问这个做什么?你该不会是看上了他们俩中的一个吧?要是那样我想你还是放弃吧,你没机会了,他们俩的感情可是出了名的好呢,就边他们同班同学都还从没见他们分开过。”A女劝说。

  “……是么?”男生淡淡地表示疑问后,在众人种种的怪异神情下抬腿向着五人走去。

  “……喂,那个人,好像在哪见过啊……”C女看着男生的背影开口。

  “天啊!”B女大叫:“他是白叶秋!”

  “什么?那个男生就是白叶秋?”A女惊呼:“那个为了薛红石而特地从石鼎重点高中转学过来的白叶秋?”

  “对!就是他,我看到了他那双灰蓝色的眼睛了。”B女激动地捂住双脸。

  “喂!看!那不正是白叶秋么?”

  “是啊是啊,主角出现了……”

  “…………”

  “…………”

  顿时间,围观的人群在白叶秋的出现中炸开了锅。

  “他妈的!”我苦哈哈地开口:“我们又不是国宝,干嘛要被人观赏啊……还有,现在是午休时间吧?他们既不回家又不留在教室,全围在这里无不无聊啊?那么大的一个太阳。”多热呵……—O—|||

  “忍着点,走快点吧。”小白开口:“回到教室应该就没那么多事了。”

  “嗯~~”我懒洋洋地应道,拉着小龙加快了脚步。

  “对了……我们就这么回教室,那玉定子怎么办啊?”小白突然才想起这个问题。

  “一起吧,反正老师也不会有多大的意见,玉定子也算是名人了。”小慧无所谓地笑道:“说不定会被热情接待呢。”

  “也是。”小白轻笑。

  “走快点。”我不耐烦的催道:“小龙开始犯困了。”

  “……”几人无言地看了看正一副昏昏欲睡的小龙,也加快也脚步。

  没走几步,就觉得围观的人群开始变成吵嚷,但也没留意就是,直到一个影子挡在了我的跟前。

  “红石……”白叶秋扯着一个淡笑:“上午都看不到你们呢。”

  我叹息,该来的还是来了,尽管不是时候:“那个,白叶秋,我们先回教室再说吧。”反正也没逃避的打算。

  “好……需要帮忙吗?”白叶秋也看出了小龙的不对劲。

  “不用,他没事的……只是犯困而已。”我拉着小龙径直越过了白叶秋,却没见到,他在我和小龙身后露出的古怪表情。

  “说吧,你为什么会想到转学?”回到教室,我安顿好了小龙后开口问道:“你只是想要画画而已吧,不是说只要一个月么?”

  “原本是这么想的没错,只是……”白叶秋看着我:“不够,一个月的时间太少了,这么少的时间里,我根本就无法捕捉到你的所有特质……”

  “你要那东西干嘛?”他的话让我暴汗。

  白叶秋笑着摇了摇头:“这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如果一张画中少了特质,哪怕画得再像,那也不是你。”

  “……”我不理解:“画画的人都会像你这样?”说到底还真够变态。

  “别人,我不清楚……”白叶秋歪着脑袋:“但对我来说,既然找到了绘画的灵感,下了要画的决心,就一定要画出来。”

  “……既然这样,为什么你还拥有那么多的未完成品?”我问。

  “……”白叶秋看向了窗外:“那些之所以被我称之为未完成品,他们所传递的并非全部,而是部分……”

  “什么意思?”我不懂。

  “一个人,要怎么样才能称为人呢?”他突然问我。

  我想了想后,摇头。

  白叶秋微眯着眼:“一个完整的人,他的一生,有悲欢离合,生老病死,画也一样……一张完美的作品,带给人的感觉就必定是全面的。”

  “……全面的作品?”我有些被他吓到了:“你觉得你所画的未完成品不够全面?”

  “嗯,”白叶秋看着我,轻轻地点了点头:“他们只是单面的存在……如果说画是由无数的色彩所组成,那么他们所表达出来的,只是无数色彩中的某一两种而已……只是一两种的色彩是无法包容世间所有的情感的……所以我才说他们,并不全面。”

  “……包容着世间的所有情感?一幅画能做到么?”当我问完后,就觉得自己像个傻子。

  “当然,”他轻笑:“就像情感……你付出了多少,他就能回应你多少。”

  “……喔”付出多少就回应多少么?我不能不承认,做为一名家画,他真的很厉害。

  给人感觉全面的画?真是诡异到了极点,那么……白叶秋所谓的那仅有的七张完成品真能给人带来这种感觉么?

  全面的感觉,到底又是怎么样的感觉呢?我真的无法想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